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废品收购
亮兄2018-03-22 11:073,250

  进了幽暗的小街道之后,轿子的速度明显放慢了一些。这里离我住的小区足足有十多里路。我早已累得几乎要瘫软,小优的额头也出了一层微汗,在灯光下熠熠发亮。要是平时走到这里来,并不会这么累。问题是这一路都是小跑,没有歇息。

  这条街我还算熟悉。曾经有一次跟着老板的车经过这里,老板一脸悔意地跟我说:“我好后悔零七年的时候没有在这里买个房子。”

  我问为什么。

  老板说:“那时候买这里的房子,只要五六千一平米,现在涨到两万七八了。你说我能不后悔吗?”

  前些年北京的房价确实涨得吓人。不过在这个地方只要五六千就能买一平米,那也太便宜了。

  于是我问那时候这里为什么这么便宜。

  老板诡秘一笑,说道:“因为那时候这里混乱啊。高楼和棚户区交杂在一起,做足浴按摩生意的人很多,不好管理。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库房和废品收购站也挤在这里,环境不太好。现在还没有完全整理好呢。现在做那个生意的人聪明了,不弄店面了,就单独租一个房,然后让顾客直接去房间里。”

  我说:“这样的环境你买了也不好住吧?”

  老板说:“我买了再卖掉啊!转手一下就是两百多万,比做公司都划得来!公司弄一笔单子才多少钱!现在五环内已经人满为患了,这里再贵也有人买,根本不愁没人要。”

  因为跟老板的这番对话,这条街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脏乱差的印象。

  现在走在这条街上,我发现这里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棚户区还有,但少了很多。街道两旁还有比较小资的咖啡馆。当然,这里的灯光还是没有繁华地段那么华丽闪亮。

  跟着轿子又走了五六分钟,街道两边的灯光越来越少,咖啡馆和饭馆已经没有了。

  “他们怎么还不停下来?”我着急地问小优。

  小优也略显浮躁,摇头道:“我哪里知道?他们刚才慢下来了,我还以为马上到地方了呢。”

  轿子到了前面一个十字路口,往右一拐,进了一个更加昏暗的巷道。

  我和小优走到巷道口往里一看,巷道里一个路灯都没有。

  我犹豫地问小优:“还要不要跟进去?要是里面有些为非作歹的人,我们能不能出来都不知道。”

  小优对着巷道里面望了望,说道:“你不想赶走花鬼了吗?我们都已经跟到这里了,难道就这样放弃?”

  “我还好。你一个女孩子,万一有点闪失,我怎么跟李哥交代?”我说道。我其实已经不想进去了,心想等白天来这里看看,摸清楚这里的状况再说。为了让小优望而却步,我故意这样吓唬她。

  小优指着巷道口一个破旧的铁皮牌子,对我说道:“你看看,这上面写的什么?”

  我努力地朝那铁皮牌子看去,好不容易辨清了上面的字。

  “耀……飞……废品……收购站。”我将铁皮牌子上的字念给小优听。

  “你看,一个废品收购站而已,有什么好怕的?我一个女孩子都不怕,你怕什么?”原来她已经认清那些字了。

  “那……好吧……走……”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只好屈服。

  我和小优一起蹑手蹑脚地走进昏暗的巷道里,像地洞里的两只老鼠一样。我害怕脚下碰到什么东西,发出咚咚咚的声响,所以将脚提得老高,然后轻轻放下。我在很多警匪或者恐怖电影里看到有的人本来可以安安全全逃离坏人魔爪的,偏偏在紧要时刻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弄出响动来,从而被坏人发现。

  还好,走完整个巷道,我和小优都没有碰到什么东西。

  巷道一过,前面便是一个铁栅栏门,门上挂了一块铁牌子,铁牌子上写着“温馨提示:内有恶犬”八个歪歪扭扭的红漆字。

  这还是温馨提示?

  门柱上有一个灯泡,灯泡估计只有五瓦的样子,发出淡黄的光,很多飞虫围着灯泡飞。要不是有这么一个灯泡,眼前肯定伸手不见五指,更别说看到铁牌子上的字了。

  我朝铁栅栏门内看去,里面是一个比较大的院子,院子里乱糟糟地放着一些废弃品,有旧轮胎,生锈的铁丝圈,坏了的空调,没有柜门的电冰箱等等。院子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台。

  “这里面有人住。”我说道。

  小优双手抓住铁栅栏门,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面有人住?”

