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禁地
伏小则2019-07-07 05:402,785

  柳岸桃花之间,蓝色身影翩若惊鸿,向着后山偷偷靠近。

  正是兰薰。

  既然之前昔何已说青冥谷藏有玄机,那么那个可疑的后山禁地,兰薰必不放过,说不定就能找到与奇魄琉璃有关的蛛丝马迹。

  后山荒凉无人,草木生长无状。一派死气中,还隐隐透着悬疑和恐怖。

  突然,山壁的暗处嗖的闪过一道人影。

  ——又是那素衣人!

  兰薰忙喝道:“究竟是谁,出来!”

  山石后,露出抹素色的衣角,有个谦和的声音传来。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竹中仙这个人吗……”

  兰薰浑身剧颤,一时间头脑滚烫,疯狂的追了过去。

  可拐过弯去,那素衣人却没了影子,只是山壁上有个深洞。

  ……这就是禁地?那人藏进去了?

  兰薰赶紧潜入,摸索在昏黑的洞径里。

  身旁阴风习习,水珠溅溅,不知不觉已是两刻钟过去。

  她急切的想要追寻那人,但突然,路被一扇铺满苔藓的石门挡住了。

  ……这便是禁地的内门?

  推来试试!

  兰薰抬起手推门,却在这刻,身后的洞径倏地传来一声——“何人在里面?!”

  兰薰身形一抖——是楚燃竹的声音!我得快些!

  赶紧集起真气,猛一推门,哪料这接触的瞬间,竟如触碰烧红的火烙一样!

  兰薰疼的凄声尖叫。

  同时也不知石门上有什么咒语,竟导致整个山洞震了起来。

  “快躲开——!”

  说时迟那时快,楚燃竹的声音入耳这刹那,兰薰脑袋一昏,只觉是什么人将她扑开。耳边却是山石坠落的声音,不停有土灰被扬起,打在她身边。

  ——山洞塌了?!

  最坏的预感让兰薰大瞪双眼,但看到的却是楚燃竹冷若风霜的面孔,在昏暗的洞中,泛着深沉的美丽。

  她这才发现,自己被他扑到洞壁上,整个身子都被限制在墙壁与他胸膛之间。

  如此近在咫尺的距离,甚至能感受到浑浊的呼吸和他的体温,兰薰哪还能自在,当即垂下头去。

  楚燃竹退开身,扫视周遭,道:“禁地之门,唯有义父可以开启。他人触碰,只会引发山洞坍塌,断其退路。”

  闻言,兰薰不由低道:“青冥谷是藏了什么天价的宝贝,守得这般森严,让靠近者葬身于此。”

  楚燃竹移来目光,“谷中弟子千百年来谨遵教诲,极少有人接近。适才有人告知我,说你误闯了禁地,我便寻来。”

  兰薰狐疑:“是什么人?”

  “是个素衣之人,道士打扮,似乎那日便是他在跟踪你。”

  “……!”兰薰如被石化……怎么,那人把自己骗到这里,却去给楚燃竹通风报信?他到底想干什么?!

  “兰薰姑娘,你可有受伤?”

  闻言,她回神道:“我……兰薰无恙,多谢公子相救。”

  楚燃竹沉默须臾,再开口时,却冷了数倍:“兰薰姑娘来我青冥谷,莫非是意在禁地之物?”

  “公子误会了。兰薰并不知青冥谷有这禁地,只是好奇究竟关了什么。”

  眼前黑色的身影霍然凝重起来,仿佛与昏暗融为一体般。

  “阴阳遗术。”

  “那是什么?”兰薰恍道:“莫非是已失传的纯粹阴阳咒?”

  “……是。”楚燃竹道:“自汉武帝罢黜百家起,源于东周时邹衍大人的正统阴阳术渐渐消失,但由于阴阳咒威力了得,而江湖上千年来并不信阴阳咒已灭,时而有人觊觎这股力量。”

  兰薰一点就通,“楚公子的意思是,青冥谷开山立派的原因,是延续并保存世人以为失传了的东周阴阳咒?”

