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梦魇
菊地绯云2017-04-11 08:462,406

  带着困惑的心情,沈菊绯转身回到了客栈,她手中得到的黑虎王的内丹,早已经仍如储物袋之中,被灵泉洗礼着,散去了内丹之上的妖气与意识,成为最纯粹的能量。

  只是无由来的,沈菊绯想动师傅唤自己无心,还有那怪异之极的反常,心总是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无法放松起来。

  “你回来了?”雷豹看到沈菊绯那冷淡的模样,心中有些好奇,她怎么了?怎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恩,我累了去休息!别来打扰我!”沈菊绯看了看雷豹,眨了眨眼睛,淡淡的说道。

  “恩。”雷豹点点头,看着沈菊绯,只觉得一阵的不对劲。奇怪啊,要说沈菊绯手上,可是她的气息一点都不紊乱,为什么,突然之间对什么都不在乎了?之前还不是兴奋而好奇的想要好好的看看万圣节吗?

  此刻的沈菊绯懒得去管其他的一切,掠过雷豹,朝着房间而去。脑海中始终盘旋着的是师傅离去之前的反常画面。到底怎么回事呢?无心,无心是谁?

  眸子一动,沈菊绯离开的脚步一停,转身,“雷豹,你知道一个叫无心的人吗?”

  “无心?”雷豹的眸子一紧,眸光怪异的看着沈菊绯,不明白,为什么沈菊绯突然提到这个名字。“黑虎王说了什么吗?”

  眸子一动,一抹精光闪过,沈菊绯看着雷豹,唇边勾起了雷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绝色笑容。“看来,你知道很多东西啊!”

  雷豹暗骂一声自己真贱!居然自己把一切给说了出来。看着这个女人看起来温柔婉约亲切可爱的笑容,实则是恶魔般带着威胁的笑容,雷豹只想抽自己的嘴巴。

  编故事骗这个女人?算了吧!他还不想死。说边说吧,反正这件事情,说了也没什么。

  “名叫无心的人也很多,但出名的不多。至今让人能念在嘴边的只有一个!那边是天界的无新增战神,湛无心。”雷豹看着沈菊绯,对于湛无心,这个神话般存在的人。传言在那场四界的圣战之中,她以一人之力,力挫魔族,将之封印在魔界之中,还三界一个太平。

  只是那之后,湛无心消失了,谁也不知道湛无心去了何处?

  “是她?一千年前的无心战神?沧流供奉的女神神像?”沈菊绯呢喃着,表情变得十分的怪异。一千年,一千年,师傅居然认识一个一千年前的人?沈菊绯挑眉,邪邪的笑了。她似乎发现了新的好玩的事情了。

  “额,你说什么?”雷豹刚想要长篇大论,好好的赞扬一番无心战神的英勇神迹,却看到沈菊绯并没有认真的听着,反而还在嘀咕着什么,那表情越发的邪魅起来。这女人,又在算计谁?

  “说什么干你屁事?老娘去睡觉,活物勿扰,死物闪开!”沈菊绯一挥手,那表情十分的臭屁,然后拽拽的转身,朝着房间去。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在树林之中杀了黑虎王之后,她觉得一阵难以言喻的困意袭来。

  回到房间之中,沈菊绯再也压制不住满身的困意,伸了伸胳膊,打了个哈欠,也不解衣服,便朝着床上躺去。眼睛一闭,竟然就那样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闭着双眼的沈菊绯,眼珠子却不断的动着。原本变成戒指的九尾莲吟突地现身,一动不动的趴在沈菊绯的怀中,一双翡翠色的眸子带着恐惧的看着沈菊绯。那个时候,沈菊绯杀黑虎王的时候,他,他有看到。好可怕。他不要被剜心,他不想死!呜呜,他要怎么办啊?

  九尾莲吟想要逃离沈菊绯的身边,他悄悄的轻轻的爬起来,一点一点的僵硬着,朝着门口挪去。看到与自己只差一分毫的大门,九尾莲吟露出一个笑脸,只要逃离了这扇门,他就不用在担心会被吃点了。

  快点,快点。九尾莲吟,将门推开,想要跳出去,却砰的一声,碰到了一层透明的结界上,撞的七荤八素,满眼金星。呜呜,这个该死的坏人,居然还下了结界。

  九尾莲吟被撞,激起了心中的愤怒,冷冷的哼了一声,也不管会不会惊醒床上的沈菊绯,一个飞窜,蹦到穿上,深处锋利的爪子,一点一点的朝着沈菊绯的咽喉而去。

  杀了她,杀了她,他就自由了。九尾莲吟听到自己心底的声音。

  “莲吟,你说,我做的是对还是错呢?”

  一声呓语吓的九尾莲吟一个咧身,爪子锋利的插进了沈菊绯的咽喉,九尾莲吟快速的缩回爪子,怯怯的看着沈菊绯,一边害怕,一边疑惑,为什么,为什么沈菊绯会知道他的名字呢?

  血不断的流着,然而沈菊绯却一直都没有醒。九尾莲吟推到床边,一双翡翠色的眼睛,带着惊吓,恐惧,怯怯的看着沈菊绯,一边无助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想想而已。呜呜,都是她说话,吓到他了,他才会抓伤她的!呜呜,父王,母后,莲吟该怎么办?

  沈菊绯的鲜血一直留着,失踪没有转醒的迹象,紧闭的眸子不断的转动着。她在做梦?九尾莲吟看着沈菊绯紧闭着的双眸,想到母后曾经说过,人要是做梦的话,闭着眼睛,眼珠子是会左右动的。

  她在做梦,什么样的梦,让她受了伤都不醒呢?

  鲜血已经染红了床单,在这样任由鲜血流下去的话,她会死的!

  会死!

  九尾莲吟愣住了,他木然的看着沈菊绯,小爪子捂着自己的胸口,奇怪,为什么自己的心会因为想到她会死,而揪疼揪疼的呢?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啊!

  父王,母后,莲吟是不是生病了啊。居然会为了一个恶魔心疼。呜呜,她还是要吃点莲吟的恶魔。该怎么办啊?都是她的错,她为什么知道他叫莲吟呢?

  怎么办?怎么办?不管吗?她真的会死的!

  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九尾莲吟走到沈菊绯脖子前,看着沈菊绯的模样,翡翠色的眸子带着浓浓的困惑,还有不甘不愿。缓缓的,九尾莲吟深处舌头,轻轻的舔着沈菊绯脖颈处,被他抓伤的地方。

  好甜!

  九尾莲吟接触到沈菊绯伤口处的鲜血时候,第一反应便是,这血好甜好甜,就像是母后给他酿的甘甜的果酒一样。不由自主的,九尾莲吟将沈菊绯的血当做是母后酿造的果酒,贪婪的允吸起来。

  随着九尾莲吟的允吸,沈菊绯脖颈上的伤口,鲜血流动的速度缓慢起来,最后一点一点的愈合。九尾莲吟贪婪的舔着沈菊绯已经完后如初的脖子,只顾着享受那甘甜的感觉,并没有发发现,他那小小的狐狸身子,已经逐渐的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皮肤白皙嫩滑,身体修长,容貌绝色的俊美男子。

  “唔,热!”

继续阅读:第17章,自作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恋上妖精夫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