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厄除御守
亮兄2015-10-30 16:323,280

  再后来,我才知道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和房屋买卖公司的CEO是死对头。

  老贾停止转打火机,起身说道:“很简单。我让黑白无常来看看就知道是真是假了。”说完,他打了一个响指。

  接着我就听到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但我没有回头看,我的目光被桌上的钱吸引住了。

  那不是我们平时用的钱,而是一叠面额不等的冥币!

  难怪刚才老贾说赢了钱要给那个看不见的四弟娶媳妇。

  老贾见我发愣,提醒道:“喂,小伙子,你转过去让黑白无常看一看。”

  我转了身,看到戴斗笠和软罗帽的两个小鬼站在那里。他们就是抬轿子的小鬼。那个戴软罗帽的小鬼还记得我,见了我之后两眼一瞪。

  “白无常,你见过他?”老贾见戴软罗帽的小鬼惊讶,便先问他。

  戴软罗帽的小鬼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是迟如是附身的那个人?”老贾又问道。

  他又点头。

  老贾朝他们俩挥了挥手。他们俩就转身走了。

  我很感谢白无常没有记仇。我之前在过道里大骂过他,还以为他会小肚鸡肠,假装不认识我。这样的话,我恐怕就走不出这个房间了。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竟然后悔之前在过道里大骂了他。

  “你叫什么名字?”老贾的态度显得亲切了许多。

  “佟亮。”我连忙回过身来回答道。

  “在哪里上班?”

  “德胜门那边。”

  “哦,挺远的嘛,路上还堵。”他的派头变得像下基层慰问的领导一样,虽然亲切,但仍有距离。

  我尴尬地摆手道:“不,不,我没有车,我坐地铁上班。”

  老贾笑道:“坐地铁好啊!不怕堵车,还环保!”

  我点头说是。

  他抽出一根烟来,递给我。

  我摆手道:“我不抽烟的。谢谢。”

  “不抽烟好!伤身体!”他用那满口熏坏的黄牙说道,然后收起了烟。

  “既然你是来帮我的,那我先表示感谢!”老贾说道。

  那个姓宫的老人从鼻子里哼出了笑声。

  我不知道他笑什么。

  “不用感谢,如果您能帮我弄走花鬼,我要感谢您才是。”为了获得他更多的信任,我急忙这样说道。

  “那倒是!”他也不客气。

  他回到桌边坐了下来,像面试官一样看了我一会儿,好像我是来他的废品收购站面试的。然后他以面试官的口吻说道:“我问你,你知道她为什么要附在你身上吗?”

  我摇摇头。

  老贾又点上了一根烟,吸了一口。

  我以为他烟瘾犯了,下一刻就知道他是要用烟来做讲解。

  他晃了晃手中的烟,说道:“看你好像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种事情,我给你讲讲吧。打个比方,那些鬼就是这些烟雾,你有时候能看见它,有时候看不见,虚无缥缈,捉摸不定;人呢,就是这根烟,可以拿可以放,是实实在在的。人一死啊,就像烟烧掉了,变成这些飘在空气里的烟雾。所以为什么有人叫鬼做飘呢!”

  我心中一慌,以为他暗指小优。

  但是他没有用考察的眼神看我,继续说道:“这鬼既然跟烟雾一样,就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要消失掉。为了不消失,它就要依附在人的身体上,就像烟雾要依附在烟头上一样。花鬼依附在你身上,就是要靠你维持她的存在。”

  “原来是这样!不过我有一个问题要问。”我说道。

  老贾又吸了一口烟,伸手示意道:“问吧。”

  “花鬼之前在别人的身体上,她可以维持自己的存在。为什么要转移到我身上来呢?”这是我憋了特别久的疑问。虽然之前有过各种猜测,小优也说过一番她的看法,但我觉得不靠谱,总暗暗认为背后还有其他原因。

  老贾轻轻拍了一下桌子,大声道:“问得好!”

  他转头看了看桌旁的两位老人,又看了看没有坐人的一方。

  两位老人都摇摇头。

  我以为老贾要在所有人面前显摆一下他明察秋毫的观察力和判断力,心中充满了期待。

  老贾身子往后靠了靠,眼睛快速眨了眨,说道:“你问到重点了!这也是我想知道的问题!她为什么会选择你呢?”

