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青楼轶事
嘻皮笑脸2020-01-11 15:274,208

  怜花路作为临淄郡第一大道,那可是商贾云集,青楼林立。加上文人骚客经常聚集,也滋生了无数的酒楼画舫名胜,端的是繁华无比。

  虽然说刘三来回了无数遍,但还是被她的繁荣深深吸引着。自打穿越以来,刘三还没逛过窑子呢?而苏文却是轻车熟路,指指点点的对着刘三介绍那个青楼的妞儿正点,那个风骚、清纯。后面跟着两个如狼似虎的家丁,也似是也没少来了这种勾栏场所,同样一脸的昂奋。

  虽说后世的各种特殊服务,刘三也享受过,毕竟上不了台面。打交道的最大的官儿就是建委主任一级的干部。所以,在苏文介绍时候,刘三一脸初哥的模样,眼儿都花了。

  “三哥,那前方最高的阁楼儿就是怡红院了。”苏文指着前方道。

  刘三顺着苏文的手望去。一座三层高的阁楼隐隐闪现在几株参天大树的树冠中,清净、幽雅而富有情趣。

  此等妙处,苏文那是拿手绝活,肚子里虽然墨水少了点,但也是术有专攻。要放在后世,那绝对是特殊人才。

  谈话的功夫,怡红院便来到近前。

  老店熟客,当然不用互相介绍,一脸厚粉的老*鸨子谄笑着迎上前来:“苏少爷,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啊,姑娘们还没起床梳洗呢,先给您沏点碧螺春喝着,我这就上楼给您吆喝。”

  “好,好,少爷有赏。”苏少爷笑眯着眼睛。

  “哎哟——苏少爷,抓煞奴家了。”

  两人的打情骂俏看的刘三几乎呕吐了,丫的这个老*鸨子少说也有四十出头了,难道苏少爷从小缺乏母爱?

  老*鸨子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媚眼儿一瞥,就看的跟在后面的刘三,嘻嘻的甩着手中的帕儿打趣道:“哟——这位小哥真俊哟,只是眼生地很哪!”

  苏文一把拉过刘三哈哈笑着介绍道:“这是刘三,福记的刘三。也是我苏文的三哥,今天就是冲着那山外的小妞儿来的!”

  啊,老*鸨子诚然是有些奇怪刘三这幅打扮,但更吃惊于苏文对刘三的称呼。这种人待人接物极有一套,风尘中打滚的人,哪能没有点傍身的本事?听到苏文客气的介绍,急忙垫着小脚走上前去,整个人几乎挂在刘三身上,讨好的道:“原来是三哥到了,您的名声可是如雷贯耳啊,快快请坐,奴家这就去叫人。”

  刘三强忍着大吐特吐的冲动,强笑道:“不敢不敢,妈妈请便。”

  一旁的苏文却肚子里笑开了锅,丫的你刘三也有弱项哪!不由得又看轻了几分。

  老*鸨子摇摇摆摆的扭着大屁*股往楼上蹬去,同时吆喝着吩咐侍候的上茶端水。

  苏文安坐于椅,小酌了口香茗,旁敲侧击的道:“不瞒三哥说,这青楼地界儿,兄弟我是最熟不过。再漂亮的妞儿,只要兄弟一亮银子,什么贞洁烈妇,乖乖的让兄弟任意摆弄。”

  “那是,那是。”刘三一副受教的模样,心中阵阵哀叹,还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不由得愈发对那异域的妞儿期待起来。

  茶水换了两茬,那老*鸨子终于在苏文等人欲眼望穿的时候姗姗而来。

  看她那扭扭捏捏的样子,估计不太顺利。这种手段在后世,刘三再熟不过,越不容易上手的妞儿,男爷们越是好奇。这也是一种自我炒作的手段。

  “苏少爷——”老*鸨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苏文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来的时候早就和刘三牛皮吹破了天,如今这清倌儿不给面子,怎能让他这个临淄郡第一纨绔长上脸去。

  “那个,纳兰小姐身子有些不适,不如奴家另外给苏少爷找几个乐呵乐呵,改天再来也不迟。”老*鸨子不敢看苏文的眼睛,垂头低声陪笑着道。

  “妈的,给脸不要脸——”苏文抓起桌上的茶杯啪的一下掼在地上,怒火冲天的道:“信不信老子马上拆了这里?”

