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爆发的胖子
朕布衣2019-12-11 11:036,794

  从次日开始,路琛明每天都早早地来到了岳家小店,让岳朋举夫妇颇感惊讶,岳擎达心中暗笑,他当然知道路琛明之所以如此,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英姐了。

  可惜的是,虽然路琛明极尽讨好之能事,一寻到机会就会在英姐现前表现一翻,英姐对他的感觉不仅没有任何好转,反而更加刻意回避起来,这让他极为地沮丧和懊恼,每每与岳擎达在一起时,总是唉声叹气的。

  对于胖子的懊恼,岳擎达并没怎么去安慰和劝导他,只是暗地为他推算了一下,待得出结果后,微笑着安慰了他一番,并说他的事情一定能成,让他放心,只是交待他不要轻易放弃,也不要再刻意表现什么,对英姐保持适度的距离和善意便可,最后送给他一句话:“凡事在人为,缘到自然成!”说罢,拍了拍他的肩膀,点点头。

  看着岳擎达一副神棍模样,路琛明心头忽然升起一丝奇怪的感觉,这一刻,他觉得岳擎达就好象传说中的世外高人一般,充满了一种莫名的神秘感,冥冥中,心底的一个声音告诉他,岳擎达是对的,只要按照他的话去做,一定能成。

  路琛明重重一点头,心中仔细地考虑着岳擎达的话。

  随后的几天,英姐欣喜地发现那个原本喜欢在自己面前表现的讨厌胖子,好象醒悟了一般,看到自己虽然眼神还是充满了炽热,但却不再同以前那样在自己面前刻意地殷勤表现了,遇到自己时也只是礼貌性的点头微笑,只是在干活时勤快了许多。这样一来,倒是让他看上去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

  这种情况让她心中为之松了口气的同时,也对这胖子多了几分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胖子突然之间就改变了呢?

  她想了半天,也没想通其中的原因,心中暗道,管它呢,反正胖子改变,不再纠缠自己,那对自己是好事,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在这里待下去。虽然在这里只是一个小餐馆的服务员,但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已经让她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与客人打交道的工作,人的性格也不知不觉间开朗了许多。

  经过她的观察,她更是发现这里位置虽然有些偏僻,但却是在通往汽车站和一所中学的必经之地上,在这条路上除了岳擎达家的小店外,还有着几家大排档和中、小型的酒店,除了早、中、晚三餐外,尤其是晚上,有着许多来来来往的客人,那些大排档和酒店更是专门开辟了一个个的烧烤档,生意很是不错。

  因此,在她的建议下,岳擎达家的小店将晚餐扩展了经营项目,除了提供原来的既定晚餐外,新增了烧烤项目,当然了,做这样的烧烤时自然少不了要将那极品调味酱加入其中。

  加了极品调味酱的烧烤,那香味让人老远都能闻得到,顿时吸引了很多原本欲投向其他酒店和大排档的客人。

  这样一来,岳记小店的生意愈加火爆了起来,每天晚上别的店子还没开张,岳记小店的里里外外已经坐满了客人,岳擎达一家忙得团团转。

  可是也正因为岳记小店生意的火爆,抢走了许多人的生意,从而无意间得罪了一些人,这其中,最恼火的要属与岳记小店同一条街面的昌达酒店的老板沈达山。

  昌达酒店是一家中型酒店,在这条街面上,可算是数一数二,规模最大的一家了,生意一向不错,其中最大的一项收益就是晚间烧烤这个项目。

  可是由于岳记小店的突然崛起,吸引了许多原本属于自己的客人,让自家酒店的收益锐减了许多,这种情况让沈达山大为光火。

  不过,沈达山作为一个生意人,自然不是什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角色,想了想,便派人暗地里调查岳记小店的情况和背景,当查清岳记小店的情况后,不由轻舒了一口气,眼中泛起一丝阴毒的诡笑。

  两个下岗职工,一个高中在校学生,而且没有任何背景。

  嗯,很好!这下子,可以下手了!哼!若不让你们知道知道我沈某人的厉害,你们还真以为能在我沈达山的嘴边虎口夺食?

