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扭打
唐家小宝2019-12-04 11:343,240

  “启禀皇上,娘娘。秦丞相求见娘娘。”司空烈正和傅姬翻云覆雨,侍婢很是败坏风情的来觐见。司空烈的脸慢慢的由迷离转换成清醒,右手轻抚着傅姬耳边的碎发,掩盖着本被打扰的情欲。傅姬看到司空烈这样的表情,知道这个时候被打扰简直是太煞风景了。傅姬在司空烈的身下,红着脸说道,“今天是臣妾母亲的生辰,想必臣妾父亲是来告知臣妾母亲的近况的。”

  司空烈微笑道,“没关系。咱们来日方长。今天是你母亲生日,理当好好庆祝。赐你母亲一袭黄马褂,朕早有就这个打算了,以表彰你秦家对皇家的功劳!”

  傅姬听到司空烈的这番话,笑的急忙从床榻上下来,叩谢皇恩。从开国以来,得到司空皇家的黄马褂的一个手就能数的过来。对于已经是恩宠无上的秦家更是天大的荣耀!也更加确定了傅姬将来皇后的位置!

  “臣妾提母亲谢皇上隆恩!吾皇万岁!”司空烈哈哈大笑,看着他最宠爱的妃子喜上眉梢,他的心情自然也是愉悦的,可这个时候他把凤烟嘱咐他的话一句不拉的忘在了后脑勺。

  “爱妃平身,朕走了。晚上再来看你。”司空烈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傅姬的寝宫。司空烈走后,傅姬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威严中却不失妩媚。在内阁由贴身的婢女穿好华服,见自己的父亲,秦贵!

  美人对镜贴花黄,画了远山黛,穿上金缕鞋。小碎步出了寝殿。秦贵早已经在大殿内等候,婢女们给秦贵上了不少的茶点,让秦贵边吃边等。“秦贵妃驾到!”太监的宣诵声让秦贵立刻从雕花椅子上站了起来,穿着朝服的他,看来是下了早朝就奔着傅姬这儿来的。

  秦贵双手拱起,九十度的鞠躬。“老臣秦贵参见贵妃娘娘!”傅姬急忙的走过去搀扶自己的老父亲。“父亲,这里没有外人,你我又何必又君臣之礼呢?父亲快请起,入座。”

  傅姬顺手从桌上糕点的盘子里拿了一个桂花豌豆糕,抵到了秦贵的手里。“今天是母亲生辰,这桂花豌豆糕是她最爱吃的,父亲请替母亲多吃点。”傅姬屏退了左右。大殿内,只剩他们父女二人。秦贵接过糕点细细品尝起来,“亏你还记得你怒亲的生辰,她在家很是好,就是很挂念你。你哥哥昨日已经走马上任了。这次为父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把你哥哥安排在兵部。你如此得皇上的宠爱,是为父所欣喜的。”

  “父亲,女儿怕时间久了。皇上对咱们秦家有了戒心。今天皇上听说是母亲的生辰,竟然赐下了黄马褂!女儿有些受宠若惊!他明知道满朝都是我们秦家的人,他却……”

  “哈哈哈。这是咱们秦家荣耀!黄马褂,有什么好担心的!为父只等着你穿上凤袍,登上皇后之位!那为父就高枕无忧了,除了皇帝,天下谁人不看你爹的脸色!对了,那个平民皇后怎么样?!”

  傅姬冷笑,“她,哪里是我的对手!”

  皇后寝宫内……

  路花花回到自己的宫殿内,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头上的凤冠,华服脱了一地,相似和小桑只能跟在后面去捡。路花花脱得只剩下了亵衣,还要再脱得时候,吓得相思急忙上前阻止。水麒麟偷偷的跟在了小桑的后面进了寝殿。小桑正要为路花花去取御厨新作的太湖鲈鱼的时候,被水麒麟吓了一大跳。

  “啊。公子您这么在这儿呀?”相思和路花花在内殿听到小桑花容失色的大叫,以为出了什么大事,相思急忙问道,“小桑,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嘛皇后面前,不得无礼!”

  “相思姐,没事。是皇后的弟弟。水公子!”路花花一听是水麒麟跟了进来,大喜。“快叫他进来。相思,你先出去。我有话”

  相思做了福就出去了。水麒麟变成了翩翩公子的模样,摇着纸扇进了门,笑嘻嘻的看着路花花,“臣弟参见皇后姐姐,姐姐看我这身装扮可好了。”水麒麟人模人样的,让路花花爬在床上哈哈大笑,笑的一激动,露了原形,露出了猫尾巴。长长白白的尾巴在空中摇晃着,“笑什么。看你的样子。都是皇后了,也能没个规矩,尾巴露出来了!快点收回去,让别人看见你可要有大麻烦了!”

