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迎风飘扬
风雨飒飒2015-12-28 18:372,287

  林奇葩拎着刚买回来的早餐走出电梯,却发现从自己的家门口已经渗出一滩水来。林奇葩感到不妙,慌忙打开门,刚刚一只脚跨进门去,却发现自己已经踩在水湾上了。

  自己的房子现在已经成了小池塘,拖鞋还在水面上飘着,一会荡漾在洗衣机旁,一会又碰撞着进了卧室。林奇葩踮着脚尖,愤怒的冲进厕所,却见只有终黎莫言一个人手里拿着淋浴头对着马桶冲水。

  大个子还转头对林奇葩笑道:“呵呵,很快就干净了。”

  林奇葩十分怀疑,在厕所冲水居然还能渗得满屋子都是水?直到她观察到终黎莫言踩在哪里不好,偏偏踩到了地漏上。而且那只大脚把地漏踩得严严实实。

  “是谁叫你这么做的?”林奇葩赶忙拍走终黎莫言踩在地漏上的脚。

  终黎莫言道:“是你爷爷叫我举着这个东西,站着别动的。”

  林奇葩气红了脸,她咒骂道:“老东西人呢?”

  终黎莫言摇摇头,继续观察着从淋浴头里喷出的水,嘴边还挂着一抹傻笑,似乎对于这自动的降雨十分好奇,正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把神器往外喷水。

  林奇葩气不打一处来,关掉了淋浴头,大叫一声:“你给我出来!”

  这时候,月老懒洋洋的从屋里出来,打着哈欠道:“冲干净了吧?我早饭不吃了,去睡个回笼觉,方万德说我上班可以随意,今天我就不去了。”

  就在说完的一瞬间,月老才发现自己脚下已经全是积水。

  林奇葩双手叉腰,月老见状忙对着终黎莫言道:“不是叫你冲水,又没叫你刷房子,这么搞成这样了?”

  林奇葩将手中的早饭扔在茶几上:“我去上班,你们给我把屋里的水弄干净。”

  林奇葩气呼呼的拎着手提包转身走了,只留月老和终黎莫言面面相觑。月老耸耸肩,递给终黎莫言一条毛巾道:“我去睡觉了,这里就交给你了,桌子上的早饭你都吃了吧,我不饿。”

  终黎莫言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傻呆呆的捧着一条毛巾矗立在客厅,然后,只听月老‘砰’的一声把房门关上。

  所以林奇葩的邻居都会从林奇葩敞开的房门里看到一个彪形大汉,趴在地上认真的——墩地……

  果然,林奇葩去了酒店,大家都对他的爷爷十分感兴趣:“听说你爷爷会好几国的语言?问没问他月薪是多少啊?让他在方总裁面前说几句好话,说不定能升你做经理呢。”

  林奇葩很久没有被这样围观了,但是提到月薪问题,林奇葩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不怀好意的一笑:哼!没想到我也有撺掇老人家财产的一天。

  林奇葩拨回电话去,本想问月老的月薪是多少,可是电话却一直打不通。

  直到三个小时候之后,林奇葩才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喂,电话为什么占线啊?”

  那边却没有声音。

  “喂,喂,喂。”林奇葩对着电话大嚷,整个大厅全是林奇葩荡漾的回声,现在的林奇葩很像是一个刚刚从山里出来的姑娘,很有一种喊山的意境。

  直到同事推了推林奇葩的手臂,林奇葩才连忙抱歉的跑出大厅,继续很傻X的:“喂,喂,喂。”

  以至于进店的客人都纷纷望向林奇葩:“这姑娘是第一次用电话吧?”

  林奇葩此时从话筒里听到月老那遥远的声音,月老道:“嘿,我叫你接起来,你怎么不说话啊?来,来给我。”

  电话像是传递了一下,月老问道:“喂?是谁啊?我是林奇葩他爷爷。”

  林奇葩那个无语啊:“你是不是每次接电话都先说你是我爷爷啊?”

  “哈哈,那可不是,我不能让人家误会你啊,万一人家误会了,还以为你金屋藏娇呢。”

  林奇葩:“……”

  “你怎么不说话,喂,喂,不说我挂了啊,我还得给张大妈接着打电话呢。”

  “什么?刚才就是你这老家伙在占线?什么张大妈?”林奇葩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就是住三单元那个。”月老支支吾吾道。

  “什么?三单元那个口吃还特爱侃大山的张大妈?”林奇葩追问道。

  “是啊,怎么了?别因为人家是口吃就看不起人家,人家唱歌还挺好听的,刚才一直给我唱映山红呢。”

  “你浪费我家电话费就是为听一口吃大妈唱歌儿?”林奇葩刚要发作却听月老道:“不说了不说了,要不是我尿急我也不会挂电话。”

  “嘟嘟~~~~”电话被月老挂掉了。

  林奇葩咬牙切齿的再想打回去的时候,便再也打不通了。

  直到林奇葩收到了邻居的电话:“奇葩啊,你家出事了。”

  林奇葩曾经设想过很多这种意外情形,比如:“林奇葩,你家着火了;林奇葩,你家被盗了;林奇葩,你家被外星人侵占了。”诸如此类等等、等等。

  可是现在的情况都不怎么可能发生,因为家里还有两个人呢,所以‘出事’这两个字应该不在上述灾害的范畴之内。

  林奇葩颤巍巍的问道:“出,出什么事了?”

  电话里面的人用为难的声音道:“你还是回家看看吧,说不好,不过也别太着急,没什么大事儿。”

  挂了电话,林奇葩便请假回家,刚刚走道楼下,就看见众人指指画画得指着楼上,林奇葩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她羞得满脸通红,只见就在自己的窗台外面,一个彪形大汉一手提着林奇葩的一堆内衣,一手提着林奇葩的一堆内裤正举在窗外,那堆内裤和内衣正迎风飘扬,尤其是那画着悠嘻猴的内裤远远的特别扎眼,大家指指画画,让林奇葩赶忙捂着脸跑上楼去。

  刚刚推开门,却见月老依然在煲电话粥,林奇葩扔掉皮包便冲向阳台,而终黎莫言依然傻乎乎的抖搂着林奇葩的一堆宝贝。

  月老见林奇葩气冲冲的回来,便也赶去阳台:“出,什么……”

  ‘事’字还没落音,便大惊道:“哎呦,你怎么这样给她晾衣服啊。”

  林奇葩狠命的揪着终黎莫言道:“谁让你把这些东西翻出来的?谁让你站在阳台上这、这样的?”林奇葩看看楼下围观的人群,羞红了脸,赶忙关上了窗户。

  终黎莫言一脸委屈,手里还提溜着林奇葩的一堆宝贝,指了指月老道:“是你爷爷叫我这样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剩女当嫁:八夫临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剩女当嫁:八夫临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