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利弊衡量
亮兄2018-03-22 11:093,229

  背对着我的另一位老人语气则显得平和多了:“哎,牌臭才好嘛!赌场失意,情场得意!赌场得意,情场失意!老贾手里牌好,可是接连好几次都没有把那黄花姑娘弄到手!心里苦着呢!哈哈哈哈!”

  先前抱怨牌不好的那位老人咳嗽了一下,说道:“哎呦,你说的是那个附了别人身的花鬼吗?怎么着?老贾你还没有把她搞定啊?”

  从对话中可以听出,他们谈论的正是夜夜侵扰我的花鬼。

  被称为老贾的老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然后将烟头丢在桌上的一个纸杯里。纸杯里传来滋滋滋的声音。里面是有水的。老贾得意的脸立即变得恶狠狠。他“哼”了一声,说道:“那个娘儿们真是块硬骨头!跟着我享福多好!非得提心吊胆地附在别人身上!万一有高人发现了,还不把她打得魂飞魄散?”他一边说着,一边摸完了桌上最后三张牌。

  那位平和的老人讥讽道:“你都一把老骨头了,还贪图那点色相?再说了,你不是已经娶了好几个漂亮女鬼了吗?我可告诉你,贪心太大会引火焚身的!”

  老贾嘿嘿一笑,涎着脸说道:“之前几个女鬼,死前就有过男人。这个花鬼是没有碰过男人的,跟之前的不一样!要不是为了这个,我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好好劝说?换了别的鬼,哪怕是凶神恶煞,我也要霸王硬上弓!”

  老贾又点上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捻了捻手里的牌,扔出了六七张,说道:“顺子!八到尖儿,顶天了!要得起吗?”

  两位老人都说“过”。

  老贾哈哈一笑,说道:“看来外面没有天王炸咯?这下我的牌就好出了!”

  平和的老人不太信任老贾,将桌面的牌扒开看了看,数了数,估计是怕他使诈。

  我蹲在地上,看不到桌上的牌面。

  平和的老人数完牌,似乎心不在焉地问道:“老贾啊,我们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我才劝劝你,贪心别太大。据我所知,对花鬼上心的可不止你一个人。要是为了她惹怒了江湖上的人,说不定会招来麻烦。到时候我和宫二哥可保不了你。”

  老贾又扔出两张牌,底气十足道:“一对三儿!最小的!让你们走几张牌!”然后,他伸长了脖子看着又咳嗽起来的老人,阴阳怪气地问道:“宫二哥,大哥说他和你保不了我哎。大哥平常事情多,日理万机,那我不用大哥费心。但是宫二哥你肯定是保得了我的,是吧?”

  原来咳嗽不断的老人姓宫。

  我初步估计他们三人是结拜的异姓兄弟。那个老贾看来排行最小。

  姓宫的老人扔出两张牌来,声音嘶哑地说道:“对尖儿!”

  老贾一看桌上的牌,佯装发怒道:“宫二哥,你这是故意要压我咯?”

  姓宫的老人伸手捏了捏喉咙,清了清嗓子,说道:“你看你,我嗓子都咳出血了,你还抽烟。不知道我咽喉不好吗?”

  我原以为这三个老人是普普通通的老人,闲得没事了聚在一起打打小牌消遣一下罢了。可是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了针锋相对甚至刀枪相撞的苗头。

  我心中疑虑重重,偷偷拉了拉小优,两人一起退到进门的地方。

  我压低声音问道:“他们三个人是干什么的?”刚才看到小优花容失色,我感觉她应该认识里面的人,哪怕只认识其中一个。

  小优不正面回答我,却说:“他们四个应该都是跟飘打交道的,废品收购站只是一个幌子。”

  “四个?我明明看到的是三个人啊!”他们打的是斗地主,斗地主是三个人玩的,由此我认定小优看错了。

  “你看错了吧?明明是四个人啊。三个老头,一个年轻人。”小优用同样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还有一个年轻人?我没有看到年轻人啊!我就看到了三个打牌的老人家。是不是被其中一个老人家挡住了,从我那个角度看不到?”我回想刚才看到的一幕。

  小优摇头道:“不会的。那个年轻人没有坐在老人家后面,而是跟那三位老人家各坐一边,不会被挡住。”说完,她立即又恍然大悟地举起手指凭空点了点,说道:“哦……我知道了!那个年轻人是个飘!你看不到但是我能看到!所以你看到的是三个人,我看到的是四个人!”

