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翻脸
殺style2015-10-30 13:333,004

  “嘿~今天穿的很花俏啊~”一位看门的小喽啰用嘻笑道,“哈哈,哥我每天都这么花俏的。像发情的公鸡”大象心情也不错啊,回答道。随之向着自己的部下一指:“水牛,来——”但是,他的话音停顿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胜志。

  见到他,他立刻露出了阴险的面容,随后将大拇指竖起倒悬180°向下,显然是对胜志的轻蔑,胜志也只能憋屈啊,自己的无能让兄弟们丢了第一桶金,还进了这个无底洞。

  旁边的小喽啰也附和道:“大象,你是纯爷们,和这种知识分子有什么好计较的嫩?他哥哥才刚进去而已,走走喝酒去~”随后和大象勾肩搭背消失在了人群中。

  胜志也无能为力啊,在这种地方想搞会桧木是不可能的了,只好无奈的回头走去。

  ------------------------------------------------------------------------------------------------------------------------------------------------------------ 里屋包间内,一帮痴男痴女们正激情的跳着舞,音乐声响彻云霄,突然,只听见“乓”的一声,直至玻璃杯朝着一个肥胖男子砸去,蔡进炮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很是不爽的跺了跺脚,包间顿时清静了,管事的见势不妙,赶紧跑了进来,见到蔡进炮,赶紧的套近乎:“炮哥~~”但是蔡进炮却很是不高兴,冷冷的说道:“月凤,我是烂客人是不是。”

  “哎呀,炮哥,你怎么这么说嫩,你如果是烂客人,小南国就没有好客人了,你是这里的大主顾,我们都知道,你是小南国的衣食父母啊。如果不是你天天来捧场,小南国早就倒了”月凤连忙奉承道。

  这不说还好,一说,蔡进炮那是怒火朝天啊,责骂到:“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嫩,为什么就叫这些等次货色来陪我啊,怎么啦,其他小姐全都死光啦,丽珠嫩?”

  月凤脸色惨白啊,但是还是连忙笑着说道:“哦,丽珠啊,他昨天晚上喝醉了,今天会晚点来,外面有好多客人在等他嫩。等一下丽珠来了,我第一个安排她;来你这。”

  蔡进炮一听,甩了甩手,然后摆出了个“3”的动作,压低语气说道:“30分钟,丽珠啊,要是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到我面前来的话,刚才那几个此等货色,我一律都不结账!”

  月凤一听,那可是恐慌万份啊,连忙端起酒杯说道:“炮哥,您别生气吗,来我敬你。”

  但是话音还未落,蔡进炮就不留一点面子的吼道:“给老子滚出去。”

  “炮哥~”月凤还想拖延,但是蔡进炮已经不耐烦了,“哗啦”一声,整个桌子给掀翻了。蔡进炮显然是真的发怒了,正准备一拳打在月凤脸上的时候,门被打开了,才是进来的人,正是——王胜天。和阿水。

  胜天可是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也丝毫不惧怕蔡进炮,迈着大步和阿水二人走了进来:“炮哥啊,酒量不好就不要硬灌,否则到时会会误事哦。”月凤见此刻火药味十足,也不与其掺合,识趣的带着一帮小姐们走了出去。

  而此时蔡进炮确实面带微笑,嘴里含着牙签,一副流氓的模样,冷哼到:“在电影院,更我搞鬼的人,原来就是你啊。”

  而胜天确实手叉腰,点了点头,很是傲慢,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这也是个大流氓。

  “哼哼,还挺人模人样的嘛。来,请坐。”说着猿臂一挥,他的喽啰们赶忙搬来了两章椅子。显然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而胜天自认为是底气十足啊,拍了拍阿水的肩膀,两人面带微笑的坐下了。:‘炮哥,要想人模人样,口袋里也必须有钱啊,走路才有风不是吗。我看我们两兄弟,以后就靠你提拔了。”

  “你们两个真有种啊。竟然敢来啊。”蔡进炮冷笑着。

  “呵呵,炮哥啊,那你嫩,你是远近闻名的大哥啊,相信不会说话不算话啊。”

  蔡进炮将杯子里面的酒一饮而尽,心想:这两个臭小子,肯定不知道,桧木已经在我手上了。随后奸笑道:“唉,你们不是三个人吗,还有一个嫩?莫非在门外当看门狗?”

