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报复上门
朕布衣2019-12-11 11:032,559

  沈达山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只是什么?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吞吞吐吐的,象什么样子?”

  门外那声音窒了一下,随即恭声道:“是!只是那几个兄弟都受伤了,很狼狈的样子。现在正在外边候着。要不要让他们过来?”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屋里叫洪九斤的中年男人霍然变了脸色,满脸铁青。

  显然,这个突然到来的消息让他的里子面子什么的都一扫而光。想想也是如此,毕竟自己刚刚还在沈达山面前保证搞定这件事的,没想到这话刚说出口,还不到一分钟,就传来了这样的消息,这不是成心来拿他洪九斤的面子开涮嘛!

  沈达山扫了眼满脸铁青的洪九斤,淡淡吩咐道:“你们两个先出去。顺便把外边等着的几个家伙给我叫进来。”

  “是!沈总。”两个女人闻言,心头一颤,向沈达山行了个礼,出门而去。

  “洪哥!沈总!”随后,几个头发凌乱、鼻青脸肿的家伙,一个个畏畏缩缩地叫了一声后,低着脑袋鱼贯而入,正是被岳擎达暴揍一顿的黄毛等五人。

  蓝毛走在最后,进门后顺手把门关好,瑟瑟缩缩地同几个难兄难弟来到二人沈达山二人面前列成一排,一副衰人的模样,直瞧得洪九斤恨不得把他们再揍一顿。

  看着这几个家伙的衰样,不问也知道了是个什么结果,沈达山没说话,面色怪异地瞥了洪九斤一眼,从兜里摸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根来,点上,吸了一口,靠在椅子上自顾自地吞云吐雾起来。

  被沈达山的目光看得面子上很是挂不住,洪九斤冷喝道:“黄三,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老子说清楚?”

  黄毛闻言,身形一颤,卟嗵一声跪在了地上:“洪哥,都怪我们几个没用!本来事情很顺利的,已经顺利的挑起了事端,可是没想到那岳朋举的儿子突然从外边回来,将我们几个狠揍了一顿。那小王八蛋很厉害,我们连他一招都没能接下来,就被他卸了胳膊,然后又被他接上去,又卸,又接,他简直不是人,而是魔鬼。我们被他折磨了半天,才放了我们。”

  其他几个家伙见黄毛跪在了地上,也都跟着跪在了地上,想起刚才的遭遇,几人都如同见了鬼一般,满脸的惊悸之色。

  听黄毛这么一说,沈达山和洪九斤面色均不由为之一变,洪九斤更是表情凝重了几分。

  对黄毛这几个家伙,沈达山不了解情况还好说,可他洪九斤却是知道他们的能耐的。

  这几个家伙平时虽然不务正业,但以前可是在武校专门学过一阵子散打的,一般情况下,他们对上普通人,一个可以可以挑上两三个人还不落下风,可是现在他们五个人出手,居然连人家一招都没能接下来,就被对方卸了胳膊,这说明对方绝对是个精通功夫的高手,不然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结果。

  洪九斤面色阴沉地看了一眼沈达山,沉声道:“沈兄,我想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不是跟我说那姓岳的没有任何的背景吗?如果没有任何背景,那怎么会突然冒出来一个如此精通功夫的高手?而且这人还是那姓岳的儿子。”

  被洪九斤盯着,沈达山颇有些不自然,对岳家的调查可是他一手经办的,出了这样的事情,那原因自然在他,洪九斤自然有理由让他给个交待来。

  不过,这家伙知道分寸,他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惹,虽然做过不少欺凌弱小的勾当,却从没人能动他。因为他有着自己的底线,他有着三不做:一不与为官者做对;二不与富豪做对;三不与有背景的人做对。

  沈达山自然也是知道他这个做事准则的,因此在他找上洪九斤的时候,就揽下了调查岳家情况的事务,并保证自己要他做的事情符合他的处事准则,可现在却突然冒出了当事人的儿子是个精通功夫的高手的消息,这不是告诉洪九斤自己在拿他耍着玩嘛。

  在洪九斤的这一亩三分地上,敢戏耍他的人还没有,因为耍过他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最少沈达山就知道曾有个比自己还有钱的家伙,跟洪九斤合作把竞争对手生意挤跨后,没有按约定支付相应报酬,结果那家伙不仅把自己的生意赔了进去,还被人毒打了一顿,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结清报酬后,灰溜溜地离开了桐城县。

  见洪九斤这么当面责问,沈达山不由赔着笑脸道:“洪老弟,这次的确是我的不对,我向你道歉,都怪我没调查清楚,让老弟你难做,是我的错!这样吧,今晚澳都KTV,我请客,桑拿、沐足一条龙,作为我沈某人对洪老弟你的赔罪。你看如何?”

  见沈达山如此说道,洪九斤面色稍霁,点点头道:“既然沈兄你如此有诚意,那我洪九斤再不上道就是不识抬举了。虽然那岳家冒出个能打的小子,颇为出人意料,但这件事情既然我洪九斤已经应了下来,那自然就会为沈兄你办好。现在吃也吃好了,玩也玩好了,我先去办事,等事情办完回来再陪沈兄你痛痛快快的玩一场。”

  沈达山闻言,暗自松了口气,忙笑应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预祝洪老弟你旗开得胜,早点归来,我在澳都等着老弟你大驾光临了。”

  洪九斤扣好松散开的西装扣子,站起身来,冲一旁站着的几个人冷喝一声道:“你们几个起来吧,带我去认人。”

  黄毛几人忙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拍裤子上的灰,一溜烟的跟在洪九斤身后出门而去。

  看着一干人离去,沈达山轻轻抹了把额头的汗渍,长出了一口气,骂道:“没想到竟然小看了这个小小的岳家,差点栽跟头。也不知道洪九斤能不能搞定这件事。算了,先不想这么多了,还是先订个房间吧。”

  嘟囔了一阵,沈达山拿起电话,安排起来。

  且说洪九斤带着黄毛等人出了昌达酒店后,打了个电话,通知了自己手下最能打的两个小子叫齐人手开车过来。

  一刻钟的功夫,一辆昌河面包开到洪九斤等人面前停下,将六人接上车后,按照黄毛等人的指示,向岳家小店的方向驶去。

  昌达酒店跟岳家小店不远,就在一条街上,相隔五六百米的样子,因此,昌河车很快就到了岳家小店。

  一帮人浩浩荡荡地下了车,向岳记小店走来。

  这时,岳擎达一家跟胖子已经吃完了那些菜肴,岳朋举夫妇在厨房忙着午餐的准备,而路琛明、英姐和岳擎达正在忙着收拾东西,打扫卫士,已是收尾阶段。

  见到这浩浩荡荡十几个人一齐向店子走来,其中几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正是刚才闹事的黄毛那几个家伙。

  英姐和路琛明都不由面色一变,心底一沉,不好!报复来了。

  路琛明忙对岳擎达使了个眼色,指了指他背后的方向。英姐赶紧到屋里将外边的动静报告给岳朋举夫妇知晓。

  岳擎达转过身来,正看到一群人在黄毛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快步走来,为首一个中年男子,西装革履的模样,一手插在口袋中,一手夹着根香烟吞云吐雾的行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罗金仙逍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