  思虑片刻,招来一个心腹,附耳低语吩咐几声后,那人应命离去。

  这天,又到了周末。

  清晨,从金丰山修炼归来的岳擎达吃过早餐,跟路琛明和英姐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店子出去采购米面粮油了。

  现在由于岳记小店生意的火爆,各类食材都消耗的很快,而岳朋举夫妇平时又很忙,根本没时间离店采购,因此很多时候,采购的事情自然而然地就交给了岳擎达,岳擎达也算是不负众望,总能以最少的价格买到最优质的食材。

  再怎么说,他可是有着大罗金仙强者的记忆,记忆中亲自经手过的仙果灵药、仙器法宝数之不尽,这交易手段自然不是一般凡人可以比拟的,就算不拿出强硬的手段,单论他那犀利的眼力,也没有哪个奸商能在他眼皮子底下偷奸耍滑。

  比如在他第一次去市场采购猪肉时,那个肉档老板在猪肉中注射了不少的水,并且在扳称时在秤盘下方放置了一块不大不小的磁石,被他一眼便看了出来,当众便揭穿了那黑心老板的伎俩,引来了市场管理的注意,最终那老板灰溜溜的自认罚款,并退还了一部分顾客的钱款,那老板自然将他恨之入骨。

  不出意料的,在事后那黑心老板找了几个人来找岳擎达到一个僻静的背街小巷“谈心”,结果可想而知。

  从此之后,那黑心老板再也不敢找岳擎达的麻烦,并且也不敢再偷奸耍滑,弄些伎俩来欺骗顾客,开始老老实实的做生意,还别说,因为他做事实在,倒是让他狠是吸引了一批回头客,待每晚清算帐目时,他发现这样老老实实做生意,竟然比以前偷奸耍滑时的收益好了许多,让他颇是感概。

  话题扯远了。且说岳擎达离开小店后,路琛明和英姐正在做着清洁,打扫着卫生。

  远处走来一行五个年青人,一个个吊儿郎当,头发染得五颜六色,一边走一边夹着烟嘴吞云吐雾,来到岳记小店门外。

  其中一个黄发青年老远就叫嚷着:“老板!给弟兄们先来一提啤酒,再炒几个你们店的拿手好菜。快点!弟兄们饿着呢。”

  一边叫着,一边招呼着几个同伴在桌前就坐。

  “哎,来了!各位先请坐。请稍等片刻,马上就好。这是您要的啤酒!”路琛明熟练地拎了一提啤酒,利落地将放在众人身边,同时将一个开盖器放在桌子上,随即就准备进屋里给岳朋举报黄发青年的要求。

  却见那黄毛伸手在桌子上重重一拍,骂道:“有你这么做生意的么?我们是顾客!顾客!顾客是什么?顾客是上帝!懂不?我们来消费,是来享受的,不是来做杂务的,难道我们顾客掏了钱还要我们自己来开酒瓶?你他妈做过生意没有?懂不懂规矩?”

  路琛明闻言,面色顿时一变,不过想想这里是岳记小店,而且是在营业期间,岳叔他们都在里边忙活着,万一因为自己的冲动,而给岳家带来麻烦,那自己就太对不起达子了。

  想到这里,不由将心底冒起的火气强压了下来,认真地点点头道:“这位先生,您说的对。我这就帮各位来开酒瓶。”

  说着,伸手拿起桌上的开盖器,便要开启瓶盖。

  而这时,屋里正在忙活的英姐听到门外的叫骂声,便走出门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却刚好被黄毛那几人看到,俱是眼前一亮。

  黄毛一伸手拦下了路琛明伸向啤酒的手,指了指英姐,道:“你这小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哥几个信不过你,我们现在要这个小妞来开这瓶盖!”

