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逆天神器的风采
萧凡2018-02-11 04:212,919

  骤然见得鸢羽此番怒意丛生,洛迦不动声色。他那一下是留有余地的,若是全力,只怕这一刻她已是一具尸体了。上前一步:“你已经没有那个能耐抵抗了,跟我回去吧。”平淡的声音探不出情绪。<p>  “哼,呵呵呵……找死!”这句话不知是对他们说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捏起兰花指,口中念起剑诀。只见她身周的白雪旋起,一柄通体雪白的三尺长剑便横在了她的身前。<p>  洛迦一惊,那剑宛若七百年前的她,优雅而娴静。然而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似乎只有那柄剑一如既往的纯洁无暇!身后的神将却怒道:“鸢羽,你竟然祭出‘逆天神器’?”<p>  愤怒在众神将之中迅速传染,“若不是洛迦留有余地,你已经死了!”那些男子恨不能上去咬上她几口,生死边缘徘徊,何必多做困兽之斗?<p>  眉心一皱,满面不屑:“废话,若不是你们之前留我,这会儿你们就不会后悔了!”说着右手猛然握住剑柄。那看似比她还要沉重的三尺长剑就那么被她轻而易举的拿起,指着远方的一群人。<p>  所谓逆天神器,便是那剑的名字。命运女神的唯一法器,之所以可以为命运女神所用,是因为它可以主宰天地万物的生死!“受死!”低吼一声,白色的剑尖分裂在她手中幻化成无数白色的丝线,纵向前方,在众神将的惊诧中没入了他们的身体。另一端紧紧掌握在鸢羽的手中!<p>  “你……”神将骇然变色的面部似乎很合她的心意,一瞬间,仿佛七百年的压迫就此得意释放。<p>  只见她手臂一抖,那白色的丝线便开始流转出层层白色光圈,一层一层向外荡去!风雪迷眼,却掩不住这片地域冲天的杀气。命运女神一旦决定要取人的性命还有谁可以阻拦?<p>  细细的白线之上竟然有点点灵力散出,在这冰天雪地里凝成点点冰蓝色的晶体四处而散。<p>  男人的骄傲也要屈服在逆天神的身前:“啊……”神将的嘶喊震彻天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灵力被迫于灵魂分离,那种痛楚无法言语。对于逆天神器不可抵御的力量,所有的反抗都宣布无效。<p>  然而就在洛迦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一口鲜血从鸢羽的口中溢出。眉心一拧,手中的逆天神器由万千丝线化成那柄白色的剑。衰弱的身躯轰然倒地,激起一片雪海翻腾。颓然垂地的手掌中静静的躺着剑柄,不甘心的挣扎着最终失去了握剑的力气。眼中的愤恨与不甘在冰雪里是那般扣人心扉。血,在身下的雪地里蔓延……<p>  洛迦挣踉踉跄跄地向前走了几步:“你何必?逆天神器的驱动要耗费大量的灵力,你本就被我伤到心脉,如此不是自断性命?咳咳咳……”不愧是逆天神器,纵然启动时间不长却还是夺了他大半灵力!看到她眼里的不甘,似乎明白过来:“若是你心生邪念,逆天神器在你手中便不是这样。起码可以吸取我们的灵力为你所用,但鸢羽你仍然拥有纯洁的心灵,逆天神器吸取的灵力都化作乌有了……”言语之中不乏凄凉。<p>  是,她终究是神。如果叛离神殿后,她成了魔,那逆天神器就真是要逆天了,她也就无需落得如此下场。怪谁?是怪自己不够邪恶?怪自己不该启动神器?怪自己不该离开神殿?还是怪自己不该那般执着?呵呵,不,就算是死也不要死在那冰冷无情的地方!<p>  思及此,涣散的眼神除去了不甘与愤恨,一抹释然让她看起来静谧无害。若不是脸上狰狞的伤痕和血污,她还是昔日的命运女神鸢羽,温婉而柔美!然而一切都不会回去了,她是叛离神殿的鸢羽!<p>  洛迦一招手,身后的神将拖着无力的身躯想要上前将她带走,却不料整个空间陡然颤抖起来,空气也渐渐扭曲!<p>  莫名的巨大撕扯力袭向身躯:“空、空间变动?”一个神将猛然吼道。这才想起来,一行人是追着鸢羽来到这里。四下一看,洛迦大惊,这……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满面纠结蕴含着丝丝恐惧,抬首看向天际那道金色的裂痕:“不好,方才定是从空间的缝隙里进来的!