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墙上手印
亮兄2015-10-30 16:323,308

  老贾拍了拍我的腰间,又摸了摸我的上衣和裤子的口袋,然后说道:“好了,跟我来吧。”

  我转过身来,见他并未挪步,便问道:“跟您去哪里?”

  老贾道:“待会儿就知道了。”然后,他朝牌桌的方向点点头。

  另外两位老人便从椅子上起来,站到一旁。与此同时,牌桌居然在没有人推的情况下缓缓旋转起来。应该是那个我看不见的“四弟”推动了桌子。桌子旋转四十五度角之后“哐当”一声响,变魔术一般突然矮了半截。

  我仔细朝桌子脚看去,终于明白了。原来桌子底下有四个小孔,桌子旋转四十五度之后恰好桌子脚陷入了小孔中。小孔和桌子脚大小几乎一致,就像钥匙插进了钥匙孔一样。

  桌子继续旋转,又转了四十五度角,再听到“哐当”一声。桌面落到了地上,比地面还矮了几公分。

  然后,桌面缓缓移动。地面居然露出一个洞来!这桌子是一个隐秘的开关!

  地下室?我心中猜测道。

  桌面完全移开之后,我看到了通往地下的楼梯。

  老贾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先于我下了楼梯。楼梯是木质的,踩上去嘎吱嘎吱响。

  我看着老贾的背影,感觉他这是要带我走入坟墓一般。这种不详的预感在我脑海里一掠而过,后来我才知道这种预感有多么灵验。

  事已至此,我已经是骑虎难下,只好跟着他从那个楼梯进入地下。

  扶着楼梯往下走时,我的手捏在楼梯扶手上。扶手湿滑,黏糊糊的。

  其他人没有跟进来。

  到了下面一看,这是一个十平米左右的秘室,水泥地板潮湿得厉害。墙壁上满是大大小小的黑色手印!

  那些手印几乎将四周的墙壁挤满。能看出印上手印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手印可以看出那个人手指粗厚,有的手印可以看出那个人手指纤细。

  我心想,难道这个老贾除了收破烂之外,还喜欢先锋艺术?

  我在酒仙桥那边著名的798艺术区倒是看到过类似的“艺术作品”。那是一个废弃的工厂,被众多艺术家改装成了艺术展览区,吸引了全国各地无数喜爱艺术的人们。这个老头不加入工厂,却自己建了个小秘室。

  不过稍微看久一点,我就感觉到那些手印似乎在挣扎,似乎在呼救。再看久一点,就让人浑身难受。

  秘室的一个角落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印泥。老贾把那印泥端到我面前,说道:“来,手在上面按一下,左右手都要按。按完之后,你把手印印在墙上。”

  “这……”我看着那烂泥一样黑漆漆的印泥,非常犹豫。我不仅仅不想将双手弄脏,更不想将手印留在这里。

  “你把手印留在这里,就当时送我的礼物了。”老贾说道。

  我无奈地将手按在了印泥上,然后随便选了个位置将手印按上。

  老贾满意地看了看墙上的新手印,说道:“好了,我们可以上去了。”

  他将印泥放下,先让我出去,然后跟了上来。

  上来之后,他跪在洞口,将手伸到洞内,似乎是拨动了什么开关。桌面又出现了,然后反方向旋转了四十五度,从下面升起来半截。他抓住桌子的两边,先提起来,再反方向旋转了四十五度。桌子恢复了原样。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七八天之后,我们还会见面的。”老贾说道。

  我急忙从屋里走了出去,一直走到了侧门外。

  我左右看了看,小优不在这里。

  我往正门的方向走了一截路,小优突然从我后面走了出来。

  “你到哪里去了?”我问道。

  “我担心他们发现我,所以没有站在门口等你。你还好吧?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小优关切地问道。

  我叹气道:“还好。”

  “还好是什么意思?他怎么说的?有没有约好怎么接花鬼走?是他们抬轿子来接,还是要我们送?”小优心焦地问道。

  “他没有说具体时间,就说七八天之后来接花鬼。他给了我一个东西,叫我带在身上,说是这样可以让花鬼近不了我的身。”我把那个御守掏了出来。

  小优急忙往后退了几步,惊恐地对我说道:“快放到你口袋里去!我知道就行了,不要给我看!”