  说着,跟几个同伴,肆无忌惮地看着英姐。

  看到几人那明显路琛明顿时面色一沉,心中的火气再也压抑不住,正待动手抽他们几个耳光,却被人在身后拉了一把,拽到一旁。回头一看,却正是英姐。

  “让我来吧。”英姐冲他点点头,示意他退过一旁,同时,从他手中接过开盖器,拿起啤酒便利落地将瓶盖启开,取了几个一次性的杯子一一摆开,将酒给众人倒上,刚好倒完一瓶,便又开了一瓶酒,放在那黄毛面前道:“几位客人,请慢用!我去里边看看菜好了没有。”

  说罢,转身便欲离开,却被那黄毛一把拉着手臂道:“哎!别急着走啊!先陪哥几个喝一杯再说。”说着,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覆盖在英姐的小手上。

  英姐心底一沉,目中顿时闪过一丝惊慌,努力地想缩回手臂却发现根本就难以挣动那黄毛的手臂。

  正在这时,路琛明上前一步,挡在英姐身前,面朝黄毛,沉声喝道:“这位客人,这里不是KTV,你请自重!放开英姐!”

  那黄毛闻言,依然没有松开英姐的手臂,吸了一口烟,朝路琛明喷出一口烟雾,嗤笑道:“死胖子,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黄三哥面前这么说话?识相的给老子滚一边去,否则,耽误了哥几个喝酒的雅兴,恐怕你今天就要倒霉了。”

  “你到底放不放?”路琛明面色铁青,表情扭曲的吓人,说完这句话后,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激动的,浑身上下,直打哆嗦。

  英姐见之,内心有点感动,不过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之色。

  那黄毛见他这副模样,以为他怕了,回头扫了一眼几个同伴,笑道:“哥几个听清他对我说什么没有?”

  一个绿毛小子不怀好意地笑道:“三哥,他让你放手,难道他想对三哥你动手不成?嘿嘿…”

  其他几个小子虽然没有接口,但也都是端起面前的啤酒,嗤笑着喝了一口,浑没把路琛明的话当回事。

  那黄毛哈哈大笑,刚端起酒杯正待一饮而尽,却见眼前人影闪动,随即直觉得一阵剧痛从手臂传入大脑,不由地眼前一黑,那抓着英姐的手臂顿时松了下来。

  “死胖子,好大的狗胆,居然敢动三哥!弟兄们,一起上,揍扁这死胖子!”那绿毛似是没想到路琛明竟然真敢动手,愣了一下,随即便回过神来,抄起手边的啤酒瓶便跳起来向路琛明砸了过去。

  路琛明将英姐往身后一拉,手持那只空啤酒瓶指着绿毛道:“有种我们单挑!”

  “单挑?好!那就你一个单挑我们哥几个好了。”说着,那绿毛再次抡起酒瓶,向路琛明砸了过来。

  此时,原本在厨房里忙活的岳朋举夫妇也都被外边的吵闹声惊动了,忙走出门外,见到这等阵仗,大吃一惊,忙上前欲拉开那绿毛,却被旁边另外两个红毛小子挡在一边,难以上前。

  而这时,那被路琛明砸到手臂的黄毛也缓过了劲来,脸上闪过一丝拧狠之色,挥了下没受伤的那只手臂,狠声道:“给我打!敢打老子,今天要不把你褪层皮下来,老子就不姓黄!”

