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干旱
唐家小宝2019-01-11 05:432,333

  次日,文德殿内,寒气森森。而截然不同的殿外,却是列日炎火。

  “启禀圣上,臣还有事要禀!”

  “郑将军请说!”龙椅上的司空烈有些无精打采的应付道。对于一夜未睡的他,此刻已经疲倦得没有半点力气。尤其是下、身传来的隐隐痛楚,更让他有抓狂的冲动。

  该死的那个女人,下手这么狠,难道是他断子绝孙,还是想让这个国家再也不能诞下龙嗣。

  “皇上,近日江浙一代的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听说那里半年不曾下雨,田地干旱得全部裂开。百姓的庄稼那是稞粒无收,饿死渴死的孩子老人更是不计其数。所以,江浙巡抚契大人递来奏折,恳求皇上能……”

  不待镇国将军——郑允说完,司空烈就打了个呵欠道;“好了,朕知道,既然百姓有难朕这个做皇帝的肯定要帮。明天开仓放粮,另外再从国库拨出五百两白银做为赈灾之用。”

  “可是…”

  “怎么了郑将军?”见郑允面呈犹豫之色,司空烈有些不耐的蹙眉询问。

  一脸清俊的郑允此刻把脸垂得更底了,声音却一如往常的响亮道;“听那里的百姓说,半年前,它们在水月奄供俸的雷神,风神,雨神雕像都被人把镀金部分的眼睛偷了。后来,没能抓住小偷,于是百姓纷纷捐赠又把那些雕像给修好了。但是,由于资金不足,所以雨神的石像就只修了一只眼睛。因此,从那日起,江浙地区的百姓,就不曾见过一滴雨水。”

  “咦,听你这么说,事情还有些蹊跷?”司空烈听得这种怪事,顿时俯下身来了兴致。

  “不错,曾当地的知县还说天上神仙给他托梦,说是这里的百姓惹怒了她,如果当今天子不能亲自敬奉赔罪,她就百年不降一雨,直到那里寸草不生为止。”

  “什么…”司空烈勃然大怒的啪打着伏龙案几。

  同时,听了郑将军的话,下面的文武百官也跟着唏嘘不已。一个古怪的梦魇,竟要当今天子亲自赔罪,这简直就是无稽之谈。那个县令也真是吃了熊胆,敢提出来。

  司空烈龙颜大怒的指责道;“郑将军,朕一直欣赏你是因为你文武兼得,打兵打战更是有勇有谋,想不到枉你如此功成名遂之人也听信这种荒谬之言,真是让朕痛心。”

  “皇上恕罪,其实臣并非相信神鬼之论,只是百姓却将一切神灵奉为至高之物。况且,此事又恰在此时,所以那里的百姓已是深信不疑。否则,微臣也不敢在殿堂之上冒着……”

  “不行。”司空烈想也不想就拒不接受,要他一代天子去信奉那种愚昧之事,这传出去岂不让邻国之人笑话。

  “皇上请三思。”郑允依旧跪在殿中,满脸诚恳的请求道。虽然知道祈雨之之事过与可笑,但为了百姓安心,郑允也不顾不得那么多了。

  殿堂内一片沉寂,谁也不敢多说半句。

  就在这时,一旁安然而立的银发男子突然慵懒的站出人群,他凤眸半敛,俊容流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他并不跪地,而是朝司空烈作了一揖道;“皇上,现在国泰民安,尤其在皇上的治理下,百姓兴旺。只是偶有天灾降临,在百姓的心中,皇上乃是一位圣君。次此若事能为百姓求雨,由此可见,皇上心系民心,能为百姓之请屈身降贵,那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此机可谓收复民心的大好机会。若皇上能做到此举,就算不能流芳百世,也能得世人佳誉。”

  “国师你……”没料到凤烟竟为此举而大为赞同,司空烈不免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皇上,如果你这么点请求都不答应,在皇上看来那是尊严的问题,那百姓定以为你是一个置万民不顾,只能贪图享乐的昏君。所以,臣是替皇上考虑,还请皇上明察秋毫。”凤烟说完,慵懒的凤眸荡出一丝微波,美丽得扣人心弦,随后了无声息的退下。

  “来人啊,按朕旨意。明日,在殿堂外建一祭台,朕要亲自为江浙受苦受难的百姓祈风祈雨。望我菩提国子民,早日能脱离大灾大难。”

  “吾皇万岁万万岁……”……

  “傅姬殿”内,女子如水蛇般妖娆纤细的腰肢,妩媚的贴上男子那刚毅的体魄。

  “皇上,你已经两天没有踏入傅姬殿了,臣妾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女子娇嗔的声音含着一丝埋怨与欣喜。毕竟皇上肯来,那就说明完全原谅她了。

  司空烈知道自己这些天有些怠慢了眼前这个如桃花般娇艳的女子,于是他有些宠溺的吻了吻她的脸道;“怎么会呢?我的好傅姬,朕这几日只是政务繁忙,今早,郑将军又报江浙旱灾,朕现在还在想办法解决呢。”

  “原来是这样啊,臣妾还以为皇上一直生我的气,害我这几天食不安稳,睡不安心。”说到这里,秦傅姬竟轻声低泣,那副惹人疼爱的模样,好让司空烈愧疚。

  “好了,朕的好傅姬,朕向你赔不是行了吧!”言语间,司空烈扬手就要自己掌嘴,以示诚意。

  见状,秦傅姬连忙阻止道;“皇上不可,你乃当今天子,没有敢打你。所以,你也不必为了臣妾如此,只要你明白傅姬的心就行了。”

  “呵呵,还是朕的傅姬体贴吾意啊!看来,这后宫之首非你莫属。”司空烈一边说,一边打横抱起秦傅姬,眼神暧、昧的望着她朝床榻走去。

  听到后宫首位,秦傅姬当即一愣,半晌才返过神来的她在司空烈怀里佯装挣扎道;“皇上在胡说什么啊?臣妾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司空烈突然一脸严肃道;“哼,朕是说,朕会让你成为一国之后,而不是让那个蠢女人一直这样嚣张下去。”

  “这这是真的吗”秦傅姬一想到自己能成为梦寐以求的皇后,当即激动得言语不畅。

  “君无戏言,只要你能好好配合朕,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

  “皇上”一声轻唤,女子头次主动的献上热吻。

  而急不可待的司空烈也照样回应着。

  激、情过后,二人皆褪去衣衫,这时尴尬的一幕出现了

  “皇上,你怎么了?”

  “傅姬,朕今晚不行”

  “什么?”女子酡红着脸,望着明明已经欲、火焚身的男子却突然说出这种话,顿时她大感吃惊。

  “那个朕今天不舒服,改日吧!”

  “难道皇上还在生臣妾的气?”

  “没有!”司空烈疾口否认,但又不能说出自己下体胀痛之事。

  “可”

继续阅读:9祭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