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皇上属龙的
唐家小宝2019-01-11 05:432,128

  凤仪宫内,路花花无聊的在床上滚来滚去。不一会,她有些累了,但仍不觉困贬。于是,她坐直身子望着凤案上的烛灯,沉思起来。想起今天早晨的那一幕,还记得,她好像得罪了一个人,一个权力很高,很威严的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在人间掌管一切的皇上。

  但是,为什么得罪了他呢?路花花始终也想不起来。反正,那个男的看起来好像十分生气,而且也很讨厌自己,这让一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路花花百思不得其解。

  “娘娘,该就寝了……”相思见很少闲得住的娘娘突然凝神打坐的盘踞在凤榻之中,晶亮的眸子闪烁着迷惘的光芒。于是,她连忙上前,轻声提醒道。是的,她虽然对眼前这个行为怪异的平民娘娘有些畏惧,但总的来说,身为奴才的她,也不敢有怀害她之心。

  路花花若有所悟的侧过脸,一脸不知所谓的垂下头,然后沉默不语。

  “娘娘,你究竟在想什么呢?”出于好奇的相思,不得不被路花花今天这怪异的举动所迷惑。

  路花花抬起头来,长叹一口气道;“嗯……我在想那家伙是不是属狗的,看他的样子,老想把我咬死一样。”

  相思被路花花那一副深思沉虑的模样逗乐了,于是顺便问道;“娘娘说的那家伙是谁啊?”

  “喏,就是那个今天坐在大殿之中看上去很威武的家伙,他可以命令很多侍卫抓我,你们见到他都会感到害怕的人啊!”路花花一边说,一边学着大猩猩走路的模样(注;这是司空烈平时最常见的傲慢动作,只不过被某猫夸大而已)企图让相思了解得更清楚一点。

  相思看着她的模样,随后又想起大殿之中早朝听官员们所说那发生的一切事情,当即脸色发青的捂住路花花的嘴道;“娘娘,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刚刚说的人正是皇上,要让别人听了去,可是要杀头的啊!”

  “杀头?”路花花一愣,完全没想到事情会这样么严重。

  相思脸色由青转白的点点头。

  “他很了不起吗?”路花花挑衅的问道。毕竟在天庭,她也算个风云人物。

  “当然,皇上的话就是圣旨。他是真龙天子的化身,亦是操纵万民生死的人。整个天下都是他的,他只要一个不高兴,要想谁人头落地,谁都无法反抗。”

  原来,他的权力真的和玉帝相并论啊。路花花瞬间有些胆怯起来;“这么说,他不是属狗的喽?”

  “皇上怎么可能属狗,他当然是属龙啊。”相思望着这个傻得可爱的平民娘娘,顿时有些同情起她的智商来。

  路花花倏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什么?属龙的?好哇,我就知道他是东海龙王九太子敖阔变的,否则也不会老针对我。哼,今天晚上,我要去咬死他,我一定要咬死他。”变得愤怒的路花花已经开始张牙舞爪,吓得一旁的相思开始瑟瑟发抖。

  虽然相思并没听懂路花花前面所说的话,但后半句“我要咬死他”她可听得真真切切啊。这人可是当今皇上啊,九五之尊啊,这个娘娘怎么可以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啊?

  “娘娘息怒,你杀谁都可以,但你千万不要对皇上不利啊,否则我们整个凤仪宫的人,都会跟着陪葬的啊!”相思一点磕头,一边急得眼泪都出来了。这个平民娘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不知道该说她异于常人,还是说她有一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啊?

  “陪葬是什么意思?”

  “陪葬就是他死了,我们这里的所有人都活不成。”

  “……”路花花彻底懵了,这么残忍?看来,咬死他并非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啊。

  路花花沉默片刻,接着有些失望的抬起头道;“按你这么说,好像不能杀他了吧。”

  “是啊娘娘,他可是皇上啊,他死了还会诛九族的。”相思为了能劝服路花花要杀皇帝的心,眼泪直在眼眶打转。这个娘娘也太奇怪了,若是常人能成为三百年一选的平民娘娘早就高兴得疯了,而她,竟然这么明目张胆的说要咬死皇上,真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后怕。

  “那好吧,我可以答应你不咬他了。但是,你明天得给我做鱼吃!”路花花翘起樱桃小嘴巴,喜滋滋的说道。毕竟,鱼可是她的最爱。只要一提起鱼,所有的仇恨她都会先抛到一边。

  相思听了路花花的要求,眼含激动的泪花点头道;“好好,娘娘要吃什么鱼都可以,但奴婢求娘娘了,以后不要再说弑君的那些话了,要让人听了去,会……”

  “只要不说刚才那些话,我听什么鱼都可以吗?”路花花眸子晶亮晶亮的望着相思问道。

  “嗯,娘娘,只要不说那些话,你天天都有鱼吃。”经过两日的相处,相思慢慢瞧出一些倪端,虽然这个顺天娘娘脾气怪异,让人难以捉摸。但,她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狂爱吃鱼。看来,下次她若再做出一些违背常伦之举,那么用鱼诱之说不定是件可行之策。

  见相思许诺天天有鱼吃,路花花当即满足的拍拍手道;“好,明天就来一条肥美的大鲤鱼,要清蒸的。”……

  吃完相思送来的“夜宵”后,路花花满足的躺在凤榻上打了个饱嗝。其实在人间,只要不面对那个人的臭脸,路花花觉得日子还是挺踏实的。毕竟,每天有各种口味不同的鱼吃。

  相思一边收拾着桌上的鱼刺,一边打量着神色安逸的路花花,那颗一直飘忽不定的心,终于才算落了下来。

  可是,当她刚端着路花花享用完的残渣走出凤仪阁时,迎面撞上来的男子惊得她差点瘫软在地上。

  不错,那人正是在文德殿批阅完奏章却怎么也睡不着的司空烈。

  “奴婢给皇上请安。”相思说着边跪在地上,然而端着托盘的另一只手却颤抖不止。

  “退下!”司空烈不耐的浅喝一声,便信步推门进去。

继续阅读:6偷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