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美女与绝对
嘻皮笑脸2017-04-04 04:143,818

  刚刚回到福记,刘三就让小红给一把拽了过去,悄声问道:“三哥,你惹大小姐生气了?”

  “没有啊。”刘三觉得自己冤枉,不就是多看了几眼嘛,怎么大小姐搞得被OOXX了似的。

  小红点点头,道:“没有就好,大小姐其实很苦的。”

  汗,刘三觉得应该给小红上上课,这个小丫头也太好骗了。自己说嘛就是嘛呀,有必要给她加强一下防狼知识,免得以后不知不觉中吃亏。自己还巴不得让大小姐生气呢。其实整天挂着副扑克脸,很累的。容易得什么内分泌紊乱、性冷淡之类的疾病。这个世界又没有什么妇炎洁之类的洗洗更健康。唉——有点难办吖。

  “怎么个苦法?”刘三眨巴眨巴眼问道。

  “你不知道?”小红很惊讶。

  刘三抓了抓头皮,道:“真不知道。”

  “哦。”小红左右瞅了瞅无人,才道:“由于大小姐这几年年龄渐大,上门提亲的不知凡几。大小姐正为这事苦恼呢。”

  “这是好事啊,苦恼什么?一家女百家求嘛!”刘三不以为然。突然觉得小红也有八卦的潜质,难道千百年轮回,女人八卦是与生俱来的特性?

  小红摇摇头道:“我从小和小姐一块长大,知道她的性子,自老爷夫人双双辞世以后,她一人撑起这偌大的家业,也着实为难了她,只是凡是上门提亲的,有几个是真心的,还不是都看上了这庞大的家产?再说,小姐以前订过一门亲事,夫君在洞房当夜被征召入伍去打胡人,没曾想却一去不回战死沙场,小姐也成了未亡人,通过这事后,小姐的心也淡了。”

  “哦。这大小姐命够苦的,怪不得挽着妇人的发髻。”刘三点点头,原来赵小雅一家人都死翘翘了,就剩下她自个儿了,没看出来这个水灵的丫头竟是个女强人。想到这里不由得精神一振,老的死了就好办了,用不着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己也好近水楼台人财两得啊。有必要跟苏文那富二代要点蒙汗药爱我一棒槌的东东,以备不时之需。

  小红见他心不在焉,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时而抓狂时而欣喜,不由得担忧的道:“三哥,你不舒服?”

  “没有啊。”刘三讪讪笑道。这小丫头太纯洁了,老子都不好意思骗她了。

  “没有就好,我知道你点子多,想让你给大小姐出个主意,来摆脱那些臭男人的骚扰!”

  “啊,”刘三一惊,先有前辈准备下手了,这事得大办特办快办,一把抓住小红的柔荑大义凛然的道:“小丫头,来我屋里咱们自己探讨一下关于防止sl骚扰的问题。”

  “我还要做事呢。”小红看看天色,不过才戌时,有些为难。

  “没事没事,大小姐的事情才是天大的正事。”刘三面色一整:“昨天王掌柜和我唠了,现在我直属大小姐领导,事事不用和掌柜的汇报,有优选调用福记内任何人员的权利。”

  “你坏死了,那谈话也不用把我往你屋里拖吧?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小红蚊声细语,连颈项都红透了。

  咳咳,刘三差点被口水呛死。这丫头蕙质兰心,还真一点就透,恬着老脸道:“我地心你还不知道么?”

  “我知道了才会任你这么胡来滴。”小红纤细的指甲儿在刘三的掌心挠了一把。

  “怕我吃了你?”刘三低下头低声调侃道。

  “吃吧吃吧~~”小红娇羞声低低的传来,小嘴噘着嘟囔道:“早晚都是你的,你爱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刘三一阵感动,挨着她坐下来,有力的双臂把小红抱在怀里,爱恋的抵着她那可爱的耳垂。却又换来一阵阵战栗。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小红在刘三想进一步之时突然说道。

  第一次见面,刘三有些尴尬,那时候老子还在另一个世界享受呢,我哪知道?

  好在小红并没有发觉他的异样,继续低声道:“三年前的冬天江南郡特冷,我陪着小姐去收账,在相思桥看到了躲避风雪的你。从和你对眼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自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你。”

  “嗯。”刘三顺着她的话语点点头。故事虽然老套,但是不乏亮点,自己的出身还勉强接受。

  “为什么会喜欢我这个流浪的乞丐?”刘三套话道。

  “不知道。”小红低声喃喃道:“你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虽然当时落魄不堪,却很有骨气,宁可饿死,也不受嗟来之食,这也是让大小姐收留你的原因。”

  没想到老子还有这等气节,刘三自嘲暗道。

  “好好爱我吧,今天我是你的!”小红勇敢的抬起头来,紧抿着双唇,一双秀眸盯着刘三,说不出的坚决。

  刘三心中轻轻一叹,这个丫头,平时看着软弱,没想到了正事,却是个有主见的妞儿。辜负了佳人,岂不是辜负了自己。有妞不上。老天会让人阳微地。

  刘三伸了个懒腰,看着早起来做饭的小红诧异道:“你不去前院张罗,怎么专门服侍起我来了?”

  小红看到刘三醒了,想起昨夜的荒唐,娇面一羞,嗔道:“今早大小姐刚刚打了招呼,你升为二掌柜了。以后呀,我就是你的跟班了,专门伺候你哩。”

  “那怎么行!”刘三急忙的穿上衣服,心疼的道:“以后这活儿咱不干,好歹你也是我的女人,我堂堂男子汉还养活不了你吗?”

