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隐元星
伏小则2019-04-17 01:052,186

  隐元星光落在了某处的荒郊野外。

  一位女子现身出来。

  她秀色可餐,穿着一件印花小袄,雕出份超然逸世又鹤立鸡群的绝妙,长相算是艳丽,却火辣辣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不能招惹。

  这便是隐元星君——落攸。

  隐元星也是北斗星相之一,自然就是北辰星的下级。可这落攸与兰薰素来不对盘。这也都怪昔日的封神时代,兰薰是阐教的人,落攸是截教的人,从年幼起就关系不好,话说不到几句就唇枪舌剑的,即便是封神归天依旧谁也不让谁。

  “落攸——!”兰薰追上了她。

  落攸微震,转过身来,横竖打量了兰薰几眼,操起熟悉的戏谑口气道:“哟!真是冤家路窄,怎么走到哪都能碰到北——辰——大——人!”

  兰薰也毫不客气道:“我还要问问落攸呢,是天庭呆不下去了,还是交了哪个人间好友,非弄得黑天了跑下界来。”

  落攸哼了声:“我可不像北辰大人那么高标逸韵,直接在人间住下,我的时间可是宝贵的很呢!”

  老实说,这两个女神虽水火不容,可众神皆说她两人是像极了对方,如出一辙。

  兰薰这会环顾了四周,一片荒野,月黑风高。

  “这是何处?”

  “你问我我问谁啊!”落攸道:“我就是追着那个可疑的家伙下来的,结果让他逃没影了!”

  “可疑的家伙……?”

  但见落攸兀的就收回那脸嚣张的鄙屑,万分严肃道:“我今日去花弄影的繁华居,想为我师父求些花草种子,却在院中见到个红衣男子,形迹可疑。我刚开口问他是谁,他便逃跑,我就一路追来此地。”

  兰薰正心疑着,却听到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像是……

  “海潮?”

  落攸也望向那边,“原来我已追到东海之滨了,怎么会跟丢呢,难道那人潜入水中了?”

  兰薰细细一想,最近真是多事之秋,再加上妖界的劫难以及在昆仑山巅遇到的那位飞穹公子……这冥冥之中似潜伏了什么惊涛骇浪,不爆发则已,一旦爆发便是毁灭殆尽……

  ——“兰薰姑娘!”

  身后突然响起这声音,兰薰挺着的身板猛颤了下。

  ——这分明是楚燃竹!

  兰薰甩过身去就急道:“你——!你怎可能追来?!”

  楚燃竹凛然而立,漆黑的身影与荒郊的黑夜浑然一体,顶天立地,有如一把黑色的巨剑,压迫着兰薰的神经。

  他淡道:“腾云之术。”

  “不可能!平日里腾云岂有如此迅速之理?!”

  “确是腾云之术。”

  兰薰心中慌得厉害,一边心道:这怎么可能;一边暗忖自己真是低估了这个人,天晓得他有如此能耐而深藏不露。而且这应该并非阴阳咒!

  落攸不妨看这个热闹,顺便调侃两句:“哟!北辰,怎么把情郎给带来了?”

  “……!”兰薰忙转身解释:“落攸休得胡言!”

  而楚燃竹则问:“这位姑娘方才称她什么?”

  兰薰直骂自己这处境,按下葫芦浮起瓢啊,捉襟见肘,也顾不得平日的架子了,用企求的眼神向落攸使眼色。

  落攸自然一目了然,想着既不能暴露兰薰身份,又不想轻易便宜她,便对楚燃竹道:“啊,没什么,这是我这做师姑的,给我可爱的兰薰小师侄起得花名。”

  “师……侄……?”兰薰双目大睁。

  落攸继续趁火打劫:“姜兰薰,与师姑讲话,你忘了礼节?”

  兰薰哭笑不得,却唯有逢场作戏:“师姑教训的是。”又对楚燃竹道:“是这样的楚公子,方才我师姑自岐山前来看我,用了千里传音之法,兰薰这才贸然告辞。”

  楚燃竹盯着她,他那揣测的目光,似囚笼般令兰薰无法逃脱,只能强作真诚。

  落攸见这人似乎有些心机,便“好心的”再帮兰薰蒙混一把:“我们岐山门规,弟子不可轻易在人前现身,所以才都学了千里传音之术。兰薰你这师门劣徒,为何要擅离门派?!”

  兰薰机智的搭上话:“师姑恕罪,只因为师叔师伯暗中结党,都来拉拢兰薰。兰薰左右为难,不得已逃之夭夭。”

  谁料落攸得寸进尺,又开了兰薰的玩笑:“擅离师门已是罪无可恕了,你竟还与这个旁人弄得不清不楚!”

  “——!”怒火一股的脑充斥了兰薰的胸腔,她甚至能听见自己磨牙的声音,恨不能狠狠咬落攸三口。

  楚燃竹道:“姑娘误会了,在下是青冥谷少主,兰薰姑娘现已被青冥谷收留。若涉及到贵门派的家务事,在下是否当暂避片刻?”

  “那倒不必,话差不多也就这些了。”落攸耍够了,便放过兰薰,见她脸色难看,心下又偷乐几许。

  “对了兰薰,”最后再忠告她一句,“记得回门中看看,免得花弄影哪日又被那红衣人找上。”

  兰薰的眉梢拢上抹深沉,“此事,昔何知道吗?”

  “哼,那种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我可与他不对盘,懒得问!”

  哼,就没谁能跟你对盘吧……兰薰在心中暗骂,唇角却违心的勾起一道美弧:“师姑之言,兰薰谨记。时候太晚,师姑也早些回山吧。”赶紧滚赶紧滚!

  落攸也适时收手,轻一扬袖,一个纵跃,化作一道朦胧的弧光转瞬即逝。

  “恭送师姑。”

  兰薰朝她离去的方向低头行礼,当再抬眼之际,眸中的怒火便止也止不住的滚滚泻出——该死的落攸,给我走着瞧!

  “兰薰姑娘。”

  楚燃竹唤了声,在这安静之极的荒野,更让人心间凛冽。

  兰薰看向他,转身之际便藏好了冲冠怒火,重新将宠辱不惊的明媚笑颜挂上面容,甜甜的责怪道:“楚公子跟得太紧了,兰薰拜见师姑这事不该让外人看见的。”

  可她有意避开楚燃竹穿透似的目光,只因这个人有时太过深邃,连她也难以看透。

  恼人的沉默弥漫在冰冷的夜风中。

  良久才闻楚燃竹淡道:“回去吧,明日上暮水阁拜会姑母。”

继续阅读:17.暮水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