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鱼干
唐家小宝2019-01-11 05:432,277

  竖日,文德殿内,一片肃穆。

  金色龙椅上的司空烈,无精打采的用手托着下巴,此刻的他简直疲惫至极。

  由于昨晚,忆及那个蠢女夸下海口,庆贺她即将被赶出后位,于是他与自己的爱妾傅姬兴奋得缠绵了整整一夜,直至天明方才睡去。此刻,那还有精力打理早朝?现在的他,恨不得再回傅姬殿,躺在美人的温柔乡里,大睡一觉。

  “早朝就到此为止吧,如果众聊还有事要议,就写在奏折里,晚了朕自会批阅。”司空烈一边说,一边打着呵欠,挥了挥金色的袖袍,意图退朝。

  众文武听罢,恭敬的朝司空烈做了揖,便呈二字排开,打算退去。

  “报…”

  大殿外,突然一声急喝,顿时震退了所有人的脚步。就连刚走出龙椅的司空烈也不由收回了脚步,一脸不耐的朝殿外望去。

  来人正是那位英气泛发,丰神俊朗的镇国将军——郑允。

  只见他身披铠甲,紧抿薄唇,剑眉浩气,走路更是步步生威。

  将军就是能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三五两步,他就踏入殿槛,然后朝銮殿当中单膝跪地道;“启禀圣上,臣有紧要军情相报。”

  “郑聊家免礼,有何事要奏?”司空烈抬抬手,示意平身,但脸上所呈现的不耐却极其明显。

  “禀皇上,今日苏州巡抚来信,说是江浙受灾之地昨天还炎日不退,到了夜晚子时突然天色有异,乌云齐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倾盆大雨接踵而至,那边的百姓闻得雨来,喜得一夜未眠,与这场及时雨共同欢呼庆祝,直到今日巳时方才止住。”

  “什么……”司空烈龙颜惊骇,猛的一拍龙案,满脸一副不可思议之状。

  而与此同时,下面的文武在听闻这个消息后,也皆是面色大惊。随后面面相觑,议论不休。

  “怎么这么巧?”“是啊,这事太蹊跷了。”“这个平民娘娘难道会看天相?”“奇了,真是奇了!”

  面对下面各种猜忌,司空烈不死心的站起身来道;“将军,此事可有假?”这怎么可能,难道真让那个蠢女人说中了?

  郑允面带喜色,立即点头说;“此事千真万确,皇上大可放心。”

  “放心……”他放心个屁啊,好不容易抓到机会可以废后,想不到连老天都帮了她。一想到日后还要看到那个女人,他就气得怒火中烧。

  “皇上,莫非天降大雨造福我朝百姓会让你不高兴?”这时,一直立在侧位的白发凤烟望着一脸颓败迷茫的司空烈,趁机讽言之。

  司空烈当即听出了凤烟那悠然自得的话语,蓦地露出一个勉励且生硬的笑容道;“怎么会,百姓能躲过一劫,生为天子的朕比谁都欣慰。”

  凤烟薄唇微翘,凤眸慵懒而妩媚的半睁道;“是吗?”

  “当然。”

  “那皇上刚刚为何要露出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是为何事而忧虑吗?”凤烟语气淡薄,隐约间却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犀利。

  “朕并非郁郁寡欢,朕只是再想,皇后昨日允诺天下,要在明日下场大雨。所以,朕觉得她说得可真巧啊。如果,不是巧合,她今日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啊。而你,国师,恐怕也好不到哪去吧?”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看似嘻笑间的二人,实则都怒瞪相对。当然,其中那些带刺的话语,也并非是那些迂腐的官员能听得出来的。

  凤烟知道司空烈心怀不甘,却又无可耐何,于是他拨弄着他如雪般美丽的银色发丝,淡淡的转身道;“皇上,别忘记了,臣说过,顺天娘娘是按天的旨意降世。所以,今天一切也许不是巧合,而是天在帮她!”

  “凤烟你……”

  ………………………

  凤仪宫内,某猫正躺坐在八角长亭,翘着二郎腿,打着呵欠,吃着鱼干,晒着太阳,过着惬意的生活。

  “娘娘……”一个穿粉色衣裳的小宫女一路奔来,只见她脸带匆急与惊喜之色。

  路花花瞥了此人一眼,认出一她。她是和相思一起侍候她的另外一个小宫女,叫阿桑。这两天相思病了,路花花的洗淑打扮都是这个宫女帮她。

  “娘娘……”

  “怎么了?”

  “下雨啦,下雨啦……江浙那边下雨啦……”

  “哦!”路花花继续无聊的吃着鱼干,完全一副状态外。

  “娘娘,你怎么一点也不惊讶啊?”

  “我早就知道了。”

  “……”

  正当阿桑被路花花弄得无语时,花苑外突然传来一道柔美的女声;“哟,我当是谁在这里呢,原来是皇后姐姐啊,怪不得妹妹怎么也找不着你,你还在这,真是有雅兴啊。”

  遁着声音,阿桑和路花花同时转过身去,只见那少女的头在花树丛中钻了起来,青翠的树木空隙之间,露出皓如白雪的肌肤,漆黑的长发散在湖面,一双像天上星星那么亮的眼睛凝望过来只见她舒雅自在的走了过来,明艳而动人,仪态高贵而傲慢,她的白衣飘袂在花丛之中,更显出了她的美丽不凡。

  路花花一时间看呆了,因为这个女人长得和天上的神仙有得一比。她并不是没见过美丽仙子,只是从不曾在人间看到这么美丽的女子,所以一时间愣了神。

  女子看到路花花那张没有任何特色,且有些“邋遢”的容颜后,眼里明显有嫌恶之意。

  “她是谁啊?为什么叫我姐姐?”半晌才回过神来的路花花歪着头朝一旁的阿桑问道。

  看到秦傅姬的阿桑已经吓得面色苍白了,顿时躬腰退到路花花的身后解释道;“娘娘,她就是皇上最宠爱的秦贵妃,但是位衔在你之下,所以称你为姐姐。”

  “哦。”虽然没听明白阿桑的大概意思,但路花花觉得人家既然唤自己一声姐姐,她也得表示什么。于是,她站起身来,拿起石桌上的鱼干就朝秦傅姬递了过去道;“妹妹,今天没有新鲜,但这鱼干味道也不错,你偿偿。”

  万万没料到路花花会如此粗俗的将桌上那些残鱼贱骇递给自己,秦傅姬当即吓得退后几步,花容失色的大喊道;“快,快把这些有腥味的东西拿开,真是臭死了,臭死了!”

  路花花见把对方吓成了那样,连忙收回手,把鱼干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然后一脸满足的说道;“真香……”

继续阅读:13智商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