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美食节上的暗杀2
老蟹2015-10-29 21:433,802

  蝮蛇正是人群中紧紧盯着张悌,或者准确的说是盯着司徒红颜的两个老外中个头较为矮小的那个,他长着典型的欧洲人的脸,但是骨骼架构却不似欧美人种的宽大,反倒更接近于亚洲人,一个大脑袋配上小身子的搭配,无疑让人感到怪异,视觉上的怪异感觉再加上他一脸的阴霾,以及三角眼中不时掠过的一丝狠辣的眼神,他整个人的感觉就像是一条隐藏起来的蝮蛇,随时准备扑咬猎物,注入致命毒素。而正如他的外号一样在那个全是以动物命名的组织中,他负责且最擅长的就是潜伏隐藏,刺探和暗杀。

  此刻他正紧紧的盯着他这次的目标,看着猎物那雪白细腻的皮肤,那秀气精致的脖子,想象着等下一刀下去,鲜血从那美丽的颈部喷薄而出的绝美场景,他就忍不住激动的想要颤抖。

  各个行业的从业者都会有不同程度,不同形态的职业病。而蝮蛇的这个职业病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早就该关进被关进疯人病院用厚重的铁门永远的锁起来,当然前提条件是他能被算在正常人的范畴内,并且能被抓住。

  这家伙打小就长得不像个正常人类状态,偏偏不学好,还学高富帅早恋,可想而知的正常的姑娘家怎么可能看上一个长得一看就让人浑身不舒坦,直冒冷汗的家伙,至关重要的一点是这家伙还没钱,这怎么能忍受呢?于是很不辛的蝮蛇同学的玻璃心遭到了无情的打击,碎了一地。

  从那之后这家伙就不正常了,先是虐待小动物,然后逐步开始虐杀小动物,手段极端血腥,残忍......最后在这家伙20岁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现在这个组织的首领,首领看上了这家伙的残忍,觉得这是个可造之材,于是将其吸纳进了组织。

  欲-望,憎恨,杀戮这些阴暗的负面情绪在我们无能为力的时候总是潜藏在我们的内心最黑暗处,连自己都察觉不到,一旦有朝一日,你拥有超出正常规则范围的能力,并且不知道克制的时候,这一切的黑暗面就会瞬间喷涌而出,吞噬你的内心,就像是从潘多拉魔盒中被放出的魔鬼,再也收不回去。

  在中东蝮蛇第一次执行完组织分配给他的任务后他去找了小姐,也许是险死还生的惊悸,也许是小姐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嫌弃打击到了他,让他想起了曾经的惨痛回忆,最后他在发泄完欲-望后将小姐残忍的虐杀而死,也是从那之后蝮蛇有了这个虐杀女人的习惯,他喜欢看到女人在他的手下痛苦挣扎的模样,喜欢最后从脖颈喷涌而出的生命印记,女的越漂亮,他就越有快感。

  现在他正在接近着这回的猎物,幸运的是这回的猎物是个女人,是个漂亮的超出他想象的漂亮女人,他已经忍不住的想要呻吟了......

  就在蝮蛇右手滑出一把尖细的小刀,裂开嘴角,还没来的急露出快意的笑容的时候,一个男人的整个人蜷缩着撞进了他的怀中这是他此生最后算的上笑容的笑容了。

  撞进蝮蛇怀中的自然是张悌了,司徒红颜是坐在混沌摊位靠外背对人流的地方,而她的旁边坐这的是许薇薇和张子晨,这也是蝮蛇不顾搭档耗子的警告一意孤行的进行近身刺杀的原因,人流为他提供了很好的掩护,同时他相信他的身手足够在张悌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完成任务,这样他们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被华国政府追击的危险,华国是出了名的雇佣兵的禁地,在这动了枪械,到时候组织来的这帮人能有几个人活着回去那就是个未知数了。

  理想是丰满的而现实是骨感的,蝮蛇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身手,同时低估了张悌的反应,身为世界三大雇佣兵团体中最犀利的尖刀,黑暗世界屠夫的张悌远超蝮蛇想象的恐怖。在蝮蛇堪堪将要接触到司徒红颜的时候,张悌动了,以蝮蛇来不及反应的速度整个人合身撞进了蝮蛇的怀中,一方面拿蝮蛇的身体当挡箭牌,遮挡可能从暗处射来的子弹,另一方面,打断了蝮蛇的动作,阻止其继续有伤害司徒红颜的动作。

  打断蝮蛇的动作,一下撞得其后退后,张悌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紧跟一步,右脚迈进蝮蛇的两腿中间,一挤一勾,蝮蛇立马失去平衡,而张悌则在这是再次上前一步,抓住蝮蛇为了保持平衡向前伸出的手,在手背抓住的瞬间蝮蛇就知道这下要遭,然而他再也来不及反应了,张悌在抓住蝮蛇的右手的瞬间狠狠的一拽将蝮蛇像自己的方向拉,致使其复发借力反击,随后,一转一扭,蝮蛇右手的细刀在张悌的引导下狠狠地一刀扎进了他自己的心脏中。

  蝮蛇的眼睛一下凸张了出来,归功于那把特质的极细窄,极薄的刀刃,也要感谢张悌老练的手法和速度,蝮蛇并没有马上死亡,他还有余力凸下眼球,彰显下自己的恐惧与不甘,最后刷下自己那薄弱的存在感,是的在此次的事件中他完全是个地地地道道的龙套啊,上来就被秒的存在,致死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差距是那么的大......

