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巢湖迷影
伏小则2019-07-07 05:402,949

  大堂中,霓绒塌上,一位美妇人执着桃花扇,婷婷而坐。

  娟丽的黑发盘得巧夺天工,丝缕垂下,从白皙丰腴的颈边划过。保养甚好的十指轻拨腕间的玲珑海玉佩,轻撩髻端的翠玉玛瑙钗。虽是已过了最俏丽的年华,依旧风韵不减半分。

  青冥谷谷主端逢和主母剪涤与这妇人对面而坐,正侃侃而谈之际,两位少主与兰薰到来。

  三人各自行了礼节。

  美妇人端然道:“数年不见,风儿和竹儿,都长成男子汉了,兄长和嫂子有这二子,真让我羡慕不已啊。”

  端逢向来重情,他的妹妹是爹娘老来得女,比他小了十几岁,倒和剪涤年龄不相上下。

  却是美妇人注意到了兰薰。

  “兄长,这位姑娘怎么看着面生?”

  端逢稍窒,想着儿子们怎将她也带来了。

  “她本是岐山门下弟子,因门内遭变,落荒至此被我收留。”

  兰薰上前几步,足下生莲,眼眸轻转。

  “小女子姜兰薰给前辈问礼,不知该如何称呼前辈?”

  美妇人笑道:“我是你们谷主的亲妹,水川,暮水阁阁主。”

  端逢道:“那是舍妹苦心经营之地,江湖情报,无不从暮水阁取得。”

  “原来如此,水川阁主真不简单。我见阁主尚风华正茂,便已有如此作为,不愧和端逢谷主是亲生兄妹。”

  听她这八面玲珑,一句话夸了两人,潮风只感鄙视,忍不住道:“别捧了,以为说我姑母几句好话,她就能放过你这妖女啊。”

  端逢色变:“风儿休得胡言!”这逆子分明是拆台!

  “诶,兄长稍安勿躁。”水川阁主典雅制止,将手中桃花扇轻触下颌,她打量了兰薰几遍,就眉开眼笑起来:“这位姑娘一身清淡之气,哪里是什么妖鬼狐媚啊,风儿还不向人家好好赔个礼?”

  这下潮风无地自容,赶紧犟道:“弄错就弄错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他这副窘相,令兰薰心底笑意连连,楚燃竹却像个冷眼旁观者般不闻不问。还剩一个剪涤,她圆场道:“夫君,方才水川姑姑不是说到,那块灵石……”

  一闻“灵石”二字,兰薰心头一颤——莫不是奇魄琉璃?!

  但听水川言归正传:“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的一名门人来报,说巢湖附近出现一座怪异之城,居民皆不是常人。附近居民传闻,那城中藏有块宝石,可以夜间发光,想必大有来头。”

  原来水川的意思,就是请端逢派谷中弟子前去调查。那巢湖离青冥谷和暮水阁很近,万一那石头又是什么诡邪之物……尽早将它处理为好,不然就夜长梦多。

  水川之言很是有理,端逢也深思起来。

  兰薰正想着该去一探究竟,却听潮风抢道:“姑母担心什么,天还能塌下来不成?大不了我和楚燃竹看看去!”

  端逢道:“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能让谁放心?”

  “哇!爹也太看不起我了!爹传我的法术我可都练得炉火纯青,收拾区区几个小鬼,还不跟玩似的!”说着又觉得言过其实,便补充道:“再说还有楚燃竹呢,我俩加一起,肯定、肯定势如破竹!”

  而剪涤向来细腻,忧道:“可是依水川姑姑之意,你们定要深入险境。”

  “哼,谁要你担心?!”潮风依旧不买她的账,不论这个义母有多关心他。

  “本少爷吉人自有天相,犯不着还有人在后面给我求神拜佛的!”

  剪涤的脸涨红了,两手攥紧裙子,如坐针毡。

  气氛似乎十分不好,兰薰遂适时的开口了:“谷主、主母,还有水川阁主,兰薰也想同去,不知可否应允?”

