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出院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193

  接下来的几天,沈默干脆把病床搬到了萧然一间,两张床并在一起,靠的很近。沈默睡觉总是很霸道,常常从床那边翻过来把萧然都挤到一边,他睡觉很喜欢蹬被子,常常早上一觉醒来缩成一团,为此萧然晚上都睡不安宁,晚上经常冻得醒了。而且沈默总是缠着萧然给他说故事,他不干他便盘着腿捧着本书给萧然讲故事,从自己小时候讲到现在,喋喋不休,萧然有时候假装不理他,他一个人无趣,玩玩就睡着了。沈默的呼吸很轻,轻的听不见,久了脸上的伤疤慢慢好了,原来白净净的脸孔没留下一点疤痕。沈瑶也天天来,给他们带东西,熬自己煮的粥,沈默吃东西也不安份,有一次一碗粥还没到一半,就打翻在了床上,累的护士忙上忙下的帮他折腾。住在医院的这段日子是萧然最开心的,从此往后就再也没有过了,萧然多年后回忆起来,仿佛仍觉得温暖难忘。

  孙雨亭和王峰也来看他,他们都特热情的帮沈默抄笔记,小小的病房里,三个男孩子的笑声经常震得萧然耳朵都痛。沈默也不管,光着脚和他们在地上踩来踩去的追逐嬉闹,玩累了就在沙发上休息。沈默每次都特不舍的送他们出去,趴在窗台上一个劲的和他们招手,再见,然后他就窝在床上看徐徐的落日,静静数着太阳落山究竟要多久。

  萧然也无可奈何他的顽皮,不忍责备他。

  出院的那天,下了入秋后的第一场雨,不同于夏日的狂暴,秋后的雨总是温婉到了极致,细细密密的,像是温柔的脸庞。沈瑶特意请了假去接沈默,沈默和萧然站在一楼大厅里,外面是淅淅的小雨,朦胧的雨帘,一朵朵的小雨花,像是点上的小眼泪,梧桐都喝足了水,歪歪倒倒的在风里招摇。入秋后天气冷了,沈默站在厅里都觉得打冷颤, 萧然立刻把他拉到身后,替他挡着风。沈瑶和雷蒙一起来的,倒是令萧然觉得吃惊。沈瑶撑了一把伞,第一次看她穿深色的大衣,隔的这么远,朦胧的雾气看不清楚样子,她慢慢走过来,雨打着伞骨,霹霹啪啪的响。雷蒙跟在后头也打着伞紧跟在沈瑶后头进来,刚踏入大厅还没来得及收伞,沈瑶就匆匆丢下伞跑了过来用外套把沈默包了起来 。雷蒙收好伞,圆弧的抡了抡,水珠断线般的四散的落到地上,成了一大片水渍。他走过来笑了笑就问:

  “好了没有,,,,,,,,,,,”他拥住萧然的肩膀,萧然一把弹开他的手,手肘撞着他的胸口一边说:“托你的福,大难不死。”住院期间雷蒙也经常来看他,给他带来很多餐馆里的小吃。因为入学他辞了饭馆里的工作,老板一直对他们很好,他总觉得过意不去,这次受伤,老板也抽空来看过他几回,还嘱咐雷蒙给他多带点吃的,萧然经常想,在梧桐镇他遇上了生命不可承受之贵重,他开始被上天眷顾了。沈瑶拉着沈默走到门口,沈默回过头大声的喊“萧然,我们走了啊。”萧然才回过神,他赶紧拽拽雷蒙,跟着出去。外面的雨下的比想象中的要大,沈瑶拥着沈默,萧然和雷蒙搭在一起,雨像是破了口的针线包,银针似的往下戳,布面上滴滴答答的响,一前一后就在路上走着。天上是塞满的厚重云朵,厚的像是要压下来。天地苍茫一线,离得远了就看不到前面的人影,路上人不多安静极了,只有雨声和他们四个人凌乱的脚步,哒哒的踩着水泥路。沈默不时回头看后面,拉着脸对他们做鬼脸,雷蒙乐的也学着他朝他龇牙咧嘴得作怪,两个人笑的哈哈的大声,在朦胧的雨帘里传了好远。雷蒙悄悄的和萧然说,“他可真逗。”

  两个人笑嘻嘻的闹剧一直到了家门口才停,沈瑶没怎么说话,多日没回来,小区里还是老样子,斑驳的老楼在朦胧的水雾里像是生冷的坟墓。楼道口里黑乎乎的,沈瑶牵着沈默一直让他小心,雷蒙和萧然也跟在后头,四个人的脚步声在楼道里欢快又热闹。一直到了二楼口,沈瑶出门前特意开了家门口的道灯,橘黄色的暖色灯光,一直从三楼洒下来,沈默挣掉沈瑶的手,乐呵呵的第一个跑了上去,站在楼梯口看着他们笑,笑容在灯光里生动又热烈,像是开在灯光下的向日葵。三楼只住着他们两家,门对门距的如此的近,沈瑶打开门拉沈默进来,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停了下来,

