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老贾你好
亮兄2015-10-30 16:323,232

  即使如此,我仍然觉得小优身上疑点太多。我忍不住重新将她打量了一番。

  她猜测到我对她不放心,干脆站到更外面一些,靠着墙耸肩道:“我知道你还是对我不放心。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平白无故帮你的。我有我的目的。但是我的目的跟你的目的不冲突,所以我没有必要害你。”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听到她这么说,我并不惊讶。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

  “佟哥,很抱歉,暂时不能告诉你。合适的时候我会主动告诉你的。如果到时候你有兴趣,你可以加入我们。”小优说道。

  “加入你们?你不是一个人?”

  “当然。我们有自己的公司。”

  “公司?”我一愣。

  小优一笑,说道:“是的。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叫什么派什么帮太落伍了吧?我们现在都叫公司。对了,我跟你提了很多次的那个闭关的朋友,就是我们公司的CEO。”

  “既然是公司的话,总要有营业项目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一般的公司要不要有营业项目,只是觉得既然做公司,总要有事情做。哪怕古代的和尚,也要念经化缘;哪怕是丐帮,也要沿街乞讨。

  “我们对外宣称是做房屋租赁买卖的,不过主要做的是凶宅。凶宅价格低,我们买进之后处理干净,然后高价卖出去,赚取差价。我们不是骗人,经过我们处理的凶宅,就不再是凶宅了,住进去不会有事。虽然我们不会让买主知道房子曾经是凶宅,但我们有自己的职业道德。”顿了顿,她接着说道,“除此之外,我们还做一点类似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你那个花鬼如此热心的原因。”

  我以前听说过有人专门倒卖凶宅,低买高卖,非常赚钱。

  小优见我没有回应,又说道:“我能说的暂时就这么多。等回去了,我拿我的名片给你看,行吧?”

  我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信你。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如果她是专门做凶宅生意的,之前的种种疑点就都能解释了。她关注花鬼,可能只是为了更加熟悉业务。她认识里面的老贾,说不定是以前处理凶宅的时候见过面。小优能以房屋生意做幌子,老贾自然也能以收购废品做幌子,实际上他们都是跟不干净的东西打交道,差别在于正派不正派而已。

  如果小优真的帮我解决了花鬼的烦恼,那我就带她去见见石榴的同事,看看能不能借她的手来解决鬼胎。

  到了这个时候,我还想着多管闲事。

  小优见我询问她的意见,如释重负。她知道我不会坚持要离开了。

  “你再进去听一听,看看还能听到什么。合适的时候,你就走进那个屋子里,告诉老贾,你是被花鬼附身的那个人,然后问他你可以怎么配合他。”小优说道。

  我连忙拒绝:“我可不敢进那个屋。”

  小优宽慰道:“这有什么好怕的?你是帮他的人哎,他高兴都来不及。”

  她说得有道理,但我还是不敢跟弄了几个鬼做老婆的人打交道。何况牌桌旁边还坐了一个我看不见的东西!

  “这是你最好的机会,错过就没有了!”小优眼神诚恳地盯着我说道。

  这让我想到推销楼盘的售楼小姐,那些一身制服的售楼小姐总会以这样诚恳的态度抓住你的手,然后说“现在只要两万块一平哦,我们现在还有优惠活动!后面只会涨不会跌!这是你最好的机会,错过就没有了!”仿佛她真的像亲人一样为你着想。

  就这一点,我有几分相信她是做房屋买卖生意的人了。

  “好吧。”我硬着头皮说道。

  然后,我走了进去。

  小优没有跟进来。

  我回头问道:“你不进来吗?”

  小优说:“我在外面接应你。万一有什么事,我还可以照应。那个老贾可能认得我,他是疑心特别重的人。我也进去的话,他很可能不相信你。”

  于是,我一个人重新进了后院。

  进了后院之后,我又蹲到了先前的地方,继续听他们说话。

  “飞机。”

  “过。”

  “过。这谁要得起!”

