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谁叫谁好看
朕布衣2019-12-11 11:055,374

  见陈炎祥消失在教室外,岳擎达冰冷的面孔也随之解冻,目中的寒意悄然而逝,身上那凛然的气势也随之隐没无踪,扭头朝身畔望着自己发呆的姚希宜笑了笑,又拍了拍同桌路琛明的肩膀,冲他点点头道:“胖子,你没事吧?没事的话,就赶快坐下来吧,快上课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节课应该是石秀冰那母老虎的课,咱们可别触到了她的霉头啊。”

  话音刚落,就听到“叮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传来,顿时惊醒了还在望着岳擎达发呆的全班同学,一个个心有余悸地瞟了一眼已经是一副淡然模样的岳擎达,收回目光,端正姿势,准备上课。

  几个以前欺负过岳擎达的家伙下意识地互相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底透出的一丝骇然之意。

  下午放学后。

  姚希宜、岳擎达和路琛明三人一同步出校园。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一个三岔路口处,前方往左边走,是通向岳擎达和路琛明的家,往右走,则是通向姚希宜所在小区的方向。

  三人不自觉缓步而行。

  这一路上,岳擎达总感觉二人不时的拿目光偷看自己,不由心里有种毛毛的感觉,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停下脚步,看了二人一眼,疑惑地道:“你们两个为什么老是这样偷看我?难道我脸上开花长草了不成?”

  二人互望一眼,不约而同地相互点点头,最后还是路琛明先行开口道:“达子,我怎么感觉自从你被车撞了之后,整个人好象变了个人一样?你该不会有什么车祸后遗症吧?”

  路琛明一边正色说着,一边目光紧盯着岳擎达,而姚希宜同样是一对明眸紧紧地盯着他,脸上写满了担忧。

  看着二人眼中那充满了关切的目光,岳擎达心中一阵感动,不过还是笑骂着给了路琛明一拳,道:“去你的!你才有什么车祸后遗症。我刚从医院出来,你就这么诅咒我啊?你说我变了个人一样,那你感觉我变成什么样了?”

  路琛明一扫以往嘻皮笑脸的德行,一本正经地道:“好象…好象比以前自信了一点,也胆大了一点,更是比以前帅了一点,也更酷了一点,当然,相比起本人来说,你还差那么一点点地。哦…对了,还有你那会摔陈炎祥的那一手,真是帅呆了!你在哪儿学的?跟哪位高人学的?能不能教教我?那一手我要是能学会,我相信肯定能吸引一大票美女来。”

  “死胖子,有你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吗?”岳擎达笑骂着再次轻轻给了他胸前一捶。

  路琛明夸张地双手护在胸前,装着一脸的害怕模样道:“别别别!我可是怕被你象打陈炎祥那样,把我给一捶打飞了。”

  “希宜,你呢?”岳擎达回过头来看向姚希宜。

  姚希宜认真地看着他道:“刚才路琛明说的没错。你的确是比以前自信了很多,也更…酷了很多,要不是我肯定你的确是岳擎达,我几乎都以为你是岳擎达的挛生兄弟呢!不过,自从你出院后的确是跟以前不同了。以前你木讷、内向、胆小,可现在你却充满了自信,遇事平静而淡然,似乎无论是什么事你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决一般,让人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神秘感。”

  “好高的评价呀,呵呵…希宜,那你喜欢以前的我还是现在的我呢?”岳擎达闻言,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奇怪的眼神。

  被那平静的眼神盯着,姚希宜感到一阵脸红耳热,不过还是没有退缩,毫不示弱地大胆与之对视着,认真地道:“当然是现在的你了!一个男人如果连最基本的自信都没有,将来也肯定做不了什么大事。虽然我只是个小女人,但也希望自己将来作为依靠的老公会是个可以做大事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算现在他没有钱,只要他对自己有信心,我愿意跟着他同甘苦、共创业,成为陪伴他身边的小女人。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让我成为这样的一个小女人呢?”

  岳擎达闻言,不由心中感动,那平静的目光中闪动着浓浓的爱意,看着姚希宜,认真地道:“我一定会让你做我的小女人,给你幸福!”。

  “呜,好感动啊!达子,你也太幸福了吧?我嫉妒了!嫉妒了!苍天啊,这么贤惠的女人,为什么就不给我介绍一个呢?呜,我伤心!我伤心啊!”路琛明闻言,目光在二人之间来回移动着,看着二人那故意夸张地叫道。

  看到岳擎达眼中的爱意和那赤果果的表白,姚希宜不由一阵脸红,心中更是泛起阵阵甜蜜,再听路琛明如此夸张的表演,脸上更是羞红一片,瞥了一下岳擎达,看到他嘴角泛起的笑容,突然兴起了一丝捉狭的心思,明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笑道:“让我做你的小女人可以,不过还是等你先成为我的男朋友再说吧!好了,二位,我要先回家了,你们也回去吧。明天见!”

