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放下那个姑娘
风雨飒飒2015-12-28 18:372,545

  林奇葩叹道:“人家都说编造一个谎言要用更多的谎言去维持,这么下去,太伤脑细胞了。”

  月老此刻眼神扫视了一下地面,眼神游离并且退缩着敷衍道:“是啊是啊,我都造假证了。对了,邻居张大妈找我有事,我得走了。”

  “嗨!你不会又听她唱什么映山红吧?”林奇葩还没说完,却见月老一个转身,便不见了踪影。林奇葩总觉得月老一脸的紧张,像是做错了什么似地,她这才发现原来刚才为了拦住终黎莫言,自己交给月老的一推内衣,都被月老顺手塞进了垃圾桶里。

  林奇葩跺脚疯狂大叫道:“你给我回来!~~~~”

  可是月老早已逃之夭夭,如今正转移到了一颗大树上,但是他依然能感应到林奇葩的吼声,瞬间树枝乱颤,月老捂住自己的心脏道:“还好,还好跑得快。”

  林奇葩抱着一堆心爱的内衣,扔进了盆里,然后就是淹没在泡泡里的大洗涤,她觉得自己现在像是一个丫鬟,屋里的终黎莫言已经呼呼入睡;而月老正在跟张大妈神侃,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如破旧收音机里发出断断续续的《映山红》唱段……

  正洗着衣服,林奇葩接到方胜俊的电话:“听说你家出事了?”

  林奇葩又回想起终黎莫言举着自己的一堆内衣不知道往哪里晾的场景,林奇葩叹道:“现在没事了。”

  “哦,没事就好。对了,方总裁叫我通知你爷爷一声,明天有外国人来参观,他没有你爷爷电话,所以只能通过你转达给爷爷。”

  “哎呀,知道了,我现在忙着呢,先挂了。”林奇葩扔掉电话擦了擦手,又投身到泡泡事业里去了,而她却把方胜俊的话给忘得一干二净……

  洗了一下午的衣服,林奇葩对吃饭丝毫提不起兴趣。隔壁,林奇葩听到终黎莫言的呼噜声,他睡的正香甜,作为一个很无聊的女人,林奇葩做了一个决定,就是进屋看看终黎莫言的睡相。

  终黎莫言果然睡得很沉,丝毫没有感觉到一个女入侵者正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林奇葩站在床边,仔细看着这个睡觉都喜欢搂着枕头的昂堂男儿。

  终黎莫言睡着的时候脸部表情都是放松下来的,越发显得俊朗,尤其是那细密而修长的睫毛伴随着呼声微微颤抖,林奇葩很无聊的将脸贴近他的面庞,仔细的数着终黎莫言的睫毛。

  突然一双眼睛圆睁,林奇葩吓了一个趔趄。终黎莫言牛蛋大的双眼直直得盯着林奇葩,林奇葩支支吾吾:“我,我进来给你盖被子的。”

  那双眼睛依然死死地盯着自己,林奇葩咬着嘴唇,她连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何闯入终黎莫言的房间,若是被他误会自己是随便的女子,那么日后,终黎莫言会怎么看她?

  可是,转机出现了,终黎莫言虽然瞪着眼睛,却依然打着鼾。林奇葩这才明白原来终黎莫言是可以睁着眼睛睡觉的。顿时放下心来,被终黎莫言方才一惊吓,再加上自己腹中空空,林奇葩刚走到门口便觉得心中绞痛,还没等手抓住门把手,只见长发兀的降落式的散在地上——林奇葩晕倒了。

  终黎莫言这才惊醒,他揉着眼睛却看见门口有一人横躺在地,终黎莫言上前查探才叫道:“林姑娘,你怎么了?”

  林奇葩的头发在终黎莫言巨大的摇晃中像是通了电一般的颤抖,哪怕终黎莫言摇晃着林奇葩的时候还能听到她腹部的水声,没错,林奇葩进终黎莫言房间之前是灌了一壶水下去的。

  可是林奇葩并没有醒,犹如木偶一般任凭终黎莫言摇晃着。现在我们来设想一个场景,一个男人的房间,一个昏迷的女人,这个男人孔武有力,正直壮年;而这个女人温柔的只剩下了水声,而且样子嘛也算过得去,身材嘛也算过得去,那么他们会发生什么呢?

  没错,很多人会猜的到,可是终黎莫言确实很傻,他在听完林奇葩胃里的水声之后,猛的将林奇葩抱起,夺门而出。

  大家为林奇葩捏一把汗的同时,也会佩服终黎莫言的正人君子之行为,可是就是这样的正人君子,却遇到了一个无比棘手的问题——不会开门。

  终黎莫言将林奇葩扔在地上,虽然用‘扔’这个字儿很不恰当,但是当大家听到林奇葩落地时脑袋撞在地面上‘咚’的一声时,便知道用‘扔’字并不过分了。

  终黎莫言想了一个办法——敲门。

  ‘咚咚咚咚’的声音,响彻整座大楼。可是正值下午,很多人要不是上班还没有回家,要不就是去上班了还没有请假回家。所以听到巨响的恐怕只有林奇葩楼梯口的那个正插着耳塞听‘天涯涯,海哎哎角……”的永远追忆天涯歌女周璇的半百老头。

  终黎莫言知道自己在家敲门是没用的时候,他毅然决然的抱起林奇葩飞起一脚,将林奇葩那道崭新的木门踢碎了,虽然终黎莫言的脚有些麻,但是比起门来说终黎莫言还是比较幸运的没有骨折。

  终黎莫言是不会使用电梯的,所以他又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走楼梯。但是往往在楼梯的拐角处,终黎莫言总能听到林奇葩和钢铁扶手碰撞的声音,以至于昏迷中的林奇葩的脑门上莫名的出现了很多大包。

  终黎莫言抱着林奇葩跑到马路上,他见人就问:“这里有郎中么?”

  有的人挥挥手装哑巴,有的人会看着林奇葩额头上的青包指指附近的医院:“去医院吧,这姑娘是脑震荡了吧?”

  终黎莫言好不容易意识到朝着大家所指的名叫‘医院’的地方跑就对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终黎莫言看见了那两个曾经在码头追自己的警察。更不幸的是,其中有一个已经显然注意到了他,并且指着终黎莫言对另一个说:“那不就是扔人下海的人?他手里的不就是那个疑似卧底?”

  “呼叫总部,我们的同事被人挟持,马上派人支援。”两个警察赶忙往自己腰后一摸,掏出一把手枪指着终黎莫言道:“不许动,放下那个姑娘。”

  终黎莫言看着警察手中的物件,他傻呵呵的说:“她晕倒了,我得带她找郎中。”

  “现在命令你马上放下那个姑娘。”警察再次用官方口吻道。

  而走在马路上的行人已经作围观之势,在环顾了一圈发现没有摄像机和身着口袋马甲导演的情况下,马上意识到电视中经常见到的桥段在生活中已经真实的演绎了。

  满怀激动心情的行人大部分集中在两个警察的身后,对终黎莫言指指画画,稍有经济头脑的行人已经掏出自己的三星i9200对着终黎莫言狂拍。

  现在,走道儿捡钱的事情现在已经比中彩票还难了,在卫生超级达标的城市中,你就是想捡一片刚从树上落下的叶子,动作都得比练铁砂掌的清洁工快。但是在路上碰上突发事件并且以‘拍客’的超级技术化的身份出现时,那么还是可以从当地新闻中心得到五十块钱信息费的。当然,如果这个信息再能引起那么点儿轰动,那涨到一百块钱也是绝对没问题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剩女当嫁:八夫临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剩女当嫁:八夫临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