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雷蒙的办法
哭花美人妆2015-10-29 21:583,129

  雷蒙的速度让张叔赶不上,这也难怪,雷蒙从小流浪,有时候饿极了抢起别人手里东西吃,为了逃跑锻炼出来的速度堪和短跑冠军有的一拼。

  雪有些小了,灰蒙蒙的铅云裂开来,天有些毫微亮,但仍然没有停止,只是稍稍小了些,像是要尽兴把这场雪给下的更透彻些。雷蒙一路飞奔,溅起的雪渣滓落得到处都是,路上空静静的,只有凌乱的脚印交错在一起,重重叠叠的,分不清是谁的。

  等到雷蒙赶到,第一次让他感觉到这样的害怕,地上躺了个人,细小的雪花飞下来,落在他的身上,发上,一层层的,像是要盖住这铺天盖地的红。

  萧然站在中间,许是觉察到了雷蒙的到来,他忽的回过头,眼睛扫到雷蒙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波澜壮阔的掀起波浪,开始慌乱。他的身上也都是伤口,手背上长长的一道血口子,像是割裂的能看到骨头,伤口早已经冻的发紫了,但是仍然有血渗出来,滴在身下白色的雪地里,像是开起了一朵红色的花。他就站在那里盯着雷蒙,那种眼神像是不愿相信,像是在害怕。

  只见萧然站在那里,发抖,身体全身都在发抖,雷蒙从来没有看到过那样的萧然,一直以来萧然坚强,勇敢,天不怕地不怕,带他渡过了不知道多少他以为要完蛋的日子,甚至有一次他们因为偷东西被抓到公安局,他都没有看到过萧然害怕过,但是今天,他意外了。他迈着步子往萧然那里走,直觉上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但是他还是不愿意去相信,萧然像是只受惊的猫,看到雷蒙过来,他竟然节节的往后退。

  紧接着一阵金属物落地的声音,“叮”的一声,从萧然手里滑下来,笔直的插入了雪里,声音在雪地里清脆,惊得萧然和雷蒙都定住了。

  “萧然,你,,,,,”他盯着落下的那件东西,即使在雪地里,那冰冷的锋芒舔舐着鲜血,依旧像是意犹未尽的样子。雷蒙虽然是猜到了,但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萧然杀人了,他不太愿意相信,但躺着的人,却毫不犹豫的告诉了他这点。他刚想往前走,萧然像是受惊的猫转身就跑,雷蒙跟着追了上去,萧然跑的特快,雷蒙紧跟着追,没跑出多远就被雷蒙给追上了,雷蒙揪住他的后领,一拳将他打翻在地,萧然颓然倒在地上,头磕在雪里,雪沫子溅了一身,斜斜的刘海盖住了眼睛,只看见嘴角不停的在抽蓄,手抠着雪,在雪里划出一道道深沟。萧然沉重的呼吸像是夏日的闷雷,粗重,急促。雷蒙一手将他拎起来,萧然疲软无力的像是木偶,雷蒙刚想揍他,萧然却说话了,声音极低极低,像是这雪,寂静无声。

  “我杀人了,杀人了,你知道吗?”他抬起头,轻轻的说,语气颓废至极。虽然是早已经有数,但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还是觉得一震,手瞬间就没了力气,萧然像断线的风筝重新跌倒了雪里,手背上的虎口又裂开了,丝丝的淌着血,雷蒙也无力的跌了下来。

  “杀人,杀人,,,,,,呵呵,,,,,你杀了人,”雷蒙呢喃着,说到最后竟然笑了起来。杀人是什么概念啊,他们以前流浪什么事都做过,就杀人还没试过,没想到萧然跟着就杀人了。笑到最后,声音戛然而止,他回头问萧然怎么办,萧然经过刚才似乎回了点神,他茫然的摇头,呆滞而缓慢。

  杀人是要坐牢的啊,是要偿命的,他们两个都知道清楚这点。可能也许是越清楚越感到害怕吧,萧然忽然站起来,

  “我不能坐牢,我不能死,我还要回家找我奶奶呢。”他像是突然变得通透了站起来就跑,身上的雪粒子簌簌的坠。雷蒙比他镇静,他跟着拽住了他,一拳揍在他的脸上,萧然的半边脸都被打偏过去,嘴角丝丝冒血,他吃痛一声的跌了回去,雷蒙蹲下来掰起他的脸,一字一句的像是要警醒他,

  “杀了人就跑,敢作敢当他妈的是当初谁跟我说的,你杀了人,能跑的了,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还不是得被抓回来枪毙。”雷蒙又重新丢回他,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雷蒙平时喜欢看新闻类的节目,杀人根据法律是要判刑的啊,轻则无期徒刑,重的直接枪毙啊。萧然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一定不能让他被抓去坐牢,想着,就冒出了念头。他蹲下去扶着萧然的肩膀,

