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雨中送温情
色子2017-04-07 12:543,359

  头顶突然多了一把伞,把雁奴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抱紧了手中的包袱,警惕的看向来人。

  此时,老人开口道:“姑娘,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不躲躲!”这个老人雁奴认识,他和旁边的那个小姑娘就是刚刚在街上表演杂耍的爷孙俩。

  雁奴见那老人生的慈眉善目,那小女孩也天真可爱,并不像坏人,才放下了警惕便开口道:“老爷子,我没事,淋淋雨倒好。”

  雨水淋湿了雁奴的衣裳,脸上的黑纱紧紧的贴在她的脸上,露出了完整的脸型,那道长长的伤疤藏在黑纱之后若隐若现。老人见她脸上罩着黑纱有些好奇,不过却懂得尊重她的隐私,笑道:“这大雨有什么好淋的,弄不好还会淋出病来,你这是要到哪去?是去奔亲戚,还是去访朋友?”

  老人提出了一堆问题,倒是个热心肠,雁奴道:“我是要到贡布神殿去!老爷子可知道从这里到贡布神殿还有多远?”

  “贡布神殿?哦!你定是要到贡布神殿朝拜吧!贡布神殿离这还有段距离,若是用走的话,恐怕要走上一个月,马车也要半个月!难得你小小年纪有这份心意。不过你一个小女孩独自上路可要小心!”说着话,三人来到一个叫做西朔的客栈,老人道:“我和孙女就住在这家客栈,现下正下雨,我看你还是先进去避一避再上路也不迟!”

  雁奴跟着老人进了西朔客栈,客栈内挤满了避雨、吃饭、闲聊、住店的人。客栈的掌柜的为人和善,对那些进店避雨的人并不反感,反而安排了座位,让小二填了杯热茶。

  老人一手拉了孙女,把湿纸伞放在了门边,回身指着二楼道:“我和孙女就住在二楼!姑娘若不嫌弃,不妨到屋中坐坐。”

  雁奴稍作犹豫,问道:“老爷子,我们萍水相逢,你为何对我这么好?”

  老人呵呵一笑,未等他回答,站在旁边那小姑娘却开口道:“姐姐是好人,刚刚那么多人看我们表演都不给钱,姐姐不但给了,而且出手那么大方。我们理应报答!”

  雁奴看向小姑娘,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乖巧的回答:“杏儿!”

  “杏儿,真是个好孩子,其实姐姐做的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雁奴看向老头,道:“倒是你们,在这滂沱大雨中送上了一把伞,你们为我遮去的,不只是雨,还是孤独和无助。”

  老人理解的点头,道:“唉!我也是跑江湖的人,你的心情我明白!不过姑娘这五两银子今天倒是救了老汉的命了!”

  雁奴看向老人,道:“怎么?老爷子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老人摇头,道:“说是麻烦,也算不上什么麻烦,可是离了银子倒是解决不了!”

  “只有银子才能解决的问题?”雁奴有点弄不明白。

  杏儿拉了拉雁奴的袖子,道:“姐姐,我们没有遇到麻烦,只是我们需要银子抓药。我们的盘缠用完了,今天已经没钱抓药了,所以你真的是帮了我们的大忙!”

  雁奴了然的点了点头道:“你们家中还有病人?”

  杏儿点头道:“是……是我哥哥!”

  说着话,三人已经到了客房门口。这是一间天字一号房间,天字一号是客栈最好的房间。雁奴第一次离开百草谷,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究竟怎样,第一次进入客栈,而且还不是因为住店。也并不知道客房是分了等级的。

  老人推开门道:“请进!”

  雁奴在老人之后进了客房,客房的房间很大,分内外两间,里间是卧室,外间是客厅。布置的不算豪华,但也算是应有尽有。

  听到有人推门而入,在里间床上躺着的病人咳嗽着问道:“是谁啊?天叔,是你吗?”

  老人答应着道:“是我!外面下雨了,今儿感觉可好些?”老人说着往里间走去。

  杏儿拉着雁奴坐下,给雁奴倒了杯水。“姐姐,喝口水吧!”

  里间的人问道:“天叔,你带了什么人回来?”那男人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短短的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仿佛一口气上不来就要背过气去。

  天叔带着恭敬的回答,道:“是,外面下了大雨,我见她无处可去,便带了回来!”

  “你出去陪客人吧!既然请了回来,万不可慢待了!”听了这句话,天叔便从里间走了出来。他笑着道:“这雨似乎越下越大了,一时半会还停不了呢!”

  雁奴看了看窗外,道:“不好意思,打扰老爷子和公子了!”

  天叔道:“不要客气,外面下着雨万不可急着赶路。杏儿,你陪姐姐呆着,爷爷去熬药!”

