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你到底是谁
杨十六2017-06-16 15:342,558

  凤羽珩不愿再听他们争扯,她两只手在松散的衣袖间交叉相握,只觉抚过右腕时有微微热度传来,一刹间,她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前世,她开在省城的私人药房。

  两层的药房,中西药结合,还连带着出售拐杖、轮椅等简单的医疗器械。与21世纪街上随处可见的大药房看起来没什么区别,新药特药该卖的她都卖,只是更多加了一些部队里特供的药品,包括一些空胶囊之类的半成品。

  凤羽珩试了试,竟然通过意念很容易就能把药房里的东西调出来握到手里。

  她着实惊讶了一阵,下意识就迈开腿要离开。这样奇怪的发现,必须得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好好查看一下才行。

  怎知她脚步刚动,突然脖颈就一凉,一柄寒剑直抵过来。

  “别动。”是那侍卫的声音。

  凤羽珩真的不敢动了。

  正所谓阎王好斗小鬼难缠,她能跟他主子斗斗勇,可这种二愣子待卫的脑筋可从来都不怎么灵光,剑也绝对不会长眼睛。

  她斜目看了一下那柄寒剑,锋芒逼人,吹毛断发。

  “姑娘,对不住了。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怪你今日不该在这里见到我家主子。”话音一落,剑尖处便传来晃动。

  凤羽珩当然不会就这么等死,只是还不待她有所动作,那柄寒剑竟传来“叮”的一声,而后“咣啷”落地。

  “主子!”侍卫迅速转身,冲着锦袍男子就跪了下去,“主子息怒。”

  锦袍男子随意地挥挥手,“一个孩子而已,让她去吧。”

  “可是如果走露了风声……”

  “白泽。”锦袍男子的脸沉了下来,“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是。”叫白泽的侍卫低下头,默默地把佩剑捡起来,再不敢多言。

  凤羽珩瞪了白泽一眼,再看看边上盯着伤患束手无策的老大夫,语重心长地开口道:“多跟你家主子学学吧,杀人灭口的事就算要做,也别当着还有用的人做。大夫这行业向来不公开不透明,人家若是心有计较,随便动动手脚,他这两条腿就可以彻底报废了。”

  “你别得寸进尺!”白泽被气得跳脚。

  锦袍男子却轻笑出声,“小小年纪道理还懂得不少。白泽你跟她学学,人家说得一点没错。”

  “主子!”

  “别说了。”他打断白泽的话,看向凤羽珩,“回家去吧,不是说娘亲还病着?”

  凤羽珩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目光总舍不得从他眉心处的紫莲上移开。要不怎么说男人就不能长得太好看,这一好看,就容易让某些女人失去原则——

  “那什么……我帮帮你吧。”这话一出口,凤羽珩就想抽自己一大嘴巴。独善其身懂不懂?哪儿都有你呢?

  “你想怎么帮?”锦袍男子很是配合地没给她反悔的机会。

  凤羽珩别过眼,不想再看他的眉心,伸手入袖,用意念调出一瓶止痛喷雾。这种东西当初并没有上市,是专门研制出来给部队做紧急处理时用的。她自己扣了一箱放在药店里,本是想着有机会卖个高价,谁成想还没等卖呢,就机毁人亡了。

  “当然是先止痛。”凤羽珩摇摇手中的喷雾瓶子,看了老头儿一眼,“老先生,刚才你也看到了,他们为了保证行踪隐秘想杀了我灭口来着。”

  老头儿早就被吓不轻,再听她这一说,当时就崩溃了,瘫坐在地上直打哆嗦。

  凤羽珩看向锦袍男子,“你说句话,给个承诺什么的,不止要保证你的生命安全,我今天帮你的事也不能说出去。”

  白泽一听这话心里又是一紧,跟着就又问了一次:“你到底是谁?”

  凤羽珩特别无奈:“我就是一个山村里的孩子,早年间遇到过一位波斯奇人,给了我些好东西。今天我要用这些好东西救你家主子,但我不想被更多的人知道我手里有奇货。懂?”

  白泽分析了一会儿,点点头,“懂。”

  锦袍男子盯着她手中的瓶子,眼中透着探究,但见凤羽珩并没有多说的意思,便转头冲着那老头儿道:“老先生只把我当做普通病人就好,做完你该做的,我自会让白泽送你出山,绝不会伤你性命。”

  “当……当真?”老头儿不相信。

  “只要你不将今夜之事说出,便当真。”

  “今晚我什么也没干,我就出门看诊迷路了,迷路了。”

  凤羽珩知道,所谓的保证谁也无法去验证真假,你只有选择相信或是不信。她也没心思猜测那叫白泽的侍卫是会将人安全送回去还是半路劫杀,总归是得先给这人治腿,治完了腿她还得回那个小村子里,原主的娘亲和弟弟还在等着她。

  “来吧!”她不再多说,半跪到锦袍男子身边,干脆自己动手扯开伤处的衣料。

  锦袍男子看着她的动作,只觉干净利落,下手毫不犹豫,就像平日里做惯了这样的事。可一个10岁出头的小孩,又怎么可能。

  “有酒吗?”她一边看伤口一边发问。

  老头儿赶紧打开药箱拿出一个小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平时好喝两口,走哪都带着。”

  “恩,这习惯不错。”凤羽珩把酒壶接过来,再不客气地开口吩咐:“白泽,去弄点清水来。”

  白泽见锦袍男子点了点头,便返身往溪边跑去。再回来时,也不知从哪捡来个破罐子,盛着半罐水捧到几人面前。

  凤羽珩把水接过来,头也不抬地说:“先用清水冲一下,然后再用酒消毒。会很疼,你忍着点。”

  毫无意外的,锦袍男子又是一句:“没事。”

  她挑挑眉,其实药房里有消毒酒精的,但她没办法再变出个瓶子来。小孩子的袖口没有那么大,东西掏太多会穿帮的。

  “那开始了。”凤羽珩不再多说,仔细地处理起伤口来。

  清水,烈酒,消毒完成。白泽找了根木榻给锦袍男子咬着,凤羽珩摆手,“不用,快拿走吧,咬在嘴里多脏。”

  白泽没听她的,只道:“刮肉接骨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

  “我知道。”她再次摇晃手中的瓶子,摇得差不多了,对着两只膝盖就喷了上去。

  喷雾特有的声音和雾状药把几人都唬得一愣,锦袍男子算是好的,只双目透出好奇,其它二人都是一声惊呼。

  “这是什么?”白泽警惕起来,一把抓住凤羽珩的手腕阻止她再喷。“你给我家主子用了什么药?”

  “止痛的。”她实话实说,再对锦袍男子道:“你感觉一下,是不是开始麻了?”

  这药见效奇快,最多三息间就能对患处起到局部镇痛和麻醉作用。

  锦袍男子也觉惊奇,好像一瞬间双膝就开始泛麻,痛感也紧跟着就没了。而且这药用得怡到好处,有伤的地方全都覆盖到,没伤的地方依然感觉全在。

  他又看向凤羽珩手里的瓶子,看得她直不好意思,“那个……等治完你这伤,如果还有剩的,就……就送给你了。”

  他到也不客气,“如此,多谢。”

  “该你了。”凤羽珩推了推身边的老头儿,“刮烂肉。”

继续阅读:第6章 刮肉接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嫡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