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往来逢迎
嘻皮笑脸2017-04-04 04:132,388

  刘三穿了一身青衣短打,精神抖擞的站在大堂热情的与进福记的老主顾客气的寒暄。

  “哎,王老板,你好你好,欢迎再次光临福记,这是我们福记推出的新菜,您尝尝——”刘三堆满笑容,朝着一个脑满肠肥的大胖子殷勤的说着。

  那王老板刚刚踏入门槛,听着声音寻过来,诧异的道:“嗯?刘掌柜呐,今儿个怎么亲自跑堂了?”王老板抚摸了下拇指上的翡翠扳指。

  “这不是本店推出了新的菜系,怕你们几个老主顾不认啊。”刘三笑着道。

  “是吗?刘掌柜亲自下的厨?”王老板一愣。

  “是啊,要不您尝尝?”刘三又道。

  “这个嘛,”王老板瞅了一眼桌子上的菜,发现各个菜肴都陌生的紧,标价却是不菲,犹豫道:“下次吧。今天我胃口不太好,老规矩,还是二楼揽月阁。”

  呃——

  刘三碰了一鼻子灰,堆起一脸假笑,“那感情好,下次就下次,您请——”说完,不甘的朝王老板拱了拱手。

  王老板敷衍的举手晃荡一下,安步当车的朝二楼走去。

  “哟——这是不姚大人吗,今天您怎么有空来我们小店啊!”刘三呵呵一笑,转身又朝一个面白无须狭长双眸的人打着招呼。那人蓝衣长袍,举手投足显示出官家的傲气,身后跟着四个孔武有力的壮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此人正是东城掌县吏考绩等第升降的功曹大人。

  “嗯?”那姚大人止住脚步,眼皮子抬了抬望了刘三一眼,满声细语的道:“刘三啊,今天日头从西边出来了。你都亲自出来了?”

  “呵呵,姚大人说笑了,小三我就一布衣,什么亲自不亲自的,姚大人光临敝店,蓬荜生辉啊,请请——”

  “呵呵,你呀!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让苏大人点卯,派本官来尝尝这福记的特色。罢了,听说你这里的菜不错,连令史大人都交口称赞,本官也来沾沾口福不是?”

  “不敢,不敢——”刘三生平最讨厌这类装B的官家,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干脆舍了介绍新菜的心,呵呵笑道:“姚大人请——”转头高声呼喝道:“姚大人到,本次免单,伙计们伺候啊!”

  “你呀!”姚大人对刘三的举止十分受用,虽然他一向瞧不起经商贩卒,但看在郡守大人的薄面上,还是呵呵一笑道:“好好,本官今天就却之不恭了。”

  望着姚大人不紧不慢的在伙计伺候下缓缓登楼,刘三就一阵泄气。他知道,在大秦国,商人的地位太低贱了,就连种地的农民都不如,无论你多富有,也是白搭。当然,也有商人富则从政的,秦初吕不韦就是个例子,但毕竟是少数。可惜,刘三这个现代穿越过来的人,压根就没那种观念,工农商士一视同仁,也不怪他一时碰壁了。

  奶奶的,难道老子没有经商的命?刘三暗叹,转眼又一琢磨,看怡红院的龟奴喊的热火朝天,顾客如过江之鲫,老子怎么不行?

  接下来,刘三跑断了腿,磨破了嘴。一个个肥头大耳的家伙看到标价不菲的菜,马上打消了尝尝的念头,气的刘三价格一降再降,孜然羊肉居然到了区区的一钱银子,还是无人问津!一钱那,刘三几乎要哭了,现在连本钱都不够了啊。加上随着时间的流逝,羊肉凉了膻气味特浓,搞的更没人往前凑了。

  更加过分的是,还有一个人模狗样的家伙居然问刘三是不是福记让一品斋逼得撑不下去了,连掌柜的都亲自打下手当伙计了。丫的,还让不让人活,主席说过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看到老子的杰作了吗?刘三觉得自己特委屈。

  “三哥,喝点参汤。”正当刘三两眼发直黯然无光时,一声天籁之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小红?”刘三抬头看着小红那关切的目光,无由来的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当一个人无比沮丧的时候,往往最渴望别人的关怀与宽容,小红无疑把握的时机恰到好处。

  “三哥,不要泄气,没有人会一次成功的,我相信你一定能行!”小红温柔的注视着刘三,俏眸中透着浓浓的自信马上感染了他。

  “小红,谢谢你。”刘三有些哽咽了,妈的还是老婆好,指望谁也不行。

  “傻样——”小红娇羞的一笑,把杯子放到刘三手里,“我先忙了,你歇会儿吧!”

  “嗯,”刘三拍拍小红的手,强笑道:“去吧,我没事!”

  “这参汤食大小姐亲自熬的,你可不要浪费哟——”小红抿嘴娇笑着走了。

  呃——大小姐居然对我这么关心,刘三心里咯噔一下。

  前世刘三不知听谁说过,当你的眼泪忍不住要流出来的时候,睁大眼睛,千万别眨眼,你会看到世界由清晰到模糊的全过程。他自己现在就是这个德行。望着小红逐渐远去的背影,一抹晶莹的亮色,终于忍不住涌了出来。

  熙熙攘攘的大厅,伙计们来回穿梭,各个食客吆五喝六吹胡子瞪眼,喧闹的人群在他看来,似乎与他毫无关系,一股毫无由来的孤独感充斥着内心。

  沉寂了片刻,“娘的,再来——我就不信邪了——”刘三仰脖喝干了参汤,挽起袖子给自己壮胆:“男人不能说不行,女人不能说随便!老子要出绝招了!”

  “赵水——”刘三朝楼上大喊。

  “三哥,来了——”赵水早就眼瞅着刘三无精打采地,心里头替他憋屈,现在三哥一喊他。浑身一激灵,立马上蹿下跳的跑过来。

  “把标签统统撕掉,给我端到门口去,”刘三指着那些菜肴道,“全部给我标上免费品尝,老子就不信没有一个吃地!”

  “是,三哥!”赵水暗暗心疼不已,知道这些都是好东西,但没人认还是等于一句空话,只得按照刘三的吩咐,齐刷刷的撕下标价,重新写上免费的牌子。

  四月末旬的太阳在中午有些火辣,肆无忌惮的照射着大地。怜花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来去匆匆,太阳底下的滋味,一刻也不想多受。

  福记对面是一座木结构的茶楼,北墙根躺着几个懒洋洋的乞丐,个个蓬头垢面脸现倦容,无聊的互相捉着虱子打着哈欠。

  “有暗号!兄弟们开工!”一个年老的乞丐突然看到对面福记打来的手势。原本还死了没埋的样子马上精神抖擞起来。

  “是,帮主~”低头假寐的小乞丐猛的睁开眼睛。

  老乞丐点点头,在那小乞丐耳边低声吩咐了几句。

  “是,是。属下一定办妥。”小乞丐恭敬的朝老乞丐施了一礼。撒开脚丫子,朝路北的城隍庙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大秦之我是太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