  “不管你现在是否清醒,你必须要听我的,现在立刻回家去,收拾干净在过来,我帮你处理掉尸体,听到没有。”萧然抬起头盯着他看,如深海般的眸子里像是迸射出了微光,脑子里的恐惧焦迫慢慢的褪去,雷蒙的样子也越来越清晰。他竟然真的站了起来,然后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到处都是干了的血块,衣服也是皱皱的不成样子。

  “快走啊,走,,”雷蒙厉声大喊,萧然从来没有听过雷蒙这样高声的和他说过话,他总是听他的,赞成他的,听从他的任何安排。这声厉喊,像是空谷回音震得他耳朵响,脑子里最后的一丝恐惧都消散了,也许他真的该有担当一些了。他愣了一下,他不知道雷蒙会帮他想什么办法,如果没有办法也没事,也许像雷蒙说的,跑到天涯海角就算能躲过追查,这一辈子良心还得受谴责一生,那样跟坐牢又有什么分别。他一辈子就想自由来去,如果被捆绑了,还不如折翼。他处了半响,终于回身往家走,怎么样也要弄的干净了再去自首。

  路灯接着一个个的亮起来,昏黄的光线笔直的射在洁白的雪里,反射出好看的光晕,一座座像是排起了长队引着萧然回家。路上静的极了,只有脚下踩雪的声音,一阵阵的排解着寂静。路上都没有人,只有细碎的雪飘洒下来,在灯光里飞舞,像是鸽子的翅。他走了很久才到家,隔壁门也是关的,他想敲但是手还是缩了回来,也许今晚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他怎么好意思自己这幅境地还跑去和别人说再见。他是杀人犯啊,他第一次见到沈默沈瑶的时候,就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们,他们优秀孤勇,自己呢从小流浪,现在反而是更远了。楼道里的灯像是坏了,一明一灭的,萧然站了很久最后还是打开屋子进去。他一回去就冲了个澡,想洗掉身上令人恶心的血腥味,水刚好温热,却还是烫的他皮肤灼热的痛,洗了很久,头发湿漉漉的,他也懒得擦,就倒在床上了,眼睛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像是炸开了锅,一幕幕的回放今天下午的故事。

  让沈瑶走了以后,果不其然以上次胖子为首的又带来了好多人,萧然并不害怕,上次因为沈默他不敢大展身手,其实他是有些武术底子的。这次没有人在身边,他倒不是特怕,但是让萧然没想到的是这次胖子竟然带了刀子。在他成功反击以后,几个人相继倒地以后,胖子就抽出了刀子,本来他是可以成功避过的,但是他却疏忽了,被人架住了手不得动弹。胖子拿着刀子就冲过来,情急他只有先解决掉后面的人,等成功挣脱手以后,刀子已经到了跟前,他一个扭身单手握住了胖子的手,但是因为刀锋太快,割裂了他的手,刺心的疼痛反而让他精神起来,这些年他什么危险都遇见过,越是情急,越是危险反而越激起了他的求生意志。他和胖子扭打在一起,执着手和他抢刀子,他们来回的在雪里翻滚,雪沫子都溅得渗进衣服里,凉冰冰的,像是蛇在游走,背脊里都是一阵寒意。胖子的力气很大,有几次刀子差些直劈下来,刀锋都能触到鼻尖了,好在武术底子深厚,他一一个弹腿踢种了胖子的肚子,胖子连着匕首飞了出去,他趁空大口呼气,匕首斜着飞了出去,“咚”的一声插在不远的雪里,萧然不知道这群人什么来历,都像卯足了命似的。正想着胖子又翻身起来,像疲于奔命的盗匪垂死挣扎一般抢过刀子又冲了过来,萧然还没准备好只得又和胖子缠在了一起,但也许是胖子累了,抢夺中匕首顺着就插进了胖子的胸口里,萧然脸上立刻被喷薄的血溅了满脸,模糊中只见胖子睁着双肉眼,两边的眼睛里满是血丝,他像是不敢相信一样,但终究是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了萧然身上。

  脑子里像是煮开锅的沸水,头疼欲裂,他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他觉得嘴巴周围的皮肤都裂开来,紧的疼,嗓子像是发炎呜咽下都觉得痛,有些发热似的。他爬起来倒水喝,冰凉的水喝下去,嗓子才好些。刚放下杯子,外面就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一声声的急促滑过夜色,杯子顺时的掉在地上,摔成零零碎碎的玻璃渣子,骨碌碌的在地上弹了好远。他随意找了件衣服就冲出了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