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菩提国
唐家小宝2020-02-08 16:234,461

  “皇上,刑部的李大人来人回话说,秦贵一族等乱党已经悉数捉拿归案,皇上打算何时下令处决他们?”太监总管低头走进御书房,对正在批阅奏折的司空烈恭敬的问道。

  “哦?”司空烈这个时候才感兴趣的从抬起头来,挑了挑眉,“哦怎么不知道刑部现在连如何处决犯人都要来请示朕,难道是太平日子过得太久了,连自己的职责都给忘记了?如果只是来问这个问题的话,那告诉李铭,明天起,他不用来了,刑部尚书这个位置多的是人等着坐。”说道后面司空烈慵懒的声音陡然冷冽,让一旁站着的太监总管脑门上不住的冷汗涔涔,心里暗骂李铭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明知道这个节骨眼上来问这个问题,铁定没有好果子吃,却偏偏让他来。

  要不是看在给的跑路费还算丰厚的份上,他死也不会来当炮灰的。

  这一次皇上从外面回来,整个人仿佛是变了一个人,短短几天内就联合大将军程思木率领的三十万大军以铁血手段将秦贵等乱党一举拿下,更加以雷霆之势将朝廷之中的所有秦贵的叛乱余孽全部扫清,彻底坐稳了皇座,按理说应该是全国欢呼,皆大欢喜的一件事情。

  但是司空烈的脸上却从来没有看到过笑容,整个人变得冷酷无情,那次出宫皇上是一个人回来的,没有人知道皇后区了那里,自从有一次有人无意中有人问起皇后二字被处死之后,皇后这两个字在皇宫内成为了禁忌。

  最大的掌权者心情不好,底下的人自然没有好日子过。

  朝堂上大臣个个小心翼翼,整座皇宫也跟着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之中。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谨言慎行,生怕自己那天说错话脑袋就搬了家了。

  太监总管摸了摸怀里沉甸甸的西域玉麒麟,心里稍微平衡了一点,又在心里腹诽了一下,估摸着时机差不多,连忙将正事汇报“刑部那边刚刚传来消息,说是秦贵妃娘娘在狱中被诊断出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这关系到皇家血脉,李大人不敢自作主张,所有特来请示皇上……”小心翼翼的说完这一大段话,那总管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抬眼微微看了一下司空烈等待他的回答。这年头,做总管也不容易啊。虽然捞外快很爽没错啦,但是也是整天提着脑袋过生活的人啊,皇帝稍微一不高兴,脑袋就很可能搬家了。总管再次在心里感叹又不舍的按了按怀里的白玉麒麟。

  “怀孕?”司空烈放下手中的笔,将身子靠在椅背上,这才淡淡的看向太监总管,才刚刚想要开口,却见一跳黑影飞快的从外面闪身而入,那太监总管心里一惊,以为是刺客,才刚想大声呼唤护驾就被司空烈给呵斥住了,看也不看总管一眼,目光仿佛被黏住了一般,紧紧的盯着那黑衣人。

  那黑衣人显然心里很焦急,因为一路上马不停蹄的赶回来而气息显得有些气息凌乱,微微喘了下,才换过起来,立即快速的答道,“冰极出现异常,大火莫名其妙的退去了,冰极现在又恢复了冰天雪地,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人从里面出来。”

  黑衣人汇报完情报便站立在一旁,不再说话。司空烈那原本星亮的双眼在听到汇报之后瞬间黯然了下去,沉默着起身走到了窗户边抬眼静静的看向窗外。

  窗外的月光如水银洒落,在他孤高的肩背上铺上一层落寞的冷沉,背影在灯光里显得那样的孤寂和伤感。

  御书房内,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仿佛时间在这一刻忽然静止了一般。

  过了许久,司空烈的声音幽幽传来,“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低沉的声音压抑不住伤感和蔼失望,让人心疼。

  “是。”黑衣人面无表情的行了一个礼,黑影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你也下去吧,告诉李铭,秦贵妃死罪可免获罪难逃,将其打入冷宫终生监禁,其他人的处决他看着办。”

