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色子2017-04-07 12:541,127

  她总是以纱巾遮面,没有人见过她的容貌,所以,世人称她为“无颜女”。

  在遥远的东方,有一个小国,名为姑师国。

  她隐蔽于群山之间,与世隔绝。

  ……

  七月流火,七月的姑师国正值盛夏,午后,火伞炽烈,盖在一片绿色之上,大太阳张开了血盆大口。

  空气灼热,沸腾。

  骊山在经受太阳炙烤的同时,正在经历着、目睹着一场争斗,一场浩劫。

  武林各界人士齐聚骊山,比武、论剑。

  剑宗墨家,是这次比武大会的主持者。

  这事一场以比武为名,以消灭除剑宗以外的各大门派为目的的阴谋。

  在场的所有人都深喑此理,但翻遍整个姑师国,整个武林界,没有一人敢与墨家为敌。

  又一场比武开始了,这是一场以强欺弱的比试,大家都看在眼里,敢怒而不敢言。

  比武场上,刀剑无眼免不得会伤人,白禾是众多不幸者之一。

  墨家老三出剑挑花了她的半张脸。

  墨家的三公子墨如飒,是个厉害的角色。一把长剑舞的不但好看,而且他手中的剑够狠、够毒、够辣。是江湖上有名的毒君子。

  鲜血如注,很快就染红了白禾那雪白的衣衫,众人皆摇头叹惋,可惜了一张如花似玉的脸。

  对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下如此狠手,遍数姑师国,恐怕也只有墨家的三公子做的出来。

  墨家剑法狠辣,有目共睹,可没人会想到竟狠绝至此。此情此景让众人心中均一错愕,恐怕,接下来的一个,就会是自己!

  女子尚且是如此下场,那么男人,又当会遇到何等羞辱!

  白禾痛呼一声,一只手捂住几乎横贯左脸的伤口,另外那完好的半张脸,似更成为了绝品,不完美的绝色。

  墨如飒收剑入鞘,冷淡挑眉,冷冷的扫了白禾一眼,道:“你输了!百家的剑谱该归我!”

  白禾不是第一个失败者,白家剑谱也不是第一份被剥夺的东西。

  一个爱美的女子,失去了美丽的容貌,还不如一剑杀了她!

  白禾疼痛难忍,几乎踉跄倒地,身上的痛倒是其次,心中的痛才叫痛彻心扉。再听到墨如飒的话,几乎昏厥过去。

  侯野吟是个护花高手,他手疾眼快的在第一时间冲到了白禾的身边,扶住了白禾那纤细的腰身。

  这,给了她一丝抚慰。至少在这个时候,还有人肯出手相助。

  白禾抖着手,见剑谱自怀中拿出,挥手扔向墨如飒!

  一声悲呼随之而来!

  “爹!女儿不孝,没能保住我白家祖传家谱!”

  白禾一声低呼,凄凉无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有一丝寒冷,袭上心头!

  众人还在悲叹,发出声音的人却昏了过去。

  胜者豪迈,负者心焦。

  一场争斗结束,另一场便又开始了。

  此时,已无人再去理会那可怜的,失去美丽容貌的女子!

  大家早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另一番争斗中,等着另一个胜负的宣读。

  侯野吟抱起白禾悄然离开了骊山,一路向北,直奔白草谷!

继续阅读:001 百草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