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祭祀
画圈圈诅咒你2015-11-02 09:252,580

  冰棺被放至祭祀台前,大长老又重新跪下,狼族所有人都在默默的祈祷着。

  许久,大长老起身,对着家族一挥手。家族所有人都起身立于两侧。十位长老双手合十,一个巨大的冰圈将十位长老紧紧包围。随着光圈的扩大,大长老慢慢移至中央,大长老手持狼王手杖,手杖高高举起,随着光圈慢慢变小,十位长老也随即站立两边,大长老手杖一挥,一具冰雕的雪柔尸首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要将雪柔死时的模样雕刻下来。

  他们把雕刻好的尸首放在道路两边,和其它的雕像一起并排。

  我这才明白这些古怪的雕像从何而来,这些雕像都是他们狼族的成员,他们死后就会为他们仿制一具冰雕,放在这里供狼族纪念。

  他们抬着冰棺向着冰河而去,我们也紧跟着他们的脚步,想要一探究竟。

  他们将冰棺放在河边,所有狼都恭敬的站在两边。

  我疑惑的看着这古怪的举动。

  蛇麟脱下自己的外衫披在我身上说:“冷吗?”

  我轻轻点点头。

  蛇麟本想将我揽在怀中,却被狮王抢先一步。

  狮王听到我们的对话,就快速的将我拥入怀中。

  我靠在峪的怀里甜甜的笑着。

  蛇麟只好微微一笑,继续注视着河边。

  大长老手杖一挥,冰棺就自动上升,随后九位长老和狼王都拿出自己的手杖,他们共同指向冰棺,立即十一道不同的光芒射向冰棺,光芒带动着冰棺慢慢下移,冰棺慢慢潜入水中,直至消失。

  做完一切,所有狼都默默祈祷一会就全都散去。

  我不解的问:“峪,为什么他们要将冰棺放入河中呢?”

  狮王耐心的解释着,“他们狼族都是害怕炎热的动物,虽然这里常年积雪,但是狼死后尸首会随着时间慢慢发热,从来腐烂蒸发,因此他们狼族将所有死去的狼都葬于冰湖湖底。”

  我不明白的说:“为什么他们不将尸首葬在地底,这里地底不是也很寒冷吗?”

  狮王不紧不慢的说:“这座冰湖,是雪狼谷最寒冷的地方,只有在湖底才能保证尸首的完整。”

  所有狼都已离去,狮王也拉着我离开。

  整场丧礼,只有雪丽没有参加。雪丽由于伤心过度,几次都悲痛昏迷,狼王不忍心让她参加雪柔的葬礼,以免在让她想起伤心之事,因此就命雪丽留在房中静养身体。

  雪丽哪里是伤心过度,她是害怕见到雪柔的尸首,她愧对雪柔,不敢参加雪柔的葬礼,只好装作悲痛的模样。

  雪丽心神不宁的躺在床上心想,“如今雪柔已死,我要尽快成为狼妃才行,以免让他们有所怀疑。”

  “姐姐。”

  我和峪回头就看到了白冥那小家伙。

  我开心的抱着它说:“原来你也在呀!”

  它在我怀里调整了一下身子,舒服的说:“狼族都来了,我虽没见过雪柔姐姐,但是我们本一个家族,我也很为她难过,就来送她一程,我早就看到姐姐了,只是抽不开身来看姐姐,直到葬礼结束我才追着姐姐的身影而来。”

  我宠爱的抚摸着它说:“白冥真乖,那姐姐带你去我房中玩耍可好。”

  狮王略有所意的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角。

  我虽不知道峪的心思,但还是不满的的瞪了他一眼。

  我抱着白冥往房间而去。

  狮王无奈的摇摇头紧随而来

  我抱着白冥来到大厅中。

  狼王他们已在此等候了。

  狮王会意的朝我说:“一一,你先回房吧,我们商量一些事情,等会我再去看你。”

  我鄙视他们一眼,不满的抱着白冥回了房间。

  狼王站起身拱手道:“对不起各位,让你们辛苦了。我狼嗷在此向各王请罪了。”

  狮王彬彬有礼的回道:“狼王不必如此,世事难料,有些事也不是我们可以左右的,既然事已出,就坦然的面对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保护我们妖界的安危。”

  蛇王看着狼王悲伤的心思,安慰的说:“雪柔姑娘之死,我们也很悲痛,只是这些都是狼王的家事,我们不便参与,如若有用得着的地方,狼王尽管开口,我们一定会尽绵薄之力。”

  狼王勉强一笑说:“多谢各位,雪柔之事就不劳烦各位操心了,本王一定会亲自调查清楚,还雪柔一个公道。”

  狼王瞄了一眼欲睡的蝠王说:“今日各位都辛苦了,不妨就回房休息吧,明日我们再行商讨。”

  蝠王立即潇洒的起身说:“那本王就先告辞了。”说完一闪就不见了踪影。

  无聊的我只好把白冥放在璃儿的身上。白冥好奇的一直探索着琉璃珠里面的光彩。

  璃儿不耐烦的说:“你能不能让它下去,我讨厌被压在身下。”

  我打趣的说:“那你讨不讨厌被我压在身下。”

  璃儿内心尴尬的说:“你无耻。”

  我坏笑着说:“你敢骂我,我这么做是为你好,只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璃儿冷哼一声说:“你这哪里是为我好,分明是为了自己取乐。”

  我假装生气的说:“谁说的,我是把你当鸡蛋保护呢?我们那的鸡蛋都是被母亲压在身下才出生的呢?我这不是想着让白冥给你暖暖,好让你早点从里面出来吗?”

  璃儿没好气的说:“你才是鸡蛋呢?我是要靠自己修炼的,谁要靠它暖呢?你快让它下去。”

  我摇摇头无奈的说:“那你是想让我暖咯!”

  璃儿移动了一下珠身说:“不需要。”

  我抱起它调侃说:“那以后我给你暖好不好,把你放在我的胸上好不好,很柔暖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璃儿已珠身泛着红光,大声的吼道:“你无耻。”

  我知道它是在害羞,就笑着说:“你能不能换个词呀!”

  璃儿冷哼一声不再理我。

  白冥抱着我的腿好奇的问:“姐姐,这个圆圆的是什么呀!”

  我开玩笑的说:“是一个大鸡蛋,能吃的哦?”

  白冥惊讶的说:“它这么硬,怎么吃呀!”

  我耐心的说:“等以后它出来了,就可以吃了。”

  白冥迫不及待的说:“那以后,白冥可不可以吃啊。”

  我捏着它的鼻子说:“可以,等将来它出来了,我就叫你,我们一起把它吃了好不好。”

  白冥开心的笑着点头,“嗯嗯。”

  璃儿不理会我们,只管自己在那里闷声的修炼。

  白冥跳入我怀里说:“姐姐,不早了,我该回家了。”

  我不舍的摸着它说:“那姐姐送你回去吧,等有空了姐姐再去看你,你要是没事,就来这里找姐姐,姐姐带你玩好不好。”

  白冥点点头。

  我将白冥送回它的洞里,就慢悠悠的一路观雪,一路回去。

  今天折腾了一天,也挺累的,但我无心入睡,就朝着峪的房间而去。

  我垂头丧气的来到峪房间。

  峪还未入睡,我就站在他身边说:“我好无聊啊?”

  狮王笑笑说:“你也有无聊的时候,不早了,不如早点睡吧。”

  我嘟着嘴说:“我睡不着。”

继续阅读:第25章:干些偷偷摸摸的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百兽之王之坐拥天下妖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