  ……原来根本与奇魄琉璃八竿子打不着。

  楚燃竹的目光落在兰薰眸间,仿佛能看到她的心底。

  “我与潮风俱修习了阴阳咒,此事就是谷中弟子也不知。兰薰姑娘,既然你擅闯禁地,我需将你带去义父处,请他发落。”说罢起身,俯视靠墙坐地的兰薰。

  兰薰可不能把事闹大,便可怜央道:“其实……是我岐山门遗失了镇门之宝,才酿制内乱的。兰薰逃出前,有位擅长卜卦的师兄说,青冥谷会有我镇门之宝的线索……之前因心有顾忌,兰薰没说实话,还请楚公子体谅,能将这事情到此为止。”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自与我前去向义父请罪,不必心存侥幸。”

  听了这句,兰薰如被棒击,平日的巧言善辩却输给了楚燃竹无形的锋芒气场。

  一时情急,兰薰忙拉住他的手。

  这刻楚燃竹一颤,不由望向她。

  “楚公子,你忘了那名素衣之人?他根本对我用心叵测。兰薰已经自身难保,你还要落井下石吗?”

  她凄切的眼神,亦不知是伪装还是倾诉苦衷,却到底是动摇了楚燃竹。

  兰薰从他眸底看出一片犹豫,如影摇曳,时明时暗,也让兰薰的心一下复紧一下。

  就在她以为自己真不得不动用神法的时候,眼前的人,却低下身来,只手掠过兰薰耳鬓……

  兰薰脱口而出:“你?!”

  “簪子要掉了。”

  闻言,兰薰失语,青丝髻间,歪斜的珠玉簪被楚燃竹细心放好。他的眼神柔和而平静,就似沉淀在这段时光中。

  “今日之事,兰薰姑娘就莫与他人提及了,我会向义父解释。若你日后再想行动,亦先知会我。”

  总算又过关了,兰薰暗舒一口气,灿烂明媚的笑又挂上唇边。

  “楚公子之恩,兰薰记下了。”

  她这便想就地行个礼,这才意识到两人的手仍相握着。

  楚燃竹似也恍然,低眸一瞅。

  两人几乎同时脱开彼此。

  “楚公子——”

  “兰薰姑娘——”

  又同时开口打断对方,只好互相退让。

  “兰薰姑娘,你先说。”

  “还是……公子先说吧。”

  楚燃竹窒了须臾,道:“山洞坍塌,先设法出去,稍后你退远些,我便启用阴阳咒。”

  这回,兰薰亲眼见识了东周时期邹衍先师的阴阳真传。

  楚燃竹自某处山墙作剑诀一引,便埋下暗咒,其速度令兰薰难以用眼睛捕捉。

  再之后引爆咒术,竟让乱石坠落的死洞活生生开出一条路。

  阴阳术不愧是始于天地造化,也难怪要被江湖中人窥伺了。

  两人出了山洞,阳光一派耀目,清新的空气冲走了晦暗阴森。

  默默无言,穿过柳岸桃花。兰薰走在后面,不禁驻足,立在石矶畔,剔透的眸子看向潺潺溪水。

  ——“姜——大——小——姐?”

  忽然听见不讨好的长调,百无聊赖。

  兰薰忙转身施礼,“大少主贵安。”

  来者是青衣青年潮风。

  楚燃竹也停步回看,见潮风吊儿郎当道:“姜大小姐真是清闲啊,这么快就习惯青冥谷了。”

  兰薰道:“回大少主的话,兰薰自幼无怙无恃,随遇而安的惯了。再说这青冥谷堪比桃源仙境,是块福地,何来适应不适应之说。”

  “你——!”面对她的对答如流,潮风直想挠头。

  却闻清冷沉质的声音:“你来此为何?”

  潮风大惊,这才发现楚燃竹,“喂你怎么在这,我找了你好久!”

  接着便从潮风口中得知,两人的姑母远道而来,带了要事,就在正殿等着他兄弟二人前去。

  “喂,你也来!”潮风指上兰薰,“姑姑算是半截高人,刚巧让她认认你这女妖的原型!”

  听罢兰薰只觉得可笑之至,抬袖掩嘴道:“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也正好一睹令姑的风采。”

  也说不准,那位“姑姑”,会是昔何所言的,这青冥谷的真正“玄机”呢……

继续阅读:6.巢湖迷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夜:半缘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