  我说:“你看,其他东西都脏兮兮的,那个乒乓球台的台面很干净,两边的地上坑坑洼洼,很显然这里有人常打乒乓球。”

  北京很多上了年纪的人喜欢打乒乓球。我住的小区里,那两个露天的乒乓球台总是被老人家占领。他们打球不抽不扣不旋,就是机械一般地接过来接过去。

  由此,我猜想住在这个破烂收购站的一定也是上了年纪的人。

  “那我们要进去吗?这牌子上写‘内有恶犬’啊,进去了会不会被咬啊?”小优担心地说道。刚才用坏人吓唬她,她都不怕,听说有恶犬却害怕起来了。

  女孩就是女孩。如果牌子上写的“内有蟑螂”,她肯定会立即被吓得掉头就走吧?

  我摇头说道:“不用害怕。里面肯定没有养狗。”

  “没有养狗写这个牌子警告干什么?”小优脑袋贴在栅栏门上往里看,就差把脑袋伸进去了。

  “很显然啊,狗是很灵敏的动物,它们能感觉到不干净的东西。如果有不干净的东西出现,它们就会拼命地吠叫,提醒主人注意。可是我们刚刚明明看见那个轿子进来了,却没有听到狗的吠叫声。所以,我觉得这个院子里没有养狗。”

  “那为什么要挂这个提示牌?”

  “专门唬你这样的人咯!”我说道。

  小优翻了一个白眼。

  “是真的。据说日本有些小偷专门针对一个人住的单身女性,所以有些单身女性虽然没有男朋友,但是会买几件男人的衣服回来,晾衣的时候跟她自己的衣服挂在一起。这样的话,那些小偷以为房子里有男人住,就不敢下手了。这个‘内有恶犬’也是唱空城计。”

  “还真聪明!”小优说道。

  她轻轻推了推栅栏门,栅栏门上有链条锁着。但是栅栏门上有一个小门。

  小优见大门推不开,就去推那个小门。

  小门没有锁,一推就开了。

  我拦住她,说道:“不要从这里进去。”

  小优迷惑道:“为什么?”

  我说:“这里应该还有其他的门可以进去,走这里的话太容易被发现。”我看了看院子里的情形,只要对面房屋里有人朝这边看的话,从这里走到对面的屋檐下,很难不被人发现。

  “再说了,那个轿子肯定不是从这里进去的。你说了,这些门窗对他们来说是玄关。这个小门太狭窄,他们过不去。所以,我想这里肯定有比较隐蔽的侧门可以进去。”我又想起第一次在电梯旁碰到他们的情形。这个小门比轿子还要窄,轿子无法通过。

  小优用赞赏的眼神看了看我,说道:“嗯,没想到你的脑瓜子还挺好用的嘛!”

  于是,我和小优顺着院墙走。

  果不其然,这院子后面居然有一个侧门,大小刚好容一个轿子通过。站在侧门旁的时候,还能听到屋里有人说话。

  小优轻轻地推开了侧门。我和她一起轻轻悄悄地走了进去。

  这是后院。从我们进门的角度看去,这里跟二环里那些古老的胡同没有多少差别。矮小的红砖房,地上铺着青石砖,刷了绿漆的窗户,墙角有一个露出塑料管的水龙头,挨着水龙头的墙壁上有一块青色苔藓。

  我和小优蹲了下来,挨着墙角慢慢往里面移动。

  南边的小屋里亮着灯,屋里有人影,有咳嗽声。但是不见轿子。

  莫非屋里的人影就是刚才抬轿子的鬼?那他们还挺厉害的嘛,居然敢坐在电灯下面。我心里猜想道。

  这个小屋的窗户玻璃偏偏覆了泛黄的旧报纸。我们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我挪近了,顺着门缝往里一看,看到屋里烟雾缭绕。三位老人坐在一张桌子旁边打扑克。其中一位老人嘴上叼着烟,神情甚是悠闲得意,看来手里的牌比较好。不过他的眼袋非常严重,仿佛水肿了一样。白头发往后背着,一丝不乱。两个眼袋和大背头使得他的脸看起来有几分恶霸之气。

  小优靠了过来,也看到了这位叼烟的老头。她顿时花容失色,几乎惊叫起来。幸亏她理智尚在,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心想,就算这位老头面相凶恶,也不至于一看到就吓成这样吧?

  那位老头一边摸牌插牌,一边点头道:“嗨,这把又是我要坐庄了!想什么牌就来什么牌啊!今晚是要我一个人坐连庄吗?”

  另外两位老人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们的脸。

  背对着我的一位老人说道:“妈的,今晚的手气真臭!花牌都不见一张,还怎么玩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