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全鱼宴
唐家小宝2019-12-04 11:353,368

  司空烈本不想来的,那死女人的家里来人了与他何干?后面听说来的是个男人,进殿后路花花就把宫女太监都掇出来了。一听到这个消息,司空烈坐不住了。这里面有着赤、裸、裸的奸情呀!

  转念一想,要真是奸、夫的话,现在他过去启不是能抓个正好,只要那男的赶靠近路花花三尺之类,就安路花花个淫、乱后宫之罪,这可比七出之条快得多!

  于是司空烈就兴高采烈,手舞足蹈的跑过来捉奸,更为了让证据确凿,带着一大票的人浩浩荡荡的赶了过来,秦傅姬就是其中之一。

  司空烈挽着他的秦贵妃进到殿内时,正好撞到了将要出去的啸天,顿时两种心情同时涌上心头。一种就是失望,果然红可出墙这种高技术含量的事路花花她干不来。另一种就是窃喜,可是由于微乎其微,就被司空烈直接无视了。

  这男人也太说话不算话了,说好了不来的,现在又带着妹妹逛到这里来了。

  “咳咳……”相思小声的咳了一下,再使眼色让路花花向皇上请安。

  “相思你是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咳起来了,不会是偷吃了我的鱼,被卡住了吧!”路花花一脸惊恐的看着相思,想起了换衣服之前没吃完的那半条。相思听完这话,想死的心都有了。

  气氛一时之间到达了尴尬的巅峰,相思和小桑都想给皇上行礼,可无奈娘娘一直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她们实在是找不到机会。司空烈索性就站在那里,看路花花什么时候给自个行礼,后面一行人看皇上不动,自然也是不敢动的。啸天犬直接被这突然来的一群人吸引了目光,更是大胆的瞧着司空烈,这可是霸占花花近一百年的人,值得研究!

  谁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长时间,只是有的人已经双脚都有些麻木了,路花花索性斜倚在座榻上无聊的用精美的宫装磨着指甲。

  “路花花,你当联是死人吗?见了也不请个安!”司空烈的耐性终于告吹,瞬间暴发。

  “啊呀,你什么时候来的?”本来有些困意的路花花被司空烈这么一吼,直接身子抖了一下,回归现实。司空烈看路花花坐正了身子,以为她会起来给自个行个礼,哪想路花花只是因为靠一边手有些压麻了,现在坐正了,然后倚向了另一边。司空烈的气焰瞬间一股作气破了最高指数,然后直接熄灭了,没错,是熄灭了!他现在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现在有多气。

  “皇后娘娘,你至少意思意思给皇上请个安啊!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感情好,不知道的,恐怕要笑话娘娘这点教养都没有了!”秦傅姬优雅的拿着帕子遮住笑着的嘴角,不紧不慢的对路花花说道。秦傅姬在心里都乐开了花,就这么个脑残皇后她要是都斗不过,一头撞死算了。

  “给皇上请安!”路花花十分不愿动的站起了身意思意思行了个礼,却在心里想着,想当初我在天庭混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等着投胎呢!让我跪你也不怕折寿。

  “哼!”司空烈十分不满的哼了一声,看向一旁的啸天,都是这人惹出来的事,路花花动不得,这人还动不得!等下一句话不对就安个罪名拖出去,出出这口气!

  “你是何人,与皇后什么关系?”

  “回皇上,我叫啸天,是花花的兄长!”啸天在人间走动的机会比路花花多的多,每天跟着主人二郎神上大殿开会,面对君王类的人物,自然知道要怎么回答。

  “即是兄长怎么不是一个姓?”司空烈疑惑的问道。

  “我到是想跟他一个姓,可是师傅不让啊!”路花花一脸苦恼的说道,当初认识啸天犬的时候,觉得他的名字十分拉风,不管在哪里一提起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哪像她的名字,除了师傅天上哪个仙人认识她。

  “是这样的,花花出生的时候,有个算命先生说花花要是跟我们一个姓的话,会带来灾难,就换了个姓名好避开!”啸天犬一听路花花想跟他一个姓,心里进接乐开了花,果然没有白疼她,她也是很想当他的媳妇的!花花~我会等着你回来的!

  司空烈听完就恨不得立马把那个不存在的算命先生捏死,他们家到是避难了,他堂堂一国这君现在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相思看着目前为上举指还算正常的路花花,在心里求着满天神佛,千万别在秦贵妃面前落下什么把柄了,到时候那秦贵妃枕边风一吹,咱们娘娘就没出头之日了。

  “皇上,娘娘,秦贵妃,这时辰也不早了,是不是该传膳了?”相思眼看着午膳时间要到了,连忙出声提醒。

  “吃饭,那赶紧的开始吧!我早就饿了!”路花花一听到用膳两个字,脑子里就立马反射性的想到一桌子的鱼,或蒸若煮或烤或炖!

