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倾城美人
九陌2020-01-08 16:083,197

  第四章倾城美人

  自那天之后,沐云澜就再也没有见过楚谦,而额头上的伤,在楚谦给的药和自己偷偷配的药的作用下,已经好了大半。

  至于那个油布包,因为锦鸢和孙妈妈的到来,沐云澜不得不放弃了寻找。不过她到时在自己的嫁妆里发现了不少的大补药材。于是,每天变着法儿的教锦鸢做各种药膳,成了沐云澜为数不多的乐趣之一。

  而那个孙妈妈,则是楚谦专门派来照顾沐云澜的。体态微微有些发福的孙妈妈,是轩王府的家奴,所以不管从那一方面来讲,楚谦对于孙妈妈都是信任的。同时,从他将孙妈妈派个沐云澜这件事中,轩王府的人都意识到了这位痴傻的轩王妃对于他们王爷是多么的与众不同。虽然对于楚谦的想法还有决定他们颇为不赞同,可是作为下人,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他们还是清楚的。

  而如今的轩王妃,除了一些奇奇怪怪的行为外,剩下的时间不是吃就是睡。面对这位一点心计架子都没有同时还是个傻子的主子,比那些动不动就那下人出气还各种勾心斗角的女人好了许多。

  所以轩王府的下人们也乐得陪这位痴傻王妃玩耍嬉戏,时间长了,只要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轩王府的人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沐云澜,而不是楚谦。

  从楚谦大婚之后,轩王府便闭门谢客,而对外宣称是和新王妃培养感情。可是别人却不这么想,和一个傻子培养感情,他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啊!恐怕是羞愧不如躲起来不敢见人了吧。

  如今,京城里的人谁不知道轩王楚谦居然连一个傻子都不放过,那大婚之日放下的元帕上都落了红,难道这还有假。至于这消息是从什么地方传出的,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

  墨竹苑的书房里,楚谦举着一本书正认真的看着,在朝中没有官职,也没有任何实权,再加上是个外姓王爷,此时此刻的楚谦说不出来的悠闲。

  可是楚谦的悠闲却急坏了书房里的另一个人。

  唐陌尘看着还在看书的楚谦急的在屋里团团转,就差跳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大喊大叫了。可是如果他真这么做了,那等待他的,会是比酷刑还有酷刑的惩罚。

  “哎呦,我说楚谦啊,外面的流言都传出那样了,你就不能说两句话?还是说,你真如传言一样,把那个傻子那啥了?”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就需要好好查查这个沐云澜了,长的就是一女鬼样,居然还让楚谦不管不顾外面的流言,那就绝对有问题。

  “唐陌尘,注意你的言辞,那不是傻子,而是我的王妃。是不是,你这两天太闲了?”头也不抬,眼神都不给唐陌尘一个,楚谦平静的甩出了这句话,然后接着说道,“那是我的王妃,我的妻子,我要怎么样,还需要你来管?”

  唐陌尘傻了,这样的楚谦,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而这也让他更加坚定的认为,沐云澜有问题,而且还是大大的问题。

  仿佛看出了唐陌尘内心的想法,楚谦继续说道:“把你的那些小心思收起来,如果是因为你妹妹,而让你对我身边的女人那么排斥的话,我看你还是算了吧。我楚谦要做什么,还轮不到别人在左右。而且……”

  放下书,楚谦起身走到一扇开着的窗口,这里是他的书房,却也是整个轩王府视野最开阔的地方,就他目前所处的位置,正对着的,正是西院的院子。

  仿佛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般,只说了一般话的楚谦静静的立在窗口,颀长的身子斜斜的靠在窗边,看着窗外那抹奔跑着的身影。

  注意到楚谦的反常的唐陌尘随着他来到窗边,当他顺着楚谦的目光看到在院子里狂奔的沐云澜时,鄙夷的憋了憋嘴,还咕哝道:“傻子就是傻子,不就是跑嘛,还跑着这么难看。”

  就在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而楚谦并没有责怪的时候,却听到一声如地狱般的声音:“北边那边听说花非墨已经般的差不多了,我看你最近挺闲的,不如就去北边帮帮花非墨吧。叫他早些回来,这一年没见,还是挺想他的。”

  深知楚谦性格的唐陌尘不敢有一丝反驳便应了下来,都是自家那个蠢货妹妹,要不是她让他过来找楚谦,他至于会被楚谦赶去北边吗!看来这次去北边,还要把自己家那个自以为是的妹妹一并带上啊。