  二人一证,但是还是阿水反应快,甩了甩手道:“少啰嗦,把钱赶紧数数给我们,我们可是很忙的。”

  “哦,小兄弟,拿钱算算也不少耶,你认为我口袋套套就有了吗?”说着呵呵一笑。

  二人脸色一沉。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蔡进炮继续说道:”

  你们放心,我欠你们的钱我一分也不会缺,兄弟们既然来了,那就痛快的喝两杯吧。这里都算我的”

  王胜天一阵无语过后点了点头。二人相视一眼,便有摆出了笑脸相迎。

  “阿进啊。”蔡进炮呼唤着小喽啰。

  “老大。”喽啰恭敬道。

  “把出了刚才那些此等货色以外的所有小姐全部给我叫进来。”随后一甩手,一鞑子钱放在了阿进的手上。

  一会儿,包间内恢复了喧闹。但是就在此时此刻,门口正在喝酒的“大象”面色严峻的走了进来,在蔡进炮耳边窃窃私语了几句,让后只见蔡进炮抬起头来,朗声说道:“两位小兄弟啊,我出去办点事,你们二位慢慢喝哦。大象,好好招呼两位兄弟。千万别失礼,知道吗。过去的恩恩怨怨就让他过去,可别我一下楼,就拿起菜刀砍人就好。”话音未落便起身离去。

  “是!”“大象”赶忙点头哈腰。

  包间外面,之间是刚才那位“所长”正和蔡进炮站在一起,他皱着眉头对蔡进炮诉苦道“啊炮啊,算我求求你了,别让我太为难了,黄坤山还在里面。”

  蔡进炮把嘴里的的烟放了下来,说道:“所长啊,你可真忙啊。在这里跟我诉苦,在里屋和黄坤山握手说要友好关系,你还真当你是双面人啊。我不骗你,你肯定会两头空。”

  所长一听急了:“你这么说就伤感情了,你知道我最帮你的了。虽然会叫的狗不咬人,黄坤山说什么,你可以当作狗嗅火车,不过他的靠山,你不必尊重吗?”

  蔡进炮一听,双眼翻了翻,傲慢的口气说道:“你是说老赖啊。”

  所长急的快跳起来了:“那你说还能有谁啊。除了阿里山,整个嘉义就他最大了,打狗也要看主人啊。你也真是的,别人的货不劫,偏偏要劫黄坤山的货,你想想赖老板会放过你吗?”

  蔡进炮一听也大吼道:“你还真有意思啊,饭可以乱吃但是话是不可以乱讲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劫他的货啦?”

  所长一听呵呵一笑:“哈哈,你知我知,就是你不说,我也心里有数是谁啊。”

  蔡进炮一听冷笑道:“所长,算你走运啊,我已经帮你抓了三只老鼠了,现在在酒池里沉沉浮浮,你赶紧去抓吧。”

  所长也笑开了花:“呵呵,运气再好也是托你的福啊。”

  再说屋内,胜天和阿水已经被灌的七荤八素了,这一会蔡进炮也会来了,也跟着“大象”发着风,狂舞着。那些小姐也真是亲热,一会阿水胜天的脸上就多出了许多红印子,正当玩的不亦乐乎时,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穿着宽松上衣,头发斑白的人走了进来,显然就是黄坤山。见到他们时,蔡进炮面色低沉,赢了上去。

  ;“你们胆子真是够大的,小南国的屋顶都快被你们掀翻了。”

  情况不妙,蔡进炮吼道:“现场不怕唉子弹的人留下,其他的赶紧滚。”

  “没想到我回来找你吧”黄坤山淡漠到。

  蔡进炮把酒杯直接砸在了桌子上,说道:“怎么没想到嫩?我们是冤家路窄啊。随时都有可能遇到。”

  “今天花了不少钱啊,你用来高兴的钱,都是我给的!!”黄坤山挑衅到。

  “有话直接吐出来。不要噎在喉咙里面。我不知道,是我真的听不懂还是你在装蒜。”蔡进炮毫不畏惧,正面迎战。

  此时阿水、胜天两兄弟抱着看戏的态度,打着火锅看着二人互掐,很爽啊。

  只听两人冷哼一声,熊熊的战火燃烧着。

  

继续阅读:第7章:摩拳擦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意难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