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兄弟分别
俺叫糖豆2018-03-13 02:003,067

  “魏大哥,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安安心心的练拳了,最近我们一直都被打扰,害的现在我们比黄叙那小子差了那么多,他个大冰块成天不说话,就知道练习,看看现在他的拳法练的多好,下次华先生考校我又要是最后一名了。”大清早庞统就在校场里发牢骚,看着远处黄叙的五禽戏已经练的虎虎生风,不由的生出一丝的嫉妒之心。

  “好啦,有时间发牢骚还不如自己好好练习呢?别多话了,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练习就好好练吧。”魏禹看着庞统如此模样,他只能无奈的笑着劝劝他了,魏禹和庞统在一起时间越长就越觉得他可爱,或许是因为他的出现庞统感觉到了亲人的爱才没有和小说里那样变的冷漠和嗜杀,视生命如草芥,最后无奈死于落凤坡,为刘大耳当了替死鬼。

  庞统还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可魏禹已经没有心思听了,他已经把全身心都投入到他的新拳法中,军体拳的刚猛,太极的阴柔,五禽中的虎比原来更威猛,鸟也比原来更凶狠…

  ”华先生,禹儿以后定会龙飞九天的,此子脸上有破军之相,只是现在还未到成熟之机,一旦时机成熟必将杀气冲天,还望华先生以后多多注意啊,今日我准备带统儿随我回襄阳去,以后禹儿的事情就多麻烦你了。”庞德公看着远方正在练拳的魏禹,意味深长的对华佗说道,原本以为可以不用说这些,可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魏禹身上的王者之气越来越重,庞德公不得不担心,只能出言告诉华佗,希望华佗可以在以后的日子里看好魏禹,最好能抹掉他身上的煞气,不要以后造成生灵涂炭。

  “庞先生怎说如此之话,禹儿是我的徒弟,我也不希望他命犯杀劫,不知先生有没有什么可以改变禹儿命运的办法吗?老夫随精通医术,可对于这些术数却一窍不通,还望先生教我啊。”华佗被庞德公的话吓到了,禹儿是他的徒弟又如此好学,华佗还想将一身的医术全部传授给魏禹的,怎能眼睁睁的看着魏禹被命运支配走上一条杀伐之路,可命运终归是命运,谁也躲不开,谁也改变不了。

  “华先生有所不知,破军之相必定生于乱世,而破军属水,少去靠近水的地方,北斗七星破军第一,其杀伐之气最重以后让他尽量远离战场,别的就一切随缘吧。哎~~~”庞德公只能尽量给华佗出谋划策,可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哎~~~~~”华佗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面色难堪的朝着校场中的几人走去了。

  “华先生,叔父你们怎么来了。”庞统练拳不专心,看到华佗和庞德公来了就赶忙跑了过去,黄叙和魏禹也停下了手,跑到华佗和庞德公面前问了声好,黄叙依然是那样冷冰冰的样子,好像永远都有人欠他钱一样,看的魏禹各种郁闷。

  “统儿,为父也来了几日了,早上听华佗先生说统儿的身体已经痊愈了,我看我们是不是也该回襄阳了,这些日子也影响了你的学业,等我们回襄阳,你也该好好跟我学习礼仪诗书了。”

  “叔父,可是统儿不想就这么快回襄阳啊,这里有又华师父,有魏大哥,还有紫儿和黄叙,统儿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多朋友,我们难道就不能和华师父他们在一起吗?”听到庞德公说要回襄阳,庞统的小脸立刻变难看了,用祈求的语气希望庞德公可以留下来,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傻孩子,我们怎么能一直待在这边打扰华先生呢,我知道你舍不得禹儿他们,可城里的病人也基本上快治完了,他们也要离开了啊,你先随叔父回襄阳去,等以后长大了你们依然可以在一起啊,现在回去收拾下你的行李,我们等马车一到就走了。”庞德公完全能体谅此刻庞统的心情,只能好言相劝。

  庞统看着叔父坚定的表情,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有点不切实际,只能无奈的低着头朝房间走去,看着庞统失落的样子,魏禹突然感觉自己心里有一丝酸楚,这些日子的相处,已经让他喜欢上了这个长像丑陋却心地善良的家伙,喜欢他在身边缠着自己的感觉,可他更清楚什么叫做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没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而庞统的辉煌就必要从襄阳开始。

  不大一会,庞统拿了自己的行李来到了众人面前,从微微发红的双眼中,看出来庞统真的舍不得离开这里,可坚强的他又怎会在大家眼前落泪呢?

