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喝了我的酸奶
风雨飒飒2015-12-28 18:372,572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他们来了住哪儿?八个人呐!他们自己会带零花钱来么?”林奇葩此时才想到钱的重要性。

  月老又啧啧两声:“你怎么那么势力啊?首先,他们不会是八个人一起来,如果一起来,那不把你都搞成神经错乱、人格分裂了?他们会一个一个得按照顺序来。并且,他们身上一分钱都不会带。可得提醒你一下,他们是绝对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奇特身份的,所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还是住在你家里比较保险。”

  “啊?住我家?我还是一单身黄花大闺女呢。”林奇葩埋怨道。

  “这个不归我管,不过,还有最要的一点,他们的吃、住、行,都得你自掏腰包,顺便……嘿嘿,捎带上本仙。”月老怎么看都像是一蹭饭的。

  林奇葩摇头嗔道:“你是神仙,你跟我要钱?”

  月老笑着:“我们上天有规矩,不能在人间为自己创造利益,就算创造了利益也是要上缴的。就是天上炒房的那厮,自己赚的钱都只能存起来,除非他被贬为凡人,才会用到那些钱。”月老摸着胡子道。

  林奇葩突然又奔向窗台,指着天上那颗悄悄入睡的月亮大声喊道:“玉帝,你还不如把他贬为凡人,这不上不下的,不是来祸害我么?!”

  月老赶忙拉着林奇葩道:“哎呦,我的姑奶奶,本仙花不了你几个钱,首先我可以不用吃饭也不用睡觉,就算是睡觉给我一片叶子就能安身。”

  “你不早说啊,这样的话,那也用不着钱啊。”林奇葩这才放下心来,拍了拍手对着天上道:“那没事了。”

  此时玉帝正跟王母打牌,原本想出个老K压住王母的一颗Q,谁知道被林奇葩一喊,自己手抽了一下,居然出了一个QUEEN。

  要说给前世的夫君花钱,那林奇葩还是愿意干的。毕竟是前世的姻缘嘛,而且自己莫名其妙的离开,也伤害了他们幼小的心灵啊。知道自己居然能做出抛弃了八个夫君,干出如此树立妇女高大形象的事情来,林奇葩还是蛮自豪的。

  “看过叮当猫么?”林奇葩像是想到了什么,便问。

  “多啦A梦吧?”月老答道。

  “我们八零后的都这么叫,你会变成多啦A梦跟着我吧?没事给我变出个什么好东西来?或者不变也行,你就告诉我明天的彩票开奖号码。”林奇葩现在就想为自己以后的接待费筹划。

  月老笑道:“本仙不能给你创造任何效益,否则就是违反了天庭条例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第三款、第一条、之规定。”

  “得了,你就说你是废物呗?”林奇葩突然觉得月老跟自己的一个坏毛病很像——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姑娘说话不要这样犀利嘛。”

  “我宁可你是犀利哥。”林奇葩又问道:“他们什么时候来?”

  “第一个啊,让我算算,额……”月老掐着手指翻着白眼,活脱脱的一个戴着瓜皮帽的算命先生。

  最后的一句话让林奇葩差点从沙发上翻倒,月老像是憨豆一样,挑着眉毛咧着大嘴道:“没算出来。”

  林奇葩这个无语,她擦擦汗道:“我真不明白了,玉帝叫你下来,到底是干什么滴~啊?”

  月老解释道:“他们穿越来了你就能遇到他们,这种相遇是妙不可言的。我只能告诉你他们大致的情况,找到他们还要你自己凭感觉寻找。”

  听完月老的话,林奇葩顿时火冒三丈,她颤抖着指着门口:“马上给我离开这里,你来了什么事都办不成,还给我添了这么多麻烦。最重要的是浪费了我的一杯酸奶,你马上从这里出去。”

  林奇葩拉着月老,打开门,推了月老出门。就这样月老被晾在门口,此时十五楼的一个住户刚刚醉醺醺的从电梯里走出来,寻摸着挂在腰间的钥匙,看着这个打扮奇怪的老头:“我靠,这么老了还玩COS。”

  月老自然知道COS是什么意思,只见他不慌不忙的将手轻轻抬起,停在自己太阳穴旁边,突然,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不停得眨眼装萌。

  只见喝醉酒的那人吓得退后了一步,看见满脸皱纹的月老做了一个如此卖萌的表情,他的反应便是——呕吐。

  月老趁着那人呕吐,便飘到了电梯里。按下了一楼便轻蔑道:“现代人的承受能力真是越来越差了。”

  听着那人呕吐的声音,月老像是想起了什么便又在电梯里消失了……

  林奇葩是一个反应特慢的物体,这种反应慢不是语言上的,而是感觉上的。直到月老走了以后,她才想起后怕。

  举个例子,小时候很多男同学,都会拿着毛毛虫、小强之类的吓唬女同学。听到女同学的惊叫声,他们便感觉自己特自豪、特威风。林奇葩也曾经被人恶作剧过。

  那天,一个男同学拿着一条毛毛虫在正在思考问题的林奇葩面前晃,周围的女同学都竖着头发惊叫着跑开了,只剩下林奇葩和那个男同学对视着。看着林奇葩一点反应都没有,那男同学十分尴尬,自然无趣的提着毛毛虫离开了。直到林奇葩坐在椅子上听老师讲课的时候才回想起来,突然身子猛地往后一仰,然后拍着胸口念叨:“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还有一次,林奇葩跟同事走夜路,突然一道黑影闪过,同事吓得瘫倒在地,林奇葩却依然站着不动,下意识的还去扶蹲坐在地上的女同事。等到两人走出了黑暗,林奇葩才惊叫道:“鬼啊!~”

  害的女同事羞愧的底下了头:“讨厌,你别笑话我了!”

  林奇葩:“……”

  林奇葩就是一个这样的人,要不怎么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呢?

  这一个奇遇月老的晚上,林奇葩要不是看见垃圾桶里的酸奶盒,她还是不肯相信月老来过自己的家。而且第二天一早便更是有邻居证明了这一点。

  林奇葩提着手提包去上班的时候,在拐角处听到几个妇女聚在一起,指点着对面楼上的一处窗户道:“哎,真可怜,虽然原来就有些神经兮兮的,可是昨天晚上居然就这么疯了,听说拉到精神病院的时候他还在喊什么有人飘在空中。”

  “是啊,像他这种只能靠每天打镇定剂度过了。”

  林奇葩突然觉得偷窥男很是可怜,要不是因为自己,他现在还不至于失去人身自由。林奇葩低头想着,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个红光满面的老头,那老头脖子上挂了一根黄色的毛巾,蓝色的运动短套外加一双白色球鞋格外扎眼,他对着林奇葩叫了一声:“上班去?”

  林奇葩抬头看了看他,却发现自己并不认识他,这种情况发生在林奇葩的身上太多了。

  她总是被陌生人叫住,但其实那是还跟自己说过好多次话的人。林奇葩知道自己有不记人的毛病,便也敷衍的点了点头:“恩,上班去。”

  直到林奇葩走出了几米之后,才突然转头,只见那老头对着自己似乎不怀好意的诡笑,林奇葩伸出手掌,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假装挡住老头的下巴,林奇葩这才认出来,他,他不就是没长胡子的月老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剩女当嫁:八夫临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剩女当嫁:八夫临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