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天劫
白猪滚泥浆2015-10-29 21:422,369

  ‘哎呀,范哥们,你刚才爬上对面那座山坡,一阵浓密的大雾就将那座小山笼罩了,一丝光线都透不出来,不知道你在里面遇到了什么妖魔鬼怪,让我很是担心了一番,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和奥利奇商量着准备打过去看看了!’叶朵花大声嚷嚷着从玲娜躺着的岩石背后转出来,走上前就给范伟的肩膀狠狠地捶了一拳。

  上下打量着范伟,看着范伟两手空空地站哪里,身边就多了一条威风凛凛的黑狗,叶朵花失望地问道:‘哥们,没有捞着油水?’

  范伟故意哀叹一声,叹息道:‘一座鬼修遗留的洞府,就算有什么好东西,也不是我们修真之人可以用的,何况,这里仅仅是个废弃之地,并没有什么好东西,我们!还是回去吧!’

  ‘不用四处转转了?’叶朵花不甘心地扫了远处一眼。远处幽冥之气结成的墨黑云雾翻滚奔涌,到处都是暮霭沉沉的天色,不知道那些云遮雾绕的里面,有什么妖魔鬼怪还是绝世好东西,不亲眼去看看,心里总是不甘的。

  看到范伟坚定地点头,满怀希望而来,结果一根毛都没有捞着,心中很是不痛快,叶朵花抬脚就向大黑狗身上踢去。

  大黑狗机敏地躲闪一下,避开叶朵花的脚风,呲牙咧嘴冲着叶朵花骂道:‘小子大胆,不要命了么?你在踢我一脚试试!’

  叶朵花惊奇地看着黑狗连声喝道:‘哟,哟,居然是条通灵性的狗,还会说人话呢!来,大爷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拳头上透出丝丝青气,叶朵花一拳轰向黑狗。叶朵花这一拳,至少带着三分的力道,寻常一头水牛,要是被他这一拳打着,也就是一个砸成肉饼的下场。

  只听到一声沉闷的皮革被棒打得声音,拳头落实到黑狗身上,黑狗身上的狗毛都没要掉一根。

  黑狗怒视着叶朵花,张嘴喷出一口漆黑的幽冥气,幽冥气凝成一只拳头,当胸锤在叶朵花胸口。

  叶朵花就如同被一把万斤重锤在心口狠狠地敲了一记,哀声嚎叫着倒飞出去。

  ‘这是老子的地盘!’黑狗露出惨白的满嘴狗牙,阴森森地呲牙笑道。

  一阵阴霾的幽冥风吹过,对面山坡上的雾气被吹散一空,露出了山坡顶上光秃秃的山头,那座三十八层的宝塔已经悄然消失。

  奥利奇使劲揉着眼睛,惊讶地指着对面小山喊道:‘真是奇怪啊,快看,那座宝塔不见了!’

  范伟当然不会告诉他,那座宝塔正好好的呆在自己意识海里,他伸手一拍额头,也跟着惊讶得说道:‘对阿,幸好我出来了,不然,哥们,我就见不到你们了,得跟着宝塔一起消失了!’

  黑狗惊讶得一双狗眼都差点从眼窝里蹦了出来,范伟这位主子不老实啊。

  奥利奇双手搂住范伟的肩膀,点头说道:‘是啊,兄弟,幸好你出来了,这就是运气啊!’

  浑身一寒,范伟挣开奥利奇的魔爪,转身走向玲娜,玲娜身上传来的气息很奇怪,庞大而古老,那股气息犹如一条古老的万里大河里的滚滚河水,强大,奔流不息,无法阻止。

  范伟与玲娜气息相通,此刻的玲娜虽然没有醒过来,三五个小时内,肯定会苏醒。显然玲娜此刻正处于突破的边缘,范伟很期待玲娜突破后,会是什么样的一种境界?

  玲娜是血妖,已经凝结了妖丹的血妖,这是只有血妖公爵以上的高阶血妖才可能做到的。玲娜这一个多月来,在这阿尔皮斯山脉中不知道吞噬了多少妖兽内丹,要是一般的血妖,吞噬这么多妖兽内丹,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消化不了庞大的妖丹能量,爆体而亡,要么让自己的妖丹更进一步,能够让自己的阶位提高一级,就是非常骇人的成绩了。

  可是,玲娜身上突破的强大气息,让范伟稍稍用神识去接触到玲娜的身体边缘,都被那股气息狠狠地弹开。

  范伟迷惑的抬头看了看四周,天地间的大势在隐隐发动,这不仅仅是进阶的问题了,玲娜肯定是突破了她这一级的阶位,豁然飞跃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妖修阶段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层次呢?范伟充满期待地看了一眼玲娜安静,端详的小脸蛋。

  ‘奥利奇,带着叶朵花躲远点!’范伟高声呵斥道。

  奥利奇看到范伟突然变严肃的脸上,迟疑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要躲多远?’

  ‘有多远躲多远,玲娜要突破了,可能有天劫,你要想跟着被雷劈得灰飞烟灭,就呆着别动!’

  ‘天劫!!!’奥利奇听到天劫两字,浑身呼啦啦地冒出赤红的火焰,火焰苗头不安的跳动着,火球似的身体一下就窜出去三百多米远,奔跑的过程中顺手捞起躺在地上装死的叶朵花。几个眨眼间,奥利奇带着叶朵花就消失了在浓密的幽冥雾气中。

  ‘大黑将军,过来帮我保护玲娜!‘范伟急吼吼地几步冲到玲娜身旁,一团纯白的真气护照将他和玲娜完整地罩了进去。

  暗黑地狱洞府灵智化身的大黑狗,本身实力已经在这个末法世界里消耗得差不多了,他现在剩下不过十分之一实力,早就从,更何况,暗黑地狱洞府刚刚被他收服,或者说,刚刚强行拜他为主人,他们之间的主仆关系都还没有祭拜过,范伟并不放心这时将玲娜生死放在他身上。

  所以,范伟虽然嘴里喊着,自己冲上去一把将玲娜抱在了怀里。天空中乌云翻滚着,聚集着,缓慢压了下来,天空愈来愈矮。一道道碗口粗的闪电在云层间蹿来蹿去,隐隐的雷声像是一头巨大的妖兽喉咙里发出的闷哼,威猛刚强的力量震得耳膜生疼。

  ‘这个空间就是我,我就是这个空间,这些该死的乌云是从哪里来的?’大黑狗愤怒地咆哮了着,身体眨眼现出原形,一座百多丈高的巨型骷髅架子矗立在范伟面前。

  高大的骷髅架子厉啸一声,浑身不停地释放出漆黑的幽冥气息,四周的幽冥气哗啦啦地呼啸着向骷髅汇集而来,幽冥气愈来愈浓稠,周围三里,重重叠叠的幽冥气甚至比一床床棉絮遮盖得还严实。

  范伟的视线在几乎实质化的幽冥气中完全看不出一尺远的距离,幽冥气凝结的冰晶颗粒像一颗颗小冰雹完全阻挡了他的视线。

  范伟是人类,幽冥气是鬼气,对有血有肉的身体伤害很大,一般人的肌肤只要被幽冥气接触到,犹如被浓硫酸侵蚀一样,肉消骨烂,在如此浓厚的幽冥气中,范伟身上的真气罩很好的将幽冥气档在了身体三尺之外,没有一丝一点能够碰触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修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