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百草谷
色子2017-04-07 12:543,235

  她在常日里总是用纱巾蒙住脸,她记得在她记忆中的第一天,爷爷便让她用纱巾蒙住了脸。

  以纱巾遮面,并不是因为她长的美,更不是因为她生的丑,只是有一道长长的伤疤横贯在她的右脸。

  雁奴用右手支着脸,轻叹了一声。长年用纱巾遮着脸,可不就是为了遮丑吗!

  十二岁的雁奴,还不知道什么叫美,什么叫丑,只是经常听那些来找爷爷看病的人经常说起,那些找爷爷看病的人,总是叫爷爷把她们的脸弄的漂亮一点!

  雁奴不懂,为何她们总希望自己变漂亮!

  “雁奴!雁奴!死丫头,去哪了!”一个老迈的声音,带着一丝怒意呼唤着雁奴,雁奴慌张的往屋里跑。“爷爷!我在这呢!”

  雁奴一溜小跑的进了屋,进屋便叫:“爷爷,我来了!”

  老头鬓发花白,慵懒靠在一张椅子上,微微的有些驼背。手里拿着一个茶壶,壶里没水,是个空壶。

  “你叫的那么大声做什么!想吓死谁啊!赶紧烧水去!我不是一早就对你说过,不要断了热水吗!”老头掏了掏耳朵,翻了翻白眼,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雁奴立刻答应着:“爷爷,我这就去烧水!”雁奴抱着茶壶一溜小跑,老头在身后叫着:“你小心点,别摔了我的壶!死丫头,就知道偷懒!”

  雁奴虽然被训斥了,可仍旧俏皮的笑着。

  爷爷对她虽然严厉,脾气也很怪,可也是很疼她的。

  爷爷并不是她的亲爷爷,听爷爷说,她是爷爷在百草谷采药的时候捡回来的。捡到她的时候,她只有八岁,那个时候,她的右脸上就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别人都叫爷爷神医,可是爷爷又不是神仙,为什么会是神医呢。他只不过是会看病,帮别人治治脸罢了!

  雁奴满腹狐疑,正在灶上忙活着,又听爷爷大喊:“雁奴,有客来,去接客人!”

  “哎!知道了,我这就去!”

  每次有客人来,爷爷都会这样喊上一声。雁奴不懂,爷爷坐在屋里,怎么知道外面来了客人?

  雁奴与爷爷住在百草谷,谷外满是瘴气,只有带着爷爷特质的药灯,才能抑制住瘴气,不被瘴气所伤。客人一来,雁奴就得带着药灯出去迎客人。

  等在谷口的是两男一女,三个人都很年轻,两个男人身上佩剑,都是练家子。女人被一个男人抱在怀里,似是受了伤。

  石羽浩见雁奴出来,匆忙上前道:“驻颜神医可在谷中,我的朋友受了伤!我们是来求医的!”石羽浩焦急的看着被侯野吟抱在怀里的白禾。白禾的脸被厚厚的布包裹着,人仍旧在昏睡着,看样子伤的不轻。

  雁奴轻点头,道:“爷爷在家,请几位客人随我来!”

  雁奴手提药灯,在前引路,石羽浩和侯野吟在后面紧紧的跟着。进了百草谷,闯过布满瘴气的树林,老远的就能看到雁奴和爷爷所住的两栋茅屋。茅屋外篱笆环绕,小小的院子中,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几筐草药放在太阳下晾晒着,散发着草药的清香。

  到了屋前,雁奴转身对三个人说,道:“三位客人请在此等候,我进去告知爷爷!”

  雁奴放下了药灯,跑到屋里,老爷子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

  “爷爷,他们来了!”雁奴禀告。

  老爷子点了点头,道:“嗯!知道了!”

  雁奴上前扶着驻颜神医出了门,驻颜神医站在门口,道:“是谁找我老头子啊!”

  石羽浩立刻双手抱拳在胸,上前一步道:“晚辈石羽浩见过驻颜神医前辈!”

  驻颜神医看着石羽浩道:“你是石砚的什么人!”

  石羽浩恭敬的回答,道:“那是家父!”

  驻颜神医咧嘴笑了笑,道:“不错!有几分石砚当年的样子!你小子到谷中找我有何事啊!”

  侯野吟早就安奈不住,立刻出声说道:“前辈,我朋友受了伤,还请前辈出手相助!”

  驻颜神医的眼神这才放到了侯野吟的身上,似乎才发现了站在那里的人。他道:“这女娃娃受了伤?”

