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魏禹的第一次显山露水
俺叫糖豆2018-03-13 02:003,278

  “今天开始,我来安排下我们这段时间的任务,魏禹和黄叙这些日子早上跟我学五禽戏,而下午魏禹和我还有紫儿去救治城外的流民,现在我们药物缺少太多所以我们只能救多少算多少了,黄将军已经去和长沙郡的商户们联系了,看能不能让他们捐献点药材,紫儿早上就去配药,不许打扰他们两个的学习。”大清早华佗就把三人喊出来郑重其事的说道。

  “知道啦师父,我不去打扰他们不就行了,”紫儿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或许对她来说没有人陪她玩的确是件不开心的事。

  “五禽戏?师父你说的是要教我们五禽戏?”魏禹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华佗,五禽戏在魏禹的脑海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这是由华佗发明的一种仿生功法,即使在科技发达的后世,这种武术与健身想结合的功法依然被人所传诵,而现在竟然可以跟随华佗来学习。这两天连续的刺激已经让魏禹幼小的心灵倍受刺激,先是刘磐,黄忠还有华佗他的一个大惊喜,他开始有点庆幸自己回到了古代,可以遇到这么多以前只能在书里看到的事情,还记得前世网上的一段话,即使寸草都会有露水的滋润,上帝关上了你的门就一定会再帮我开一扇窗。

  “是的,从今天开始你就必须和黄叙跟随为师学习五禽戏。五禽戏,是通过模仿虎,鹿,熊,猿,鸟(鹤)五种动物的动作,要外动内静动中求静、动静具备、有刚有柔、刚柔相济、内外兼练的仿生功法,锻炼时要注意全身放松,意守丹田,呼吸均匀,做到外形和神气都要像五禽,达到外动内静,动中求静,有刚有柔,刚柔并济,练内练外,内外兼备的效果,你们的身体都比较差,我这套五禽戏希望你们可以认真的学,叙儿一定要好生练习,老夫再配以银针刺穴的办法,希望可以补回你的先天不足。”华佗认真仔细的为魏禹两人讲解了五禽戏,他严肃的表情让本来轻松的环境显的有些凝重。

  “放心吧师父,我们一定会用心学的,”“是的华先生,叙儿一定要好好努力,将来和父亲一样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我也要当一个将军,”黄叙苍白的脸上因为激动而闪过一丝红潮,那幼稚的眼中却透露出了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

  就这样,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十天,而黄忠也出门了5天了,魏禹在这十天的练习和学习中才发现中国古人的伟大,在现代需要吃各种各样药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在古代仅仅只需要一些草药就可以治疗,而华佗的五禽戏更加的令他受益匪浅,想起以前电视里演的那些武林高手真觉得可笑,什么鹰爪门,虎鹤双行,完全都是些笑话,他也完全可以想到几个月前华佗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大的气势压的他如此的痛不欲生,中国古人的智慧真是无穷无尽啊。

  “华老先生,汉升不负重托,看谁来了……”黄忠还为进门就如此开心的叫喊着,华佗和魏禹他们慢慢的停下了手中的练习,一起看向快速朝他们走来的黄忠,而魏禹却一直看着跟在华佗身后的一个中年文士。

  “华老你好,在下是北地甄家在长沙的主管甄成,现在的家主是在下的伯父,神医的善举在下已经听黄将军说过了,在下很佩服的华老的行为,行走千里只为救治流民,请华老受在下一拜,”说着那中年文士便对着华佗一拜。

  “原来是北地甄家之人,快起来,这不是折煞老夫嘛,作为一个大夫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当年老夫跟随师父学医时就曾发誓,要用尽毕生精力来救治劳苦大众的。”华佗连忙扶起了这个自称甄家人的文士。

  魏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文士,一身简单素朴的灰色长袍,虽然从布料看来并不怎么豪华可却格外的干净和整洁,魏禹没法想像这样的一个人会是满身铜臭的商人,想想后世那些唯利是图的生意人,他们的祖宗真是强太多了。

  “华老一生救人无数,所以得知华老的事情后在下就快马把黄将军提的要求报给家主了,家主回信说哪怕倾家荡产也要给华老把这批药材攒出来,可就是家主有一点小小的要求不知道华老能满足吗?”这个叫甄成的中年文士面露难色的望着华佗。

