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傅姬醋意大发(2)
唐家小宝2019-01-11 05:443,695

  凤烟匆匆离去,回去的路上他的心里,脑子里都是那年桃花树下的情景。秦府的桃花树还在吗?可笑,即使在了,也是物是人非了。佳人不在此了。

  驿站外,北烨玄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回到自己的国家。大旱解决后,司空烈大概是太兴奋了,忘记了九幽国的王子还在自己的国家,未曾召见。“王子,咱们已经收集好行装了,小厮为北烨玄牵来了马。

  “公子,咱们也是时候回去了,皇上这些日子一直飞鸽传书在催我们回去。”“也只好这样。听说是司空烈的皇后挽救了天下万民。哼,他司空烈也配这样有能力的皇后。”

  九幽国多年来臣服于菩提国,历年来的皇帝都想与菩提国一争高下,可不是兵力不足,就是有天灾阻挡。九幽国蛰伏多年,北烨玄这次暗自侦查了菩提国的国情。

  “菩提国的皇后是个奇女子,是他司空烈不知道珍惜。回去我将事情禀告了父皇。他是,我国攻陷他国,不是问题。”

  “皇子真是有雄才伟略啊!”

  “什么人!”

  北烨玄身边的小厮拔出佩刀警戒,这番话要是让旁人听见定是会惹出一番祸端。“丞相?”

  竟是丞相秦贵。“皇子,老臣听说您今日启程,所以得意起个大早来送送皇子。”秦贵没有带很多人只是身边带了两个亲信。北烨玄见他来者并没有恶意,也叫身边的小厮放下戒备。

  “丞相到访,不止是送我回国这么简单吧。说吧,咱们开门见山,我的时间不多。”

  秦贵鼓了鼓掌,“好,皇子快人快语,真是痛快。老夫最喜欢和爽快的人打交道了。想必,九幽国屈居与我国多年,你的父皇也不会甘愿吧。”

  北烨玄心中一惊,贵为菩提国丞相,对着敌国皇子说这些话,就不怕司空烈知道吗?“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了,敢对着本皇子说这些话!你不要命,我还想安全回去呢。如果要说这些,我就告辞了!”

  北烨玄欲上马离开。秦贵拦在了马前,马儿受惊提起了前蹄,北烨玄拉紧了缰绳“秦丞相,您是不想安享晚年了,提前死在我这马蹄下啊!”

  “哈哈,这事情对你我来说都是天大的好事,老夫怎么可能就放过呢,请皇子下来密谈!”

  秦贵冒死请北烨玄留下,必然是大事相商。北烨玄和秦贵回到了驿站,屏退了左右,香茶点心奉上。

  “嗯,驿站的龙井茶很是香甜,我一直很爱喝,丞相尝尝。”秦贵没有着急喝茶,“这次老夫来与皇子商量大事的。茶可以以后慢慢的喝。以后九幽国不想臣服于菩提国之下,那就要听老夫一言!”

  秦贵附耳过去,与北烨玄密谈。小一阵的功夫,北烨玄哈哈大笑。“真是妙计妙计!回去等我与父皇商议,会与丞相联系。但事成之后,我有一个要求!”

  “皇子请说。”

  “我要贵国的皇后。事成之后,皇后就是我的!”

  “好!成交!”

  今日路花花的肚子没有再闹腾,这几日离火珠安静了许多。哮天犬已经去了好多时日了,怎么就是不见回来?她的心里渐渐的开始不安起来,并不是担心哮天犬,他是天上的神,地上的妖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她反倒是担心起来火狐狸。她记得,哮天犬说过,火狐狸为了离火珠,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天色蒙蒙的亮,路花花的法力恢复了两成,勉强可以驾云。乘着白云奔向了离火山。她到了离火山的山脚下停下,怎么离火山的温度没有上一次来的时候高呢?是因为离火珠的原因吗?

  路花花徒步上山,她只感觉,越往山里走,周围的温度越低,寒气渐渐的有些侵体了。真是奇怪!且不说离火山如何,她好歹也是个神仙,一般的寒气不可能会侵体。

  路花花的嘴里开始吐出了寒气。火狐狸生性怕寒,她要是还在离火山中,又该是怎么样的难熬?走了很久,人迹绝灭,“火狐狸,臭狐狸!路花花来了你怎么还不出来!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掀了你的神山!”

  路花花的声音在空荡的山中回荡,只有回声,没有人回应。如若是平时,火狐狸早就冲出来和路花花大战三百回合了,这次怎么没有见到人?不安的预感袭上了心头,难道真的出事了?她记得,火狐狸还有一个狐狸洞,对,去哪里找,看她在不在哪里。

  穿过树林,路花花看到尽头有一个黑色的洞口。难道这个就是火狐狸的老巢?!路花花大喜,“火狐狸,臭狐狸!我来了,你就不想我吗?我来了。”她边走边说,进了洞她看到了一个不该看,也不想看的一幕!