  “有时间来玩”沈默立刻也附和的嚷着,“好啊,好啊。”说完就开门拉着沈默进去了。

  “说啊,什么时候进展到这个地步的,”雷蒙笑着问道。

  “去,瞎说什么呢,懒得理你。”萧然转身也去开门,钥匙抽动的声音啪啪的炸了开来,落在心底,是啊,他是挺高兴的。

  “喏,笑了啊,还说没有。”雷蒙追着问,像是要知道个究竟,萧然开了门,连拖带拽的把他拉了进来,好好的拿他寻什么开心。

  “进来不进来,不进来我关门了啊。”

  他假装怒道。

  沈默多日没回来,一回家就躺倒在躺椅上,呼着好累,还不停的捶腿。沈瑶给他剥橘子,一瓣瓣的,深黄色的果肉,手指稍稍用力就能掐出水来,整整剥了两三个。剥完橘子,沈瑶拿来一把剪刀,细心的剪起皮来,剪成一条条的细丝,用簸箕盛起来,天气好的时候在拿出去晒,晒干了就用保鲜袋收起来,夏天的时候在拿出来泡水喝,清凉解暑,开胃。是沈瑶一次看书时看到的,橘子皮就是中药里面常用到的陈皮。三四个一会就剪完了,桌子上堆了一大捧的橘子丝,沈瑶忍不住用手捻几个起来,放在鼻子里闻,满满的果香,酸酸的沁透心脾。

  “姐,那是什么啊 ,沈默偏过头问,

  “吃你的橘子,不是给你吃的,问那么多。”沈瑶站起来把盘子给他送过去,窗户半开着,雨滑在玻璃上,像是谁哭了。窗户外面是那棵触手可及的梧桐,枯黄的叶子掉了大半,多的是枯枝桠,光秃秃的,凝着一长串的小水滴。有些冷,沈瑶想了想又进屋给沈默拿了条小毯子给他盖上,沈瑶冲了杯水放在小凳子上,嘱咐沈默休息别乱动。因为今天接他,落了一天的课,她想去复习会。一会客厅里就剩下沈默了,他躺在躺椅上,身上盖着花色的毛毯,暖和的很。窗户外面不时会有几滴雨落进来,打在厚厚的毛毯上,一会就被吸掉了。躺椅摇啊摇的,咯吱吱的声音一声接一声的碰着地面,像是地板吃痛起来。秋后的天气格外凉,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困了,看着看着就泛起了困。

  深冬的天气,连窗户上都蒙着冰条。屋子里烧着炭火,父亲也躺在摇椅上,望着窗外出神。地板上都铺了厚厚的地毯,他就坐在上面看漫画,小小的人物,被画的夸张变形,有时候看的入迷,就捧着肚子笑的格外大声。姐姐和妈妈在一起织毛衣,妈妈的手很漂亮,缠着毛线,衣针在她手里格外灵活,绕来绕去的。妈妈不时回头看他,他就朝妈妈吐舌头,妈妈也笑了,笑容安静美好。姐姐经常捉弄他,比如说他睡着以后,姐姐经常捏他的鼻子,经常抢他的漫画书,他一哭姐姐保准立马给他,有时候捏他的脸还嚷着“怎么会有这么胖的脸蛋。”他慌乱的在姐姐手里闪躲,躲不及就任他捏,捏完他就赖在姐姐身上不肯起来,让她背他。姐姐背着他在整个屋子里打转,屋子里烧着炭火,暖和的很,跑了一会就微微发汗。他脱掉鞋子光着脚,在姐姐身上乱踩,还催着她快些。有时候姐姐故意假装跌倒,两个人像妈妈的毛线球一样,圆溜溜的滚好远,然后他和姐姐在爬起来,两个人互看一眼都指着对方大笑。妈妈爸爸也笑了,满屋子都是笑声。爸爸有时候会抱着他,坐在他的腿上,他用手指着外面的梧桐,告诉沈默,将来要做个像梧桐一样顶天立地的人,不善妒,不撒谎。爸爸问为什么梧桐都是长的如此高大,如此粗壮吗?因为它们总是不挑任何可以生长的养料,只要有一点,他们就能茁壮成长,向着蓝天看齐。说完就用胡渣扎他的脸,沈默在父亲怀里窜上窜下,累了就窝在父亲怀里睡觉,父亲的怀抱永远沉稳结实,父亲的手也是温暖宽大,像是朝阳。

  然后,突然就变得暗了,都是帷幕般的黑色,只有一丝微光。父亲依旧坐在靠椅上,这次任凭沈默怎么喊,父亲都没答应他。沈默害怕黑暗,他跑过去,可是他怎么跑就是到不了,父亲安详的躺在那儿像是盏暖灯,周围都是黑暗与寒冷。他叫着跑过去,手才刚触到父亲,父亲就从摇椅上滚下来,然后是满身的血,从椅子上哗啦啦的往下流。父亲脸上也是血污,看不清楚样子。天突然亮了,浓黑的帷幕像是被捅破的纸,大把的光线洒进来,他终于看清楚了,地上大把的血,他大呼一声就昏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