  小红幸福的微笑道:“我知道呀,可我干活习惯了,要是乍一停下来,倒是有些不适应,再说服侍你,那也是我心甘情愿的。”说完,把准备好的毛巾在脸盆里浸了浸了递给他。

  刘三嘿嘿一笑,接过抹了把脸道:“还是娘子疼人。”

  “傻样,谁是你娘子,我还没答应嫁哩!”小红嗔怪点了他一指头:“今早我煮了糯米粥,我去给你端去。”

  一场温馨的早餐在刘三和小红的嬉笑中度过。

  坐在专门供二掌柜办公的房子里,刘三舒服的叹了口气,当人上人的感觉果然不错。

  “对了三哥,昨天你说出点子帮助大小姐的事情,考虑的咋样了?”小红道。

  啊,刘三这才回过味来,老脸一恬,厚颜无耻的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昨夜一日居然日出个好主意来。”

  “你——”小红涨红了脸,抓起筷子便打。

  “娘子饶命,小生再也不敢了。”刘三马上做举手投降状。

  “快说——”小红没好气的道。

  “好吧。”刘三恢复了正经模样,道:“我倒是想起一对联,让大小姐让人写好挂在墙上,专门应付提亲的,你看怎么样?”

  “怎么应付?”小红不解。

  “对的上来,大小姐就嫁,对不上来就不嫁人呗!”刘三不以为然的道。

  “太儿戏了吧三哥。”小红担心的道:“天下能人不知凡几,要真一个糟老头子对出来,难不成也让大小姐嫁出去?”

  “安啦。”刘三捏了捏小红的脸蛋,道:“此乃千古绝对,能对出来的,还没出生呢?”

  “不见得吧——”一个声如黄鹂的嗓音自门外传来。

  “康大小姐?”小红失声惊呼,急忙上前福了一福。

  刘三抬了抬眼皮,嘻嘻道:“我说今早怎么喜鹊在枝头喳喳只叫,原来是有贵客临门啊!”

  康宁没想到他一个下人,能说出如此话来,与同来的赵小雅及妹妹康影面面相觑。

  康影那小妮子倒是一个劲儿给刘三打眼色,却直接让他无视了。

  “我是想说你无知好呢,还是说你无畏呢?”康宁居高临下的哼道:“好狂妄的口气,居然想用一副对子来难倒我泱泱大秦众才子。刘大才子不妨说来,本姑娘虽然不才,但也想试试。”

  “姐姐说笑了。”赵小雅没想到二人见面能出现这个情况,怎么和前世仇家一样,见面就斗,急忙当起了和事老:“刘三还不快过来给康宁小姐道歉!”

  “不用了。”康宁冷声道:“请刘二掌柜的出对,要是小女答不上来,康宁自当反过来给掌柜的道歉!”

  “姐姐——”康影撒娇的摇着康宁的胳膊道:“你怎么和他一般见识呀。”

  康宁撇头瞪了康影一眼,吓得小丫头吐了吐舌头,悻悻的站到一边。

  “看好了。”刘三冷冷一笑,丫的你一个小娘皮跑这里来撒野,长的倒是水灵喜人,谁知道是不是嫁接货。官家的小姐果然也是好大官威啊,不给你点厉害瞧瞧,倒让你小看了老子。

  刘三麻利的铺下宣纸,从怀里掏出自制的鹅毛笔,在砚台上沾了沾,刷刷几笔,七个龙飞凤舞的字体跃然纸上。

  只见上面写道:寂寞寒窗空守寡。

  乍一看,这对联并无蹊跷之处,但是仔细琢磨来,这上联字字嵌有同一偏旁,而语意又流畅贯通,恰到好处应了赵小雅未亡人的身份。这幅对联是刘三前世古代的一副绝对。之所以是句绝联,直到王宝来暴死是都未听说可以解对,其实并不是因为那文字里的精巧机关,而是实在没有下文可以配得上这“寂寞”二字。

  对子好出,那是需要偶然的灵感就可以信手偶得之,可这配对,却不是一般人能解得开的,要不也用不着空悬了千年之久了。

  康宁怔怔的望着刘三写就的那七个字,脸色的讥讽之色慢慢退却,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落寞。她自小学习四书五经汗牛充栋,五岁会诗,七岁会琴,针织女红无一不精。料想当今世上,没有配的上自己的好男儿,常常孤芳自赏自怨自艾。没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下人,让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一个瘪。

  思考良久,康宁柳眉紧蹙依旧不得解,脑子里乱作一团。一张俏脸煞白毫无血色,只觉得又羞又气,颜面尽失胸口郁闷无比。檀口一张,一股触目惊心的血红倏地喷射而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大小姐——”

  “姐姐——”

  众人大惊失色,急忙伸手去扶。刘三距离最近,眼疾手快下伸手暖香入怀。不顾众人的张皇失措,单手拇指一掐康宁人中。

  嘤咛一声,康宁悠悠转醒,长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朦胧中看到了刘三那张令自己无比厌恶的脸庞出现在自己面前,居然双眼一翻,又气晕了过去。

  “快快,去请郎中——”赵小雅几乎尖叫着吩咐吓傻了的下人。

  刘三此时是放也不敢放,是扶也不敢扶。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幸好小红看出了刘三的尴尬,急忙接过康宁,在赵小雅的帮助下,抱在了床上。

  刘三看着这几个忙碌的身影,苦笑着自嘲一下,这次老子麻烦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