  “大爷饶了奴家吧——”老*鸨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着,心中却暗恨那小娘皮不听劝,惹的这位临淄郡的土皇帝不开心,自己却糟了罪受。

  苏文还要发作,刘三急忙扯住他的袖子,低声道:“贤弟,此处乃风花雪月的场所,闹大了也对贤弟名声有损,我看今儿个就算了,改天再来。”

  老*鸨子听着刘三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快要狂暴的苏文心平气和,急忙感激的递过个眼神,战战兢兢的道:“今天所有的消费都记在奴家的账上,除了纳兰小姐,其余的姐姐妹妹任少爷挑选。”

  苏文也不傻,知道闹大了对自己也没好处,只是第一次领着刘三泡妞就这么没面子,实在是下不来台面。于是借坡下驴,哼哼的坐下道:“好吧,看着三哥的份上,饶了你这回。还不滚起来找妞儿来作陪?”

  “是是,奴家省的!”老*鸨子急忙连滚带爬的起来,手忙脚乱的张罗起来,早有眼尖的小二拿着事物打扫着碎瓷破碗,重新换了壶上好的茶水。

  “哟——我以为是谁敢在怡红院发脾气,感情是苏少爷那。”人随话至。一位面白无须,仪表堂堂的阔家少爷走了进来,灼灼的眸子盯着苏文这边,一看就是个攻于心计的家伙。在他的身后同样有几个穿着不俗的年轻人,约莫十八九岁的样子。

  “啊,原来是小王爷,失敬失敬——”苏文看到来人,急忙站起来拱手行礼。

  那小王爷虚晃一礼道:“我还以为苏少爷捷足先登了呢,感情苏少爷也是刚刚吃瘪呀,哈哈哈——”调侃着和那几位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

  这位是谁?小王爷?刘三暗自嘀咕,难道这临淄郡是某一位王爷的封地不成?

  苏文强笑着打着哈哈,端起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低声对刘三道:“这个就是当朝皇帝的亲侄,赵超然大王爷的独子赵成威。”

  刘三点点头,心道小王爷都来了,这事热闹了。

  苏文深有同感的和刘三对望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小王爷来了,看这个叫纳兰的骚蹄子出不出来,哼哼,小王爷可不是我这么好打发的,三哥就等着看场好戏吧。”

  在二楼招呼着窑姐儿伺候的老*鸨子一眼就认出了赵成威,心里暗暗叫苦不迭。怎么今天这些个小爷们都齐刷刷的一块儿凑齐了。又不敢不上前招呼。这行业得罪了谁也不行哪。急忙三步并作两步的噔噔下楼来,陪着笑脸伺候着。悔不该贪便宜买了那朵带刺的玫瑰,中看不中吃。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就是今天豁出这张老脸,也得让纳兰出来接客了,要不这树立了十几年的怡红院也别想开。

  那妞儿听到刘三询问,在他脸颊上香了一口,吃吃笑着解释道:“那白面的书生是小王爷赵成威。”

  “嗯。这个我认得。”刘三点点头。

  “后面的那个痨病鬼似的人就是监御史的长子孙宝利,他下首坐着的是郡丞大人独子魏书韵。”

  “啧啧,”刘三砸吧着嘴道:“还都是一方大员的少爷哪!”

  “嘻嘻,”小妞儿臻首连点,“怡红院就这哥几几个平时一般不怎么来的,看来都是冲着纳兰妹妹的招牌哟!”

  这妞儿的一席话,刘三心中顿时有了数,赵成威虽然贵为小王爷,但那是虚衔,而监御史是负责当地郡内监察,那是实权派,但是却与郡守互不隶属,也没必要过来讨好孙文。可这郡丞之子就有些不开眼了,那可是郡守的直属下司啊。

  眼前的形式刘三有些搞不明白起来。其实真正的临淄郡实权人物,那是郡尉无疑了,手握兵权,跺跺脚临淄郡颤三颤的主子。偏偏膝下无子,就俩宝贝千金。这种风月场所是不适合她们来的,否则可有的乐子可瞧了。

  想到这里,刘三下意识的往门口瞧了瞧。这一瞧不打紧。整个人像被点了穴道般僵坐在那里。一身书生长衫的康宁,挥着把泼墨山水画的扇子,飒爽英姿的施施然迈步走了进来。

  天!这丫头居然男扮女装堂而皇之的逛窑子店,那后面畏首畏尾的不是康影又是谁?

