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隐忍
醉夜偶艳2019-04-19 15:443,439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每个男人心里都有的一句话,但是对于陈志远来说,这句话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p>  他还记得,在老家,那位叫陈天的爷爷在河边的榕树下,手里捧着一个紫砂壶,坐在摇椅之上对他说道:“做人,低头不是错,下跪更是形势所迫,这些爷爷以前都做过。但你要记住一点,你一定要把腰板给挺直了,因为这一点,是将来你把所有还给他们的资本。”<p>  这句话,陈志远记在心里十多年,也正式因为这句话,陈志远才能够隐忍。<p>  陈志远知道,就算是他不跪,官羽也会帮他把这件事情搞定,但是这样的话,或许就会给官羽惹上麻烦。这件事情是他惹出来的,身为一个男人,他不会让一个女人去顶替自己的过错。<p>  陈志远毫不犹豫的双膝跪地,低着头,但是陈志远的腰板挺得笔直。<p>  官羽有些惊讶的看着陈志远,她知道,陈志远并不是一个怕事的,当她从侧面看到陈志远的表情后,官羽更加震惊了。<p>  陈志远的这一举动让她想到了当年的一个画面,也是有这样一个男人,曾经在她面前下跪,表情跟此时的陈志远一模一样。而后来,那个男人虽然英年早逝,但是其名声却在长江三角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p>  “早这么做不就好了。”东少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陈志远,在余光瞄过的时候,还顺便看了一眼官羽。<p>  对于这个女人,在海市,不管是商场还是道上,都对这个女人垂涎,甚至在海市还流传着一件事情。齐家齐天和上官家上官青彦在私下打赌,看谁先把官羽弄到手,而赌注竟然是一千万,他东少虽然没有份,但是能近距离的看看也是不错的。<p>  东少的目光并没有逃过官羽的双眼,不过官羽并不介意。对于这些目光,她早就司空见惯,对跪在地上的陈志远说道:“既然东少已经原谅你了,你就起来了吧。”<p>  陈志远站起身来,依旧埋着头,此时如果谁能看到那的目光,定会惊讶那双眼睛坚毅到可怕的神色。<p>  接下来,陈志远就退场了,在一番寒暄之后,东少和陈老便离开了美女公寓。<p>  “咚咚咚。”<p>  敲门声响起,陈志远起身开门,门外站着官羽,陈志远苦笑着道:“官姐,今天谢谢你了。”<p>  官羽没有说话,径直走到陈志远的房间里,毫不生疏的坐在陈志远的窗沿边,看着陈志远,没有说话。<p>  陈志远并不明白官羽这是什么意思,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那么好的心情去浮想联翩,问道:“官姐,看着我干什么?”<p>  “很恨吗?”官羽问道。<p>  陈志远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恨?我有什么资格去恨,他是海市道上老大的儿子,而我呢?只是一个穷困山区走出来的大学生,没那资本去恨。”<p>  官羽根本不理会陈志远的话,继续道:“打算什么时候报仇?”<p>  陈志远感觉官羽有些奇怪,但是他也说不上到底是哪一点,至于官羽所说的报仇,他没想过,至少目前还没,道:“我连恨的资本都没有,又怎么去报仇呢?”<p>  听完陈志远的话,官羽二话不说的走出了房间,陈志远并不知道,如果刚才的回答是他心里真正的想法的话,他的命运在今天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不过,他错过了一个机会,官羽给他的机会。<p>  官羽离开房间,陈志远拿出日记本,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写上了东少的名字。<p>  而在这最后一页,不仅仅有东少的名字,还有美女公寓所有人的名字,这些名字下面都有小小的字体标记,标记写下了她们每人的身份以及社会地位。而除了这些之外,每个名字之间都再加上了一笔相连,如同图腾一般。<p>  合上笔记本,陈志远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自己膝盖还隐隐作痛,但是他不后悔。<p>  因为他是单亲家庭长大,家里除了妈妈之外,只有爷爷。而妈妈平时赚钱养家,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管教他,他脑子里的东西几乎都是他爷爷灌输给他的,而他的生活也一直照着他爷爷的教诲进行着,不卑不亢,不骄不傲,遇事能忍则忍,就这么,渡过了他十几年的时间。<p>  晚上,陈志远照常给众美女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除了官羽之外,其他几人都不知道陈志远今天向东少下跪的事情,而陈志远的表情也做的完美无瑕,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p>  “对了,陈志远,听说你今天很早就离校了,你去哪了?”正在狼吞虎咽,毫无淑女样的周月灵夹了一块鸡丁,还没放入嘴巴里便对陈志远问道。<p>  “没什么,突然想起了有点事情,所以就早走了。”陈志远打着哈哈道。