  不光是我,那两位老人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似乎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他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布袋来,说道:“不过没关系的,我送你一个护身符,你带在身上,就可以让她无法附你的身了。”

  姓宫的老人又在鼻子里哼出笑声。

  我走了过去,接过小布袋,接着灯光看了看。那是一个刚好握在手心的白色小麻布袋,上面绣了几朵花和四个字,字是“厄除御守”。

  如果是在半年前看到这四个字,我还不会明白其中意义。但是此时的我看到这四个字,立即知道这种护身符不是我们中国人传统的护身符,而是来自日本的护身符。“御守”在日本人眼里就是“护身符”的意思。

  我之所以知道“御守”的意思,是因为半年前网络上刮起过一阵购买御守的风潮。除了这种辟邪的“厄除御守”,还有保护事业的“事业御守”,保护学业的“必胜御守”,祈求姻缘的“爱情御守”等等,简直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样的御守。

  甚至还有“交通安全御守”,似乎买了这种御守,从此过马路就不用看红绿灯了。

  因此,我是不相信御守这种东西的。

  可是这个娶了好几个女鬼的老人居然给我这个东西,看样子他也是道中高人,应该不会被日本的时髦消耗品蒙骗。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但在现在的情况下,我不能不接他的东西。

  “谢谢!”我说道。

  “有了这个东西,她就不敢对你鬼压床了。如果她不能对你鬼压床,就像这烟雾离开了烟头一样……”他降低了声音,“……渐渐消失……”

  我忙说道:“您不是要娶她过来吗?消失了不就没有了?”

  见识了老贾的真面目之后,我渐渐有点同情花鬼起来。老贾是这样一个邋遢的老头子,世间妙龄女子恐怕没有一个愿意跟他成为夫妻吧?我要不是为了避免鬼压床,都不愿意跟这样的人多说一句话。老贾虽然是人,却不是什么好人,像苍蝇一样对花鬼穷追不舍,步步紧逼。相对老贾来说,花鬼太势单力薄,只能躲在我的身后,藏在我的房间。

  因此,当老贾说要让花鬼像烟雾一样消失的时候,我却于心不忍了。

  老贾露出一个诡异的笑,说道:“小伙子,我不会让她消失的。她没有你,会变得越来越虚弱,越来越虚弱……到时候我把她弄到这里来,她就像小绵羊一样乖了……哈哈哈哈……”他开口大笑前将烟从口里拔了出来,满嘴的口水跟着流了出来,好像他拔出的不是烟嘴,而是一根融化了的冰棍。他的手上沾了口水,他将手往裤子上蹭了蹭,继续大笑。

  我只好尴尬地陪着笑,心里却恶心不已。

  “好的,那……您什么时候来接她?”我问道。人还是自私的。虽然我有点同情花鬼了,并且有点厌恶老贾,但我仍然最关心我什么时候不再会被鬼压床,什么时候可以睡个安稳觉。

  老贾歪头想了想,说道:“再过七八天吧,我得让她尝尝我的厉害,再把她救过来。这样的话,她以后就会对我服服帖帖了。”

  “好的。”我一边说一边往外退。

  我退到门口的时候,老贾突然大喝一声:“等一等!”

  我站住了。

  老贾走了过来,对我说道:“别走啊。中国人不是讲究礼尚往来吗?头次见面,我送了一个这么好的礼物给你,你也不表示表示?”

  我耸肩道:“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会送礼物给我。我来的时候匆匆忙忙,没有带东西来。要不……下回我给你送点东西?”这个时候,我还天真地以为他真的只是需要一份见面礼。

  他笑了笑,说道:“你送的东西我肯定不感兴趣,不如让我挑点东西?”他就像街头的无赖混混,恰好碰到了一个人夜晚独行的倒霉蛋,不捞点东西不肯罢休。

  我出来的时候确实没有带什么值钱的东西在身上,见他这么说,便干脆说道:“我现在真没有什么东西,只要你想要的,随便拿去就是了。”我感觉我就是那个倒霉蛋,不服从不行。小优看到他就吓成那样,肯定是不会冲进来救我的。

  他斜眼看了我一下,说道:“真的?”

  我咽了一口口水,回答道:“嗯。”

  他撇手道:“那你靠墙站着。”

  “啊?”我大吃一惊。这是真的要打劫我啊?

  姓宫的老头在旁说道:“小伙子,你就靠墙站着吧。”他说话的语气好像是为弱势一方劝架,不忍心看到弱势一方被打。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说这种话,让我感觉他在是帮助老贾来威胁我。

  我知道我跑不了,于是乖乖地靠墙站着。

  老贾道:“转过去,面对着墙,把手举起来。”

  我就像警匪片里被警察按在墙上的坏人一样贴在了墙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惶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