  “三四五六七。”

  “顺子都过。”

  “过。”

  “那我走完咯!对三!哈哈哈,运气真是好。这顺子被打死的话,我的对三就出不去了!”老贾笑得合不拢嘴。

  他今晚的手气确实不错。不过他们不再提花鬼的事情。

  这让我很为难。因为他们不提起花鬼的事情,我就不好找借口进屋去跟他们打招呼。如果我直接冲进去跟他说可以内应外合将花鬼送到这里来,他就知道我刚才偷听他们说话了。我必须等他们再次说到花鬼的时候走进去。

  “三局一开。你们该给钱了!”老贾将桌上的扑克牌收起来,手法熟练地切牌洗牌。

  另外两位老人掏出钱来,放到中间。

  老贾像扫地一样一把将钱扫了过去,也不细数,但洗好牌之后一张一张平摊开来,叠在一起,然后用打火机压在上面。

  老贾侧过头,对着牌桌空着的那一面说道:“四弟,等我把大哥二哥的钱都赢过来了就给你娶媳妇用。让你看看到底是哪个哥哥对你好!”

  小优果然没有骗我。

  姓宫的老人慢条斯理地说道:“嘿,四弟才不像你一样!他心里装着的是活人,你心里装着的是死人!”

  老贾坏笑道:“关了灯,都一样!”

  平和的老人说道:“老贾,你可别惹四弟生气。他生起气来,我们三个一起拉都拉不住的。你就喜欢四处点火,让我跟你二哥给你擦屁股!”

  老贾眨了眨眼袋如金鱼眼泡的眼睛,说道:“我哪里敢惹四弟生气?我是为了他好!他就是太执着,为了那个女人都丢掉了性命,现在还不放弃。”然后,他又套近乎地说道:“不过我和四弟倒是有相同之处。你为了那个贱女人始终如一,我对那个花鬼也是穷追不舍。”

  姓宫的老人打断他说道:“你可别跟四弟比。他那是初心不改,你这是色心不改。”

  平和的老人也说道:“你二哥说得对。不过我也不怪你,只劝你把事情办利索些,干净些。你这样拖着,迟早会被公孙敕发现,给我们带来麻烦。你这个隐藏多年的废品收购站恐怕也会暴露。”

  我虽然不知道他说的公孙敕是谁,但我记住了这个名字。

  老贾摸了摸后脑勺,咬了咬被烟头熏得发黑的嘴唇,窝心地说道:“迟如是这个硬骨头还真难啃。黑白无常他们两个抬着轿子去请都请不了她来。这不,今天晚上又失败了。”

  在外偷听的我将陆续出现的陌生名字一一记住。

  迟如是?这个名字有点怪。从老贾的口气里听,迟如是就是花鬼的名字。而所谓的黑白无常,必定是抬红顶黑花轿子的两个小鬼无疑。

  这个老贾看来傲气十足,不然自己不是阎王爷,怎敢将手下的小鬼叫做黑白无常?

  我心里这么想着,脚下迅速移动,朝屋里走去。

  不趁着这个时候进去,后面就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这么好的机会。

  我将门推开,对着他们三人和一个看不见的四弟大声道:“贾老板!我可以帮您把那个花鬼送到这里来!”他既然是以废品收购站为掩护,自然其他不明真相的人会称之为“贾老板”,于是,我也自作主张地这么称呼他。

  他们三人见我突然闯进来,都惊讶地转过头来看我。

  为了占据先机,我不等他们问话,继续说道:“我住在离这里不算太远的汇龙小区,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红顶黑花轿子。出于好奇,我一路追到了这里,可是在那个没有灯的巷道口追丢了。找了好久,我才找到这里来,恰巧听到了您刚刚说的话。”

  老贾原本面带愠怒之色,对我这个突然闯入的人充满恶意。但听我说了这些话后,他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趁热打铁说道:“实不相瞒,花鬼现在就在我住的房子里,天天晚上对我鬼压床。我已经实在受不了了,迫切希望有人能帮我驱邪,让我安安心心舒舒服服睡觉。要是您能把她接走,我就太感谢您了!”

  另外两位老人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如果我以后晚上不鬼压床了,我把家里和公司的废品都送到您这里来!”我一时不知该怎么表示我的感谢,竟然胡乱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位姓宫的老人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咳嗽不已。

  老贾拿起压着钱的打火机在手中转,然后问道:“你怎么向我证明你就是被花鬼附身的那个人?”

  姓宫的老人止住了咳嗽,说道:“是啊。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公孙敕派来的人?”

  我怔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的嗅觉和预感真的非常灵敏。因为此时站在外面等候的小优就是公孙敕的人。而公孙敕就是那个喜欢闭关的房屋买卖公司的CEO。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