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大巧若拙
疯尘飘雪2017-08-04 13:193,792

  大巧若拙

  “此剑,名无锋。”

  将无锋重剑交于唐枫之手时,玄冰的脸上还带着几分莫名的不舍得,同时也带着几分欣慰。

  飘雪剑宗重剑一流传至这一代,总算有一个心性稍微像样的传人了,只不过唐枫将来的成就如何,或许就不会是玄冰能关心的事了,他能做的便是尽自己的能力教导唐枫,而造化一说,修仙界里谁又能说一定?

  缓缓接过无锋巨剑,唐枫感觉双手如同有千斤之重,他感觉得到这把剑里,除了承载着那剑诀之外,还有着玄冰的看重。

  说实话,唐枫依旧无法完全理解玄冰的寄托,或许在他看来一位这样的老前辈,怎么会对他一个相交不深的年轻人托于重望?

  表情平淡的接下重剑之后,唐枫没有说什么,只是细细的打量了它一番,轻声道:

  “以后至少两年内,就得由你来为我保命了。”

  刚刚退到门口的玄冰,听到这句话之后,直接一头栽倒在了门口处。

  如此过后,唐枫一个人呆在枫林小院里休养了有三天左右,这三天高峰都吩咐当初那个推着唐枫去见雪青天的蒙面白衣女子为唐枫送饭。

  关于这一点唐枫曾对高峰说过,要不要换个男弟子来,高峰直接横了他一眼道:

  “小子,你还是老实的接受吧,还有不要打这丫头的主意,她可不是你在枫叶镇时,那个小乞丐一样好骗的。”

  唐枫一头的黑线,他只是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人家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儿家,这样跑来给自己送饭,不会影响人家的名声吗?何况自己在飘雪宗是废物的事实,好像自己还没有想过要去推翻过呢。

  不理会唐枫的郁闷,高峰直接消失了三天,玄冰同样没有来过,除了将无锋剑诀为唐枫引导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冒过头。

  唐枫倒也无所谓,每天就呆在屋子里,然后细细的体会着剑诀剑招,偶尔也会闲来无事,跑到青霜峰的演武场去看飘雪宗内的精英弟子们练剑比试,当然对于唐枫的偶尔出现,青霜峰的弟子们倒也习惯了,除了背后指了指议论两句外,也不会再有人学何海一样来找唐枫的晦气了。

  坐在轮椅上,每天感觉到双脚的知觉在恢复,虽然很慢却能明显的感觉到,这让唐枫打心里高兴,心道应该是玄冰的功劳吧?毕竟那天自己满身是伤,那些草药据说也是玄冰前辈弄来的,之,应该也包含着治脚伤的成分吧?

  他猜得没有错,只是玄冰不愿在他这一小辈面前表功罢了。

  “大恩铭记于心。”这是唐枫的心声。

  通过三天的熟悉,唐枫算是明白了重剑无锋的第一层含义。

  “所谓要想伤人,须得先学会不被人伤。世人皆认为重剑首要讲究的是一击必杀,却不知这是错误的理解。相比快剑,重剑最先要学的便是防守,大开大合对重剑来说,等于是一劳累过度的活计,拿一把轻巧的长剑舞动起来不会感觉到累,看上去要多帅有多帅,可是拿一把比自身还要重上不少的巨剑,仅凭身体的力量相信还没有几个人会乐意做这种事。所以既然无法让重剑耍出华丽的剑技,就只能从最简单的剑招开始。然后融入防守,这样一来便算是入门了吗?”

  轻声的咀嚼着无锋剑诀,这是唐枫的理解。

  “这样也好,许多人学剑是为了杀人,为了向别人展示自己的武力,何其愚蠢,孰不知杀人者,人恒杀之。我唐枫,倒是喜欢这种低调做人的低调出剑的感觉。”

  所谓一往无前,大多数是因为没有了退路,而勇者无敌,大多数的勇者,同样是被逼出来的,至于那些头脑发热一开打便使出拼命的架势的。

  因为心虚,因为心底害怕输——难道不是吗?

  每一剑,都得为自己留下接下一剑的准备,一击必杀,那只有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才有可能做到。

  再有,任何生灵都有其本能的反应速度,这速度在生命关头,就算是神也不能小看的。

  打个比方,出剑的人想好剑招再出剑,而避剑的人是根本没有时间想怎么避剑的,大多数时候只能本能,直觉,经验。

  一个先想剑再出剑,一个先闪剑再想剑,谁快谁慢?

  所以唐枫现在要做的,便是将剑诀融入自己的本能反应之中。

  这一点光是呆在屋里想是无法做到的,必须在实战中慢慢的体会,生死拼搏更能激发人的潜能。所以第三天刚过,高峰便通知唐枫可以入谷修练了。

  出门前看到饭桌上摆上的几道菜,唐枫淡淡的笑了笑,刚刚那个白衣女弟子来过了,说起来这女弟子现在好像没有当初自己刚来时那般友善了,每次见到自己,总会用那种同情外加讽刺的眼神看着自己。

  对于这一点,唐枫倒是无所谓,随便的吃了两口,便出门去了。

  推着轮椅,走了小会再次出现在了血蚊谷。

  这一次高峰与玄冰并没有走离谷内,而是就那么站在唐枫的十丈开外一语不发,唐枫当然不会傻到跟这两个老家伙打招呼,双手抽剑,横剑身前!

  因为至少有二十只血蚊,正兴奋的向自己扑了过来!

  看到唐枫的反应,两位相视赞许的点了点头,之后直接习地而坐,不知从哪弄来的好酒好菜,就地吃了起来。

  这样的事,看在唐枫眼里那个叫恨得牙痒痒,好吧,我在这里拼命,你们却在一旁好吃好喝——

  我忍了!