  那绿毛和另一个空闲的蓝毛小子顿时上前向路琛明围攻过去。

  岳朋举叫道:“几位小兄弟有话好说,小路有什么得罪各位的,就由小店负责向各位赔罪好了。还请各位手下留情,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做事难免冲动。”

  “赔罪?你赔得起吗?老子这条胳膊刚才被那小子给砸了,这会都动不了了,你要真有诚心赔罪,就先拿个十来万块钱给老子治好再说。还反了天了,居然敢打老子。给我打,继续打!哎哟…”说到最后,却是那黄毛说到激动处,受伤的手臂碰到了桌子,顿时疼得他直咧嘴。

  见路琛明在绿毛和蓝毛的围攻下,左支右绌的死撑着,就这样的情况下,路琛明还不忘记挡在自己身前,守护自己的安全,英姐心底深处的一块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泪水不知不觉间模糊了双眼,正欲上前帮忙,却被路琛明死死的挡在身前,不让她上前。

  那绿毛和蓝毛见状,乘着路琛明护着英姐没能注意到自身的当儿,同时扬起手中装满啤酒的酒瓶,狠狠地朝路琛明双臂上砸去。

  路琛明只觉得双臂好象要断了一般,两股钻心的疼痛逆冲直上,同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在眼前出现金星之前瞥到两个狞笑着向自己扑到的身影,长吸一口气,原本憋在胸口的血气顿时爆发开来,一时间,竟忘记了双臂的疼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道,直贯顶门,把头一低,循着自己看到的两道身影冲来的方向狠狠地分别撞去。

  只听两声“啊哟!”的惊叫同时传出,随即众人便看到了意外的一幕,那两个围攻路琛明的家伙竟先后被路琛明用脑袋撞飞了出去,倒飞出两三米外,狠狠地摔倒在地上,抱着肚子半天起不来。

  而刚刚突然之间爆发了一下的路琛明也支持不下去,坐倒在地上,英姐忙上前欲将他扶起,靠在自己怀中,却见他两只手臂较之前“胖”了许多,正待掀起他的衣服看看,却疼得他嘶嘶的倒抽冷气,不敢再有多余的举动,只是满眼含泪地望着路琛明,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嗅到身畔那熟悉而好闻的气息,路琛明原本铁青的脸色一下子柔和了许多,眼前乱冒的金星也渐渐消失,面前出现了那张让自己做梦都在念着的熟悉脸庞,只是与以前不同的是,此时这张脸庞之上写满了担忧和关心,那双明亮的眼眸中充盈着两颗晶莹的泪珠。

  岳朋举夫妇见路琛明坐倒在地,均是面色一变,正待拨开阻在面前的两个红毛小子,可是那两个红毛小子牛高马大,身材颇是结实,任夫妇二人左冲右突,却是始终未能成功。

  “英姐流泪了!她的泪,是为我而流吗?呜…好感动,付出了这么多,总算是有了回报了。让痛苦来得更猛烈些吧!两位大哥,你们下手再重一点吧……”路琛明心中这样想着,这时,他倒是有些感谢那两个重伤自己的小流氓了,这时的他,反而希望自己被那两个小流氓再打得狠一点,自己受的伤能再重一点,或许这样的话,英姐会因为感动而答应自己的追求也说不定。

  英姐并不知道这小子心中在想什么,看着冲自己露出艰难微笑的路琛明,心中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她没想到这个自己一向讨厌的胖子,为了不让自己受人欺负和侮辱,竟然这么拚了命的守护自己,这,就是被人爱护的感觉吗?以前跟男友在一起的时候,怎么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呢?

  二人各自怀着心思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浑然不知危险已然临近。

  那黄毛小子见状,用那只没受伤的手抄起一只没开过的啤酒,向路琛明走去。来到二人身前,正待挥动酒瓶砸下去,却蓦然听到一声惊天暴喝:“住手!”

