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极品调味酱
朕布衣2019-12-11 11:045,497

  当医生对岳擎达进行了全面检查后,得出了一个思维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可以出院,但尚需在家静养巩固的结论后,在岳擎达的要求下,蒋卿红开心的给儿子办理好出院手续,一行人兴高采烈地回了家。

  在办理出院手续的过程中,姚希宜的父母姚振国夫妇闻讯之后也赶了过来看望岳擎达。

  姚希宜的父亲姚振国是个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眼睛很亮,整个人看起来很有精神,一看就知道是个精明的生意人。

  而姚希宜的母亲孙柔佳也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女人,面如满月,肤色红润,颇有几分富贵之相,虽说实际年龄已有四十余岁,但由于保养得不错,乍一看上去,跟三十多岁的人模样差不多。

  在看到岳擎达果真恢复了正常后,姚振国夫妇也是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同时对岳擎达救了姚希宜一命表示由衷的感谢,岳擎达自然是敬谢不敏。

  在众人寒暄之间,蒋卿红已经办妥了一应出院手续,回来看到姚振国夫妇时,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阵表示感谢的话语,同时发出邀请,改天请姚振国一家前来家中作客,姚振国夫妇原本欲行推辞,但架不住蒋卿红的热情邀请,只好点头应下。

  随即,姚振国夫妇带同姚希宜离开了医院,只是在离开之际,姚希宜看着岳擎达恋恋不舍的模样和眼中露出的异样神色,让姚振国夫妇不由地同时心中一突,相视互望了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不约而同地看了岳擎达一眼,带着姚希宜驾车离去。

  车上。

  驾车行驶的姚振国冲着坐在副驾驶位的老婆丢了个眼色,孙柔佳会意,微微点点头,侧身扭过头,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上下打量着。

  被母亲这样一番打量,姚希宜觉得浑身上下一阵毛骨悚然,心里就如同有一把毛刷在那里刷来刷去一般,忍不住一阵心慌,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的衣襟,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不由疑问道:“妈,我身上又没长花长草,你干嘛一直老是这样看我?”

  孙柔佳盯着女儿的眼睛,正色道:“希宜,你跟妈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喜欢上岳擎达那小子了?要不然临走时怎么会那么恋恋不舍地模样?”

  被母亲这突如其来的单刀直入式问话一堵,姚希宜心头不由一凛,忙矢口否认,翻了个白眼,嗔怪道:“妈,你胡说什么呢?女儿现在可是马上要高考了,哪有心思放在别的事情上面?您可别冤枉女儿!”

  孙柔佳见女儿回话没有丝毫的犹豫,不由心头一松,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道:“你知道就好,马上要高考了,虽然你成绩一向很好,但妈可不希望你在这段时间出什么岔子。对于感情问题,我希望你能以后再考虑。

  再说,岳擎达那小子虽然人品不错,但妈发现他整个人有些木讷,不怎么爱说话,加上他家境不是太好,他以后就算能考上大学,不擅交际的话,将来也成就有限。你最好还是少跟他交往一点比较好。”

  姚希宜闻言,不由心头一跳:难道母亲已经发现自己跟岳擎达之间的关系了?或者路琛明那家伙将自己二人的关系跟她说了?

  心中担心着,嘴上却是不依地叫嚷道:“妈,看您说到哪儿去了?我跟岳擎达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这次要不是他救了我,很可能躺在医院的那个就是你女儿我了,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刚才临走时之所以那样,是我在考虑要不要跟他再道谢一下。但后来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将感谢的话放在心里,就等他回到学校,帮他补课来弥补好了。”

  听女儿如此解释,孙柔佳与丈夫交换了个眼色,放下心来:“你明白就好。”

  看着转过身去的母亲和一直默然驾车的父亲,姚希宜不由的一阵心慌:难道爸妈发现了什么不成?

  想起之前在病房中,岳擎达对自己表白的那一番话和自己答应做岳擎达女朋友所提出的那个要求,姚希宜不由地一阵害羞和脸红,忍不住搓了搓发烧的脸颊,随后又发起呆来。

  原本已经放下心来的孙柔佳,透过车前的后视镜看到女儿的模样,不由心中一阵头疼,这傻丫头果然是恋爱了,居然学会骗老娘了。唉,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老娘以后非盯紧一点,看你们怎么约会。

  暂不说孙柔佳想着怎么棒打鸳鸯,且说岳擎达和母亲一起回了自家开的小饭店。

  岳擎达父母开的饭店是租的一个二十多平方的小门面,被一扇宽大的铝合金玻璃窗分格成内、外两部分,内部是用来摆放炉灶厨具的厨房所在,大约七八个平方左右,而外部剩余的十几个平方,则刚好够紧紧巴巴地放下四张餐桌,一个头戴厨师帽的中年男子正在店内一边做厨师一边兼跑堂地两边忙碌着,好在此时店内只有两位客人在就餐,也忙得过来。

  整个小店的格局怎么看怎么觉得拥挤和不上档次,没办法,岳擎达的父母自从下岗后一时间又找不到别的出路,好在岳擎达的父亲岳朋举别的没什么专长,倒是有一手不赖的厨艺,于是夫妻俩一合计,便凑了钱,找来找去,最终在这里租了一间小小的门面开了这家小店。