  “遵旨,奴才即刻去转告李大人,奴才告退。”恢复过来的总管回了一声,悄然退了出去,能够坐上这个位置的人察言观色的本领早就出神入化。此刻皇上最需要的是一个人安静的呆着,帝王是至高无上的,这也决定了他的脆弱的一面绝对不可以在人前展示。

  皇上出宫的时候去的就是冰极,而皇后也随后跟上去了,后来回来的只有皇上一人,那皇后多半就是呗困在了冰极或者很晚危险,此刻听完整个汇报,稍微想一下整个事情就大概明白过来了。

  这些天内皇上的心情一直阴霾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皇后,他是看着司空烈长大的,看着他一步一步的登上整个帝座,这其中的艰辛又岂是外人能够理解的。这个至尊的皇座虽然外表上看起来是那么的高高在上,至尊高贵,但是至尊必至寒,站的太高,也就越孤单。好不容易有了一个人可以走进他的心,不那么的孤单,现在却又……

  哎……那太监总管心里暗自叹息一声,回头看了一眼御书房的方向,提了提精神举步离开。

  “花儿……”司空烈怔怔的盯着天幕上的滚圆大月盘,心里却空荡荡的仿佛被人挖掉了一块一般,喃喃自语。

  “你真的就这样失去了吗?

  我知道我以前对你不好,曾经伤害过你,让你痛苦让你失望,你是在惩罚我吗?

  惩罚我的花心,惩罚我对你的不信任?

  花儿,我知道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只要你能够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改,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低低的诉说回荡在冷冽的空气之中,回答他的却只有寂静如海的沉默和回声,仿佛在心底想起无数的回荡,一声接着一声的扩大开来。

  天空月亮滚圆如月盘,月圆夜人团圆,可是,他的身边却清冷凄然一片。

  至高必至寒,烈儿,你想要站在最高处,首先就必须耐得住孤独寂寞和寒冷……

  这样你才可以不被情绪所左右,这样你才可以算是真正合格的帝王。

  那些儿女情长和帝王从来就无缘,你一定要记住。

  耳边父皇临终前的遗言犹言在耳,仿佛昨日,父皇这就是你所说的至高至寒吗?

  可是真的好难过,好孤单啊……

  “你们放开本宫出去,大胆狗奴才,我肚子里可是怀着龙种呢,你们竟然敢把本宫关在这里,你们不要命了么。我要见皇上,我要让皇上把你们统统拖出去斩了。”亲傅姬一把推开押着她进到冷宫里面来的侍卫,冲上去就一阵拳打脚踢,疯狂的叫喊着。

  “娘娘,您不能出去。”侍卫面无表情的将秦傅姬推进门里面,哐当一声,果断的上锁。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这么对待本宫,皇上最爱我了,要是让皇上知道你们这么对待本宫,一定让你们不得好死!”秦傅姬踉跄着站稳了身子,立即从过来用力的拍打着大门,狠毒的话语不绝于耳。那两名侍卫面无表情的驻守在大门两侧,

  “怎么回事?”太监总管走过来,远远的听到吵闹声在寂静的夜里格外的刺耳,不由得皱眉问道。

  “公公。”那两名侍卫看清来人,连忙上前恭敬的行了一个礼。有些头疼的道“她一直吵着要见皇上,我们也没有办法。”

  见皇上?

  太监总管装过头看向铁门里面疯狂拍打叫喊,头发凌乱得像个疯子一样的秦傅姬,眼底闪过一抹轻蔑,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弧度。缓步走到门前,“娘娘,好久不见啊。”

  “啊,公公,总管公公,我求求你,让我去见皇上,就见一面,求求你了。”

  “娘娘这不是折杀奴才么,奴才只不过区区一个阉人,连给您舔鞋底都不够格。太监总管刘全不动声色的道,眼里一派冷然。

  他可没有忘记当年他还是一个小太监的时候,这个女人是怎么对待他的。

  秦傅姬的脸色一僵,宫中的情势大多都是这样,只有落井下石,从来就没有雪中送炭,更何况如今她落魄,顿时脸色瞬间变了又变,骨子里的骄傲让她挣扎了好久,如果不是明白一旦错过了今晚以后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才不得不放下身段求这个一向被她最为看不起的阉人。可是她忘记了一件事情,她的自尊她的骄傲她的自命清高在别人的眼里是一文不值的,特别是在她已经失去了背后的所有靠山之后。