  说罢,飞快地向右前方的岔路跑去,背后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原本有些懊丧和羡慕的路琛明闻言,不由瞪圆了眼睛,表情古怪地望着岳擎达道:“啥?达子,我没听错吧!刚才姚希宜她说什么来着?让你先成为她的男朋友?就是说你现在还没搞定她?你简直是个猪来着,这一周时间你俩单独相处的机会那么多,你…你…你,你居然还没把她搞定?你身上该不会有什么暗疾吧?”

  岳擎达抬手给了他脑门一栗子,笑骂道:“你身上才有暗疾!只不过我跟希宜约定,若我考上大学,她就正式做我女朋友。”

  路琛明闻言,不由同情地道:“唉…达子!依我看,你还是放弃吧。就凭你?考上大学?我看呐,这辈子是没指望了。”

  岳擎达眉毛挑了挑,笑骂一声道:“怎么?死胖子,你就对我这么没信心?要不这样,咱俩打个赌,若是我考上大学,假期的上网费全部由你来出;如果我没考上,那就由我来出。你看如何?”

  路琛明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道:“赌就赌,谁怕谁啊?这下你可是要输定了。等着请客吧你!”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无担心的暗自嘀咕道:“也不知这小子到底是哪里来的信心。算了,不管了,反正自己赢定了。到时候等着这小子出血就了。”

  看了看天色已然不早,路琛明道:“我们还是快点去你家帮忙吧,想必这时候已经人满为患了。”

  想及岳擎达家里的美味大餐,路琛明不由暗自吞了一口唾沫,紧了紧步伐,向左前方的岔路行去。

  “你个吃货,一想到吃,你就来劲了。”岳擎达笑骂着追上前去。

  待二人转过街角时,突然出现了四个很壮实的青年,一字排开挡在二人面前,一个个一边抽着烟,一边斜眉吊眼上下左右地来回打量着二人。

  看到这些明显不怀好意的家伙,路琛明心里不由一阵发毛,脸色略有些苍白地道:“你…你…你们想干什么?”

  为首的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家伙吸了口烟,随即冲路琛明喷了过去,淡淡地笑道:“小同学,别害怕!疤哥今天本来只想跟你旁边这位同学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天,没别的想法,不过既然你们在一起,那还是请你也一起过来吧。”

  疤哥脸上的刀疤随着笑容的展开,显得格外的狰狞和恐怖,看得路琛明心里直哆嗦,心中暗道:“坏了,看这模样,好象不好惹,他为什么要找达子聊天呢?难道是陈炎祥找来的人?”

  想到今天在教室中被岳擎达教训了一顿的陈炎祥,路琛明隐隐猜出了真相,不由脸上现出一片苍白之色。

  下意识地看向岳擎达,见他也正向自己望来,冲自己微微点头,嘴角泛起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微笑,想及他今天在教室的表现,不由心中多了一点底气,点了点头,与岳擎达一起,随在几人的身后拐向街道旁一道窄小的巷子。

  当二人随着几人三拐两绕地进入了一个更加狭小的巷子的时候,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死胡同,在这死胡同里没有什么住家户,更别说见到有人经过了,不过在这死胡同的尽头,却有着七八个手持棍棒身穿牛仔装无赖打扮的家伙,其中一个熟悉的人影混杂其间,与那些人聚在一起,一边聊天,一边吞云吐雾着,不是那陈炎祥还有何人?

  看到眼前这等阵仗,路琛明不由两腿直打哆嗦,下意识地抓紧了身畔岳擎达的手臂,瞟了眼岳擎达,却见他依然一副淡然自信的模样,心底没来由地多了几分镇定。

  听到动静,正与那帮无赖聊天打屁、吞云吐雾的陈炎祥扭头看到了在刀疤等人的“挟持”(在他看来岳擎达二人就是被挟持过来的)下,岳擎达二人正缓步走来,岳擎达一脸淡然模样,而他旁边的路琛明眼中却明显有着一分恐惧和惊慌。

  看到岳擎达,陈炎祥脸上不由闪过一丝狠厉之色,指着岳擎达,嚣张地叫道:“月经达!你这个王八蛋!今天在教室蒙你所赐,让你大爷我出尽了洋相,丢尽脸面,今天若是你老老实实让我打一顿,再跪下来给你大爷我道歉,并保证以后不再跟姚希宜来住,大爷我若是心情好的话,说不定会放你一马。否则,哼哼…一定要你好看!”

  “哦?怎么个好看法呢?”岳擎达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言谈之间却丝毫没有即将面临被揍的局面应有的惊慌。

  似是没有想到岳擎达这个时候了还这么淡定自信,陈炎祥呆了一呆,想起白天被对方抓着扔出去的情形,不由脸色一变,但目光扫及四周包围对方的同伴,以及他们手中拿着的一只只棍棒,原本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再次坚定了起来,心中胆气顿生,目注岳擎达,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光,恨恨地道:“若是不然,那就让你尝尝断手断脚的滋味,让你以后永远地躺在医院里做个植物人。”

  路琛明闻言,不由浑身一颤,忙扬声劝道:“陈炎祥,我们好歹是同学,你没必要这么狠毒吧?”