该死,怎么会进来这里?”都是一路追红了眼,跑到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了。<p>  时下,空气扭曲的越发厉害,第一空间似要承受不住那份撕扯力就此断裂。海蓝色的天空好像起了褶皱一般,第二空间那黑色的背景于褶皱中若隐若现。大惊之下洛迦吼道:“撤!否则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笑话,空间变动是任何力量都承受不起的,就算是如今的时空女神蠡诗月那也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再不走,他们就要徒然成为空间尘埃!<p>  一众人用尽全力冲出裂痕,末了洛迦只得遗憾的看了一眼地上无法动弹的鸢羽。与其让她死在自己的手里,不如就此让她死在空间变动中……<p>  金色的裂痕在一阵扭曲中淹没在海蓝色中,随后空间的变动消失。一切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只不过这风雪交加的世界里无故送来了地上满是伤痛的落魄女神!<p>  鸢羽无力的趴在雪地上喘着气,如果此时有人能伸出援手,她便不会这般狼狈吧。就在刚才,整个世界都震动起来,空间变动啊,差点就死了吧。这会儿是该庆幸自己还活着吗?然而身体里传来撕裂般的痛楚,却实实在在的告诉她,灵力在渐渐流逝。冰蓝色的灵子从身后扬起,一如蒲公英的种子离开母体。<p>  轻轻扯开嘴角,白雪之间的脸颊扬起一个嘲讽的微笑,凄凉而绝美:这鬼地方渺无生机,她必定是存在这片地方的第一个生命,也是最后一个吧。<p>  身为女神,低温对她压根就没有影响,许是长时间右脸压在冰面上,竟然麻木了。皱着眉动了动脖子,这一动不要紧,目光落在身前这片冰地上时,有那么一瞬她忘记了呼吸。层层冰川之下,隐约呈现出一张冰冷的脸颊!<p>  英眉飞鬓,面若冠玉,挺拔的鼻梁勾勒出一张极具立体感的面孔。紧紧抿着的嘴唇似乎隐藏着不可多言的秘密。然而,眉宇间那抹桀骜不驯纵然是身在冰下也掩藏不了,直逼人的视野。非凡的冲击力使得他原本就俊朗的脸颊显得越发让人移不开眼。<p>  想要再近些看清楚一点,却发现自己的鼻梁被压得生疼。这才甩甩头,鸢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这个看似毫无生气的地界有着另一个人!激动之余却又愣住了,那男子竟然在冰层之下。心头的悸动顿时被这满世界的风雪所侵蚀——他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p>  不死心的用左手撑起身子,顾不得身体里的痛楚,右手去一点一点拂开冰面上的雪。努力的很久,一块干净的冰面呈现在她的眼前。<p>  缓缓的趴下,晶亮的眼睛盯着冰层下的男人。这会儿她可以更清楚的看到了,这个世界恍若一具庞大的冰棺,风雪交加只为保留他的身体不受破坏。<p>  映入眼帘的他不仅有着一张她移不开眼的面孔,那随意散落在周围的一头红色发丝更是张扬无比,似乎就是为了配合着他眉心的桀骜不驯才生出来的。<p>  目光下移,就算他平躺着也没有让他挺拔的身姿有所逊色。不禁让她点头:一个拥有如此样貌的男子就该有这样的身段!不难想象这人要是站起来,那必然是顶天立地傲然于世的人中龙凤!<p>  可是目光陡然一滞:他身上的穿着……是戎装!鸢羽眨巴着眼睛又将鼻子贴在了冰面上,是的,就是戎装。铁黑色的戎装!就连盔甲都是黑得发亮。<p>  出神的欣赏着眼前的男子,鸢羽忘记了身体的不适。风雪变得越来越大,冰冷的世界里想起她温柔的声音:“英伟如你,怎会静静地躺在这厚厚的冰层之下?你,到底是谁?又为什么会在这里?”然而回答自己的不过是心底一声无奈的长叹。<p>  抬头,才发现自己的身上都已经积了很多雪。脑海里一丝郁闷闪过,猛然低头:“少了什么!”于是又趴在冰层上努力看去,来来回回找了几遍,才发现,这样的戎装男子与他一同沉眠冰下的应该他的兵器!似乎有了这样的搭配,才是理所当然的。

继续阅读:第3章 冰川下的沉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