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九幽皇子
唐家小宝2019-01-11 05:433,630

  “哇,好多鱼~”路花花看着在自已眼前游来游去的鱼,个个身材肥美异常,还全是煮熟的了,散发着阵阵香气!一个个都像在说,来吃我呀~于是路花花抓住了一条从自个面前游过去的鱼,露出白牙一口咬下!

  “啊,娘娘!放手!不是,松口呀!”一阵尖叫声差点震破了路花花的耳膜,一瞬间所有的鱼都被这声音惊吓到,用百米的速度向远方跑去。路花花睁开眼睛,看了看隔自已不到几公分的小桑。

  “小桑,早呀!”路花花口齿不清的说道,还没注意到自个嘴里正咬着小桑的手腕。

  “娘娘,你到是先松口再打招呼啊!”小桑指了指被咬住不放的手腕,无奈的说道。路花花才反应过来松了口,用胳膊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原来咬得是小桑,难怪口感这么差!

  “娘娘,皇上说今天有访客,是九幽国的皇子呢!传话让你去前殿见客!”小桑有点疼的抚着被路花花留下的牙印,要不是有要紧的事,这宫里谁都不想来叫娘娘起床的,都是让娘娘睡到自然醒。今天只能怪自个点背,猜拳猜输了能怨谁。

  “娘娘赶紧起吧!等会皇上下朝了就要去见客了!”相思在一旁边同情的看着小桑胳膊上的牙印,她上次就是这么被咬的。

  “司空烈就是一天到晚的事多!就他那样还有朋友从那么远的地方来看他”路花花因为被吵醒了十分的不爽,以前在天庭都没人来吵她,她千百年来都是睡到自然醒的。

  “不是来看皇上的,是来提亲的!”相思一边替路花花换着衣服,一边解释道。之前说了好几次不能直呼皇上的名讳,娘娘怎么也改不过来,她就不提了,反正在自个宫里!

  “什么是提亲?”路花花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词,好奇的问道。

  “就是来我我们菩提国找皇妃的,和哪个公主看对了眼,就和皇上提亲!皇上正好有三个妹妹到了适婚年纪!”小桑用木梳梳着路花花的一头青丝,说来也怪,娘娘那一头青丝,不管娘娘的睡姿是多么难看,好像永远都不会打结一般,顺滑的不可思议。

  路花花想到了之前,王母的千年蟠桃宴,正巧让她看着了一回,那时她蹿到了树上,正巧碰到了天帝的小女儿。她正在朝宴会中的人上下打量,结果被路花花吓得从树上掉了下去,沦为笑柄。之后路花花问过啸天犬和水麒麟公主在树上干什么,水麒麟一脸无邪的说公主发春了,找男人呢!还说是他主人说的,结果被雨神一顿好打。原来司空烈的妹子们也是发春了~现在不是夏天么!

  “相思,不要嘛,这个好重!”路花花一看到相思拿出那顶奇大无比的金凤冠,马上用手护住脑袋,死活不让相思往她头上放。

  “娘娘,乖,就戴一会儿,皇上也就是让您走个过场,一会咱回来了吃鱼好不好!今天又新到的海鱼哦!娘娘没吃过的哦!”相思诱哄着路花花,果然路花花一听到鱼就马上妥协了,非常合作的让相思把凤冠戴到头上。

  “娘娘,您当心些!”相思和小桑一左一右的搀着路花花,衣服太厚,凤冠太重,路花花简直失去了平衡。举步艰难的移动在御花园。

  “姐姐好!这是打算去哪呢?”秦傅姬老远就看到了缓慢移动的路花花,一脸笑意的迎了过来。

  “去见客,什么九幽国来的皇子!”路花花一看是秦傅姬,正好她也走累了,就停下来跟她说两句。

  “见过秦贵妃!”相思领着众人给秦傅姬行了个礼,心想着这女人估计又要找娘娘的麻烦了,正是讨厌。

  “姐姐这一身红,真是扎眼的很,三里外都看得见呢!”秦傅姬十分不满的说道,就因为自个只是个贵妃,不能穿大红的衣服,最多只能穿个紫色,玫红什么的过过瘾!随行的宫女也比身为皇后的少了一半。

  “你要是喜欢,我让人给你送两件让你穿就是了!”路花花一听她喜欢,心里就盘算着,干脆把衣服送她几件,相思下次就不会给自个套那么多层的衣服了。

  “姐姐这可是折煞我了!这可不是人人都可以穿的!”秦傅姬一听马上就黑了脸,这路花花一定是故意的,且不说大红色她不能穿,是个人都知道皇后的衣服上绣着金凤图腾的。私穿后袍可是要犯杀头之罪的!送给她做什么?摆起来一天三柱清香供着?