  “你……?”初来乍到,这般自告奋勇,恐不简单……

  看出端逢的顾虑,兰薰不急不缓道:“谷主,兰薰本无处可投,承蒙谷主收留,应鼎力报答才是。何况兰薰也有些修为,定能帮上二位少主的忙。”

  闻言,端逢、剪涤面面相觑,水川以桃花扇半掩面庞,闭口不答。

  正值此时,楚燃竹沉冷顿挫的声音扩散开来。

  “让她去。”

  巢湖是坐落在距离青冥谷数百里之外的一个天然湖泊,景色宜人,风光秀丽。

  青冥谷最引以为傲的绝传,莫过于“腾云之术”。虽说这人间的区区法术远不能与天界众神那威风的驾云之姿相提并论,但若较之于骑马徒步,可是方便了不少。

  终于,立在巢湖畔,潮风望着水天相接的景色,伸了个懒腰。

  “爽啊——这还是我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这儿这么美,真想多呆一会儿!”

  兰薰笑道:“可之前是哪位少爷夸下海口,说要在巢湖施展降妖捉鬼之术的?”

  “你!你是不是不说我就嘴痒啊!”

  兰薰心若流云,何必句句回答于潮风,却是楚燃竹冷道:“抓紧时间调查。”说完,就向着巢湖畔的村子走去。

  潮风在后面嚷起来:“切!装腔作势都装到这穷乡僻壤来了,以为这儿谁认识你啊!”

  却见兰薰风凉的笑道:“真是的,大少主怎能称这是穷乡僻壤呢?一方水土造就一方之人,就不怕他们听着了出来寻你的茬?”不等潮风回辩,就跟上楚燃竹。

  真是两个混蛋!气煞了人!潮风暗气暗恼。

  入了村子,发现这里的气氛很是鬼蜮,街道上残风卷着零零绿叶,没有行人,每家每户都大门紧闭。

  兰薰只得费尽口舌相劝,才叫几户人战战兢兢探出头来。

  他们说,还不都是那怪城造的孽,时隐时现的。白日里就能听到隐约的鬼哭狼嚎,叫人心惊胆战的;一入夜更是寒到脾脏了,有哭的,有笑的,有叫的,有唱的,岂非是活地狱一座!

  倒是有一人提及了兰薰最关乎之事——奇异之石——夜间确实有优美的银辉洒在上空,看来水川的情报很准确。

  “潮风、兰薰姑娘,入夜之后,我等立即行动!”

  黄昏压迫而来,渲染整片天边,血海般壮美。

  黑夜接踵而至,笼罩整座大地,穹庐般深沉。

  巢湖畔,微末的余辉与水面共舞,三人立于此,远望。

  果真,不远处逐渐诞出一座城池的轮廓,像是蜃气。夜愈黑,则城市越清晰真实。紧接着便是刺耳的鬼哭狼嚎,揪心的幽吟呜咽,还有觥筹交错之声,喧哗之语……

  “我我我——我不要过去!”潮风也被吓煞了。

  楚燃竹道:“若是害怕,留于此处。”

  “那姜兰薰呢?”

  “我?”兰薰莞尔道:“兰薰当然是追随楚公子啊。”

  潮风的脸色青了块,一想到自己若是独自留在这里,万一被毒蛇猛兽孤魂野鬼找上……赶紧变卦:“我、我才不怕!谁说我怕!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

  三人趁着夜色,和着月光,悄然靠近怪城。

  一股亦正亦邪的气息自城中散发出来。

  城心那边,银色的光辉很是耀目,染亮了大半个天。

  三人被蓝绿色的火光笼罩在周身,投下诡谲慑人的长影。城中喧闹又嘈杂,可偏偏不见一人!

  潮风终于忍不住道:“根、根本就没人,咱们还是走——”

  “收声!”楚燃竹低喝。

  下一刻只见两人虚空划出,竟是两只青面獠牙的狰狞鬼怪!其中一个吆喝:“哇哈!送上门的宵夜!”

  潮风双腿瑟瑟发抖,“还……还吃人?!”

  这会楚燃竹和兰薰已相继攻了上去。

  冷厉的剑光应接不暇,雅然的蓝色电光火石。

  过了如火如荼的几回合,二鬼便处于了下风。

  楚燃竹处处杀招毫不留情,先是正中一鬼的咽喉,将之化为脓水一滩。另一鬼满目骇然,正要逃跑,楚燃竹却又一挥剑,眼看着就要取其性命。

  ——“住手——!!!!!!”

  忽闻撕心裂肺的尖叫,幽冥剑刹在半空中,楚燃竹眼前冲入一道耀眼的银光,霎时一片刺痛。

  兰薰也停了攻势,站定一望。

  眼前,竟是个身着白衣的少女,全身发着美丽的银光,满头白发飘扬在月色之中。

  那般清纯美丽。

  那般旖旎多娇。

  时间,就此停住了。

继续阅读:7.鬼靥山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