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共酌
伏小则2019-04-17 01:052,629

  窗畔,柔和的日光在木桌上炫出淡金色的光晕。

  楚燃竹与兰薰对面而坐。

  兰薰斟上了茶,双手递到楚燃竹面前,笑道:“这还是我屈指可数的几次为别人泡茶呢。”

  楚燃竹接过,“莫非兰薰姑娘在岐山门是长辈?”

  兰薰胸口一痛,圆滑道:“长辈算不上,只是有个贤淑的好师妹总为我跑腿。”

  “如此……甚好。”

  听出楚燃竹语带僵涩,兰薰试探起来:“楚公子可是想到什么?”

  “嗯,”他道:“有人相伴便是好事。”

  也许他是在感叹自己从没见过亲生父母,兰薰感同身受,她执杯的手连同她的声音一并颤抖起来:“我亦是孤身一人,师父、师妹,皆已经……是我害的!”

  见她没了平日的淡定,楚燃竹心下一凛:“兰薰姑娘,你怎样了?!”

  兰薰赶紧臻首掩饰了心绪,低喃道:“我没事,只是有些旧日阴影在眼前挥之不去,教我心神不宁的。”品了口茶,微阖双眸,再睁开之时,便是两汪清潭,宛若风过无痕,水无涟漪。

  “有劳楚公子挂怀了,兰薰终究是女子,不免心思烦乱些,却也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过了便罢。”

  楚燃竹便问:“此茶可还满意?”

  “嗯,当真是极品,微啜一口,便能安定心神……”又思忖正务切不可忘,便道:“楚公子,我有个不情之请。”

  “请讲。”

  “我想请楚公子,拜托您的姑母大人,为我搜集些情报。”

  “……什么情报?”

  “就是如果有人偶得了超群法力,或有关异石一类的传闻,都可能关乎我岐山镇门之宝的下落,请楚公子不吝帮忙。”

  楚燃竹自是不愿总被兰薰瞒着,但她这性子他熟了,也知打破砂锅她亦不会透漏半句。想来也罢,暮水阁本就是靠出卖情报赚取酬金的,他出面请求,也无非是省了几道程序。便道:“好。”

  “谢过楚公子之恩。”兰薰站起身,对他行了个贤媛之礼。

  “不必如此。”楚燃竹望向窗外。

  窗外日光大好,桃红柳绿。

  兰薰也随即看去,七彩照入两双墨瞳,映出的却是不一样的颜色。此时此刻,仿佛一切烦恼都被怡人之景推到了九霄云外,唯余淡淡的恬静,包裹两人清浅的呼吸。

  楚燃竹说起:“是否去外走走?”

  兰薰亦有兴致:“自然可以,楚公子稍待片刻,容我先收了这茶具。”

  芳菲万朵,谷间绽开,垂柳绦绦,一片大好。

  楚燃竹与兰薰在扑鼻的清香中慢慢行过,被温暖的日光抚照着,聆听鸟鸣虫噪。

  兰薰已经好久没像现在这般放松了,好比两袖清风的隐者,与风月为伴,看天下清逸。

  就如回到了从前的岐山阐教,手持一杯素酒,半醉中听辛夷师妹划拨琴弦。二人就似那伯牙子期,高山流水遇知音,花月春风与共……

  正巧这时听到不远处有人喧哗。那标志性的聒噪,非大少主潮风莫属。

  两人过去。

  潮风此刻鸡头酸脸的,指着某一方向骂道:“剪涤你太过分了!先勾引我爹又坏我姻缘!”

  “不许辱骂义母!”便听楚燃竹冰冷的声音。

  潮风一看楚燃竹出现了,只觉得坏事的人怎么成群结队,冲他道:“关你何事!挡我姻缘者一个不留!”

  楚燃竹道:“这什么话!”