  然而一切也只能到此为止了,他会马上死亡,死于心脏破裂后对肺部供血不足,也就是他会活活憋死。

  动完手的瞬间,张悌没有去查看蝮蛇的情况,因为他知道这个人马上就会死亡,经过他的手的人从来不需要从新再补一刀,因为他不是猫,他的对手也从来不是耗子,他从来都是狮子搏兔,一击致命,因为他明白机会往往只有一次,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不想死,就只有让别人替自己去死。张悌快速的转身,然而奇怪的是在这样急速的运动中他的动作竟然有种奇异的优雅,是那么的绅士,那么的诡异。

  司徒红颜等人早在张悌起身的时候就已经站了起来,所用人除了张雨欣之外都或多或少的知道今天的事情不简单,所以都紧张的关注的所有的一切,他们是张悌刚才一系列行动的见证者,只是他们也不能完全看到全过程,由于张悌的动作实在太快再加上有吵杂人群的掩护,他们也只看到,张悌合身撞入一个猥琐的让人发毛的外国男人的怀中,几下动作后转身回来了。

  直到张悌来到面前,众人还傻傻的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而张子晨更是好奇的问道“哥,那个人......”

  很不辛现在的张悌没有什么好心情,他冷冷的瞪了眼张子晨打断了他的开口,生硬的从嘴中挤出两个字,“跟上。”他要利用蝮蛇还没倒下的时间尽量远离这里,等下蝮蛇轰然倒地一定会引起恐慌到时候人群一乱就走不脱了。

  而他的目的地是离这极尽的厕所,快步奔跑几下就可以冲进厕所,躲避慌乱的人流,一群狂奔的野牛也能毫不费力的踩死一头狮子,更何况司徒红颜她们这些普通人。

  “砰”

  正如张悌预想的一样,在经历过极短暂的痛苦后蝮蛇不甘的倒在地上,在密集的人群中一个人的突然倒地,很快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这人怎么了。”一个牵着5岁左右小女孩的中年男子开口问道,那个5岁的女孩张着纯洁的目光好奇的打量着。

  “不知道,不会是得什么急性病了吧?”边上的一个20来岁的小伙开口回答

  “说不准,不会是什么传染病吧。”说完开口的体型肥硕打扮妖艳到让人不寒而栗的中老年大妈还后怕的向后挪动步子,那和围观的人实在太多意思三刻怎么挤得出去,“听说前段时间棒子国不是还在闹传染病,据说国内L州由于一个住过一个得病的棒子国的狐狸精,全城封闭了,这家伙不会是这个病吧......”看她此时的脸色,估计没病死,吓死到时很有可能,看着地上蝮蛇的实体,更是感觉像是在看带屎的蛆虫。

  大妈的话音刚落,对面穿牛仔短裤的前卫女子却开口嘲讽道,“呵,不懂不要装懂大妈,七老八十的年龄还打扮的像妖怪,拜托不要出来吓人了,哼。”

  “小*,你说谁呢。”

  “说谁自己心里清楚,老妖怪,韩国人和欧美人都分不清楚,不高搞笑勒,还传染病,你是来逗我的吧!”

  “贱-人说什么,信不信老娘撕烂你的嘴。”

  “来啊!看看谁撕谁的.......”

  正当两个女人打算上演全武行的时候,一个年长的大爷看不过去了,站出来及时的制止两人的争吵,“好了,好了,这大街上的,你们干什么呢,当务之急是这个人这么办,你们在这吵什么,万一打起来影响到了这个人,到时候不治身亡,你们就说不清楚了,听大爷的各退一步啊!”

  “哼”

  两女在各自哼了一声后,不甘的止住争吵。

  “是啊,总不能总让他这么躺在吧?”

  “那怎么办?”

  “我打急救电话了!等等吧。”

  “那就等等吧。”

  “我们还是先看看吧,能急救下也是好的。”这时一个背着背包带着眼镜学生模样的男生迟疑的走出人群向蝮蛇走去。”

  “喂,后生。”

  “嗯。”男生转身狐疑的看着喊他的一个秃顶中年大叔,“大叔,怎么了?”

  “你最好别动他。”大叔语气诚恳的说道。

  “为什么?”

  “当心他讹你,到时候你就说不清了。”大叔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说道。

  “不会吧大叔,看他的长相是欧洲人,相对的素质较高应该不会的。”

  “什么欧洲不欧洲的,那也是他们自我宣传标榜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且你看他那长相,像是好人该张的样子,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可是他需要帮助,万一就因为我们的犹豫不作为,他失去了宝贵的急救时间怎么办,乐于助人是我们的美德,更何况对于一个外国人我们更不能失了5000年文明古国的气度。”随着话语的落下,男生的表情越来越坚定,最后他毅然转身快步走向倒在地上的蝮蛇。

  蝮蛇是背朝地倒在地上的,他的面孔看不出特别的不适,只是两只眼见暴突,并且眼球中充满血丝,显得格外狰狞,男生刚蹲下来看到他的眼睛吓的一下跳起来。

  “怎么了?”看到男生猛然间跳了起来,围观的群众都吓了一跳,纷纷开口问道。

  “没事,没事。”男生安抚下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从新蹲了下去,看到蝮蛇那怪异狰狞的眼神他感觉地上这个男子好像不是生病这么简单,鬼使神差的他伸出了手指去探地上男子的呼吸。

  片刻后男生猛的收回手指,失声惊叫。

  “死,死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牙的都市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