  相思和小桑一听也不由的低头笑了,娘娘这下子算是小小的出了口气,看看秦傅姬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贵妃娘娘,皇上还等着皇后娘娘呢?您看是不是……”相思点到为止的说道。

  “那改日再和姐姐话家常吧!”秦傅姬退至一边,恭送着路花花走过去。

  “哼,你那身衣服也迟早是我的!”秦傅姬恨恨的看着路花花远去的背影在心里说道。

  相思把路花花往座位上一放,嘱咐她好好的在这里等着,就到殿外候着。皇上因为朝上的事担搁了一些,现在估计还在路上。

  路花花等得实在无聊,就把头上的凤冠摘了下来放至一旁,压得脖子都疼了!反正等下司空烈来的时候再戴上就好了,反正也没人看到。放在一旁的点心都被路花花咬了几口,因为太甜了不招她的待见,就开始研究这里面的物器摆设,一旁垂下的布幔引起了路花花的注意,她以前没成形的时候,最爱玩紫阳道人房里布幔上垂下来的流苏。最后把布幔弄了几个洞,还引来紫阳道人一阵好骂,因为那布幔听说是织女亲手织的,师傅讨了好久才得来的。

  北烨玄在搜完身后,确定身上没有携带攻击性武器,就让随行的侍卫和九幽的大使等在殿外,自个先进去拜会菩提国的皇上。哪知一进门竟看到了这样一副至美的景色。

  一身红色的衣裙衬着如瀑的青丝,略显山水的侧面美得让人窒息,眼里透出的纯真更是世间少有,因为侧趴在一旁玩弄着布幔上的流苏,拉紧的衣摆贴着身子,勾勒出让人迷乱的细条。玩弄着流苏的手肤白如脂,白净如雪,衬着红色的袖摆,更是迷人。路花花因为玩着玩着,还高兴的笑了出来,那银铃般的笑声不断的回荡在北烨玄的脑中,不由让他对着她发起呆来。

  路花花猛然感觉到了不远处注视的眼神,不由的吓了一跳,别是司空烈来了吧!北烨玄更是在路花花回头的一瞬间心跟着漏跳了一拍,世上还有这等的绝色。

  “姑娘别怕,我是九幽皇子北烨玄!”北烨玄看到了路花花脸上的惊恐,连忙双手一合向路花花行了个礼。

  “我是路花花!”路花花一看不是司空烈,不由的松了口气,笑着打量着眼前的人,北烨玄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衫,用金色的布料细细的描着连角,金色的腰带上绣着宝相如意之类的吉祥物,腰上还挂着一块云形的玉。眼角弯弯的向上勾起,标准的琼鼻星眸,一双唇红润饱满,十分诱人。

  “路姑娘可是宫里人?”北烨玄看路花花衣着不似平常人,十分的考究,可是头上又没有戴凤冠,应该不是皇后才是。他今天是来挑皇妃的,想来皇上必定和皇后一同出现才是,既然不是皇后,那必定是公主了。

  “恩,没错,我是住在宫里的!有空可以来找我玩!”路花花想了想平日里紫阳道人以前有朋友来的时候好像是这么说的。北烨玄一听,十有八九的肯定这应是公主了,这么不谐世事,哪个皇后心里不是九转十八弯的。

  “不知姑娘今天芳龄几何?”北烨玄问着路花花,实在猜不出她的年纪,至多看起来了不过十六七吧!

  “一千零六岁!”路花花把自个做猫的时间也算上了,四舍五入了一下,就是这么大了。

  “姑娘真会说笑!”北烨玄看着一脸认真的路花花,心想十六那不是刚刚好!自个都很久没见着这么玲珑通透的人了,身处皇宫内院,这样的性情想来是要多少人用命去呵护才能保留下来,不知道司空烈愿不愿意把他的宝贝妹妹许给九幽了。

  “我可以叫你花花吗?”北烨玄虽疑惑为何路花花虽不姓司空,但这世界上奇了怪了的事多了去了,他也不好问,只好日后再慢慢了解了。

  路花花点了点头,啸天犬之前说过,见面就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当然可以叫她花花了。

  “花花可喜欢这里?”北烨玄先探探路花花的口风,若是路花花也对他有意,想来司空烈也不会太为难他才是。

  “不喜欢,要不是这里有鱼吃,我才不会待在这里!还有这里规距好多,动不动就要包得跟个粽子一样!”路花花碰到一个诉苦对像,肯定要大吐苦水。

  “我们九幽地处东海边,临归墟无底之谷。地杰人灵,鱼类更是数不胜数,姑娘可有兴趣去那里游玩?”北烨玄一听路花花对菩提国甚有不满,就觉得有戏!平日里就听闻菩提国国风严谨,看来不假。

  “真的!”路花花一听到东海眼睛都亮了,那可是她最想定居的地方啊!路花花瞬间就想像出成天被鱼儿围绕的幸福生活。

  “恭迎皇上,国师,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外面一阵喧哗,路花花知道司空烈来了,立马低头找着凤冠,没想到时间来不及了,一抬头就看到了在太监宫女簇拥下走来的司空烈和凤烟。路花花只好一脚把凤冠踢到了角落里。

  “九幽国北烨玄拜见圣上,圣上金安!”北烨玄向司空烈行了一个礼,司空烈马上亲手扶起,听说这北烨玄是九幽国最受宠的二皇子,九幽国的当今皇上有心与菩提国交好,才派他来提亲的。

  “二皇子不用多礼!”

  路花花看到了一旁的凤烟,伸起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引来凤烟一笑。

  “皇后,你的凤冠呢?”看见路花花都不向他行礼,反而向凤烟打招呼,怒不打一处来。他司空烈是哪不招他待见了。

  “太重了,没戴!”路花花心虚的看了眼躺在角落里凤冠,回答道。

  “她……她是皇后!”北烨玄听到这话像吃个了苍蝇般难受,简直是深受打击。

继续阅读:18误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