  兰薰跟在他后面娇俏的溜过来,道:“这还不明显啊,”扯了下楚燃竹的袖子,向他使眼色要他看向那边。

  一看,自然明白了,只见主母剪涤一手拉着雪葵,将她带走。雪葵显然不明所以,一脸莫名的回望这边。

  “你看啊!雪葵还在看我呐!”潮风更焦躁了,“剪涤你给我站住!”冲了过去。

  楚燃竹不愿潮风为难义母,想去干涉,却被兰薰拦住。

  “何必管他?咱们走咱们的,我可不想和这么吵闹的人呆在一处,太煞兴致了。”

  楚燃竹望望那边,见剪涤步伐甚快,带着雪葵已彻底消失了,又看看兰薰一脸逼他的笑容,只得道:“走吧。”

  “嗯。”兰薰答。不过她可是精明的很,当即就想到剪涤之前就对“白发少女”之事颇为挂意,这次也定是要将雪葵带去以确定什么……

  若是从前,兰薰多半会有好奇心去瞧瞧的,可现在她却全无兴致,反倒想与楚燃竹继续在谷里走走。

  “剪涤你藏哪去了?!”

  潮风似乎跟丢了。

  东张张西望望,就没看到人。好不容易见着一两个,也是谷中旁人,一点忙帮不上。

  潮风气得直跺脚。

  几天前见楚燃竹他们回来,居然带回了雪葵姑娘。这娇柔可人的少女,在鬼靥山庄初见之时就已让潮风看痴了。莫不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她居然会来青冥谷……潮风甚至后悔自己应该一道去昆仑山的,那样还能挺身做护花使者大展一番。

  结果待雪葵在谷里安顿下来,潮风便缠上她大献殷勤。

  雪葵毫无心机,对潮风十分友好,只以为是交到一个热情的朋友,哪知道对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而今日,潮风要带她去摸鱼的,却还没走到地点,迎头碰上了剪涤,结果剪涤二话没说就将雪葵给拽走了。

  潮风盛怒,这才想到自雪葵初来青冥谷的那日起,剪涤就举止甚怪,总想与她搭话……

  雪葵被剪涤带到了主母的住处,一座清雅的小阁,依山傍水,修竹碧桃。

  剪涤将侍女屏退,拉着雪葵入了内室,这才松开她的手,激动道:“你……姑娘你究竟是打哪里来的?”

  雪葵心思细腻,容易怕生,时下很是拘束,“回、回夫人,之前竹哥哥他们瞒了谷中的大家,是因为……雪葵是个妖精。”

  出乎雪葵的意料,剪涤双眼霍然明亮起来,希冀的问着:“那姑娘可认得一位夫人,名唤‘香释蝶’?”

  “香释蝶……?雪葵不认得。”

  闻言,一脸失望上了剪涤的面容,将好不容易点亮的期盼全然抹杀,甚至涌出无止尽的颓然,“雪葵姑娘,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此事对我万分重要,你与释蝶夫人几乎是生的一模一样!”

  雪葵心底一寒,下意识说:“这怎可能?”微微委屈道:“可是,雪葵当真是不认得她。”

  见雪葵的态度没有虚假,剪涤也无计可施,只能失望道:“是我鲁莽了,冒犯雪葵姑娘。”

  “……是雪葵没帮上什么忙。”

  “哎呀,你别这样。”剪涤忙劝:“是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将你拘来,怎能还让你向我致歉。”便走到梳妆台前,找出一个红色琉璃宝镯,来到雪葵身前,操起她的小手,为她戴上。

  “雪葵姑娘,我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这镯子你戴着吧。”

  “啊……这怎么好……”

  “没什么不好,你看,戴着多好看。”剪涤努力微笑一下。

  “啊……谢谢主母。”雪葵怔怔的应了一声,又问:“主母,那位香释蝶夫人,是您的……?”

  “恩人,永世难忘。”剪涤虽三言两语带过,可眸中神色却暴露出无尽言语。

  正当这时,有人敲门,力道之大胜似土匪,然后就听外面有人在大嚎:“死女人赶紧把门开了——!”

继续阅读:15.半日闲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