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成年礼的震撼(1)
萧凡2018-02-11 04:212,484

  不得不说,这个北冥域很是奇怪,没有黑夜。昼夜的唯一区分点就是有无阳光,然而对于这样的环境鸢羽还是无比郁闷的。好像只是她闭了闭眼睛而已,前后便是两种境况。毫无头绪的处境第一次让命运女神失去方向,似乎只能任由让自己顺着所谓的命运走下去。

  思及此,鸢羽扯开一个凉凉的笑:很讽刺,过去都是将他人的命运捏在手中,没想到自己也有这般无奈的时候。

  没有阳光,这就是传说中的晚上了吧。鸢羽戴上了面纱,出门去散步。“听夫人说,今天会举行族中的成年礼。而所谓的成年礼不过是族人拥有驾驭神兽能力的这一天而已。神兽吗?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民族?”这么想着就往城郊而去,落神雪山脚下,那里就是成年礼的广场。

  雪来城里都是一些自给自足的小买卖,不似人世繁华,但就是这种最淳朴的交易让人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世事难料,尔虞我诈,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斗争,可是这一片冰雪世界却没有丝毫的不纯洁。民风淳朴,民众和善,似乎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世外桃源。

  落神,落神!鸢羽苦笑道:“还真是女神陨落的地方!”清澈的目光飘向了远处连绵不绝的雪山。白皑皑的雪山之上就是蓝色的天空,没有阳光的天空是另一番畅远,站在那巍峨的冰山下应该让人肃然起敬吧。越来越多的人向着城郊走去,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当家的,你说我们家闺女能行吗?”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和身边的大叔低语道。脸上满是焦急之色,可又无法掩饰心中的激动。

  “他娘,你要相信孩子。这都还没开始你怎么就知道咱闺女不行呢?我看闺女就很不错嘛,你就放心吧!”

  “我觉得连家的公子就不错,肯定能得偿所愿!”

  “连家,那小子可不是池中之物。心性高的很哪!”

  “……”

  鸢羽注意着周围的动静,有生以来第一次用如此放松的心境去面对人和事。渐渐地,她似乎要贪恋这方雪域了!

  前面的广场聚集了黑压压的人,用人声鼎沸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最前面的一圈应该就是参加成年礼的那些孩子了,看他们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鸢羽不禁莞尔。少年心性,本就该如此吧。

  这么想着,鸢羽找了一处被冰雪覆盖的巨石。轻轻一跃立在了雪上,这一下视野彻底开阔了。经过族长对她的救治,自己流失的灵力在一点一点聚集,恢复之时指日可待。而对云之蘅的接触也让她惊觉这是一个崇尚灵力的民族,云之蘅有着不低的修为。

  云之蘅身着厚厚的宽袍立在中央,一身皮裘的龙腾伴随左右。“族长,开始吧。今年我一定要擒到神兽,给我们连家好好挣个脸!”

  说话的是个俊俏少年,看起来十六七岁的样子,可是身板已然很是健硕了。他的那份焦躁让很多族人都笑起来,“连飞,今年可不能再丢人了啊!”

  搭话的是个正值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梳着双丫髻,粉色的裙衫配上白色的皮毛背心让她看起来无比可爱。不过十四年华就可以驯服神兽了吗?然而她的明眸善睐让鸢羽很是看好她。

  青色的短服,干练而清爽。连飞不乐意了,鼻子一耸:“梦晚晴,我可不想明年和你一起参加成年礼!”

  这言下之意就是说她今年肯定征服不了神兽。姑娘大怒,皱着一张秀丽的小脸,青葱手指恨不得直接戳到他的脸上:“连飞,你咒我!”

  讪笑一声:“省省吧,你要不要留着力气等会儿再比试啊?”

  另一个俏丽的姑娘走到梦晚晴的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衫:“晚晴,明知道这厮嘴里没好话你还和他抬杠。”说罢掩嘴笑起来。一身白色的披风,让鸢羽觉得这个温婉的姑娘很有自己的风范。

  梦晚晴嘟起嘴巴:“青鸾姐姐,明明就是他不好,每次都欺负我你知道的。所以这回我一定要征服属于我的神兽,下次他要跟我打架我一定把他整的很惨。”说着挥了挥拳头。

  云之蘅笑了笑,朗声说道:“好了,手底下见真章。我宣布,成年礼开始。各位北冥族的勇士们,见证你们长大的时刻到了。这后面的落神雪山就是你们施展抱负的起点!”然而目光一一扫过那些少年,眼角处竟然闪过一丝怅惘,无声的叹息在心底无限蔓延。

  是了,每个北冥族人都会有自己的神兽,无论实力强弱,神兽是证实自己长大,可以投身捍卫民族大业的标志。

  连飞当先运起神功,脚下的白雪层层叠起,托着他的身子飞向神秘的落神雪山。而梦晚晴则是挽袖生风,强大的风力将她的身体托向空中,一张精致的小脸满是憧憬。青鸾一扬手臂,一块青色的布飞出袖口,只见她轻轻跃起立在了布上飞向了雪山。其他少年也相继涌向落神雪山,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一时间鸢羽真的被惊到了,面纱之上的那双眼睛射出欣佩的光芒。“好一个神奇的民族,真的是那个北冥吗?想来,这就是被封印的原因吧。身怀绝技,有着凌驾于人类之上的力量,在这个人为天下之主的时代,这样超脱自然的力量是不容于世间的。一如雪鹰族、灵蛇族、银狐族和夜狼族。”喃喃的开口,清澈的双目一片了然。

  正在这时,云之蘅一挥袖袍飞身上了一个类似祭坛一般的高台。所有的族人都用无比崇敬的目光注视着他,只见他右手高举,掌心托着一个黑色的盒子。仰头,虔诚无比的目光锁定手心。鸢羽隔着太远,只是看到他嘴巴微微动着却听不到念的是什么,但也忖道必然是口诀之类的启动之法。

  果然,那盒子忽的由内而外闪起白色的光,巨大的气流涌动起来,将云之蘅的宽袍鼓起。随后盒子自动打开,里面的白光越盛,一颗硕大的明珠浮上空中。柔和的白光似乎要洗净世间的一切,只是看着便让人好生舒服。所有族人都齐齐跪下,低头。

  云之蘅剑指一捏:“镜湖之泪,落神之魂。吾族神器,开启尔等神力,动摇这万里冰封的禁地吧!”高呼之声传出很远,向北冥的每一个角落扩散而去。

  原来这就是那些汉子口中的镇族之宝了——镜湖之泪。“好美的名字,一如那圆润柔和的珠子。”那日持弯刀的汉子要杀她,以她的神躯又怎会没有听到他说与龙腾的话!

  镜湖之泪白光一震便飞向落神雪山,悬在山巅的镜湖之泪如同神光一般照耀整个落神雪山。所过之处风雪立即停止,在少年们还未抵达雪山之时,大地晃动起来。那座被称作落神雪山的主峰,只是在一阵晃动之后便“咔嚓”一下从中间裂开。冰雪掉落,一条巨大的山谷慢慢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山谷之中,冰川之后,郁郁葱葱的树木在镜湖之泪的光照下散发着光彩。

继续阅读:第6章 成年礼的震撼(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冥神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