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雨过天未晴
唐家小宝2019-01-11 05:432,813

  这场大雨持续了三天三夜。菩提国很久都没有开过的月季花,雨后盛放。路花花又可以吃到她喜欢的红烧鲤鱼了。大难不死,她还不吃个够本。正当她在寝殿内大快朵颐的时候,哮天犬消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路花花的背后,将离火珠递到了路花花的手里。

  “哇,之前见到它的时候只以为它是一颗法力平平的珠子,没想到它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哮天犬变回了自己的模样,“当然,离火珠是火狐族的至宝。是火狐狸的命,她为了我,用了自己千年灵力取出离火珠。”哮天犬说道此处的时候,声音低沉,话语中带着失落。

  路花花从未见过哮天犬这个样子,他与二郎神君从来在天庭趾高气昂的。“哮天,你怎么了?之前教给你计策,火狐狸上钩了吧。”

  “花儿,这次是火狐拼了性命才取出了离火珠,而我却欺骗她,我的心里很不舒服。”

  路花花一直都觉得哮天犬傻兮兮的,一副天真的脑子,火狐狸怎么会不要性命去拿离火珠呢?

  “好了,大旱既然已经解决,我要将离火珠还给火狐狸了。我要去一趟离火山。”

  “参见皇后娘娘。”门外的太监通报。“皇后娘娘,皇上想见见水大人。”司空烈想见哮天犬?那家伙一定是盯上了离火珠才会突然的召见。哮天犬又变成了水麒麟的模样,路花花紧握着哮天犬的手,“我同你一起去见他。想必是这个臭男人盯上了离火珠。”

  金殿之上,金碧辉煌。司空烈高高在上,哮天犬和路花花进殿后参拜。“皇后,快起来。”司空烈对待他们二人的态度明显不同,前一日还是怒目圆睁的样子,今日就是一副笑嘻嘻的嘴脸。路花花在哮天犬的耳边说,“他还会变脸。以前没发现,今日我才发现。”

  “皇后,前些日子是朕的不对。在这儿给你赔礼了。”司空烈拱了拱手路花花退了几步。今日他是怎么了?竟然会给路花花赔礼道歉!“你……你。”路花花大脑空白,哮天犬上前为路花花解围,“皇上。万万不可行此大礼。我的姐姐受不起。”好歹哮天犬是司空烈的情敌,二人见面,哮天犬自然看他是分外的眼红。

  “是朕的错。朕自然要赔礼。朕召二位前来想问清楚,救万民的于水火的离火珠是哪里来的?朕从未听闻过有这样一件宝贝。”

  哮天犬和路花花相互看了一眼,就知道。司空烈就是冲着离火珠来的。“它是我族的传世之宝!我……我轻易是不会拿出来的!我的弟弟看到我命悬一线,这才肯拿出来的。”

  哮天犬看到路花花再说下去,怕是什么都要说出来了。紧忙上前解释,“皇上。这珠子是本是我族的至宝。只不过祖上有过嘱咐,万不得已的时候定不可以拿出来使用。姐姐本是想着其他的方法解决天下,我眼看着姐姐于危难,无奈之下,违背的祖先的意愿。”

  司空烈盯着离火珠,目不转睛,眼眸中映着离火珠的红光。路花花使劲拍了拍司空烈。“喂,别盯着它看,少打它的主意!”司空烈回过了神有些怒气的盯着路花花。还真是个奇怪的女人,这个天下都是他的,何况这个小小的珠子。

  “皇后,整个天下都朕的,何况是你手中的离火珠了。哈哈”司空烈的话说的这样直白,就差没有伸手直接向路花花要离火珠了。

  “皇后,水麒麟。既然离火珠是救我国人民于水火的至宝,那么就应该赏!水麒麟听封,封离火珠为菩提国圣物!每日受万民香火,供于太庙之上!”