  今早上自己还生生气的康宁吐血昏倒,没想到这小妞抗打击能力这么强。刘三找准了空儿戳了戳身旁的苏文,低声道:“你的表妹们来了。”

  “啊?”苏文乍一听,几乎吓得要瘫倒,急忙扭头朝门口看去,只见赵成威那一桌的食客都毫不避嫌的站起来,脸色刻着花儿谄笑着和康宁打着招呼。

  这时候,怡红院早因为哥几个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虽然没到华灯初上,但各个商贾阔少都是耳聪目明之辈,闻着味儿朝怡红院聚集,一时间杯光筹措,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苏文正可劲儿追求康宁呢,哪能让她看到自己在这里鬼混,急忙朝刘三使了使眼色,拔腿就想溜走。

  肥胖的身子这时却滑如泥鳅,麻利的侧着身子沿墙根往外出溜。

  “哟——这不是苏文表哥吗?今天怎么没尽兴就想走呀?”康宁恰到好处的转过身来,拖长了嗓音娇声问候。眼神儿却时不时的往刘三这边飘来。

  苏文背影一颤,转过身来,拱手作揖强笑道:“啊,原来是两位表妹到了,愚兄见过。”既然被戳穿,苏文也不好意思再走,讪笑着挪到椅子上坐定。

  这一切,刘三尽收眼底。心中冷笑连连,一个小妮子跑来青楼装大狗,丫的老子又不欠你地吃你地,为啥怕你?想到这处,直接把康宁射来的冷光自动过滤了。

  康宁看到刘三脸上的讥讽,几乎要有暴走的冲动,康影是第一次来这种勾栏场所,一双漆黑的双眸滴溜溜的乱转,满是好奇,扯着姐姐东问西问,半晌不见答复。回过头来正看到姐姐那杀人般的目光。

  顺着望去,一副无赖相的刘三抱着个妞儿喝着香茗,十分享受的样子。

  “姐姐。”康影低声道:“没想到刘三竟是个这样的人。”语气中透着无尽的寞落,还略带细微的酸楚。

  康宁一怔,看到自己妹妹满脸的深闺怨妇模样,也明白了三分。恨恨的盯了刘三一眼,不可置信的道:“难道你看上那个登徒子了?”

  “哪有?”康影低声狡辩。

  “那好,姐姐看他也不顺眼,等会杀了他!”康宁几乎是咬牙切齿。

  “姐姐,不要!”康影吓了一跳,满眼的祈求神色。康宁看的心头一软,低声劝慰着,拉着康影去了一处干净的座位,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一定要杀了刘三,让小妹绝了念头。

  思讨的当口,突然拥挤的大厅一阵欢呼传来。

  那今天的主角,纳兰小姐终于闪亮登场了。

  唯一面目和大秦人不太相近,瓜子脸皮肤白皙,一弯眉儿,双眼略有深陷,清澈的蓝眸犹如一汪秋水,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叮咚——”清脆悦耳,犹如仙乐奏起,洗涤着众人的心灵,仿若清风拂面。给现场更增加无限的旖旎气氛。

  只见她轻启贝齿,低声吟唱:

  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远知何处。

  “纳兰小姐——”见过纳兰的赵成威等人高声叫起来,也失去了往常的镇定模样。苏文更不必说。

  刘三扫过全场,所有的猪哥几乎都被迷醉,就连康宁和康影也是一副震惊的表情。纳闷的道:“蝶恋花这里也有?”寻思片刻转脸释然,各朝各代风流才子层出不穷,即使有也不稀奇了。

  看到纳兰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像极了后世的某些明星,更想到自己看演唱会时的狼狈,

  不由得冷笑一声,低声自语:“装B!”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