  实话说,这个位置并不怎么好,因为在这小饭店附近有好几个酒店和大排档,不管哪一家都比他们这家规模要大得多,菜品也更全得多,不过因为这条街道是通往桐城县汽车站和一家中学的必经之地,是以店面虽小,但生意还是不错的。

  只不过因为地段好,房租自然也水涨船高,高房租之下,岳擎达家的饭店虽然生意不错,但交了房租扣扣税,再扣除食材等各方面杂七杂八的支出,一个月下来,除了勉强够维持日常开销和供岳擎达上学外,就再没有多少盈余了。

  正忙碌的岳朋举看到老婆和儿子一起回来,不由高兴地招呼着:“儿子,你真的好了?真是太好了,快,先找个位置坐下,爸给你做点好吃的好好补补身子。”

  等了没多久,岳朋举就端上来几个热气腾腾的炒菜,又拿了两瓶啤酒过来,准备给岳擎达喝,却被蒋卿红瞪了一眼,同时把啤酒拿了过去,收了起来,同时斥道:“儿子刚刚出院,哪能马上喝酒,亏你还是厨师,一点都不懂调养之道。”

  被老婆一通训斥,岳朋举讪讪一笑:“对对对!老婆大人教训得是!我一高兴之下,倒是把儿子刚刚出院这事给忘了。儿子,这些都是你平时喜欢吃的菜,味道怎么样?”

  岳擎达每样菜都尝了一口,随后略动了几筷子,就停了下来,用纸巾擦了擦嘴巴,微微点点头道:“还不错,不过若是再加一点调味酱的话,相信味道一定会更好。”

  岳朋举原本也就是那么一说,以前岳擎达见到这些散都是风卷残云般吃个净光,不过今天儿子倒是有些反常,只是尝了尝就不再多吃了,还以为他刚刚出院,没什么胃口,也没在意,不过听他如此评价,忍不住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随口问道:“你说再加点调味酱,味道会更好,你说的那调味酱是什么酱,我去买点来试试。”

  岳擎达轻轻摇了摇头道:“市场上没有卖的!不过我倒是知道配制之法。这样吧,反正根据医生的叮嘱我还要在家休息一周才能去学校,乘这几天空闲时间,我去外边找找材料,看能不能找到配料。若是找到的话,等我将这调味酱配好,相信咱家的生意一定可以更加红火,不过,老爸你现在可是要做好招人的准备了,不然,到时候我恐怕你忙不过来。”

  岳朋举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儿子倒认真了起来,不仅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而且还让自己准备招人,以为他在跟自己开玩笑,不由笑了起来,轻轻拍了拍岳擎达的肩膀:“好了,你刚出院,别想太多,好好在家安心休养就好,如果你实在憋不住,出外散散心也可以,只是可别再做那英雄救美的事了,你不知道自从那天你出事,你妈可是接连掉了几晚上的眼泪,打湿枕头了呢。”

  岳擎达闻言,心中更是多一分莫名的温馨和感动,同时也坚定了要让这个家日子过得舒服一点,默默点头,不再多言。

  下午,岳擎达跟父母打了个招呼,便出门了,先是到市场上转了一圈,买了两个空塑料瓶,随后看天色还早,便循着灵觉的感应,信步由缰地向不远处的一座大山步行而去。

  桐城县是个典型的山城,东面是平原,南、西、北三面环山,山中有城,城中有山,依着地利的关系,桐城县被改造成了一个出名的旅游山城,而城中的大山也得以保留,并依山而建了不少伴山公园。

  金丰山公园就是桐城县最大的一处伴山公园,而金丰山公园所依傍的大山自然是就金丰山了,这里不仅保留了大山的原始风貌,而且其中更是隐藏有不少野生动物,空气更是清新自然,环境质量非常的好。

  因此在金丰山附近被精明的地产开发商开发了一个高档的别墅小区——金丰小宅,这里居住的人非富即贵,都是有身份的人,有了这小区,自然而然就少不了公园,于是金丰山公园也作为附赠品被同时开发了出来。

  虽然那金丰小宅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但这金丰山公园却是不禁止一般人出入。

  岳擎达要去的是金丰山,而要到达金丰山,最近的路径便是从金丰山公园穿过。

  金丰山虽然处在城中,但由于与淮源风景区的原始森林紧密相连,是以原始植被倒是没有被怎么破坏,而充斥其间的灵气更是较金丰山公园更加浓郁几分,让穿行其间的岳擎达眼前骤然一亮:这里倒是个练功的好地方。

  确定了将这里作为自己今后的练功之所,岳擎达继续向原始森林中行去。

  以岳擎达如今筑基期的身体,在密林深处行走倒是没什么阻碍,身手灵活自如,在山林间飞窜,犀利的目光在四周一掠而过,很快便消失在森林深处。

  当夕阳西下之时,岳擎达踩着夕阳的余辉,离开了金丰山,此行让他颇为满意,不仅找到了所需的诸多调味材料,而且还找到了理想的练功之所,可以说收获颇丰。

  虽然这些调味材料跟在仙界时所用材料相差有十万八千里,但好歹车候元曾经是七咸天的大罗金仙巅峰强者,漫长的岁月中,除了追求强大力量外,很多闲暇时间自然就耗费在了享受之上,一生中品尝过无数的美酒佳肴,要弄出一些与众不同的调味酱那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融合了车候元记忆的岳擎达对于这些自然也是了如指掌的。