  哮天犬与火狐狸赤裸着身体,相互运功,“啊……你们在干什么?!”路花花赶紧用手蒙上眼睛,转过身体。由于路花花的打扰,两人中断了运功,火狐狸脸色苍白不省人事的躺在哮天犬的怀里。

  “花儿!你怎么来了?”哮天犬也是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路花花会来到了离火山。“你们干嘛不穿衣服!我要是不来你们还想干嘛?!”路花花娇嗔起来,还别说,这只小猫生起气来还是国色天香。哮天犬急忙为火狐狸穿上衣服,路花花走上前看到面色苍白且不省人事的火狐狸,再看看赤着上身的哮天犬,看来他还真的没有做什么。

  “你……你怎么会来?”路花花从怀里掏出手帕擦拭着火狐狸额头的冷汗。“你说过,火狐狸是冒着生命危险将离火珠借给我们的。这些时日,离火珠暂且归还不了,所以我想来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危险。谁知道到了离火山的山脚就感觉出了异常。接着就……就看到你们俩个这样。”

  哮天犬很是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他们虽然不是人身,但已经成仙体,自然有了羞耻之心。

  “你应当懂我的,花儿,我和火狐狸之间是没什么的。”哮天犬急忙的解释。路花花挥了挥手,“哎呀,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她到底怎么了?如果因为是我,我心里怎么会过意的去。”

  “她……她与离火珠为一体。离火山如果没了离火珠也将会是一座死山。她离开了离火珠才会这样。我本预计,两天后归还,谁知道中间会出了如此大的麻烦!”

  路花花仔细的看着火狐狸,她的火狐尾巴若隐若现,若不是灵力微弱,地仙是万万不会轻易的现出原形。她扶起火狐狸,运足自己浑身的灵力,输进了火狐狸的体内。

  “花儿,你这是做什么?你来人间许久,没有喝过琼浆玉露了,仙气已经很是微弱。还是我来!”

  洞内仙气环绕,看来路花花是拼了自己的老命来救火狐狸了。“别碰我。我体内有离火珠,只有我的灵力才能就醒她,你的灵力作用不大,还是留着力气吧。”路花花聚精会神,将自己的灵力输送给火狐狸。

  一盏茶的时间,火狐狸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条若隐若现的狐狸尾巴也不见了,气色也是缓和了很多。可路花花的变的有些不对。哮天犬赶紧扶起路花花,“花儿,你怎么样?”路花花倒在赤着上身的哮天犬,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昨晚的司空烈,也是赤着上身将她抱入怀里的。火狐狸穿上的衣服,回头看了看路花花,“怎么是你?!我以为是哮天,你为什么要耗费灵力来就我?”

  路花花强支撑起身子,打趣道,“你以为我想救你啊。谁让我欠你东西。”“我又不是冲着你,我是因为哮天才会将离火珠借给你,你别高看了自己。”

  “你这个臭狐狸,还真是嘴硬。若我不是心存愧疚谁会救你!”火狐狸恢复了精神,下床走上梳妆台,火狐狸最在意自己的容貌,大病初愈,更是要好好打理自己的容貌。

  “你这是花猫还会心存愧疚?”“因为!因为把离火珠吞了!”“什么?!”火狐狸一把钳住路花花的脖子,将她掐的透不过气来!路花花一时没有防备,毫无还手的能力。

  哮天犬在旁着急,“你干什么?!疯了吗?是她救了你,你快放开她!”“咳咳……我……我……上不来气了……”路花花双脚腾空,火狐狸眼睛里都是怒火。

  “你竟然敢,你竟然吞下离火珠,你竟然还敢问我为什么?”路花花的眼前都是金星,她看到了两个哮天犬和两个火狐狸。“你放开我,我来就是还你的!还给你!你……你先……放开我!”

  火狐狸看路花花的样子不像是撒谎,她要是真有人敢独吞离火珠也不必再回到离火神山了。火狐狸松开了手,“好,我就看在哮天的面上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都是那个皇帝啊。哮天用离火珠救过天下后,他对离火珠心生贪念,我知道离火珠对你和你的族人万分的重要,情急之下,为了保住离火珠我……我只好吞了离火珠来保住它了。”

  “你……我也拿不出离火珠。何况,这么多的时日,离火珠早已与你的血脉相连了。我要是硬生生的将离火珠从你体内取出,你必定会命丧于我手的!但离火山和我狐族不可少了离火珠,百日后,离火珠如果还没有回到离火山,所有的狐族和山川都会是我和离火山这个下场。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火狐狸的话虽然冷冰冰但句句为路花花考虑,哮天犬在洞内踱着步子,这听完火狐狸这么一说,离火珠是取还是不取!火狐狸站在洞口,向外张望着。洞外的树上隐蔽处已经开始有霜挂了,昨日还热气蒸蒸的离火山今日快变成冰山了。火狐狸向外伸手,天上竟有星星点点的雪花飘落。

  火狐狸看着手中的雪花出神,嗔笑,“这离火山从盘古开天的时候从未下过雪,今日我竟然有幸看到下雪。”哮天犬和路花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多少带着些心酸,昔日的家园如今被搞成这个样子,多少的他们都是有责任的,火狐狸能够留她一命亦是仁慈。

  “你……你还是把离火珠取出来吧!我不想欠你狐族一世的人情,若……若因为我,你狐族灭族,那我的罪过可就是天大的了,天庭我都回不去了!”

  “火狐,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虽是地仙,可你的族人不是。”火狐狸带着一身的寒气进了山洞。

  “办法不是没有,只不过难于登天!”

继续阅读:33君子的承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