  路花花这才看到自己的大尾巴,嘴里念念有词,尾巴一下子又消失了。路花花认识水麒麟有几百年的时间,从未看见过水麒麟这样彬彬有礼。都说麒麟是所有动物中最有灵性的,也是个高级的灵物,知天地,晓洪荒。没想到水麒麟变成人,可比路花花有人样多了。

  “阿水!看你的样子。要是雨神知道你这个样子也会像我这样子笑吧。”路花花躺在床上笑的花枝乱颤。

  “你懂什么!这个叫礼数!我现在是个人,自然要讲究礼数!哪像你,要是紫阳真人知道了,他该罚你去地狱了!去拔舌地狱!让你乱说话。”水麒麟怕热的原因之一,就是他生性爱美,麒麟爱美,从开天辟地开始可能是独一个。

  “就你臭美!本就不是人,还装成人做什么?!”

  “再说我不是人,我拔了你的舌头!臭丫头!你忘记这次是谁替你借雨的吗?”

  “雨神罚你去九重天,看你还能逍遥多久!”

  “你这个该死的狸猫!要不是因为你,我用的着去九重天吗!”

  两个不大不小加起来几千岁的生物扭打了起来!水麒麟也不顾什么礼数和容貌了,拼了命就是要找路花花说个道理。

  两个人,不,应该是两种生物,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就是要分个高下。此时,天边泛起了金色的光芒,接着就是一阵阵的闷雷声。一般的凡人听见只是认为是普通的打雷声,可路花花和水麒麟听的明白,这是天庭的钟声,一定是有紧急的事情召唤各路神仙,才会响起的钟声。

  路花花和水麒麟停了下来。想来是天庭发现了水麒麟偷跑。水麒麟立刻恢复人身。一脸的警觉,同路花花说,“我要回去了,可能是雨神发现了。花花,你自己要保重。我提哮天犬带句话,他说他想你了。找机会他一定会下凡来看你的。”路花花一听是哮天犬,紧忙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他那么忙,还是继续忙他的好了。你回去告诉他,我好着呢,千万不要来看我!”

  水麒麟没有多说什么,化成了一道银光离去了。路花花看着水麒麟驾着祥云离开,她有些意识到她这个时候开始就是一个人了,不再是紫阳真人坐下的宠物了,她有人的思想,人的意识。她能闻得到花的味道,知道风的感觉。她更是一国的皇后。至于哮天犬,她可不想再惹到那只火狐狸的一身骚味!珍爱生命,远离哮天犬吧!

  水麒麟回到了雨神的宫殿,发现敲响天钟等他的不是雨神,而是紫阳真人。平时他与路花花的缘故,与紫阳真人走的还算是近,一个看不出多少岁的老头,每天看着人都是笑眯眯的,时间久了,看着他也不是那么慈祥了。紫阳真人穿着一身紫色八卦道袍,在雨神宫殿的门口早早的就等着了。

  “小水,你回来啦、见到花花了?”紫阳真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其实水麒麟最讨厌紫阳真人这个样子,他们岁数谁大还不一定呢,跟谁倚老卖老呢?!水麒麟摇身一变,变成了书童模样,恭敬地上前。“见过紫阳真人。你既然知道了,还问小童做什么?”

  紫阳真人屡着自己白花花的胡子,笑吟吟的。水麒麟越是看他,越是觉得老头没安什么好心。“小水呀。贫道知道你与花花的私交甚好,可这菩提国大旱是她自己种下的因果,你我都不能帮着她,要让她自己渡劫。”

  看这老头早就知道了水麒麟在暗中帮着路花花。水麒麟尽忙着打马虎眼,“谁说我帮那只狸猫了。我可是麒麟,向来不予他物做什么朋友,他们都不配!”水麒麟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鸭子一个毛病,嘴硬!紫阳真人并没有理会水麒麟,而是接着说,“她与火狐狸当时的恶斗,火狐狸的火才造成了菩提国百姓的大旱。这个事情是因她而起的,她就要去承受。你呀,最好别背着雨神用他的唤雨令,小心他把你的角掰下来。哈哈哈。”

  紫阳真人说罢就扬长而去。水麒麟听完紫阳真人的话,不禁打了一个机灵,摸摸自己头上的麒麟角。这个老头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看来,他私自帮着路花花的事情已经让紫阳真人知道了,还好是罚去九重天,而去拔去麒麟角,废了仙根。

  路花花,你好自为之吧。这点雨看来是救不了你了。

  菩提国在一场瓢泼大雨之后,又开始了大旱,而且比上一次更加厉害的大旱。司空烈明明记得上一次路花花打包票这件事情包在了她的身上。难道她是吹牛皮!这日,司空烈下了早朝气鼓鼓的就冲到了皇后的寝宫。这几个月,路花花的用尽了生平一千多年的智慧学做人,可总是差那么一点点。司空烈也是已经有数月没有见过路花花这个平民皇后了。

继续阅读:20大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