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不伦不类的装扮
唐家小宝2019-12-11 10:121,889

  坐在金蛮殿中,一位头戴紫金墨玉冠,身穿褐色奢华貂皮袍子的男子正低头批阅奏折,男子时候蹙眉时而叹气,这并非是因奏折中的谏言让他愁眉不展,而是因今日的选后之事让他心怀不甘。

  一想那个奇异女子,司空烈蓦地起身,烦闷的褪起了身上的貂皮大袍,显露在眼前的是一身刺眸而显眼的金色龙袍,龙袍的衣襟与袖袍的两边,都用金色的丝线做为点缀,而在双龙飞扬的最中心,绣刺着金色而耀眼的云锦。一看这两团绣功不凡而又华美磊落的云彩,就知道此人的身份非同小可。再加上,这身大气十足的霸气龙袍穿在这个身材伟岸且扎实的男人身上,更将他显得英气逼人。

  胡乱扔下奏折,司空烈就朝凤仪宫走去。

  凤仪宫是后宫之中最大的寝宫,比普通嫔妃贵人的宫殿要大上三到四倍,所以去凤仪宫路上,比较繁杂。

  未到殿门,司空烈发现凤仪宫还是灯火通明,他在心底暗忖,看来那个怪女人还没睡嘛。

  “呜呜……”

  “相思姐,别哭了嘛!”

  “可是很痛啊……”相思捂着自己被抓伤的手,伤心流泪不止。

  “我相信娘娘应该也不是有意的,可能你刚刚的动作太唐突了,吓到她了。”一边的阿桑给相思擦着酒精消毒,一边安慰起来。

  “我知道,但,真的好痛!”

  “怎回事?”一道深沉,低哑,性感,且夹杂着不耐的声音在她两人耳畔响起。

  转过身,在看清那名男子的长相后,面对那双犀利如潭的瞳孔后,正在守门的相思与阿桑当即吓得体如筛糠,瑟瑟发抖。

  “奴婢回皇上的话,奴婢没事!”相思颤微着跪在地上,满脸惊恐的回答。

  一旁的阿桑也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多说什么。

  “娘娘呢?”虽然已经听到了两位小宫女的谈话,但司空烈也没有挑明,他只是在心底愤怒,这个女人竟然在进宫的第一天就伤人,真是该死。

  “娘娘她……她在寝屋里。”阿桑指着凤仪宫的寝殿,结巴着说道。

  司空烈斜视了二个小宫女一眼,便霸气十足的踏步离开。

  “鱼……好多鱼……好香……嘿嘿”

  映入眼前的是路花花吐着白泡,流着口水,讲起梦话,唇角呈月牙般裂开的不雅睡姿。

  屋内,麝香袅绕,红纱飘渺,风景旖旎暗香浮动。

  猫的警觉性是非常强的,尤其是听到有人高呼以后,路花花便慵懒的伸出一手来,撑起自己的眼皮。

  出现在眼前的正是今天白天晕倒的那个男人,他的身份好像很高贵,一倒下去就有好多人去扶他。虽然隔她有些距离,但路花花感觉到这个人很危险,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闪电雷鸣般的暴唳的气息让她有些害怕。

  “你流血了。”路花花虽是一只猫,但她是一只很善良的猫,她知道动物流血是很痛的,人流血也是会痛的。于是,她毫不犹豫就将自己的衣衫裙袍递给了司空烈止血。

  “身为皇后,你成……和体统……”司空烈恼羞成怒的打落掉路花花手里的破衫,随后立即转过身,背对着那具比魔鬼还要让人受不了的慵懒。

  路花花不知道司空烈为什么不接受自己的好意,但对于好脾气的猫来说,她并不生气,只是伸出爪子打了个呵欠道;“痒,难受!”简洁的几个字,却表明了她内心世界的单纯想法。

  “该死,难道你不知道如此是大不雅的行为吗?你身为一国之后,这个国家又是礼仪之邦,要让别人知道我国皇后衣服不整,那将是有辱国威的,会闹出天大的笑话。你这个蠢女人,你懂吗你?”说到这里,司空烈已经气得咬牙切齿,国师他是瞎了眼吗,竟然给她找了这么个蠢女人。

  “是吗?真讨厌,猫就不喜欢衣服穿整齐。”路花花再次无聊的打了个呵欠,然后把刚才扯烂的衣裙再胡乱的系在腰上。

  “那你是猫还是人?”说出这句话,司空烈的已经忍耐到了极点,她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真想一把掐死她。

  “我是……”正想回答自己是猫的路花花突然想起主人临走前的吩咐,于是她只能悻悻的低下头道;“人……”

  “知道还不把衣服穿好!”司空烈的头顶已有大片火焰燃烧。

  虽然心里不甘,但路花花还是遵照要求的胡乱整好衣服。毕竟,她觉得眼前这个男子真的很可怕,自己没有妖术仙法,主人又不帮忙,又联系不到哮天犬,所以她只能委曲求全。

  “你看这样可以吗?”

  看不懂司空烈那奇怪的眼神,路花花却径直抱怨,这穿衣服可真麻烦,从前变回人形的时候自己可从未穿过衣服,因为她会仙法,只要摇身一变,就有一套和别人一模一样的衣服穿在身上,这下没了仙法,自己什么都不会啊。

  “相思!”司空烈无语半晌,突然一阵暴吼吓得路花花躲进被窝里,只敢露出一双天真无邪的猫眼睛。

  “奴婢在。”相思流着冷汗快步走来。

  “服侍皇后更衣!”几乎是喷着火说完这句话,司空烈这才气呼呼的离开。

  “是!”当相思抬头看到路花花那身不伦不类的装扮时,没差点吓成脑震荡。

继续阅读:3册封典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