  将几味材料依特殊秘法炮制完成后,封入事前准备好的两个空塑料瓶中,又各自打了一道鲜灵符在其中,如此一来,这特制的调味酱便做成了。

  将两瓶特制调味酱收入口袋,信步走回自家小店,店里正有几个客人刚刚到来,等着上菜,父亲岳朋举正在灶台边忙碌着准备做菜,母亲蒋卿红则在一旁帮忙打下手。

  岳擎达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快步走过去,拉开厨房的门,进入其中。

  蒋卿红见儿子进来,忙招呼道:“小达,下午玩累了吧,快到外边找个位置休息一下,你爸正在做菜,我也在忙着,待会叫你时,过来帮下手。”

  岳擎达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一个瓶调味酱递给岳朋举,微笑道:“爸,你待会做菜时别用原来的调料了,用我这瓶试试。”

  岳朋举下意识地接过瓶子,看了岳擎达一眼,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你新买的调味酱?不对呀…这上边可是没有标签的!”

  说着,不待岳擎达回话,便打开盖子,用筷子挑了一点,放进嘴里尝了尝,顿时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随后闭上了眼睛,一脸陶醉的模样,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次睁开眼睛时,两眼放光地问道:“哇!这酱简直是极品!这酱味化开,居然可以产生最少二十几种各不相同的感觉和味道。称之为酱王简直是当之无愧!”

  蒋卿红见他面色异常,一脸激动模样,不由疑惑地问道:“这酱很好吃吗?”忍不住心中好奇,也找了双筷子,挑了点放进嘴里,随即做出了与岳朋举同样的举动,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时,满眼喜色地看了丈夫和儿子一眼,说了句:“这下咱家的生意想不红火都难了!儿子,这酱你从哪儿弄来的?”看着面前这没有标签的调味酱,蒋卿红的两眼发光,就好象看到无数的钞票纷至沓来一般。

  岳擎达轻笑道:“这酱是我刚刚配制的,至于配制之法则是最近我上网时无意间从一本古书上看到的。我刚配了两瓶,先用着吧,用完了再说。现在你知道我之前所说的不是跟你开玩笑了吧。”

  正在这时,外边等着上菜的客人等得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扬声叫道:“老板,你们还要不要做我们的生意了?快点上菜,我们还有事待办!”

  岳朋举回过神来,忙大声回道:“哎!几位稍等,马上就好!”

  说罢,手脚麻利地开始炒起菜来,蒋卿红从一边接过儿子递过来另一瓶酱,小心冀冀地收到厨柜内的一个暗格之中,随后对岳擎达吩咐道:“小达,你忙活了半天,先到外边歇着去吧。”

  岳擎达点点头道:“我在外边等着,待会做好了叫我,我来帮忙上菜!”

  说罢,出了厨房,找了个空闲位置坐下,打量着自家这小店,寻思着等店里生意红火起来后,要另换家大点的店面,这么小的地方显然不利于店子的经营和发展。

  正琢磨着以后怎么改善家里条件的岳擎达,突然听到母亲在叫自己,忙应了一声,走上前去,推开厨房的门,一股沁人肺腑的香味顿时从厨房内传了出来,勾引得外边的几个客人都忍不住引颈张望。

  闻到那扑鼻的香味,一个心急的客人早已忍不住大叫道:“老板,快快快!快上菜!到底是什么菜这么香,快端上来让我尝尝!”

  岳擎达与父母相视一笑,接过母亲递过来的热菜端上了客人的餐桌。

  那菜还未上桌,几个等得心急的客人就已经将眼睛投了过来,看着那色香俱全热气腾腾的菜肴,均不由食指大动,暗自吞了一口口水,还不等岳擎达的手离开桌面,几个人都已不约而同的将筷子伸进了盘子里。

  “哎哟!…我的舌头被咬了!”

  “咝妙!妙!妙!简直是妙不可言!想不到这家小店居然可以做出这么好吃的菜!”

  “哇!太好吃了!我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天天来光顾!”

  “老板!再来一盘!哦,不!两盘!嗯!另外再做一盘打包!”

  ……

  看着几人饿狼一般的将盘中的菜扒到自己的碗里,顷刻间光洁溜溜的盘底,岳擎达回过头来向厨房中望去,见到老爸正高兴得合不拢嘴,同时对着自己直竖大拇指,不由心中暗笑道,今天只是拿出一个不值一提的调味酱就让父母喜成这样,若是等以后新店开张之日,自己露一手厨艺,做出几道媲美国际级大厨的极品大餐,还不知道他们会乐成什么样子呢。

  看着在厨房开心忙碌着的父母,岳擎达突然觉得这曾经在自己眼里是蝼蚁一般存在的凡人生活也别有一番意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