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倾国倾城
嘻皮笑脸2018-03-22 11:112,260

  “佳人有邀,小子也是心痒难熬,只是小子本是俗人,乱事缠身,恐怕不能陪纳兰小姐风花雪月了。”刘三笑着委婉拒绝。

  纳兰听罢愕然抬头,转而眼波流转,继而可怜兮兮的道:“难道奴家让公子这么不堪一顾吗?”

  刘三摆摆手,嘻嘻笑道:“纳兰小姐国色天香,任何男人都很难拒绝你的盛情邀请,只是小子自知自制力极其薄弱,要是一旦把持不住作出qs之事,岂不污了纳兰小姐一世清名。”

  纳兰眼神飘忽,幽幽叹道:“青楼女子哪有什么清名,”言罢,脸色一变,狡黠笑道:“经过昨夜之事,奴家相信公子并不是毫无把持之人。”

  刘三老脸一红,知道她是说春药事件,尴尬道:“昨夜是小子的不是,我还没谢过小姐救命之恩呢?”

  “既然公子承认小女子有救命之恩,为何奴家有事相求你要推三阻四呢?小女子只不过请公子来说说话罢了。”

  “纳兰小姐,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不转弯子了,小姐找我来,不是说说话这么简单吧?”刘三直言不讳的道。

  纳兰俏眸闪过一丝赞赏,点头道:“奴家极为佩服公子昨夜的诗句,不知道公子能否给小女子专门作一首诗词,让奴家配上音律,也好让奴家在这怡红院有些依凭。”

  “就这么简单?”刘三愕然道。

  纳兰心道,要是简单的话,就不找你了。你以为偶然而得的经世名句那么好作的么?但口中还是说道:“请公子不吝赐教。”

  说完,挥手让丫鬟搬来案几,铺上宣纸文房四宝。

  刘三摆摆手道:“在下用不惯毛笔,还是用这个好。”说完从怀里掏出鹅毛笔。

  “公子做事总是出人意表,这种羽毛也能写字吗?”纳兰好奇的盯着刘三的鹅毛笔道。

  刘三笑道:“不瞒纳兰小姐,毛笔字小子实在是拿不出手,而这种鹅毛笔恰好是给我这种懒人准备的。这种鹅毛笔一般选自天鹅翅膀上的三根羽毛,其次乌鸦翎毛也可以,经过脱脂硬化削尖后,可用来书写,纳兰小姐若是有兴趣,小子可以给小姐专门做一根。”

  纳兰欣喜的道:“奴家先谢过公子,让小女子为公子研墨。”说完,伸出纤纤素手,仔细的研起来。

  刘三笑着谢过,转脸望着洁白的宣纸,搜肠刮肚的寻找合适的诗词,唯一记得的,就是前世邓丽君演唱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了。倒是十分应景。苏大家的诗词,免不了又得剽窃来用用。

  脸皮厚者则无敌于天下,这个世界没有唐宋八大家,那些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那当然就是自己的。与其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不如让自己来发扬光大。这是刘三做事的一向准则。

  顷刻功夫,一首明月几时有瞬间出炉,用湿布擦干鹅毛笔纳入怀中。刘三道:“不知这首词可不可以?”

  纳兰怔怔的望着宣纸上的字迹,低声念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等到纳兰读完,刘三呵呵笑着自嘲道:“仔细看来,倒是没出现错别字。”

  “公子,”纳兰眼神中泛出极为复杂的神色。对这个其貌不扬的下人再次刮目相看,没想到他信手拈来的词句,居然给自己的震撼如此之大,大秦国物华天宝能人辈出,以前倒是小看了中原人士,想到这里,心悦诚服的盈盈下拜道:“公子这首词,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此句几乎道尽了世间冷暖悲欢。对月抒情,当属举世第一了。”

  “纳兰小姐快快请起,信手涂鸦,让小姐见笑了。小子还有这首词相配的音律,一并做出来,请纳兰小姐背熟了即可。”

  纳兰异彩连闪,欣喜的点头道:“有劳公子了。奴家搜尽肚中天下名曲,竟无一配的上这首好词。既然公子有曲,那是再好不过。”

  刘三呵呵一笑,厚着脸皮把梁志宏做的曲子哼了一遍。纳兰却捻起毛笔,快速的在宣纸上点点画画。一会儿功夫,就把这首曲子完整的记录下来。

  搁笔吹干,纳兰俏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待奴家唱熟了这首曲子,第一个要让刘公子雅正。”

  “好啊好啊,”刘三急忙点头,仔细看来这异域美人确实还别有一番风韵。

  纳兰看到刘三怔怔的望着自己出神,娇羞道:“公子看什么呢?”

  “啊,在看你啊。”意淫中的刘三顺口道:“小子在想,要是纳兰小姐跳一次钢管舞给在下瞧瞧,绝对会羡煞旁人。”

  “钢管舞?”纳兰懵懂道:“那是什么舞蹈?为何奴家从未听说过?”

  刘三看着纳兰清纯的模样,嘿嘿坏笑道:“我家乡的一种舞蹈,尤其热情奔放火辣刺激。”

  纳兰看到刘三一副猪哥模样,估计也不是什么劳什子好东西,嫣然一笑道:“这就是公子的本来面目吗?”

  呵呵,刘三打了个哈哈道:“见到纳兰小姐,小子惊为天人,倒是显露出了真性情。”

  纳兰看着他变幻莫测的脸庞,幽幽叹道:“公子如此才学,怎么能埋没在酒肆饭馆。难道公子就没有一点大的志向吗?”

  “有啊有啊,”刘三急忙点头道:“在下志向颇为远大,也是难以追求到的极限。”

  “可以说来给奴家听听吗?”纳兰好奇的道。

  “有些说不出口。”刘三故作为难。

  纳兰咯咯娇笑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如此扭扭捏捏?奴家都不怕哩。”

  “好吧,”刘三视死如归的铿锵有力道:“小子的志向就是喝尽天下美酒,泡遍环宇佳人!”

  纳兰俏脸一红,啐道:“你这个人,一会儿聪明一会儿糊涂。这事就连当今天子也做不到。真不知道你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想听真话?”刘三靠近一步,处子体香扑鼻,贪婪的吸了口。

  纳兰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略退半步道:“嗯。”

  “当前小子最迫切的任务,就是泡了纳兰小姐。”

  “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