  “说吧,老夫身无常物除了一身的医术还勉强过得去以外应该没什么值得堂堂大汉朝三大商家之一的甄家家主所看重的吧/”华佗平淡的语气冷漠的响起,竟然用这些事情来做交易,怪不得这个一直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神医会生气,黄忠看着场面慢慢变的凝重起来,尴尬的站在一旁,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魏禹看着旁边站立不安的黄忠,笑了笑道:“好了师父,甄先生远道而来,切不管他有什么目的,最少人家也辛苦了一趟啊,我们总不能在就这样在院子里说话吧,黄老哥还不赶快请师父和甄先生进屋。”

  “是啊,魏兄弟说的没错,华先生和甄先生赶快进屋吧,有事我们进屋慢慢商量……”黄忠赶忙接着魏禹的话说道,感激的看着魏禹,擦了擦额头微微渗出的汗水,跟着两人进屋去了。

  黄忠如此慌张的表现让身后的魏禹哭笑不得,无奈的笑了笑,跟随着他们的脚步慢慢的走进了房间,黄叙依然认真的练习着五禽戏,幼小的胳膊有模有样的练习着,如果没有魏禹和华佗的出现,或许这个名将之子只能慢慢的被历史所掩埋,三国的历史已经因为魏禹的出现慢慢的改变了起来,北美的蝴蝶煽动翅膀时,却没想到会让整个世界发生海啸。

  华佗气呼呼的跪坐着,而对面的甄成也尴尬的不知所措,黄忠想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充满希冀的看着刚走进来的魏禹。

  “师父,请先不要生气,所谓商人重利轻离别,商人有着自己原则,我们不应该用自己的想法去约束别人啊,可以先听听甄先生的要求我们再说啊。”

  “是啊,华老先生先勿动气,让甄先生先说完,如果太过分我黄忠给您赔礼道歉……”黄忠赶忙顺着魏禹的话接下去,生怕这两位又有什么不愉快,一边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一边是平日里关系不错的长沙富商,让这个纵横杀场的英雄有些手足无措。

  “华老,刚才是在下太孟浪了,家主并不是说要用这个条件来威胁华神医,家主只是听世人传说华神医发明的造化丹有着奇特的妙用,想和华老一起将这个药大批生产出来,由我们甄家负责药材和生产销售,这样我们有着一定的利润回报,华老也可以借此机会挽救更多人的性命啊,希望华老可以好好斟酌斟酌……”这个穿着朴素的富商将自己的目的很坦诚的说了出来。

  “不是老夫不同人情,可药是用来救死扶伤的,如果贵家主用来销售此药,那只能面对达官贵人,平日里生活简朴的老百姓又怎么买的起呢?”华佗的语气已经慢慢的缓解了下来,看来甄家的提议让他有些动心了。

  “老先生悲天悯人让在下佩服不已,可药物的制作需要成本啊,如果说赔本出售那我想家主肯定不会愿意的。”

  “既然贵家主想通过此手段来赚钱,那不好意思,老夫不是他的赚钱工具,此事不提也罢……”华佗还没等甄成的话说完就又开始生气了,已经不准备再说下去啦。

  “师父,甄先生,在下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我师父的造化丹的确妙用非常,可造价成本也不低,平日里为了炼制丹药我们也跋山涉水费劲功夫去采药,既然贵家主愿意替我们出药材那当然是求之不得,而我师父发明这种药物是为了劳苦大众,可又不能让你们亏本出售,那要不这样,贵家可以将药物分成两种,一种面对有钱有势之人,药物里夹杂一些养身健体的成分,当然价格可以适当高一些,而另一种面对百姓出售,里面就只是用来治病救人所用的药物,价格相对来说低一点,这样也让我师父可以达成心愿,希望两位可以考虑考虑。”魏禹将一个现代最简单的销售理念讲了出来,甄成这个精明的商人立刻就看到了无限商机,面露喜色的开始在心里盘算自己可以赚多少钱了。

  华佗看了看这个自己新收的徒弟,平日里平平凡凡的一个小男孩怎么会突然想出这么好的念头,联想起他有时不同寻常的话语和行为,魏禹的来历和身份开始让他有了兴趣,可他脸上的稚嫩和纯真却让华佗无法相信他的出现是刻意的安排,一个如此善良的孩子又何必追寻那些呢,想到这里华佗又笑了笑,原来心里那个小小的念头就这样消失了。

  魏禹看着华佗和甄成两个人的样子,心里已经明白自己的想法征服了他们,他现在应该离开了,剩下的细节两个人应该会规划的很好才是,起身说道:“师父,你们慢慢商议吧,我出去和叙儿一起练拳了,今天的练习还没有结束呢……”

  “恩,快去吧,这些事情为师会处理好的,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学习,好好去练拳吧……”华佗笑盈盈的说着,魏禹如此好学的样子让华佗格外开心。

继续阅读:第8章 邂逅“凤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