  什么?!这明明是抢!臭男人!路花花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火气,“你这是明抢!它不是你的,你却要供在太庙里!你这个臭男人,真是不可理喻!”金殿内到处都是火药味,哮天犬恨不得上前将司空烈撕碎!难道人都是这般的贪心吗?!怪不得二郎神君总说的一句话就是人心难测!那在离火上虚弱,命悬一线的火狐狸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皇上!这恐怕有些不妥!这让姐姐愧对祖先啊!‘哮天犬在一旁劝解,拿不回离火珠,他又怎么对得起火狐狸!做人和做神仙都是要守承诺的!这个也是二郎神君交会他的道理。

  “诶,她是朕的皇后,她都是朕的,何况一颗小小的珠子了。来人,将离火珠供于太庙之上!”近身太监听到司空烈的懿旨,对着哮天犬恭恭敬敬的低着头,等着哮天犬交出离火珠!

  此时,他真是想拿着珠子带着路花花离开这个鬼地方!可他谨记二郎神在他走的时候的叮嘱,千万不可惹是生非!这般的境地,他也只好乖乖的将珠子奉上了。路花花突然抢过珠子,情急之下吞下了这颗珠子!

  “花儿!”

  “皇后娘娘!

  “皇后!”

  路花花的这一举动吓的近身太监跪地大叫皇后娘娘。司空烈万万想不到路花花会由此一举,将整颗的离火珠吞了下去!

  “咳咳我……我不能对不起列祖列宗!”路花花在吞下离火珠后只觉得嗓子眼堵的难受。

  哮天犬急忙上前顺着路花花的后背,“姐姐,可又异样?可吓死弟弟了!”司空烈半天没有缓过神,“太医!太医!快传太医给皇后把脉!”

  不知道司空烈是紧张她肚子里的离火珠还是紧张路花花。“我……我实在爱着急了。”

  太医拿着箱子匆匆忙忙的进殿后为路花花请脉,哮天犬关切的问,“姐姐可否平安?”太医把完了脉回禀司空烈,“回皇上的话。皇后娘娘暂时无大碍。没有异常。”

  还好,暂时无大碍,有没有事情只有路花花和哮天犬知道。“没事就好。皇后,你还是下去歇息吧。离火珠的事情迟些再说。”

  哮天犬扶着路花花退下了。

  皇后娘娘的寝殿内,路花花盘着腿,自己运功想逼出离火珠。她只觉得肚子内有一团火在燃烧。任凭自己怎么运用灵力逼出,肚子里的离火珠却是毫无反应。路花花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头上渗着冷汗。在旁护法的哮天犬抱着路花花,满眼的都是焦急,他摸着路花花的肚子,又涨又热!一定是那颗离火珠作怪!

  “花儿,我知道你很难受,挺住!我回去求紫阳真人!你等我!”哮天犬将路花花放在床上,安顿好了她,他一个人回了天庭!

  傅姬听说路花花将一颗珠子吞进了肚子,哈哈大笑。“哈哈,这个山野村妇,如此的吕莽。连这等无知的事情都干的出来,真是好笑。本来皇上对她有一丝丝的好感,想必过了这件事情,什么好感都没了吧。哈哈”傅姬半躺在贵妃榻上,笑的花枝乱颤。

  “爱妃,什么事情让你笑的如此开怀?”是司空烈!“皇上。臣妾在笑小菊,早晨因为摘花,跌了下来,结果反倒让自己伤了。”

  温柔乡大都是英雄冢。司空烈逃不过傅姬的温柔乡。婢女奉上了香茶,连下了三天的大雨,菩提国所有的水井都已经注满的水。“皇上,今天的茶特别的好喝。”

  傅姬亲自喂司空烈喝茶,心头的难事解决了,喝什么都是香的。“今早很臣妾听说皇后娘娘把那颗神珠吞了下去!皇后娘娘没有大碍吧。”傅姬试探般的问道。司空烈叹了一口气,放下了茶樽。“哎,本来朕是听了秦丞相的话,向皇后要来离火珠,造福万民。谁知道,皇后这般的刚烈,竟然吞下这颗珠子。注定了这颗珠子不属于我菩提国。”

  原来是秦贵进言,想将离火珠据为己有!若离火珠真的进了太庙,秦贵可谓是又立了一件大功了。

  “皇上,既然皇后娘娘吞下了珠子。那臣妾理应去看望皇后娘娘。说不定,臣妾一去,珠子就乖乖的从皇后娘娘肚子里出来了。”

  “好。改日去看看她。这个傻女人。”

继续阅读:27凤烟临危救急(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