  “是!左脸!”驻颜神医的怪脾气是出了名的,虽然侯野吟带着白禾来到了百草谷,可心中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让驻颜神医为白禾医治。

  驻颜神医终于将视线放在了那白衣女子的身上,其实此时白禾身上的衣服也算不得是白色。斑斑血迹晕染了一袭白衣,脸上用厚实的布遮盖着,不用掀开看,就知道这布下的凄惨景象。

  若不是侯野吟还将那女子牢牢的抱在怀里,恐怕早就被当成了死人。

  驻颜神医并未上前,只淡漠的说道:“是救命,还是治脸?”

  侯野吟和石羽浩听了驻颜神医的话均是一惊,侯野吟立刻问道:“神医,此话怎讲?”

  “她中了剧毒!恐怕再熬不过一个时辰!”

  两个年轻人如同遇到了两次霹雳,顿时目瞪口呆。

  “这……不可能!”侯野吟不敢相信,更有些害怕。

  石羽浩猛然看向驻颜神医,祈求的、坚定的说道:“前辈,只要你肯救她,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驻颜神医眼中掠过一丝神秘、矍铄的光泽。

  他不动声色,道:“你知道我的身份,也应该知道我给人治病的规矩!”驻颜神医看向石羽浩,石羽浩立刻点头。

  “除非你给出的条件可以打动我,否则,就算是国主来了,我也一样不伺候!”

  石羽浩与侯野吟递了一个为难的眼色,时间不等人,性命攸关,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禾死在大家的眼前。

  思索片刻,石羽浩出声,试探的说道:“若神医肯出手相助,你会得到一万两银子!”

  一万两,一个不小的数目。

  雁奴瞪着眼睛,在驻颜神医和另外三个人之间转换着视线。她跟爷爷一起生活了几年,在记忆中,她从来没有见过银子。

  她和爷爷在谷中生活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几乎是花不着钱的。

  驻颜神医看着瞪着眼睛的雁奴,雁奴的眼中分明就写着一个问题,银子是什么?

  老人突然失望的摇头道:“你和石砚相比可是差的远了,虽然他身为姑师国内最大的商贾,可是却从来不会用银子砸人!银子并不能买到所有的东西!”

  石羽浩立刻做忏悔状,连忙请罪道:“是晚辈唐突了,前辈勿怪!”

  驻颜神医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天下尽人皆知,可石羽浩却没有想到,这位老人家竟然不喜财色。

  一时间万千愁绪萦绕心头,毕竟还有一个快要死了的,等着老人救命。

  石羽浩求助似的向侯野吟投去询问的目光,侯野吟心领神会,将怀中的人轻轻放下,对老人说道:“若神医肯救白禾一命,我愿送上手中的佩剑!”

  侯野吟手中的剑名青锋,是一把青铜古剑,柱脊、锋刃、长而沉!传到侯野吟手中,这剑已经侍奉了十一位主人,见过了近千年的历史!

  驻颜神医闻言,立刻喜形于色,立刻说道:“好!那我老头子就救这女娃娃一命!”

  脸上的纱布被揭开,血还未止,深深的伤痕之下是翻在外面的血肉。

  雁奴看了一眼,立刻别开了眼睛,人儿毕竟还小,吓的手都有些抖了。拿着药盒的手几次不稳,差点把药撒了一地。

  驻颜神医嫌雁奴的动作慢,几次催促。

  事关人命,怕也要咬牙硬挺着。

  血止住了,还要解毒。

  驻颜神医只看了一眼,便说道:“再晚一会,恐怕这毒就要侵入心脾,就算是我愿意救她,恐怕也是回天乏术了!”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幸好还算及时!

  石羽浩和侯野吟对望一眼,似乎如知己一般,此刻竟有一种相惜、相谢的情感。可是,他们就在白禾受伤之前,还为了夺得白禾的心,大打出手。

  忙活了一阵子,驻颜神医推门而出,神色凝重。

  两人心中一颤,想必不会听到什么好消息,可仍旧洗耳恭听。

  驻颜神医看着两人道:“这女娃娃的命,算是保住了,可是她体内还有余毒未清!”

  关心则乱,侯野吟竟似失去了章程,忙出声问道:“神医,可有救治之法!”

  驻颜神医缓声道:“女娃娃所中之毒,是墨家的冥销露,只有用我老头子所研制的百草丸才能解此毒!可是,现在唯独少了一味药!”

  驻颜神医面带难色,侯野吟和石羽浩立刻表示,愿意为神医出去寻此药。

  “你们也不用往远处去,只在这百草谷中寻找便可!”老人悠然说道。

  雁奴看了看眼前的两个连事情都没搞明白,就拼命点头的两个少年,犹豫的说道:“爷爷,虽说这草药不用到别处去找,可这百草谷也不小,要真的去找,恐怕……”

  “就是因为不好找,才要多几个人去找!我看你在家里也是闲着,你明天也跟着一起去找!”驻颜神医一脸不高兴,瞪了雁奴一眼。

  雁奴如惊弓之鸟,立刻收了声。

继续阅读:002 救命之药三叶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