  “庞大哥,庞大哥,你要走了吗?和我们在一起不好吗?干吗要离开大家呢?”不知道谁告诉了紫儿庞统他们离开的消息,这还没走呢?紫儿就已经哭着跑过来了,本来华佗把紫儿支开就是怕她难过和伤心,可紫儿还是知道了。

  紫儿拉着庞统的胳膊,眼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本来已经哭过的庞统又忍不住了,强忍着泪水,装出一副笑脸来安慰紫儿:“紫儿乖,庞大哥是随叔父去学习的,等庞大哥学成归来,就可以好好的保护紫儿了,到时候庞大哥天天陪紫儿玩好不好。”

  “不好,不好,紫儿这些年随着师父东奔西跑,从来没有人和你们一样和我玩,我舍不得你走,庞大哥不要走好不,呜呜~~~”紫儿的哭声让所有人都沉默了,黄叙的双眼也已经发红,转过身去偷着擦眼泪了,庞统的泪水像泄堤的洪水般涌了出来,抱着紫儿两个人哭成了一团。

  “庞先生,马车已经来了,你们收拾东西准备上车吧。”黄忠雇好了马车回来了,庞德公指了指已经哭成泪人的庞统和紫儿两人,黄忠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大家都不忍心把庞统拉开,或许等他哭够了宣泄够了,心里也会舒服点。

  两个人哭了许久,最后魏禹实在没办法,把紫儿拉进了自己怀里,擦了擦紫儿脸上的眼泪,认真的看着紫儿说道:“紫儿乖好不,你庞大哥是要去学本事的,我们不能拦着他,这样会影响你庞大哥的前途知道吗?等我们把这里的病人治疗好了,我带你去襄阳看你庞大哥好不,乖,把眼泪擦干,别让你庞大哥走的不安心……”

  魏禹的一番话才让紫儿止住了眼泪,庞统也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抓起身边的黄叙就狠狠的抱了下,“臭冰块,成天连话都不说,但我知道你只是嘴上不说罢了,每次我治病疼的死去活来,都会在床边发现一块麦芽糖,我知道那是你送给我的,等我们都把本事学好后,我们兄弟在好好一起为国效力。”说完庞统又狠狠的抱了抱黄叙,也许黄叙不善言辞,可他对身边人的关心和在乎却一点不比别人少,越是自闭的人,越珍惜感情。

  庞统慢慢的走到了魏禹面前,直接就跪了下来,“庞兄弟,快起来,你这是干什么呢?”魏禹连忙拉庞统起身,可庞统却将魏禹推了开来,“论辈分你是我兄长,长兄如父我该拜,论恩情,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更该拜,今日统为学艺离开,无法追随哥哥身边,他日统学成归来,定当为哥哥马首是瞻!”说完庞统便狠狠的在地上叩了三下。

  “庞兄弟,你我虽未正式结拜,可哥哥却一直把你当弟弟看待,今日弟为学业离开,兄甚是欣慰,他人我兄弟如有缘再见,兄定于弟携手一起打拼一番成就。”魏禹此时也无比的激动,拉起了跪在面前的庞统,紧紧的抱在了怀里,重重的拍了拍庞统的后背,爬在耳边轻声说到:“统儿切忌,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练习五禽戏,如果以后遇到一个叫刘备的人,无论他怎样求你千万不可答应助他,千万记得啊。”“哥哥放心,统定牢记你的教诲”庞统也紧紧的抱住了魏禹,这些日子的相处,让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的兄弟便成了真正愿意为彼此付出一切的真兄弟。

  “魏大哥,紫儿,黄兄弟,我会想你们的……”马上飞奔着离开了,庞统的声音也渐渐远去,魏禹等人一直站在亭子里(古代人送人离开一般情况下都会出现一个亭子,此处小弟也随机一个出来吧),看着庞统他们的马车一点一点的消失在了官道上。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禹儿,这段时间城里的病人已经所剩不多了,从明天开始为师就教你如何望、闻、问、切,做好准备,好好的看看师父给你的那几本书,希望你能在这段时间里好好用心。”华佗终于要开始教魏禹医术了,这些日子以来,魏禹基本上已经认识和了解了药物的样子和药性,他听到华佗的话,心里偷偷窃喜,他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步。

继续阅读:第17章 旷世奇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