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早该猜到了!
兮梦痕2015-10-30 15:421,183

  上官见兮儿如此疑惑,也是摇头:“惊讶是吗?我见到童颜墨时也很惊讶,我甚至以为是她回来了。”

  “她?”难道是上官沐钟情的女子。

  “是啊!这画上的女子就是我娘――贝书苑!很像吧!”上官的眼神不知不觉的中闪过一丝伤感:“不过只是像吧!童颜墨是语岚殿殿主之女与娘根本扯不上关系,只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吧。”

  “你娘她?”上官从未向兮儿提起过家人。

  “他在我八岁时就去世了,从小爹就对娘和我十分疼爱,可娘总是很忧郁,也没见她笑过!自从娘去世后,爹的性格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他的脾气变得十分暴躁不安,不久就另娶了她人,自此,父亲对我不加理睬,好似没有我这个人似的,为了让他注意到我,我继以日夜的练功,终于我的功力超出同龄人的几倍,可无论我怎样成功,他都不曾注意我,这样持续了半年后,父亲将我送给了魔界最残忍的邪冥帝做徒弟。从那一刻起,我就变得麻木了,师傅!可笑,我那天下无敌,至高无尚的师傅!他何尝有将我当他的徒弟看过!恐怕在他眼中我只是他训练出的工具罢了!为了将我变强,他让我一人入蛇窟!让我身只与魔兽搏斗!让我……”他的话越来越沉,他不停的抽搐痛苦的回忆着一切。

  “都过去了!一切都去了,不想想的事就不想,好吗?”兮儿一脸怜意,这个男人,真会让人心疼,受了那么多苦怪不得他会那样嗜血,兮儿拍了拍上官的肩头,上官有些不可思议的微微抬头望着兮儿,心情平复了不少,这女人,对每个人都如此吗?

  他是不喜欢言辞,今日说了这么多,是见到墨儿想起了过去的事情吗?

  “是啊!都过去了,只是过去得了嘛?”上官的眸中升起一丝哀伤,见兮儿叹气,为他担忧,过去了的又何必执着。

  咬了咬唇,像是下了极大的勇气般,他忽的闪着异样的神采的对上兮儿那双疑惑的双眸:。

  “如果我说爱你,可以吗?”从他的嘴里竟然可以说出这样的话,着实不易。

  “啊!这……”兮儿一阵眩晕,怎么回事,以他的性格大概是第一次向别人表白心迹,断不会是虚假的,可是,他们仅仅见过两次何来喜欢之说?兮儿咬咬牙,暗道:对不起啊!上官,我也不是故意的!随即撇过脸硬是狠下心:“对不起!上官,恐怕我要辜负你的一片真心了,因为我爱的是予轩。”

  上官随即释然一笑,只是这笑容下是如何的痛楚:“其实我早该猜到了!只是我不死心而已,想要你亲口告诉我罢了,是吧!我这种人怎么会有人喜欢?”说罢,他站起来,只是这笑该痛碎了心了吧。

  “这……怎么会呢?你又何必贬低自己呢?何必执着,不如放手。”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兮儿只能黯然不语。

  “是,即使全天下的人都喜欢我又如何?只有兮儿你,是真正关心我的不是吗?”上官轻笑,带着苦楚的眼眸望着兮儿,还是忍不住了,本不想让她看见终究还是忍不住了,“放手,呵﹔我也不是圣人,我办不到那么轻松若然,不过!兮儿!你真的那么喜欢弋予轩吗?”兮儿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是沉默不语。

继续阅读:第18章:空恋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女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