  随即觉得手腕一酸,拿着的啤酒瓶顿时摔落在地,叭地一下摔得了粉碎,啤酒汁伴随着酒瓶碎片四下溅射。

  好在路琛明和英姐背对着这边,那些四散而射的碎片只是弹到二人背上便回落在地,倒是啤酒溅射在二人身上不少。

  那黄毛小子一脚踏在面前的碎酒瓶上,顿时尖锐的破酒瓶将那黄毛小子的脚踝处划了一道两寸来长的口子,殷红的血顿时涌溢而出。

  不待那黄毛小子弯腰止血,已被人提着脖子吊起来“啪啪”来回抽了几个响亮的耳光。

  那黄毛小子,正待破口大骂,只觉得一痛,顿时整个人如同炮弹般飞一般地向前方射去,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惨叫一声,门牙磕在地上,顿时崩飞。

  而那出手之人还不解气,走到那两个红毛小子身前,两手各自一抓,两个红毛小子顿时被他抓在手中,原地转了两圈后,掷铅球一般掷了出去,二人抛飞出去,落下之时,刚好砸在正欲爬起的黄毛小子身上。

  顿时,又是两声惨叫和一声闷哼,叠罗汉般叠在一起的三人竟然就这样晕了过去。

  “小达,你怎么突然之间这么厉害了?”岳朋举夫妇这才看清那出手之人竟然是自己的儿子岳擎达,不由惊讶万分。

  “爸,妈!先别问这么多了,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几个家伙怎么会到咱们店子来闹事?”岳擎达皱眉问道。

  “我们也不太清楚,刚才在店里忙着,突然听到外边在吵闹,就出来看看,谁知一出来就看到小路已经和他们打起来了。我和你妈想上前劝架,没想到被那两个红毛小子给拦着,死活不让我们过去。还好,你回来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对了,儿子!先别说那么多了,看看小路伤得怎么样?我刚才可是亲眼看到他被那个绿毛和蓝毛用啤酒瓶给砸到了手臂。”说罢,岳朋举赶紧拉着岳擎达向路琛明走去。

  岳擎达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五个人,见他们一时半会也起不来,也不管他们,径自来到路琛明身边,轻轻将他的上衣脱了下来,略一扫视,顿时心中松了口气,只不过是双肩脱臼,手臂被砸中的地方有些浮肿而已,只要将双肩正骨归位,再将受伤处打个刀兵符即可。

  当下也不多说,伸手拉住路琛明的手臂,另一只手在其肩部一摸一捏,只听“喀叭”一声脆响,这只手臂便正骨归位,随后依法炮制,将另一只手也归了位。

  接下来,飞快的结了个手印,暗自将两道刀兵符打入路琛明被砸到手臂的两个伤处,顿时,那浮肿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逝而去。

  不待路琛明回过神来,两只手臂已经活动自如了。

  浑没在意路琛明那投向自己的幽怨目光,岳擎达沉声道:“胖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跟这几个家伙打起来了?”

  经过适才的一幕,英姐对路琛明好感倍增,闻言之下,接过话来:“小达,还是我来说吧。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便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没有丝毫添油加醋的地方。

  听着她的讲述,岳朋举夫妇都是皱起了眉头,而岳擎达更是目中闪过一丝寒光。

  轻轻拍了拍路琛明,岳擎达冲他点点头道:“胖子!好样的,我为有你这样的兄弟而高兴。不过,你还是下手太轻了,这种垃圾,应该让他们吃点苦头。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儿子!不可。”“小达!不可!”两声呼叫,分别来自岳朋举夫妇,二人对望一眼,正待说些什么,却被岳擎达以眼神止住了:“爸,妈,你们放心,我有分寸!”

  接着,大步走向那两个被路琛明用头撞飞的家伙身边,伸手在两人身上一阵捏拿,将二人的肩膀卸掉,然后再接上,再卸掉,再接上,疼得二人死去活来,惨叫连连,最后竟疼得晕了过去。

  在二人晕了过去后,岳擎达又跑到叠罗汉般叠在一处的三人身边,依法炮制,让三人步了他们的后尘。待得五人再次清醒过来后,岳擎达才喝了一声:“赔了钱之后就滚吧!”

  五人如逢大赦,爬起身来,匆匆丢下一张百元大钞,飞快地互相搀扶着,狼狈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