  “狠毒?我呸!你这死胖子,老子说话,哪有你插嘴的地方?是你自己掌嘴还是让我来帮你?我数三声,你若不自己掌嘴,待会就先让你尝尝断手断脚的滋味!一!”陈炎祥仗着自己这方人多势众,不由嚣张地叫道。

  路琛明看着四周紧盯着自己的一道道凶光,还有那些无赖拿着棍棒敲打自己的手掌跃跃欲试的模样,不由心头大震,这才想起,自己二人现在的处境,已经是别人刀俎上的鱼肉,想到这里,不由面色惨白,浑身上下,股栗颤颤。

  “二!”这个数字从陈炎祥口中叫出。

  路琛明强忍心中的无奈和恐惧,正待给自己一巴掌,刚抬起手来,就被一只手稳稳地抓住了,同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想起:“胖子,你先站在一边,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淡淡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让人不可违逆的意志,让路琛明下意识地就点头退到了一旁。

  岳擎达捏了捏自己的手指,顿时发出一阵喀喀叭叭的声响,丝毫没有理会嚣张的陈炎祥,目光一扫四周包围自己二人的无赖,淡淡地道:“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的来!我们赶时间,依我看,你们还是一起上比较好!”

  看到他这副架势,四周的无赖顿时互相之间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一个手拿木棒的家伙抬起手中的木棒,指着岳擎达道:“你以为你是李小龙啊,就你这四两肉,还想挑我们一群,你找死啊!就让你大爷我先教训教训你再说!”

  说罢,挥动木棒就朝岳擎达迎头就是猛然砸去,居然又快、又狠、又准,如果岳擎达没有后招,就这一着,就必定可以让他中招受伤。

  不过这个世界是没有那么多如果,那木棒的确是砸下去了,不过却被岳擎达两根手指轻轻夹住,同时反手一弹,那原本被夹紧的木棒突然反向其主人砸去,狠狠砸在那手持木棒的家伙头上,那倒霉的家伙哼都未曾哼出一声,便“咚”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刚才这短短一瞬间的变化,非常之快,周围的人只看到那原本砸向岳擎达的木棒还未砸到他的身上就诡异地反弹而回,砸在了木棒主人的额头,就当场昏死了过去。

  原本在四周打算看热闹的刀疤等无赖见状虽然感觉不对,但一时半会又想不到哪里不对,只有刀疤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不过这时却是顾不得考虑那么多,大喝道:“大家一起上!先废了他再说!”

  说罢,掏出身上隐藏的一把西瓜刀,向岳擎达砍去,其他人则有样学样,纷纷舞动手中的木棒,向岳擎达砸去。

  不远处,陈炎祥冷冷的阴笑着,看着一个个的家伙疯狂扑上,不由嘴角浮起一丝冷酷的笑容,恨恨地看着那已经淹没在人海中的岳擎达。至于路胖子,这会儿他倒是彻底地将其晾在了一边,毕竟比起多嘴的路胖子来说,岳擎达的所作所为更加让他愤恨。

  看着眼前这么多无赖同时举棒向对方砸去,陈炎祥还在想着岳擎达被自己踩在脚下的情形,笑容不自觉地就浮现在了脸上。

  可是他的笑容刚浮现在脸上,就瞬间凝固,双目中透出一丝难以至信的神色来。

  因为他看到被十数人围攻的岳擎达突然间跨过重重障碍出现在了自己眼前,而那些攻向他的人却一个个定在了当场,每个人还静静地保持着攻击的姿势,看上去极其的诡异。

  “点穴!”看到眼前这一幕,再联想起古装影视剧中经常出现的场景,陈炎祥不由倒抽一口凉气,惊惧的目光投在了岳擎达身上。

  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眼里一向木讷的岳擎达竟然会是传说中可以施展点穴术的武林高手。

  顿时,他只觉得一股寒气从尾椎骨沿脊而上,直透顶门。

  “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好象是要让我们尝尝断手断脚的滋味是吧?那好!我现在就让你先尝尝。”说罢,岳擎达伸手一探,抓着陈炎祥的肩膀轻轻一捏,只听“叭”的一声脆响,陈炎祥的两臂顿时便脱臼了,一股钻心的疼痛顿时传遍全身。

  随后,岳擎达在那群摆着姿势的无赖转了一圈,解除他们定身的状态同时,将这些无赖的手臂也都给卸了下来,随后又将众人手臂一一接了上去,然后再卸,再接,如此,循环往复多次,直折腾得一帮无赖痛苦万分,看向岳擎达的目光充满了恐惧之色。

  折腾了半晌,这才放过这帮家伙伸手一拉已然惊呆的路琛明离开了这个巷子。

  远远的,传来岳擎达的淡淡的声音:“今日之事,小小惩戒,若然再犯,定加倍处罚!至于要不要再行报复,你们看着办。”

  随着声音的消散,只留下一群在地上来回打滚的无赖,忍受着钻心的疼痛,面面相觑,眼底深处不约而同地透出了一丝丝无奈和恐惧。

  他们没想到终日打雁,竟然反被雁啄,原本以为只是个手到擒来的目标,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如此难以对付的硬骨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