017玉门关之变 下
洛倾城2017-04-04 10:302,210

  初到玉门关时,我秉公前去了龙夜凉的营地。

  当我戴着青铜獠牙面具出现在他的营地时,没有迎来所谓的尊重,反而只有蔑视。

  这一切的源头,皆因我是一名女子,一名代父受罚的女子,所以,他们看轻了,也愤怒了,东荒,竟派一名女子守如此重要的关口,置龙夜凉为何地,而我则是轻狂气盛,更是胆大妄为,心高气傲的我又怎能受这般羞辱。

  当我愤愤不平欲找这几位将士的茬时,龙夜凉突然出现了,随手就这么一挡,我便被逼得退后了几步。

  龙夜凉不过只是朝我点头一笑,我便惊得目瞪口呆,气也消了大半,心里惊叹于龙夜凉身为男儿身,竟然美得妖魅无双,又能随意将我逼退,看来他也是个高手,心里顿时警戒起来。

  我颇不好意思,向他说明了来意,龙夜凉笑着听我说完,就将我请至练场,让我随意的挑了一把剑。

  我知道,若想让将士信服,就能亮出实力,我虽非什么有才能之人,但若是比武,我却有不同于常人的自信。

  一场比试下来,我的表现令龙夜凉十分满意,更让将士们臣服了,可是这场比武,我却胜之不武,龙夜凉暗里让了我几招,却没让一旁的将士看出破绽,就这样在他协助下,我得以守玉门关。

  每每入夜,我便立于烽火台眺望龙夜凉的营地,看着他营地的篝火熊熊燃烧,我就不再孤寂,他离我如此之近,让我莫名的心安,他给我的三千将士,对我忠心耿耿,可我却从未以真面目示人,始终戴着青铜獠牙面具,直待他们死去,也未曾看到我的容颜,若早知这般,我必定摘下这个面具,与他们豪饮一番。

  听到身后有声音,我平静的回头,便看见那个妖魅的龙夜凉,拥有绝美妖媚的容颜,阴柔深邃的双眸,引人垂涎的红唇,消瘦而修长的身形,脸上始终悬着淡若不见的邪笑,我从未见过一个男人能美得如此妖魅,那骨子透出来的妖邪令人遐想万千,我也从未见过一个男人能拥有这样精致的面容,邪柔的气息,又有着尊贵的王者气质。

  他的到来,我心安了,他的到来,我愤恨了。

  曾经,我如此的信任他,而现在,那信任已荡然无存。

  我提着断刀傲然的站着,刀刃上的血一滴滴跌落在被鲜血早已染红的地上。

  我平静的看着他,五脏六腑早已恨得纠成一团,但我告诫自己不能对他动刀,若动了,我就违背了我对龙侑的诺言,我就对不起我死去的三千将士。

  在堆满尸体的玉门关城头,龙夜凉朝我露出耐人寻味的微笑,而我心里却苦涩得很,背叛,二字从我脑中浮现,我更是恨得全身发抖。

  我早命人燃起烽火,以龙夜凉的速度,怎会这般迟来,我还傻傻的相信,他会来。

  龙夜凉来是来了,可是比不来更让我恨。

  对视良久后,我抽回了视线,苦笑着抱起龙侑走了,但我却没看见龙夜凉眼睛里难言的愤怒,那时,我被恨蒙蔽了心智,心中唯一残存的理智告诉我,我必须回到东荒。

  我遵循了对龙侑的承诺,以她的身份回到了东荒,享受着本该她享有的荣华富贵,东荒的人,贪享安逸,只需短短数载,便遗忘了令人扼腕叹息的玉门关之变,也遗忘了夕颜。

  可是,我却永不能忘,我的命是龙侑给的,我夺了她所有一切,又怎能贪图享乐。

  “三殿下,七公主在关外”来人恭恭敬敬的禀报道。

  龙夜凉叹了口气,将手中的信函烧了个干净,这信他已看了数十遍,癸仁告诉他,夕颜仍旧在寻求当年玉门关的真相,他不明白,为何我就这般执迷不悟,非得查明当日那伙贼子是从哪来,一心想要报仇雪恨,我恨他恨到彻骨,他不在乎,而他只求,我能平安无事就好,为何,我一而再再而三将自己推入危险的境地,这让他很愤怒。

  龙夜凉微微闭上了眼,冷冷道,“放她过去”

  “这···”来人为难了,良久,再次询问道,“三殿下不去迎接七公主么?”

  “不必了”龙夜凉断然拒绝道,执起笔写起回信来。

  来人等了一阵,见龙夜凉态度颇为坚决,没有要去迎接我的意图,也不好再劝,又忧心我久等,只得无奈的一路飞奔又赶回城门前,命人放下城门,容我进关。

  我淡淡扫了一眼那些迎接我的人,皱了皱眉,未见着龙夜凉,我竟然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感。

  我留下了龙贵,去了玉门关最高的山峰。

  我俯瞰玉门关,它若安静的巨龙,安详得让人产生莫名的心寒,玉门关,实在太平静了。

  凌冽又冷的风吹得我衣襟飘然作响,青丝飘舞在清冷的空中,这风似要将我吹下山峰,给玉门关的亡魂陪葬。

  风中隐隐传来哭嚎声让我不自觉的拧眉,我低头一声长叹,又思及了我那魂断玉门关的三千将士。

  只要我回到玉门关,百余年前的一幕幕就又会在我眼前重演,我忘不了那日将士们洒下的热血,不甘的双眼,他们的仇与恨。

  然而我暗地寻了百余年,都未能发现当年敌军的蛛丝马迹,这真让我愧对我那死去的三千弟兄,也愧对龙侑,至今,都未能一雪前耻。

  每回回玉门关,心境都大不相同,唯一亘古不变的是,心中的仇恨日益深厚,压得我喘不过气。

  我黯然的立于山顶,替我那三千将士默哀,这些青山,见证了玉门关的血与泪,却依旧雄伟傲然伫立着,它们是否在等我归来,向他们诉说大仇已报。

  脚下不远处便是我心心念念的玉门关,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见,将士们来回巡逻的场面,当年我也在那里。

  再一次低头望去,我突然看见了龙夜凉,他着一身火红的朝衣立于烽火台,似乎在看向我这边,也似乎在沉思。

  泪顿时从眼角滑落,我低头叹息,将来若有朝一日,大仇得报,我必定回玉门关,亲口告知至今还游荡在玉门关的亡魂,只是现在,请饶恕我未有脸面去你们的墓地。

  我再看了眼龙夜凉,便转身离开了。

继续阅读:018鲤跃龙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夏之并蒂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