  西院中,沐云澜正联系着前世记忆里一套轻功步法,虽然动作不是太好看,可是它却是经过古人一代一代研究,最后汇聚了各种精华,而凝聚下来的结晶,其威力可想而知。哪怕你是一个没有丁点内力的人,只要练习好这套轻功步法,都能在速度上应该一般的人,更别说那些拥有内力的人了。

  而这套步法,正是七星踏月决的一部分。

  前世的沐云澜作为家族的继承人,天资聪颖自是不必说的。而因为她的聪颖,家族便把这套人人垂涎的功法赐给了她,而她也不负众望,在十六岁的时候,便练到了第七层——天枢。可是在之后,无论她如何修炼,都不得要领。可是这对于家族的人来说,已经是一件喜事了。

  练功不专心,那是要出事的,这不,就在沐云澜走神的那么一瞬间,一颗小石子出现在了沐云澜的脚下,然后,在锦鸢的呼声中,沐云澜华丽丽的来了个狗啃泥。

  正准备爬起来的沐云澜一抬头,便主意到了站在窗边的楚谦,一瞬间的惊慌后,沐云澜立刻镇定了下来,然后及其不雅观的从地上爬起,对着楚谦又跳又叫。

  而一直注意着沐云澜的楚谦在听到那声“神仙哥哥”时,在唐陌尘惊恐的目光中,微微的勾了勾唇角。

  直到唐陌尘离开,都无法从楚谦的那个根本不算微笑的微笑中清醒过来,还有沐云澜的那声“神仙哥哥”。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头一次看见楚谦笑了,虽然那个笑很小很小。而且,居然有人叫他神仙哥哥他却什么也没有表示!难道这就是傻子的权利吗!

  将身上沾满泥土的衣服换下,沐云澜拍了拍有些发烫的脸,回想起刚刚的那一幕,就有些鄙视自己。不就是一个微笑嘛,而且那个微笑根本算不上是笑好不好,为什么自己会脸红羞涩心跳加速啊。

  另一边,看着离开的沐云澜,注意她那泛红的耳根后,楚谦心情大好的离开了书房,却看到阿离很不情愿的向自己走了过来。

  “王爷,宫里来人了。”

  “早该来了,能拖到今天,看来太后在中间出了不少力,走吧。”

  前厅,一位公公静静的坐在一边,并不像电视小说里那样趾高气昂的,也许是因为这里是轩王府,也许是因为对楚谦的一种欣赏。

  那日桂嬷嬷端来的元帕他是看过了,作为宫中的老人,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皇上只是看到了元帕上的血迹,而他们这些宫中的老人,却知道那是楚谦用血摸上去的。因为在后宫中,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

  “德公公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轩王府啊!”

  此时的楚谦,没有面对沐云澜时的温柔,也没有面对唐陌尘是的自然,只有一种完美到让人挑不出毛病的温文尔雅。淡漠、疏离,却无法让人讨厌。

  “咱家只是奉命行事而已,皇上有令三日后宫中设宴,祝轩王喜得娇妻。到时候,一定要带上轩王妃啊!”

  虽然明知道南宫玉珏的目的,可是他只是个阉人而已。

  “王爷还有事吗?如果没有,那咱家就回去复命了。”

  让阿离送了德公公离开,楚谦就那么站在前厅,还是那般的温文尔雅,看不出任何情绪。

  通过几天的了解,沐云澜才知道,这轩王府除了一个嬷嬷外,尽然没有一个丫鬟,侍卫到是有不少。

  而她也知道了如今的皇帝叫南宫玉珏,而楚谦是个外姓王爷。

  只不过这些对于沐云澜而言,完全就是电视上演的那些狗血桥段。

  至于武功,虽然只练了几天,可是效果完全比前世练上半个月都厉害。不愧是具好身体啊,照这个速度下午,相信不久,自己就可以达到前世的水平了。

  经过几天的调养,虽然还没有长多少肉,可是原本蜡黄的皮肤,变得白皙了起来。

  此时的沐云澜才注意到,自己长相究竟有多么的倾城绝色。

  巴掌大的瓜子脸上,一双如小鹿般圆圆的眼睛闪着湿漉漉的水光,只是那上挑的眼角,使得她平白多了几分媚色。挺直的鼻梁上,圆润的鼻头小巧而可爱,而那菱形的小嘴,由原先的苍白变得粉嫩了起来,如花瓣般美好。

  看似清纯,却带着点诱人的魅惑,再加上那清澈的目光,和那随时仿佛能滴出水的眸子,以及那娇嫩如花瓣般美好的菱唇,就算此刻的沐云澜依旧是那副弱小的身材,却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美人儿,娇柔柔弱,只想让人保护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狂妃太逍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狂妃太逍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