  秦傅姬以前因为娘家是丞相,掌握着朝中大权,又深得司空烈的宠爱,骄横跋扈自然是难免得了的,惩罚人的手段自然也不在话下,当年刘全还是一个刚刚进攻的小太监,无意中得罪了这位如日冲天的贵妃娘娘,被她整的死去活来,践踏的一文不值,后来刘全做到了总管也还是经常被秦傅姬冷嘲热讽,从来不把他当人看。刘全虽然坐上了太监总管,但秦傅姬后台硬,背后有丞相老爹撑腰,他也只得忍受。迎着笑脸接收辱骂。

  可是如今风水轮流转了。秦家被连根拔起了,明天就要被满门抄斩了,这个女人要不是因为幸运的被查出怀有身孕,那也只有死路一条。如今被关在这冷宫里面,绝对没有翻身之日!

  落井下石从来就是皇宫里面的传统“美德”。如果这个时候他不来报仇简直就太对不起自己在这皇宫里面混了这么多年了。

  刘全眯了眯小眼睛,“皇上已经下旨了,让贵妃娘娘好好的在这冷宫里安度晚年。”

  “什么可能,不可能的,皇上不可能这么对我的。”秦傅姬慌了,本来就不好看的脸色瞬间惨白,颓然跌坐在地上,然后有忽然像是逆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爬到铁门旁边,哀求的抓着刘全的衣摆“公公,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求求你,帮帮我吧,让我见见皇上,看在我还怀着龙种的份上,让我见见皇上,您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只要您一句话,皇上一定会听您的意见的。求求您了。”

  “哟呵,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皇上可是九五之尊,他想要见谁就见谁,不想见谁就不见谁,我只不过是一个奴才,可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刘全看了一眼抓在自己衣摆上的手,不冷不热的道。

  “咱家也是奉命传话,娘娘您还是好好的在这里颐养天年比较好。安分一点的人才会得到别人的喜欢,不然这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吃苦的可是娘娘您呢。咱家还有事,就不奉陪了。”抽出自己的衣摆,拍了拍皱了的地方,刘全不再看一眼身后,转身离开。

  “公公,她以前那样对您,您为何不趁机……”跟在刘全身边的小太监低声问道。后面的话不言而喻。

  刘全瞟了那小太监一眼,冷笑,“被关在冷宫里面的人可不都是善良的主儿,还有不少是被秦傅姬给陷害进去的,你说,她这么一进去,还能有好日子过?况且,我要是真的出手了,这皇宫里没有不透风的强,我又何必给自己添麻烦呢。”

  那小太监换身一个机灵的打了一个冷颤,恍然大悟道“还是公公高明。”

  “哼,走吧,你要学的还多着呢。”刘全敲了敲小太监的头,笑了笑,让他跟上。这个小太监是他无意中救下来的,这小家伙也命苦,七岁被老爹卖进宫里,跟了不讨好的主子,成天被打得半死,刘全看不过眼,借职位之便将他要了过来。一方面觉得他身世可怜和以前的自己颇为相像,另一方面这小太监也听话勤奋,刘全就将他带在身边培养成为自己的心腹。

  第二天,菩提国丞相秦贵因策动谋反,企图谋朝篡位被满门抄斩,而叛党一族包括礼部侍郎张田,户部尚书柳叶梣等等一千多人也全部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这一个案子震惊全国,是菩提国建国以来涉案人数最多也是处决最为狠毒的一次!

  原本以为新任皇帝仁慈宽厚的人而小看了司空烈的那些人仿佛被当头一棒,安息心里刚爱,终究不愧是帝王啊,能够在明争暗斗最后登上那个位置的人又岂会是善与之辈?

  当下满朝大臣原本想要摸鱼打混,想要趁机捞一把油水的无不谨慎起来,而原本想要菩提国内乱之际趁火打劫的外国也不得不重新部署计划了。民间对这位新帝的做法倒是没有多大的反感,只是觉得杀了很多的贪官而拍手称快。毕竟谁做皇帝和皇帝是仁慈的还是英明神物的和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只要不会郑家赋税,能够让他们有好日子过,管你是谁,拥戴你又何妨?

继续阅读:48契约完成(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后是猫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