  “皇后娘娘进宫也有些时日了,臣妾还未同姐姐吃过饭呢!皇上看一起吃个便饭可好,就当是姐姐款待妹妹了!”秦傅姬抱着司空烈的手壁撒着娇,还用她傲人的胸围时不时的厮磨着司空烈。

  对于美人的撒娇司空烈当然是应允了,路花花好歹也在宫里待了这么些日子,吃像应是比刚来那几天好看多了才是。

  太监们合力搬了张桌子进来,四方的桌子,司空烈坐在主位上,路花花和秦傅姬分别坐在两旁,啸天犬坐在对面。

  菜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每上一道菜司空烈的脸色就难看一分。红烧鱼,水煮鱼片,糖醋鱼,清蒸鱼肚,粉蒸鱼尾,麻辣鱼片,鱼头豆腐汤,松鼠鱼、惟一的两道看起来不是鱼的菜是一道冰粮肘子和一盘双色丸子!冰糖肘子在路花花的示意下直接放到了啸天的面前,又换来啸天感动的注视,这么多年了,难为花花还没忘记他最爱吃什么。

  “还有别的菜吗?”司空烈看着桌上的十道菜,只伸手点了那丸子,当宫女将丸子夹到碗里,司空烈咬了一口才知道是鱼丸子。

  “回皇上,没有了,娘娘平日都只吃这些!”相思有些紧张的说道,皇上自小被鱼骨卡了之后,就对鱼有莫名的不喜欢。可是娘娘的菜单是早就拟好的,就那道冰糖肘子是娘娘特意让加来款待国舅的,皇上又没指明要吃什么,她们做奴才的哪赶随意揣测君心。

  “皇上,不如咱们去别处吃吧1”秦傅姬按捺住笑意,这路花花完全是自毁前程啊!这全世界的人都快知道当今皇上不爱吃鱼,这哪还用她出手,迟早有天路花花就得自个左脚绊右脚从皇后的位置上滚下来。

  “我小时听人说过吃鱼会使头脑变聪明,看来皇后你把这江河湖海里的鱼都吃绝代了也不见得有一丝长进!”司空烈被这满桌的鱼弄得汗毛都竖起来了,丢下筷子就走了。

  路花花本来还中规中距的坐在位置上,等着相思把鱼夹到碗里,剔过刺才慢慢的喂入嘴里。吃得那叫一个不尽性,那叫一个不痛快。现在司空烈黑着一张脸走了,正中了她的下怀,筷子一扔,伸手就抓起眼前的鱼块,大口一咬,这才叫生活啊!

  啸天犬见路花花如此豪放,也不禁被她挑起了食欲,伸手抓起那美味的肘子,啃得那叫一个尽兴!果然,还是花花的本来面貌最可爱了!

  相思看着眼前大快朵颐的两人,不由的叹了口气,就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娘娘的未来还真是今人担忧啊!不过好在皇上每次生气归生气,还不拿娘娘开刀就是了!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身穿白衣的凤烟略拉高袖子,将开水注入茶壶骨,水流让壶中的茶叶上下翻滚散发出阵阵怡人的清香。凤烟略低头,白如雪的发丝比肩头滑落至胸前,他轻轻的放下水壶,将洗过茶叶的水滤净,在注入开水。这时的茶汤呈现青绿色,盛在蓝花玉瓷的杯子再衬着凤烟冰肌玉骨的修长指节,美不胜收。

  红唇轻轻覆上杯沿,顿时另所有的物件都失了色,腾起的烟雾让凤烟的面容看起来不太真切,恍如仙嫡。

  “今年新进贡的茶叶味道不错,比往年更出色些,皇上要不要来一杯?”凤烟放下茶杯看向从进来开始就一直不停在他房间里来回走动的司空烈。

  “你知道她有多可恶吗?她肯定是故意的,故意的!明知道我不爱吃鱼,还故意弄一大桌的鱼给我看,她是有多不待见我?真是可恶!”司空烈拿起凤烟给他倒满的茶杯,一饮而尽,引来凤烟不满的目光,真是牛嚼牡丹!

  “皇上说这话以微臣看来很有歧意!皇上到底是不满娘娘吃鱼呢?还是不满娘娘不知道皇上爱吃什么?”凤烟淡淡的开口问道,一下子噎住了司空烈。

  “联不懂你在说什么?”

  “皇上前阵子不是嚷着要废后,臣已经给皇上出了主意了,只要皇上完全把娘娘当作不存在的人,等过上几年就可以撤掉她了!可如今皇上是三天两头的往娘娘那蹿,其中原由,让微臣很是好奇!”凤烟抿唇一笑,望向司空烈。

  “那是因为联觉得七年太长,就她路花花还要联花上七年去解决?”司空烈口气强硬的说道,换来凤烟更感兴趣的目光。

  “啊,联想起来还有几份奏折没批,联去忙了!”司空烈做出一副突然想到的模样,也没等凤烟作出什么反应就一溜烟的跑了。

  凤烟轻嗓了口茶水,这事情发展的开始有趣了!

继续阅读:16天庭三贱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