  我顿时想到小优之前说的帮老师清点人数的往事。

  “那三位老人家斗地主,那个年轻人在旁边看。”小优说道。

  我迷惑不解道:“我不是能看见轿子吗?为什么看不到那个年轻人?难道他也像饿鬼一样非常虚弱?”

  小优皱眉道:“这个年轻人肯定不是饿鬼一样虚弱的小鬼。他实力非常强大,估计比在座的三位老人要强大多了。”

  “这么强大,那为什么我看不见他?”我追问道。我知道老贾肯定实力强大,不然不会娶好几个女鬼做老婆,还敢对附在我身上的花鬼垂涎欲滴。像我这样的人,一个花鬼就让我生不如死了。

  而这样的老贾,还需要那两位跟他打牌的老人保护他,由此可见那两位老人也不是等闲之辈。

  此时小优说那个我看不见的年轻人比在座的三位老人还要厉害,那他的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可是我为什么看不见他呢?

  按照我的想法,鬼越虚弱,就如烟雾越稀薄,因此越难被人看见。反之,如果鬼越强大,就如烟雾越浓厚,因此更容易被能看见鬼的人看见。

  小优解释道:“虚弱的鬼,确实难以看见。有的被打得魂飞魄散了,就像飘在空气中的灰尘一样感觉不到。但它还是存在。相对来说,越强的鬼越容易看见,毕竟他们的身形凝聚力比较大。但是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实力超强的鬼就能隐形了,避开普通人的目光,甚至避免拥有最好的阴阳眼的人看到。不是有‘神出鬼没’这样的说法形容有的人不可捉摸吗?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慌忙抓住小优的手,把她往外拉。听完小优的解释,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小优甩开我的手,问道:“怎么啦?还没有听到点眉目呢,这就要走?”

  我心慌慌地说道:“走吧,走吧,一个花鬼就让我这么难受了!现在你又让我惹上这个‘神出鬼没’的东西!我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哦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也不对,得不偿失!对对,得不偿失!我本来只想摆脱鬼压床,你让我又招惹这种厉鬼,我不是自找苦吃吗?”

  本来寄希望于小优帮我赶走花鬼,没想到狼窝还没有离开,又进了虎窝。

  我跨到了门外,小优还在门内。

  我和她之间只有一条门槛之隔,我却感觉这是两个世界。外面是正常的人间,里面是恐怖的阴间,而这条门槛就是鬼门关。

  虽然外面没有灯光,漆黑一片,但我觉得走过黑暗还是能找到光明。虽然里面有灯光照耀,相对明亮,但那简直就是指引魂魄走向地狱的罪恶之光。

  我拼命将小优往外面拽。她却一手抓住了门,死活不肯出来。

  “你……你是不是故意带我来这里的?”我突然觉得眼前的小优变得陌生。她在李哥面前是那样的天真,那样的乖巧,像通人情的小宠物一样。可是在这里,她却如同一个走过南闯过北的老江湖。她知道的事情,她处事的态度,让我接连意外。

  她随即放弃了抵抗,脚步移到了门外。

  “什么呀?我故意带你来这里?我知道这里的话,还用跟着轿子跑?我向天发誓,我以前完全不知道这里!”她又开始变得天真。现在还有谁相信“向天发誓”?但是她的表情非常认真,不像是装的。

  “我感觉你不简单。”我一边跟她说话,一边倾听里面的声音。

  里面打牌的声音还在,因此我判断我们还没有被发现。这让我稍微安心一点。

  小优尴尬地看了我一眼,点头道:“我确实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要说的话说一天都说不完。但是我跟你来这里,肯定不是为了害你,而是为了帮你弄走花鬼。你刚刚也听到了,是那个姓贾的老头想娶走花鬼。既然有这个机会,我们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就算那里有个你看不见的厉鬼,但是我们不用跟他打交道啊,我们只要跟那个姓贾的打交道就可以了。他能顺利娶走花鬼,你不就万事大吉了?你说是不是?”

  她对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我想了想,昨天做决定之前我就想好了,跟着轿子走可能会到北京十五大诡异地方中的一个地方。虽然这是一个破旧的废品收购站,但这种情况我并不是没有做过心理预备。她虽然可疑,但确实没有理由害我。如果别人真的是好心肠,我却错当成了驴肝肺,岂不是太过分了?

  再说了,她说得也有道理。管那个老贾是什么来头,只要他把花姐带走,就对我有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