  杏儿答应了一声,看着雁奴道:“姐姐,你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要不要换身衣服?”

  雁奴赶紧摇头,道:“不用麻烦了,我想等会雨就停了!”

  “好吧!”杏儿打消了去找衣服的念头,又道:“姐姐,你的脸上为什么一直带着面纱?是不是怕晒?”

  雁奴摸了摸脸,有些尴尬,迟疑道:“是……是啊!”

  此时,里间又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杏儿弃了凳子跑进了里间,道:“靖哥哥,今日怎么咳的这么厉害!你要不要喝点水!”

  隔着墙,雁奴看不到里间的情景,只听见布料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倒未曾听到里面的人说话。过了一会,杏儿满面愁容的走了出来。

  雁奴问:“杏儿,你哥哥患了什么病?”

  杏儿叹息一声,衣服少年老成的样子,道:“三月间,我和爷爷陪着哥哥到利州经商,谁知在那里碰到了汉人,那些人凶悍无比,抢了我们的东西不说,还杀了我们的人。哥哥在利州受了伤,心中郁结难消,便一病不起。

  后来听说朔州的百草谷中有一位神医可治百病,我和爷爷便又陪同哥哥来到了朔州。终于到了朔州,我们却花光了盘缠。希望就在眼前,可我们又听说,百草谷中的神医虽然医术高明,可是医治一人要白银千两。我们的身上没了银子,不敢到谷中求医,可是哥哥的病却越发严重了。我和爷爷一筹莫展,只好出去卖艺赚几个钱!”

  听了杏儿的话,雁奴才想到那句话: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雁奴听到杏儿提到百草谷、神医,便响起了谷中快乐的生活,想起了爷爷,不禁勾起了伤心的情绪。

  “姐姐,你怎么了?”杏儿问。

  雁奴回了回神,道:“没什么!只是有一件事怕是你们还不知道,百草谷中的神医已经不在世了,你们还是不要在这里耗费时间,早日回家去吧!”

  “什么!”杏儿激动的自凳子上站了起来,道:“神医死了?可是外面的那些大夫都没有办法医治我哥哥的病!他死了,我哥哥怎么办!”杏儿颓然的坐回凳子上,眼泪噗嗦噗嗦的流了下来。

  雁奴听着里间的那人痛苦的咳声,看着杏儿的眼泪,有心想为杏儿的哥哥医病,可是再想到爷爷的叮嘱,便犹豫起来。

  此时,里间却传出了男人低沉、缓慢的声音。“杏儿莫哭,生死有命。这半年来我怪疾缠身连累了你和天叔,若早知道神医已死,我万不会听了你们的话大老远的跑这一趟。”

  杏儿抹着眼泪,又走到了里间,道:“靖哥哥,你怎么能这样说,伺候你是我和爷爷应该做的事情!只是杏儿万万没有想到,神医会去的这么快!我们从家中出来的时候,神医明明还……”

  “哎!也许这是天意!”

  雁奴听着杏儿和那男子的谈话,心中想到:“杏儿与老汉是爷孙俩,可是这男人怎么叫那老汉为天叔,这不是差了辈分!”雁奴听杏儿哭的伤心,实在不忍心再耽误下去,向内间的方向走了几步,出声道:“公子,小女子略懂医术,想为公子瞧瞧,公子可方便?”

  雁奴站在墙后等了一会,想必里间的病人也是做了一番挣扎,好一会才听到那男人道:“如此,便劳烦姑娘了!姑娘请进来吧!”

  雁奴打开帘子迈步走入里间,杏儿半跪在床前拉着男人的手,正抽抽搭搭的抹着眼泪,哭的好不伤心。那男人头发有些散乱,侧着的脸刚好被头发挡住,看不到脸。听到脚步声,男人将头从枕头上费力的抬了起来,看向门口。

  雁奴向床边迈步,与那男人的眼神碰在了一起。

  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只是脸色苍白如纸,两颊透着病态的红润。外表看起来好像病入膏肓,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足显其精明、豁达。一头乌黑茂密的长发散了一枕头,因长时间在枕上摩擦略显蓬乱。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似是个多情的人,却被病痛折磨的失去了往日的光彩。高挺的鼻子下是略显苍白的、厚薄适中的唇。这时却紧紧的、倔强的抿在一起。

  整张脸,最能引起雁奴注意的,还是那紧皱在一起的眉。不用任何人言语,它便说出了主人的痛苦和无奈。

  雁奴紧走几步来到床前,拉过杏儿握在手中的那只手腕。可能太过匆忙,竟未看到男人脸上闪过的一丝尴尬。

  杏儿和床上的人都紧紧的盯着雁奴,杏儿更是紧张的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雁奴刚刚把男人的手腕放开,杏儿立刻问:“怎么样?你能不能医治好我哥哥的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颜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