  两只血蚊正面冲击,两只后方,左右各三只,然后头顶盘旋十只,随时冲下来偷袭,这二十只血蚊居然会战术了。这让唐枫极为的郁闷,但郁闷归郁闷,若不打起精神,自己这小身板可承受不了它们的吸血之痛。

  “嗡——”一只血蚊,自认为看出了唐枫的一点破绽,猛然冲了上来,尖利的触角就要狠狠的刺入唐枫的血肉享受那美味的血食。

  唐枫嘴角微微一笑,之后无锋慢慢的挡在了这只血蚊的攻击线路上,无锋巨剑剑身紧贴着唐枫的身体。

  “啪。”一声轻脆的响声,那只血蚊带着痛苦的嗡嗡声急速的退走,唐枫的脚下留着它的尖触角。

  而这一格挡之后,唐枫并没有停下,巨剑接着向身侧微微一移。

  “啪——”又是一声响,显然这又是一只血蚊的攻击被挡住了。

  简单的横移调转剑身的位置,这是唐枫这三天的感悟,在敌人占据优势的时候不急杀敌,先挡敌之锐气,节省自身力量,所谓一而锐,再而竭,三而衰。

  一边看戏的玄冰与高峰颇有味的看着唐枫比之前一次轻松得多的应付,不由大为欣慰。

  “与其伤敌,不如退求其次,不让敌伤己,这小子,悟性不错,当然这其中也有这重剑无锋的功劳,一般的铁剑哪里能这般直接经受这血蚊的撞击?说到这玄冰老兄,你真的不让这小子以后用长剑?一直用巨剑?”

  高峰一口酒下去,意尤未尽,缓缓道来。

  玄冰微微一笑轻拂了下白胡,轻声道:“怎么可能?高老弟倒是忘记了,我师弟雪青天当初不也是以重剑入门的吗?虽然师弟终究放弃了,但你没感觉到他现在就算有青天剑这把神兵长剑,而非青天重剑,在不用御剑剑术,不用强大法诀的前提,他的剑你能接下几次?”

  高峰沉默不语,仰头再饮一口。

  那边的唐枫,轻松的将二十只血蚊成功的逼走,当然只是逼走而非击杀,因为唐枫知道若想击杀这些血蚊,自己现在的情况,怕是会带伤,一旦受伤,接下来的四十只恐怕就危险了。

  “聪明。”玄冰嘿嘿一笑,手一招,四十只完好的血蚊疯狂的扑了上来。

  瞬间,唐枫的身形又被包围住了。

  然后,玄冰与高峰继续闲聊。

  “很多年前,飘雪剑宗,有这么一位宗主未当宗主之前,百岁手持长剑,战宗内前辈长老,百战百输,一怒弃长剑,转而用重剑,两百岁时在登上宗主宝座之前,战飘雪宗前辈长老数位,一剑便击败了联手的众位长老。从此那个时代,这位宗主当世几无敌天下!此后两百年这位宗主弃剑——”

  玄冰的话说到这,高峰轻赞叹了一声,这位宗主他也听说过,只不过重剑一道,非心性强悍之人是无法走下去的。

  “弃剑不用,意味着以身为剑。我说你不会想将这小子也变成……”

  “难。这小子虽然悟性不差,开始摸到了大巧若拙这四个字的门道,主动忘记剑招的华丽,而选择最简单,看上去最笨拙的移剑——没错,移剑,放弃挥,刺,之类的大开大合。简直就是为重剑打造的一位量身之才。”

  “呃。”高峰见玄冰好像夸得没边了?

  见唐枫依旧没有受伤,高峰又听到玄冰的夸奖,一挥手,好吧,直接数百的血蚊,出现在唐枫的四周。

  “高峰,你!”玄冰见高峰这样有些无语了。

  不过,只见唐枫在感觉到血蚊猛然巨增之后并没有求救,更没有慌乱,而是如同忘记了身边还有两位绝世高手一般,微微的将剑向下压了压。

  然后,左脚轻轻的点在地上。

  “等等,这小子,要干什么?”玄冰有些不解的看向唐枫的左脚,唐枫的脚现在虽然在药物的帮助上,恢复不慢,但绝不可能现在就能下地行走自如了!

  唐枫一半身体在铁椅上,一半身休已然半立而起!

  “所谓重剑,要么不出杀招,一出定然是要惊天地,泣鬼神方为重剑!既然无锋,那便碾碎!”

  这是唐枫体会的第二层重剑之意,既然自己做不到完全防守,那就出剑吧!

  “无锋圆月击!”

  唐枫吃力的挥动手中的无锋,并非刺出,而是剑尖朝下,急速的挥出一个圆柱来,而圆柱的中心便是他自己,然后因为无锋的巨大,加上唐枫的挥舞速度,猛然加快,围攻上来的血蚊不及反应。

  “呯,呯,呯——”连续的撞击,瞬间将唐枫近身之处,扫出了一个死亡小地带。

  这一击发出,唐枫的额头,冒出微微的细汗,显然有些吃力了。

  冰冷的目光,扫向四周仍然虎视眈眈的血蚊们,唐枫不由得郁闷了——因为,又得受伤了。

  “停——”

  玄冰这个时候猛然叫停,血蚊疯狂的退下,玄冰一个闪身出现在错愕的唐枫面前。

  “啪。”一根细条打在了唐枫的左脚上。

  “三年内,就算你脚好了,也不得下地走动,只能呆在轮椅上练剑,若不从,便就此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天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天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