<p>  “有点事情?”周月灵怀疑的看着陈志远,放下碗筷,走到陈志远身边绕了绕,突然掐住陈志远的脖子,道:“你不会是最近没了生活费,去逼迫良家女人为你赚钱吧?”<p>  好在周月灵的力气并不大,不然的话,陈志远就连解释的机会都没了,对周月灵说道:“我的生活费都是官姐给的,又怎么可能没有,何况,我只是一个大学生,凭什么去逼迫别人?”<p>  “哼,你肯定是把官姐姐给你的生活费中饱私囊了。”周月灵对陈志远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深仇大恨,掐着陈志远的脖子,不管陈志远怎么解释,她都不相信。<p>  “好了好了,灵儿,今天是我让他先回家了。”官羽看不下去了,对周月灵说道。<p>  “官姐姐,你让他先回家?干什么?马桶又坏了?还是热水器出问题了?”周月灵重新拿回碗筷,继续她风卷残云的扫荡。<p>  陈志远白了周月灵一眼,道:“难道我就只能做这些了吗?”<p>  “我叫他早点回来买菜,今天突然很想吃宫保鸡丁,早点去才有新鲜的,不然的话,你哪有这么好的菜吃。”官羽白了一眼周月灵说道。<p>  周月灵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p>  几个女孩子都没有怀疑官羽说的话,因为在她们心里,官羽是老大,自然不会骗她们,不过萧意涵却有些怀疑的神色。<p>  吃过饭后,周月灵,苏思惟,虞诗宜三人都在沙发上看着充满狗血剧情的偶像剧,陈志远自然的劳碌命,在厨房洗着碗筷,至于萧意涵和官羽两人,也不知道躲在阳台神神秘秘的干什么。<p>  “他得罪了东少,今天我把东天和陈老喊到家里,让他给东少赔罪。”官羽对萧意涵说道。<p>  萧意涵望着官羽,道:“就这么简单?”<p>  “他给东少下跪了,而且跪得毫不犹豫。”官羽继续道。<p>  萧意涵耸了耸香肩,因为换上了宽松的衣服,小半个香肩都露在外面,灯光射影着显得格外光滑,道:“他不过是一个穷学生,给东少下跪,这不足为奇。”<p>  官羽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如果是这么简单就好了。”<p>  “难道还有什么隐情?”萧意涵一脸好奇的看着官羽问道。<p>  “你还记得至今让长江三角都心里发寒的人物吗?他当初也是对别人双膝跪地,但是这一跪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长江三角便没有人敢再轻视他。”官羽想到那个人和今天陈志远的表情,一模一样,情绪便有些激动。<p>  那个人?在这公寓之中,已经很久没有人敢提起过他,但是萧意涵没有想到,今天官羽居然会主动提到他。萧意涵笑了笑,道:“你不能拿陈志远跟他比的。”<p>  官羽摇了摇头,道:“虽然我当时年纪不大,但是我亲眼看到他下跪,而今天,也是如此,这两个人下跪时的表情如出一撤。”<p>  “就因为这样?”萧意涵不敢相信的看着官羽道。<p>  “这样已经足够了,那种表情,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没有亲眼见到,你是不会体会到的。”官羽望着阳台外的世界,繁华似景,各色的灯光照亮了这个黑夜,似乎,也照亮了她那颗尘封已经的心。<p>  因为东少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陈志远又负责起接送周月灵的任务,这小丫头片子似乎对陈志远产生了非常强烈的敌意,不管陈志远做什么,周月灵都会吹毛求疵,以各种借口埋怨陈志远几句。<p>  “大小姐,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没吃药,怎么这么多话。”陈志远无奈的说道,就刚才经过红绿灯,周月灵在耳边不停的叽叽喳喳,险些让陈志远撞上了前面那辆车,对于陈志远来说,人出事倒还好,但是这几十万的车如果擦伤刮花了,那可就严重了。<p>  “哼,就是看你不顺眼。”周月灵嘟囔着嘴巴说道。<p>  陈志远左想右想,也没想出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大小姐,今天不管什么地方都会为难自己,不过,接下来更有一件事情让陈志远想不通了。<p>  当他走进校园的时候,那些学生不约而同的将目光放在了自己身上。不过这些目光有些不同,男生的目光中带着羡慕嫉妒恨,而女生目光里的柔情蜜意让陈志远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p>  “今天怎么回事?这些家伙怎么都这样看着我?”陈志远小声的对身旁的周月灵问道。<p>  “哼。”周月灵一声冷哼,并不搭理陈志远。<p>  “你就是陈志远?”<p>  身后传来一个声线轻柔而且甜美的声音,陈志远转过头,鼻孔顿时有些热热的,刚才叫他那个女孩他认识,是金融学院的校花,很多在校男大生的头号女神,一般能跟她说几句话都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不过陈志远并不明白她找自己有什么事,两人素不相识,正式碰面也就是今天。

继续阅读:第15章 校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合租美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