  我见她对御守的反应这么大,慌忙将御守放进口袋里。

  “你怕这个东西?”我问道。

  小优看了看别的地方,回答道:“没有,我只是不想看到这种东西。”然后她又喃喃道:“没想到老贾跟日本人有关系。”

  “日本人?我也觉得这是日本的东西,他怎么送这种东西给我?”我的脑子里也有许多疑问。

  “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先回去吧。”

  我跟小优原路返回。

  去的路上感觉走了好久,回来却感觉很快。或许是去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心情不一样。但是回来的路上,小优有意无意地离我远了一些。

  进了小区的门,我才放松一些。

  小优走在我前面很多,脚步不停。

  我赶了上去,问小优道:“你的事情该给我说说了吧?你为什么这么热心花鬼的事情?你是不是有意接近我的?甚至为了这个才跟李哥认识?那个老贾到底什么来历?你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他为什么让你这么害怕?”我一口气将所有的疑问都说了出来。

  小优却又加快了脚步,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该告诉你的时候,你不问我也会告诉你的。”走了几步,她停了下来,对我说道:“你先上去吧,我待会儿再上去。要是李哥看到我们一起回来,说不定会怀疑。”

  我觉得也是,就先进楼梯间坐电梯上了楼。

  进门之后,我听到李哥房间有游戏的声音。看来他正玩游戏玩得起劲儿。

  回到房间之后,我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我将厄除御守拿了出来,翻来覆去地看,看不出什么名堂。

  过了一会儿,小优进了屋。我在房间里能听到她的响动。她的脚步声进了李哥的房间,我又偷偷听了一会儿,没有其他动静。我这才放下心来。看样子李哥不知道我和小优刚刚一起出去了。

  这天晚上,我和衣而睡,将厄除御守放在胸前。

  老贾的御守果然有用。

  这一晚我居然没有鬼压床!这是半个多月以来第一次没有鬼压床!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除了略微感觉肌肉酸痛之外,身体没有其他异样。肌肉酸痛应该是昨晚跑多了路才会有的。

  我的心情非常愉快,感觉整个人都轻了许多。

  我出门去上班的时候,李哥刚好起来洗漱。他见我一脸喜气,迷惑地问道:“你这是怎么啦?中了六合彩?”

  我摇头说:“没有。买都没有买过。”

  “升职了?”李哥又问道。

  我说:“没有。”

  “加薪水了?”

  “没有。”最近由于鬼压床弄得精神差点崩溃,工作也大受影响,老板没扣我薪水就不错了。由于切身体会,我理解韩潇潇之前为什么接连换工作换男友了。

  “那你高兴什么啊?”

  “就是高兴,不需要理由。”我说道。

  “切!”他一甩手,去了厕所。

  到了地铁之后,身后有人的感觉也消失了,脖子后面没有了细微的气息。我还故意将手伸到脖子后面摸了又摸,担心有什么东西挡住了脖子。脖子后面什么都没有。

  这本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是我突然觉得有些失落,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一样。在人挤人的地铁上看着门开门关,居然期待忽然之间脖子后面呼来一阵气息。

  直到从地铁出来,我的脖子后面还是没有任何感觉。

  我安慰自己,这不是我期待已久的状况吗?现在期待的事情实现了,为什么不高高兴兴的呢?

  接下来的一整天里,无论是埋头工作的时候,还是午休吃饭的时候,抑或是下午开会的时候,我都将注意力放在脖子后面。可是脖子后面再没有出现异样。

  晚上回了住的地方,我见李哥一个人在厨房弄吃的,便问道:“小优呢?”

  李哥正在炒韭菜鸡蛋,拿着锅铲告诉我说:“她刚才打电话给我说她公司今天加班,很晚才能回来。”

  “哦。”

  “咦?早上出去的时候还高高兴兴的,怎么现在不太高兴的样子?”李哥狐疑地看着我。

  “没有不高兴啊?有吗?”我挤出一点笑。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你哥开心一下!”李哥挥舞着锅铲说道。

  “快翻面,你的鸡蛋要炒糊了!”我指着锅说道。

  李哥急忙去给鸡蛋翻面,无心打趣我了。

  我趁机溜回房间。

  晚上十点多,我准备睡觉。小优还没有回来。

  我已经充分相信了老贾的厄除御守,不再担心鬼压床。

  洗漱完,我躺到床上之后,像头一天晚上一样将厄除御守放在胸前。这时,我看到衣柜那边有一道模糊的影子闪过。

  我坐了起来,对着衣柜那边看,那里恢复了正常,什么都没有。

  我想了想,将厄除御守放到了电脑桌上,然后重新躺回床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